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布武 卷一 窃国者诸侯 节三 红袖添香

青城山 收藏 1 19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220/


琪祥九年五月十日京师嘉佑郡王府


“进封一等公?不过是杀贼一百的小胜?太后就要给赵无忧连升三级?”,闻得这等消息,端坐于书案后的嘉佑郡王赵瑾不怒反笑。


“七弟天性淡泊,素来不喜刀兵,不过吉人自有天相,七弟初出茅庐便首战告捷,实是朝廷之幸,也是宗室之福。”,赵瑾轻摆手中的折扇,自是一番风流态度。


“奴婢想来也是了,太后也说,‘想不到七爷女娃一般的一个人,上了沙场竟然也有这样的气势,嘉王也真是有幸,虽然几个儿子去的都早了些,但留下来这三个,哪个不是皇家龙凤?’”,站在台阶下的慈宁宫副主事太监王镇接着赵瑾的话头,自是好一番谄媚。


“哦?太后这样说的?”,赵瑾急忙起身,向着皇宫方向作揖行礼。


“那是!太后还说了:‘告诉嘉王,叮咛七爷一声,好好作,也要保重身子,那倭贼虽不是三头六臂,却也天性凶残,七爷天潢贵胄,身份自不是一般凡夫俗子比的了的’”,王镇掩口一笑,“王爷,奴婢跟在太后身边十几年了,也就是你家七爷,换了其他的皇子王孙,太后才不会这么上心呢。”


“那是自然,无忧一生下来就替太后冲喜去病,皇祖母疼他,也是自然的。”赵瑾仍然是那副自然儒雅态度。


“王爷,太后还说了……”,王镇突的止住了话头,只用一双眼睛死死的盯住了赵瑾面前的黄金镇纸。


赵瑾微微一笑,信手从袖中取出一张银票,递了过去。


“呵呵,每次都让王爷破费,奴婢真是不好意思”,王镇信手接过银票收入袖中,“太后还让奴婢转告王爷,只要嘉府七爷能多为国家立功,她自会给七爷弄一顶郡王帽子。”王镇的一双眼一瞬不瞬的盯着赵瑾的脸,让这位阅人无数的老太监失望的是,赵瑾那张冠玉似的脸上还是平静无波。


“王爷贵人事忙,奴婢就不叨扰了。”王镇在内心中悄然对赵瑾竖起了大拇指,既然在无所获,那不如见好就收。


“好,小王送王副管事”,赵瑾长声一笑,竟自书案后站起来走上前亲自执起了王镇的手,一直恭送到大门之外。


琪祥九年五月十二日福南省清澄山


“狄将军,这里就是当年妖女林赛儿纠集暴民作乱,啸聚山林的清澄山吗?”一行六人中走在第三位的那位儒衫的青年微笑着向身旁的劲装大汉问道。


“啊,这……”,狄志看了看身边几位弟子那想笑又不敢笑的古怪表情,古铜色的额头上立刻沁出了一层细细的汗珠。自出京以来,自己身边的这位逍遥候爷的古怪问题就没有停止过,而且几乎是肆无忌惮,百无禁忌。狄志虽是武人,但护卫皇宫多年,早已把“遇事三噤其口”奉为了安身立命升官发财的金科玉律,但摊上这么一位喜好打听各种奇闻逸事甚至志怪传说官府禁忌,却又圣眷正隆的青年候爷,他也只能自认倒霉。


“公子,关于那位林赛儿姑娘的事,我倒也听说过一二。”,赵无忧身旁一位青年适时的开口将话头接了过去,也让狄志得以又逃过了一劫。这位青年虽然也是一身男装,但面孔却异常得俊俏,皮肤更是显得生得细如凝脂,吹弹可破。


“噢?红袖你也知道?不妨说来听听,我知听先生们说那林赛儿称佛母,宣称能知生前死后成败事;又能剪纸人纸马互相争斗;如需衣食财货等物,用法术即可得。而且天生淫荡,是个少见的尤物,不过,这可不太好。”,看到红袖因听得“淫荡”二字而略现嗔色,赵无忧立刻知趣的止住了话头。


李红袖向赵无忧轻瞥了一眼,笑骂道:“算你知趣”。她略微沉思了一下,起声道:“那林赛儿,据传是本朝太宗年间人,生在这福南省蒲山城西关大寺庙旁的一户农民家中。其父母乃是年过半百老来得女,故对女儿寄予很大的希望,为了表达生女胜生男的心愿,特意给起名为‘赛儿’。那林赛儿少时家中贫寒,日子自是过得艰难,不过正所谓‘劳其筋骨’,日子过得苦了,倒使这位农家女儿从小就养成了一副刚烈性子。且其家乡蒲山一带的百姓素喜练武,那林赛儿的父亲林公也有一身好功夫,便经常教女儿练习武艺。那林赛儿又生得体魄健壮,力气很大,不到十五岁,已练得胜过父亲,登高涉险如走平地一般,刀枪剑戟样样精通。且心地善良,乐于助人,谁家有困难,她都尽力相帮,乡亲们都夸她是个好姑娘。”李红袖天生一副黄莺出谷般得好嗓子,众人听着这年方二八的美娇娘将二百年前的一段旧事娓娓到来,竟然觉得路都走得不是那么累了。


“太宗时,本朝初立,北方蛮荒之地的鞑子经常南下袭扰,为了平定边患,太宗皇帝决定将国都从江南迁往北方的定远府,也就是今日的京师。随后,太宗皇帝更是御驾亲征,四度亲统大军征伐鞑子,边患自此始平。”


李红袖略微停了一下,继续道:“只是,这国家的兵事,打的实际是人丁钱粮,为了征伐鞑子,朝廷到处抓兵拉伕,兵事一起,国库难以承荷,太宗皇帝也只能下令征收边饷。按太宗皇帝的本意,其实也只是想苦上那么几年,待平定边患之后即刻与民生息,这样总好过鞑子年年入寇,边地岁岁受灾。只是,正所谓‘上有所好,下必甚焉’,太宗皇帝的边饷到了下面,就变成了苛捐杂税及不堪负荷的徭役,不少人家的父母妻子被迫分离,许多农户的田地无人耕种。那林赛儿的父亲林公虽已年过花甲,也被抓去运送军粮。父亲走后不久,母亲得了重病,含恨死去。这林赛儿少不更事,从此便开始对朝廷怀恨在心。”


“峰峦如聚,波涛如怒,山河表里潼关路。望西都,意踟蹰。伤心秦汉经行处,宫阙万间都做了土。兴,百姓苦;亡,百姓苦。”,听着李红袖的讲述,赵无忧英挺的剑眉渐渐的簇紧,信口吟出一首古词,清秀的面孔上已满是阴云。


狄志动作荫蔽的向李红袖摆了摆手,却听得赵无忧说道:“后来怎样了,红袖?”


李红袖向狄志歉意的一笑,继续道:“又过了几年,那林赛儿已长大成人。有人给她在离蒲山城不远的地方找了一个婆家,她一百个不答应,说:‘要找,除非给找一个同年,同月,同日生的才行。’,林公只好任凭她自己作主。又过了一年,从宁州流浪到蒲山一个男子,姓唐名山,也是个贫苦农家出身,长得相貌端正、聪慧伶俐,也上过几天私塾,粗通几分文墨,又恰巧与林赛儿同年、同月、同日生,两人相识不久便青窦安生,不久,林赛儿便与他结为夫妻。那蒲山城虽然地处福南,但本朝立国时便屡经战乱,人烟稀少,本来就蒲草遍地,荆棘丛生,粮食和棉花收成很少,再加上那几年水旱蝗灾连年不断,朝廷放赈的粮食又被墨吏贪了去,贫苦佃农们求死不得求生不能。林赛儿和丈夫唐山见抢也是死,不抢也是死,便和许多百姓一块冲进官府讨粮。不幸唐山被官差当场打死,本就年迈体弱的林公也为此悲愤而亡。那林赛儿义愤填膺,便决心效法前朝暴民,做一番大业。”


“那林赛儿虽没读过什么书,天资却甚为聪颖,她心里明白,要和朝廷作对,她一个女子单枪匹马是断断不行的,恰好当时白莲教在福南流传甚广,林赛儿便决定以此作掩护,煽动愚民来和她一起造发。这白莲教系从波斯传入的拜火教演变而来,其教义主要是认为光明力量必定战胜黑暗力量,信奉‘同教人都生于天宫’,都是‘无生老母’的儿女,这等无君无父的言论,却能在福南一呼百应,该教教徒有了困难,别的教徒可以出钱帮助解决,白莲教又通过给穷人治病、传授拳艺,帮助农民种地,替妇人磨面等方式来聚集愚民,那林赛儿本就在乡里中口碑甚佳,又入了白莲教,数月之间已经聚集了几千暴民,其时官府已经发现了她所图不轨,欲将其锁拿,她见势不妙,竟索性率众造反,不久便杀入了这清澄山中。这里山岭起伏,重峦迭障,形势险峻,易守难攻,是建立山寨的好地方。林赛儿起兵后,各地的白莲教首领陆续响应,反贼队伍很快扩大到数万人。林赛儿同众将官计议,决定攻打朝廷囤积钱粮兵器的福南庆州,以夺取粮草和武器。那一天拂晓,林赛儿率七千反贼,设计诈开城门,以迅雷不及掩耳的手段,一举攻克了庆州城。林赛儿随即打开粮仓,赈济饥民,然后同携带着一部分粮食和武器,打算折回山寨。这时,朝廷的庆州卫统制高风正率兵尾追。从庆州到清澄山的道路十分艰险,在进入山口的峡谷中,只有一条挂在半山腰的羊肠小道通往山寨。等高凤率兵赶到峡谷中,夜幕已经降临,早已埋伏在谷中的反贼,在林赛儿的指挥下,乘官军喘息未定的时刻,把高风的部队团团围住,反贼们以逸待劳,刀劈枪挑,在很短的时间内,杀死官军一千多名。统制高风也最后战死。”


“然后呢?”,这时连狄志也起了听下去的话头。


“太宗皇帝听闻林赛儿造反之事,虽恼怒其杀害官军,但念起情有可原,所以下旨招降,谁想到这林赛儿竟然诈降,乘夜再度偷袭官军,杀戮甚多。太宗皇帝于是大怒,下令全力进剿,林赛儿所带领的究竟只是乌合之众,哪堪与官军精兵正面相抗?官军用火炮轰破山寨,攻入清澄山中,林赛儿率众顽抗,最后在山顶老君馆被射杀。”,看到赵无忧面色不豫。李红袖适时的止住了话头。


“官逼民反!”,赵无忧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了这几个字,冠玉似的脸上已经透出了几分铁青,“上面有再好的经,也被下面这些歪嘴和尚给念的不成样子了!”


“公子不必如此,城狐社鼠残民以逞,哪朝哪代少了?”李红袖见赵无忧动了气,上前安慰道。


“唉,红袖……”,赵无忧抓起李红袖的一双柔荑,正要开口。


“候爷小心!”,狄志突然一声大喝,一个箭步冲到了赵无忧身前,手中已经多出了一把长刀。


异变陡生!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