红色特工 第二章 第十一节

cwei78 收藏 5 16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287/


李智整整等了一个月,这也是李智人生中第一次漫长的等待。

当李智来到接头地点的时候。见到了一位戴着金边眼睛,长相斯文的年轻人。

年轻人向他通报了一个月前所发生的那惊心动魄的一幕。

“李智同志,一个月前,原负责我党保卫工作的人因为严重违反党的工作纪律而在武汉被敌人捕获后叛变投敌了。他向敌人供出我党中央在上海所有机关和领导人的地址,幸亏被组织及时发现,我党及时转移了所有的机关,将对革命的危害降到了最低点。因为善后的关系,

中央的工作暂时停止了一段时间。王庸同志因为不再适宜继续留在上海工作,组织上已经重新安排了他的工作。李智同志,从现在开始,你的组织关系由我负责。我叫老肖。”这位叫老肖的年轻人说话简洁而明快,他继续说:“目前中央红军已经取得了第二次反围剿的胜利,苏区得到了空前的巩固和发展,红军也迅速地壮大了。可是红军的武器极其缺乏,我们有近三分之一的红军战士只能使用大刀长矛和敌人战斗。所以党中央指示我们要想尽一切可能为红军筹措两万支步枪。这个任务很艰巨,除了你之外,我们也向其他的同志传达布置过。你必须要注意,这件事情你一定要量力而行,绝不能在行动中暴露自己,能弄少多算多少。”

李智在老肖向他布置任务时,就开始不禁暗暗地拿他同王庸比较起来,他发现这个叫老肖的年轻人比起豪爽的王庸来更多增添了几分儒雅。在等老肖说完后,李智用他一贯坚决而低沉的语调回答说:“我会坚决完成组织交代的任务。”

在同老肖告别后,李智便径直来到洋行雷先科夫的办公室。在此之前,李智为游击队购买的枪支便是从雷先科夫那里弄到的。他知道雷先科夫有着一个“很厉害”的好朋友——德国驻南京兵器检查员霍斯莱德上尉。

“李,这次你有要多少呢?”雷先科夫照例端着一杯伏特加懒洋洋地坐在沙发上望着李智问道。

李智微笑不语,只是伸出了两个指头。

“哦,又是二十支吗?”雷先科夫轻松地又问道。

李智还是微笑不语,摇了摇头。

“难道是要二百支?”雷先科夫还是不紧不慢地问道。

李智微笑着说,“不,是两万支,我亲爱的雷先科夫先生。”

雷先科夫一下子从沙发里跃了起来,玻璃杯中的伏特加猛烈地晃动着。

“李,这可是大买卖。”

“雷先科夫先生,不是大买卖我怎么会来找你,我知道在你的身后有一个巨大的军火库。”

“这个,这个太大了,不过我可以帮助你,但是一切得你自己亲自来做。可是,亲爱的李,我能得到多少佣金呢?”

“雷先科夫先生,这个你放心,我的计划十分的周全。,你只要配合我演一场戏就可以了。至于佣金方面,如果两万支枪都搞到,不会少于五千美圆。”

雷先科夫瞪大了眼睛。

自然,很快,雷先科夫就联系上了德国驻南京兵器检查员霍斯莱德上尉。雷先科夫告诉霍斯莱德有一位从东北来的谢苗诺夫将军的特使要和他谈一笔大买卖。其实雷先科夫除了开设洋行外,还有一个名义上的头衔——白俄谢苗诺夫部队的补给上尉。雷先科夫便时常打着这个招牌从霍斯莱德那里走私贩卖军火。

在辣斐德路一处白俄酒吧内,霍斯莱德见到了雷先科夫所介绍的谢苗诺夫的特使。虽然这位大使是一为位满脸大胡子,戴着眼镜的中国人,但是他一口流利的俄语和雷先科夫的介绍使霍斯莱德瞬间便打消了怀疑。

“谢苗诺夫将军部队的军火不是一直由日本人提供吗?”霍斯莱德有些疑惑地问。

“日本人根本就不可相信,他们只是想把将军的部队留在中国的东北帮助他们抵御苏维埃。我们的将军想打回莫斯科去,所以将军派我这次来上海一是为了招募更多的勇士,另一方面就是来寻求您的支持帮助我们弄到军火。”满脸胡子的特使镇静地回答说。

“这批军火数量太大,我不能亲自出面,不过,我可以为你提供所有的方便。”霍斯莱德有些犹豫地说。

“可以,我们会尽量为霍斯莱德先生减少麻烦。”

“可是,我能得到多少报酬呢?”

“霍斯莱德先生,事成之后,我们将付给您不少于一万美圆的佣金。”

霍斯莱德咽了一下口水,继续说:“这几天会有好几条德国的军火船要到港,估计总共有10万支步枪,你不妨从这些船上下手。”

几天后,这位大胡子的特使便拿着霍斯莱德的证明以检查武器的理由提走了两万支步枪和成千箱的子弹,直接送上了一艘美国货轮。这艘载着步枪和子弹的美国货轮很快朝长江下游驶去。

在雷先科夫洋行的总经理办公室里,雷先科夫在将李智送来的五千美圆锁进了保险箱里后,便转过头来对坐在对面沙发上的李智说:“李,你干得真漂亮。神不知鬼不觉地就让那两万支步枪消失得无影无踪了。哈哈,国民党的那些蠢货正到处寻找你这位大胡子的特使呢,可霍斯莱德已经揣着美圆回国了,叫这帮笨蛋如何查呢?”

雷先科夫突然停止大笑,迷惑地对李智说:“不过,李,你这么高超的化装技术是从哪学来的呢?”


=============================================================


1、由于顾顺章的叛变,原先在上海与之熟悉的共产党领导人周恩来、陈庚等不得不离开上海前往苏区工作。


2、老肖:潘汉年在上海工作时曾用过肖叔安的化名,这也是潘汉年死后墓碑上的名字。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