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刀向鬼子砍去 第九章 镰仓幕府 镰仓幕府

af98 收藏 1 4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2251/][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2251/[/size][/URL] 【请大家关注我的《血染沙场》一书】 “长门告急”、“肥前告急”、“肥后告急”、“安艺告急”、“大隅告急”、“萨摩告急”、“隐岐告急”、“出云告急”、“石见告急”、“筑前告急”、“丰前告急”、“伯耆告急”、“因幡告急”、“但马告急”、“因幡告急”、“肥前俘虏大营被破”,告急的文书雪片般的飞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251/


【请大家关注我的《血染沙场》一书】


“长门告急”、“肥前告急”、“肥后告急”、“安艺告急”、“大隅告急”、“萨摩告急”、“隐岐告急”、“出云告急”、“石见告急”、“筑前告急”、“丰前告急”、“伯耆告急”、“因幡告急”、“但马告急”、“因幡告急”、“肥前俘虏大营被破”,告急的文书雪片般的飞向京都和镰仓幕府所在地-镰仓。内容都是一种“××日,元寇入侵领国沿海,烧杀劫掠、无恶不作,敬请将军大人派出援军云云”。


弘安五年(1282年)三月九日,午时,镰仓城内。


“八嘎,混蛋,因幡告急、但马告急,都是告急,真是没有一天舒坦的日子,都是一群窝囊废”镰仓幕府执政-北条时宗铁青着脸在评定室骂道,“就那么几千人和几条破船,你们就打不过,简直丢尽了我幕府的声威”


“殿下,我不说了吗,少贰景资这个废物是不能担当此重任的吗?作为失败的惩罚,他应纠错才是,怎能厚颜活下去”北条时宗一看,原来是自己妻子的兄长-担任御恩奉行,同时又是肥后国守护的代表外样御家人○1利益的安达泰盛。


“我看安达大人此言差异,像少贰景资乃一陆战之将,怎能指挥水战,故小臣认为此战乃水军大将认人不明所致,少贰景资应负指挥失误之责,不应被纠错”时宗一看原来是代表御内人利益的内管领平赖纲。


看见又是老对头平赖纲再跟自己作对,气的安达泰盛肝火大盛,他腾的站起来道,“殿下我看少贰景资应负全责,应被纠错”


“不,殿下,小臣认为少贰景资应负失误之责,不应纠错”平赖纲也不甘落后,也站起来回敬道。“我看你这是公报私仇,谁不知道你在担任”


“。。。。。。。。。。。。。。。”就这么两人再次针尖对麦芒吵了起来。


“够了、够了,你们二人还成和体统,身后幕府重臣,还像个小孩子似的进行无聊争吵,简直不象话”看着二人又进入状态,时宗骂道,“蠢材,现在是国难当头,大家要一心对敌才是,你们下去吧”


“哈哈,小臣失礼了,我等这就下去”二人看见时宗生气的面孔,吓得赶紧跪附在地认错,然后才狼狈的离开评定室。


二人走后,评定自然也就无法再开了,北条时宗道,“三日后再议”再小姓搀扶下,气鼓鼓的离开评定室。


第二天随着长门探题和南六波罗探題-北条时国的急使来到镰仓,早已云消雾散多时的关于蒙古将统治国家的谣言再次开始在民间流传起来。骚乱越发不可收拾,类似元军大队人马已经沿着山阴道席卷国内的传言四处传扬,京城里那些信以为真的达官贵人们再次继去年蒙古来袭般惶恐,家家都争先奋勇造船或者购船,大有举家浮舟海上之意。


第三日,幕府评定再次召开。不过此次除了幕府评定众外,多了一位不速之客-三年前东渡万里大海的得道宋僧-无学祖元。


“什么!?隐岐国被降服、守护代-隠岐赖雄及所部一千余将兵全部玉碎!?”北条时宗乍闻自军的败讯,不自觉地音量大了起来。


“是的,据报守护代-隠岐赖雄军于岛前布阵,遭到元军张军所部一骑讨,先锋都万天人被讨取进而全军溃灭,元军趁势夺下宫田城,隠岐赖雄被元军讨杀。”探子马上慌忙地回报眼前脸色大变的幕府执政-北条时宗。


“大殿,我看再派得力之人前去征讨”安达泰盛抢先道,“我推荐伊予国○2守护河野通有,此人曾在去年弘安战役水军中大胜元军,虏获敌军大将一名,而且手下河野党均为精通海战成员,所以小臣认为此人一去必可获得大胜”


“大殿,小臣以为这些元军乃是芥癣之处,不足为虑。只要我国坚壁清野,不卖粮食给予贼寇,不过多久他们自会云消雾散的”看见安达泰盛抢先,平赖纲也赶紧表达自己的意愿。


“蠢材,芥癣也会酿成大祸,说得到容易,不卖粮食给他们,难道贼寇不会继续劫掠各地强抢粮食吗?”


“你才是蠢材,我国只需把沿海数村居民,向内地迁移,到时候敌人将会因无可打劫自然也就作鸟兽散了”


“祖元大师,您是怎么看的”北条时宗恭敬的对坐在评定室一侧的高僧道,“您认为如何”

祖元道,“阿弥陀佛,善哉善哉。佛祖云:上天有好生之德,是以仁慈为本。仁即是命之根也,德之本也。修道以仁,则得天下。古来圣皇皆君子也,因作济人利物之事,常怀侠义,立愿天下太平,是故诸佛照应,才能成为帝皇之一份子。


吾闻这股军队乃蛮军弃军耳,此前发生之事,实乃无奈之举。殿下何不悲天悯人,收留此孤军。一来:刀兵相戎、百姓不再因战事一起而流离失所之悲剧不再发生。二来:施主可添一生力军,对于研究抵抗蛮军下次侵扰,岂不更添胜算。


再说我佛所著楞严经有云:放下屠刀固能成佛。施主明年即将出家,何不添一功德。


“大殿,别听这个老秃侣胡说,此人实乃包藏祸心之人。据臣闻贼寇多为宋人。。。。”众人一看原来是评定众之一下总守护大将结城人心。


“放肆,不得无礼,祖元大师乃我请来的大宋得道高僧,你懂什么你给我滚下去”没登他说完,就被北条时宗呵斥道,“日后没有我得批准,不得入内”


“哈哈,谨尊大殿之命,小臣告退”结城人心满怀恼怒之色,气鼓鼓的低头走出评定室。


“大师,真是抱歉,请您不要跟这种粗鲁之人计较”


祖元高僧道,“阿弥陀佛我佛慈悲,孽海茫茫,回头是岸;放下屠刀,方能立地成佛。殿下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殿下须知穷寇莫追、图穷匕见之理,殿下如有意,贫僧不才愿当鲁仲连,已饵削两国刀兵之祸”


“殿下,小臣认为大师之策缪已。想我国乃万乘之大国也,怎能行此下策,何况招安易给敌人于我方羸弱之意。现我军有精通水战之良将雄兵,再辅之以无敌民心,何惧贼寇之乎?对于敌人,不能报以怀柔、抚绥之策,而应以铁血之策方能达到国家之长治久安。象那大宋只知怀柔而舍对抗,一味改采上贡绥靖之策,国势遂告败落。对内削减将兵之权,重用文臣,强干弱枝,四夷侵袭,最终亡于蛮子之手,故我国万不可学那大宋。


为臣想只要能有效防御边界,抵抗外力入侵,再善用我国之民心与地物之优势,必能完败此贼寇。殿下也曾于文永、弘安两战之前豪情壮志说过,誓跟元军血战到底,殿下难道忘了昔日之誓言。安达泰盛动情道,“故小臣恳请殿下,任命伊予国守护河野通有担任讨伐总大将,如此此战必胜,剿灭敌军于海滨。如此可令敌人丧胆,而我国人无论走到那里,都能挺胸,让人尊敬。”


“放屁,纯属胡言。殿下,万不可信安达大人之言,此乃包藏祸心之计,下臣赞同祖元大师之理”北条时宗看是平赖纲,疑惑的问道,“哦,你到是说说看,安达大人是如何包藏祸心的”


“殿下那,请想那贼寇不停的游击我国之沿海,实乃狡猾狡猾的。您派伊予国守护河野通有征剿,您知敌军巢穴再何方,。。。。”


“我军大可派人逐一去寻找吗?”安达泰盛道。


“说你笨,你还不知。”


“八嘎,你竟然说我笨,我要跟你决斗”安达泰盛勃然大怒道,“殿下,请你允许我跟他决斗”


“混帐东西,你给我闭嘴,平大人你接着往下说”


“哈伊,殿下您想我国周遭有三千多岛礁,我军岂能一一去查找。按照安达大人所说的话去办,那岂不是劳民伤财。难道大人是希望流行于近畿惣、恶党、一揆,发展到山阴、山阳、西海道三道吗?所以小臣认为与其再与之一战,还不如招安收为己用为好。一来:这股贼寇,实乃元军之遗部,我军通过研究这股军队之战术和器械,对于抗击下次元军袭扰,岂不更天胜算乎。二来可以避免惣、恶党、一揆再上述三道蔓延,这样舍小利而得大益,岂不与国大焉。倘若按照安达大人所说派河野通有大人征讨,一旦不能聚歼贼寇,让零散散寇流出荼毒各地,那后果可就。。。。,是故下臣说安达泰盛大人是个笨蛋,就在于此”


“嗯,言之有理”看着北条时宗颔首,对头的微笑,安达泰盛就觉得一股无名肝火上涌,他

不顾后果冲动的抽出腰间的肋差,冲着对头-平赖纲就是劈头一刀。


“啪“的一声脆响,安达泰盛的刀被架住了,平赖纲一看原来是北条时宗帮他架住的,想象刚才的经历,平赖纲觉得自己真是刚从鬼门关里捡了一条命,“真玄哪”就是他的此时的心声,对安达泰盛的怨恨更深了一层。


“八嘎,你的混蛋”、“啪”的一下北条时宗狠狠的抽了记耳光在安达泰盛脸上。

脸火辣辣的痛,但是安达泰盛确不敢轻举妄动。因为在主君面前动刀,按照幕府法典是要纠错的。安达泰盛惊恐不安的等待着北条时宗的裁决。


过了能有一个钟头,终于等来了北条时宗的命令,“着剥夺安达泰盛肥后守护之职,并处罚银10000贯”


“真是好漫长啊,”对于这个裁决,安达泰盛恐怕没有想到,不过罚金10000贯这也太多了吧。“嗨,妈的就是太便宜了平赖纲这个王八蛋,怎么那一刀就没砍死他那”


“报,殿下,最新战况,石见国陷落了、佐渡国也遭到了攻击”

“什么。。。,八嘎牙鲁?”

“报,殿下,贼寇在若狭国登陆,兵锋只指京都”又一个传令兵近年来报到。

“报。。”、“报。。。”


“够了、够了,我受够了。都给我退下,容我想想”北条时宗失态的大喝道,“简直受够了,退下,都退下八嘎”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