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演 第一卷 黄昏之典章 第四章 试探(中)

rosehand 收藏 4 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2354/][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2354/[/size][/URL] 出得雷布罗夫暂住的驿馆,洛林漫无目的地走着,说真的,之所以拜访雷布罗夫,不过是为了林欢的嘱托,自己一向不喜欢战争,也不喜和这种累积军功官至封疆大吏的军队重臣结交。 哼,一将功成万骨枯,枯的又何止那万骨!万骨之后又有多少白发人送黑发人,又有多少孤儿寡母悲天悯人,又有多少热血青年接过战枪踏上那不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354/


出得雷布罗夫暂住的驿馆,洛林漫无目的地走着,说真的,之所以拜访雷布罗夫,不过是为了林欢的嘱托,自己一向不喜欢战争,也不喜和这种累积军功官至封疆大吏的军队重臣结交。

哼,一将功成万骨枯,枯的又何止那万骨!万骨之后又有多少白发人送黑发人,又有多少孤儿寡母悲天悯人,又有多少热血青年接过战枪踏上那不归路!战争,战争!洛林感到十分烦闷,仰天长舒了口气,却又如何排遣心中的郁结呢!

洛林很清楚地知道郁结的缘由所在,自己并不是一个放不开的人,只是今天的感觉却是平生未有过的,眼前不禁又浮出那个人来。

外表没有任何足够引人注目的特点,在十米之外,没人会去注意他的存在。但在经过他身边的时候,那浓郁得有如实质的杀气,却让自己感到下意识的害怕。是的,是害怕,那样的杀气只有历经沙场的人才可能有,那样浓郁的杀气,需要杀死多少人才能够敛聚啊!?虽然离开驿馆已有一段时间,洛林想起那一刻,心下里仍然感到一阵心悸,心跳好像就此停住。

去哪呢?洛林穿过宫门,看着巨大的太极广场,广场上有很多人,有休闲的,有观瞻加明王宫的,当然也少不了私底下贩售纪念品或者特色商品的,但凡旅游旺地,总有这类人的存在。

是啊,经商并不是坏事,可不知为何,王国并不鼓励,有时还课以重税。洛林曾经好几回在朝议上提出王国不应片面地支持农业和工业,更应该在工农的基础上提倡商贸,可连续好几回,不仅仅是那些贵族大臣们激烈地反驳自己,连艾尔曼都不支持自己的建议。

洛林自然清楚那些贵族们打的小算盘,却想不通为何艾尔曼也拒绝这个提议,他并不是一个短视的人,否则断然不会默许奥瑞纳等大型商会的发展,当然奥瑞纳事件是谁都无法预料到的。

一想到奥瑞纳,洛林就想起昨晚和贝加的谈话,假如事情真的如贝加所说,那么现在市面上会是怎样一种状况,雅玛城中其他的商会会如何反应呢?奥瑞纳这只大鳄,对于雅玛城甚至整个加明王国商业系统来说,无疑具有很强的影响力,现在却忽然无缘无故轰然倒下,会产生怎样的后果呢?

洛林很想赶紧把林欢调回来处理奥瑞纳一事,应对可能发生的各种状况,这种事,希罗德没有那种能力,自己也不方便出面,能派上场的只有林欢。

林欢也回去沙丘好些天了,这次走得这么仓促,连当面向自己辞行都没有,只是捎话说沙丘有紧急事务,虽然没有说是什么事,应该是对奥瑞纳一事有所察觉,不然哪有那么巧合,他刚回去,奥瑞纳的事就发生了。这个林欢,有些事连自己都瞒着。

想着,洛林当下决定去城东转转,看看各方面的反应,至少自己这边是不能没有任何准备的,再过两天,就到了和贝加约定的时间,什么时候再回到雅玛城,恐怕连自己都不知道。

穿过广场,过了东辰门就是雅玛城的东部区域,这里有最喧杂的酒肆、最热闹的商铺、最威武的演武场,当然更少不了最堂皇的典当行和钱庄,几乎所有的行当在这里都可以看到,即便加明王国官方最为诟病的行业交易所,只要有门路,一样可以在这里找到黑市进行差价交易。

洛林漫步在城东的街头,这边看看,那边瞅瞅,不时翻看些地摊上的小玩意,或者有一搭没一搭地和伙计聊上几句,转了几圈,随便买了些手工艺品,在手里把玩着。

大街上,依旧是人来人往,热闹与喧哗同往日并没有什么不同,洛林看着熙熙攘攘的人群,仔细辨识着每一个人的神情,忙碌而麻木着,为了生计,这些人每天重复着同样的工作,也许他们大多数人已经没有了思想,没有了反抗,对于生活的意义,他们只是如何去延续生命的短长,而丝毫没有去思考生命的意义其实并不在时间的短长,而在于如何活着。

那么自己呢?自己一向所追求的自由,真的就能体现活着的意义了吗?假如是的话,这种自由付出的代价是不是太大了,大到必须由自己的亲人来承受?!这样的问题,在奥瑞纳事件发生后,洛林已经想了好几次,可每一次都在否定和肯定之间摇摆,这一次依然不例外。

洛林很奇怪,在这种时候,自己居然有空去想为什么,差点忘了来此的目的,掂量着手上的东西,这些工艺品价值不高,看来还得买些有价值的。转头看了看周围,朝着前面一家卖玉器的铺子走过去。

铺子不大,边上垂着几根用芥子草编的细绳,每根绳上各穿着几个玉环,看上去像个风铃,摇摆碰撞着,发出清脆的声音。门楣上裱着几个幼金大字,字体古朴而含蕴,看来铺子的主人颇有些返古风范。

洛林走进铺子,随手挑看着玉器,边看着边皱了皱眉头,还不时摇着头,铺子的装饰和布局倒是不错,可摆放的货色有些不堪入目,骗骗外行人还可以,想骗他这个识货的,八竿子也打不着。

铺子主人是个有些瘦削的中年人,看到洛林一进来就自顾挑货着,没有出声,只是洛林看到哪,他的目光也跟到哪。倒是旁边的妇人赶忙招呼着:“这位客官,是避邪呢,还是送佳人?”

看着洛林一会皱着眉头,一会摇着头,妇人有些心急地说道:“我们小店有地道的龙前玉,最适合公子这样富贵满面的贵公子了,还有欧罗玉……”

洛林挥手打断了妇人的话,拿出一叠钱,说道:“我要200贯的玉就可以了。”

妇人一听楞住了,卖玉器卖了这么多年,从来没有见到这样买玉的,不挑货买,只要200贯的玉,就好像玉也可以称斤论两似的。

那中年人盯着洛林看,那眼神就像喷着火一样,愤怒地说道:“这位客官,我家的玉即便不好,也不是论斤卖的!请!”说着,右手向外一挥,下了逐客令。

妇人方醒过神来,明白原来是洛林嫌店里的玉器太差,听着丈夫这般语气,赶忙拉回他的手,说道:“这位客官,您别生气,我家人就是这副拗脾气。”

洛林丝毫不理会中年人的无礼,转头看了看柜台上和墙上摆放的玉器,说道:“你以为这里所有的玉值200贯吗?我看,还不如外面的那块风铃玉!”

中年人斜眼看了一眼外面,知道碰上行家,不服气说道:“好,你想要好玉,是吧?”说完,挣开妇人的手,转身往里间走去,没一盏茶的工夫,手里拿着一方红绸布出来,也不递给洛林,只是看着他说道:“如果你猜出里面是什么,我分文不收送给你!”

那样坚定的语气,好似洛林一定猜不出来,洛林长吸了口气,盯着红绸布看,却哪里看得出什么端倪来,慢悠悠地说道:“以红绸掩藏,那是最平常不过的手法,你要我如何去猜!”

“哼,也不过如此!继续说。”

“不过以你门前悬挂芥草、系风铃玉,再在铺里堆满了璞玉和磋玉,璞玉在外,磋玉在内,里面藏的不是霸王石就是孔雀胆,是不是?”

不待说完,洛林就伸手去揭开那块红绸,手伸到一半却被中年人挡了下来。

中年人脸带笑意地看着洛林,赞赏地说道:“不错,分析得挺透彻,不过还是你输了。”

说完,中年人将手拿开,看着洛林慢慢地打开红绸,里面什么也没有。

洛林红着脸看着绸布,不甘心地说道:“你耍赖,这里边原本就什么也没有,你还让我猜!”

中年人从口袋里拿出一块红玉,拿起绸布,将红玉包了起来,说道:“谁跟你说里面一定有东西呢?你再打开看看。”

洛林接过绸布包,慢慢地打开,里面还是什么都没有,可刚刚明明看着中年人将红玉放进去的,怎么会没有呢?

洛林目瞪口呆地看着空空如也的绸布,将目光转向中年人。

不待洛林开口,中年人从衣袖里拿出那块红玉来,说道:“它在这里,并不在绸布里头。”

“可我明明看到你放进去的!”

“是的,我是放进去了,可谁跟你说看到的一定是真的呢?”中年人将红玉重新包好,递给洛林,说道:“这次可真的在里面了,200贯。”说完,手伸着向洛林展开。

洛林有些哭笑不得地接过红玉,随手递过钱数,总感觉这个中年人有些奇怪,为何平白无故地和自己说这些话,听来好像挺有道理的,可细想一下,似乎又不是那么回事。

中年人接过钱,伸了伸懒腰,打着哈欠说道:“啊,今天可以打烊了,客官,不送了。”说完,自顾自躺倒在椅子上打起瞌睡来。

洛林看着中年人,若有所思地看了看铺子,向妇人辞别道:“打扰了,告辞。”说完,跨步而出。

走出门口,洛林执起芥草,靠近嗅了嗅,抬眼看了那匾额,上面写着“玉前石斋”四个字,又看向店里,不知何时,那妇人呆在中年人边上,静静坐着,眉眼间却紧锁着,似乎有解不开的烦恼忧愁。

洛林也顾不上许多,拿着红玉径直走近不远处一家典当行。

典当行的柜台一贯的很高,高到看不到里面的人在做些什么,一个上了年纪的老头带着副眼镜,手里拿着放大镜正琢磨着什么,看到洛林走了进来,眯着眼上下打量着。

洛林也不在意,人说生意精生意精的,做生意的眼睛就是要毒,否则看人看事不准,怎么做生意,拿出红玉递了上去。

老头接过红玉,仔细翻看着,不时拿起放大镜,过得一会儿,推了推眼镜,看着洛林问道:“典当还是售卖?”

“典当几何,售卖又几何?”

老头拨了拨算盘,斟酌着说道:“价值140贯,典当112贯,如何?”

“什么?这可是我花了200贯买的,怎么只值140贯了。”

“这种货在奥瑞纳卖140贯,我们只认这个价。”

“奥瑞纳?什么时候的价?”说起奥瑞纳,洛林气就不打一处来。

“这几天的行情一直就这样…”

“这几天?哼,今天呢?”洛林打断老头的话,紧追着问道,都什么时候了,还奥瑞纳!

“今天?今天也是,和昨天一样的价。”老头不紧不慢地说道,眼睛扫过边上的一本书。

“昨天?”洛林疑惑地问道,昨天怎么还有奥瑞纳的行情价?难不成……

“客官要不要典当?”看着发呆的洛林,老头随手拨着算盘,问道。

洛林想着老头的话,无心和他讨价还价,点了点头,眼睛紧盯着老头说道:“可以,但我要金币。”

“金币?对不住,本行只付加明币。”听到洛林的话,老头不自然地抽动了一下脸颊,别有深意地看着洛林。

“为什么不可以付金币?有你们这样做生意的吗?”老头微小的变化当然逃不过洛林的眼睛,他大声说着,有意提高声调,他想知道对方的底线究竟在哪。

老头看着洛林,语气恢复了平淡,不带一丝波动,冷冷地说道:“120贯加明币。”

洛林摇了摇头,眼角眯得更紧了,斜斜地看着老头,固执地说道:“112贯,金币!”

老头拨了拨算盘,再看看手里的红玉,叹了口气,将红玉递还给洛林,拿起放大镜自顾自研究着面前的东西。

洛林拿过红玉,转身离开,正要走出大门时,忽然转过头来,说道:“是不是你们行里根本就没有多少金币?”

老头忽然抬起头,看着洛林,眼里掩饰不住的震惊和担忧,直到洛林的背影在门外消失,良久良久,老头才喃喃说道:“灾难,灾难……”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