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2845/


重庆嘉陵江畔,一个叫做东方家园的住宅小区的附近,座落着一个挂着“兰州拉面”招牌的小餐馆。如同重庆许多小街深巷中的小店一样,这个小店内顶多也只有二十个平方的面积,卫生条件也很不行,地上偶尔还有一两只皮毛黑灰的老鼠从店内的一头跑到另一头墙角上的洞子隐没不见。

小店此刻的生意似乎不是很好,整个店内只有一个客人。一个身穿着灰色休闲夹克,留着长及颈根头发的男青年,此刻他正坐在小店内的一角,一边专心的阅读着报纸,一边饮用着小店老板提供的免费凉茶。小店外的大道上不时开过的汽车丝毫没有打搅他看报纸的专心。

今天是2004年2月14日,这一天是西方的情人节,也是附近的一座学校开学的日子。渝洲大学(简称渝大),一个由重庆政府创办于78年的综合性大学,也是大学林立的重庆市内唯一一个座落于江北区(重庆的一个行政片区)的高等学院。今天,2月14日,星期六,很多渝大的学生都回来了。相信今天很多学校情侣又会好好的度过让他们难忘的一天的呢!

那穿着夹克的男青年,似乎正聚精会神看报纸的男青年,忽然停了阅读报纸,他看了看自己别在皮带上的手机,手机显示时间:下午1点36分。 “怎么还不来?”看着小店外不时开过的载满乘客的631公共汽车,这穿夹克的男青年一脸不耐烦的自言自语道。他叫叶如风,是渝大99级的学生,去年2003年6月毕业,现在在一家重庆本地的策划公司上班。

嘟嘟!嘟嘟!

一阵汽车的喇叭声吸引了此刻正不耐烦的叶如风的注意。他抬头便见一辆流线车型的黑色轿车停在小店门外。这里很少有停车,一般汽车都是不会停在这里的。好奇心驱使叶如风站起身来,他刚走出小店,便看见一个人从轿车上走出来。

当叶如风看清楚那人是谁时,叶如风那原本好奇的脸上一喜,说道:“好哇!惜川,你都开上汽车了。混得不错嘛!”来的人,正是叶如风的大学同学——舟惜川。

舟惜川,个头一米七八左右,身体偏瘦,但是却不能掩盖他脸庞的俊美。他是一个很俊美的年轻人,在读书的时候,没少吸引过学校里的女生的视线,尤其是他踢足球和打蓝球的时候通常都有许多自觉自愿的女子啦啦队。叶如风是非常欣赏他的这位朋友的,欣赏舟惜川的风度温文尔雅,说起话来沉静而又博学。

大学时代,舟惜川和叶如风、李奇是最好的朋友。这三个人经常是三人行,要不就是两人一组(剩下那一个一般有急事:例如女朋友急call)

“还可以!”舟惜川看见叶如风也是一脸灿烂的笑容,这是一种久违的深厚友谊所带来的笑容,一种还保留着学生时代质朴友谊的笑容。这些,叶如风一眼就看出。此刻叶如风几乎无法抑制自己的激动。

“你在海尔干得还可以吧?”叶如风关切的问道。没待舟惜川回答,叶如风用手拍了拍自己的脑门,又道:“对了,我真是笨啊!看见你开这小轿车,就应该知道你现在一定是春风得意呢。看来海尔很好咧。像你当初所说的那样,一个月新来的大学生都能挣个四五千块钱。恐怕现在一个月的薪水又涨了吧?好羡慕哟!”

“我没有在海尔干了,去年8月份,我去哪里培训了几个月就解约了。”

“什么!”叶如风吃惊的问道。他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出毛病了。当初舟惜川找工作的时候可是南征北战的,上北京下广州,没少走过冤枉路。好不容易找到一个世界500强。“你怎么解约了呢?海尔不好吗?”

“这个我们先不慌说!(重庆方言:不慌说=不忙说这些)”舟惜川拉着叶如风往他的轿车走去:“我们去接李奇下班。”

“诶!”兰州拉面的小店老板发现叶如风要走,连忙跑出来叫喊:“同学,你点的青椒肉丝做好了!”

舟惜川看了这个小店老板两眼,随手就扔了他一张百元大钞,然后拉着叶如风道:“走吧!别管他了。待会儿接了李奇,我请客,我们去人民大礼堂那吃西部烧烤。”

叶如风,张大了嘴,他呆呆的看着舟惜川扔出那张百元大钞,如同灵魂出窍般呆愣原地。什么时候自己的好朋友舟惜川变得这么大方呢!疑惑归疑惑,不解归不解,可是他还是跟着舟惜川上了轿车。当然,吃惊的不仅仅是叶如风,那个兰州拉面的老板吃惊的程度一点不比叶如风差。

上了轿车的叶如风更惊讶了,轿车里非常的豪华,真皮的沙发不用多说。就看看驾驶室旁边出现的袖珍DVD播放机也让叶如风兴奋不已。

“李奇知道我们要去接他吗?”听着舟惜川的发问,叶如风这才回过神来:“他肯定不知道,中午12点的时候我就给他打了电话,我告诉他,我和你要出去玩一下,我叫他下班后再打电话联系我。”

叮!叮!在宽敞安静的轿车里,叶如风的手机响了两声。这可不是什么手机短信或者来电铃声。而是提醒他的主人此刻手机接收不到任何的信号的声音。

“咦?怎么我的手机没有信号呢?是不是坏了?”叶如风取下自己别在腰上的手机防盗扣上的手机。(手机防盗扣不是一般常见的手机夹,这是部分型号的motorola手机的附属产品)

“哦!”舟惜川微笑道:“没什么的。你的手机并没有坏。在我这个车上,手机都会没有信号的。”

“没有信号!”叶如风吃惊的看着舟惜川:“怎么会没有信号呢?难道是车上有无线电——干——扰——器吗?”

“说对了!看来你以前真的没有少读那些军事杂志嘛。我的车上的的确确安装了这玩意儿。”

“什么!”听到了舟惜川肯定回答的叶如风更为吃惊。老朋友多日不见,怎么处处显得诡秘。不该才入社会的新人所购买得起的豪华轿车,豪华轿车里也竟然安装了极为罕见的无线电干扰器。舟惜川到底怎么呢?叶如风陷入沉思。在他印象中,舟惜川是一个待人诚恳亲切的朋友,学习上也非常刻苦努力,绝对不是那种醉生梦死沉浸在迪吧、网吧的人。大学四年一等奖学金拿了不少,英语四级六级也都一次性顺利的过了,而且他还过了英语专业八级。过英语专业八级的人,全年级三个班,只有舟惜川一人而已。此外,他还拿了potoshop的平面高级资格的一级认证(这是最高级)还有一个什么英国认证商务英语的证书。

“实话告诉你。”舟惜川的这句话将叶如风从沉思带回了现实。“我现在是一名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特工!”

“特工?”叶如风喃喃的反复念道这个词,他的思绪此刻似乎呆住了。特工,对于众多中国老百姓来说这绝对是一个非常神秘的词,人们只有在花边杂志上、电影上才能看到其风采。“你是特工!?”叶如风似乎此刻才真正回过神来,他半信半疑的又问道:“真的吗?你不是在逗我玩吧!”

舟惜川一本正经的回答道:“当然是真的。”

豪华的轿车、能干扰电子信号的通讯器,老朋友的坚定回答,使叶如风很快相信了这一切。他脸上的神情很快就由怀疑变成了兴奋:“你什么时候当上特工了?”能有一个朋友做特工,叶如风的感觉是非常自豪的。

“五个月以前,也就是我到了海尔青岛总部的第二个月。我就成了现在这个身份。”舟惜川:“你知道我为什么要告诉你这些吗?”

兴奋了一下之后,叶如风就被问住了。是啊!身为特工,即使是最亲近的人也不可以暴露自己的身份,为什么舟惜川要主动暴露身份呢。

舟惜川问道:“你过去不是一直在说想进国安局吗?你过去不是一直吵着要做特工吗?”见叶如风沉默不语,紧说道:“要做特工,现在就有一个机会。不过,不是做国安局的特工。”

叶如风问道:“不是国安的,那是哪个部门的呢?不会是解放军总参二部或者三部吧!”

舟惜川摇了摇头。

“不会是那个名字和国家安全部名字差不多的中国安全部吧!”

舟惜川摇了摇头。

“那是哪个单位,我想不出来了。”

舟惜川笑道:“好了,不兜圈子了!我告诉你,我是隶属于华隐组的特工。”

“华隐组的特工?华隐组?”叶如风重声说复道:“华隐组是什么?我怎么没有听说过。”

“华隐组是一个非常秘密的机构。直接服从于国家主席、军委主席和国家总理的命令,平时只由组内公开代表向人大常委会汇报工作。这个机构基本上全中国没有多少人知道。除了主席、总理、常委,也只有国防部长、外交部正部长以及军委主席知道。”

“哇塞!是不是哟?”叶如风听着这些只觉得难以置信。一种无法掩饰的激动从他的脸部浮现出来。“你刚才、是不是、说、我可以、做特工。”叶如风此刻的灵魂已经飞到天堂去做他的美梦了

看着叶如风那激动的样子,舟惜川笑了一笑,老同学还是没有变,经常猴急式的激动,舟惜川摇了摇头。

“怎么呢?”看着舟惜川摇头的样子,叶如风飞到天堂的灵魂被打入了地狱。郁闷!难道我做特工的梦想再一次洗白了!(重庆方言,洗白了=完蛋了)

舟惜川看着叶如风刚刚因为打击而显得垂头丧气的样子,笑道:“准确的说我要求你的,并不是让你做特工。”

“那是做什么?”叶如风像溺水的人猛然看见一个救命稻草就狠狠的抓住了,一阵机关枪子似的问道:“快说啊!那是做什么?”

“做中华隐者。”

“中华隐者?”叶如风又一次陷入了云里雾里。今天的老朋友带给了他太多的神奇。

“中华隐者就是指的华隐组内真正工作人员,而非那些机关组织内负责线条和组织的行政人员。之所以称为隐者而不是特工,是因为当你一踏入华隐组大门的那一刻,便意味着你不再是你。你将是一个看似不存在的隐者。隐者,顾名思义就是指的我华隐组的那些看似不存在的人。”

“看似不存在的人?这是什么意思!”叶如风惊奇的疑问道。

“你将完全没有档案!你不再是过去的你,华隐组将负责销毁你一切的档案。包括出生证明、户口、身份证、获得的各种证书等等能证明你身份的资料,统统都要被销毁。唯一能证明你身份的只能是华隐组的档案电脑。”

叶如风因为吃惊,张开的嘴巴忘记闭拢了。此刻他只觉得自己呼吸急促而困难。第一次听说华隐组这个秘密的组织,第一次听说隐者这回事。他只觉得自己进入了一千零一夜的童话世界里。好半天,叶如风才又开口问道:“我知道这隐者的身份很特别,但是我还是要问一下。隐者和特工、间谍到底有何不同?”

舟惜川道:“我们隐者是特工中的特工。就算是国家安全部或者总参部都不知道我们的存在。相对他们的隐形于世界各个角落来说,我们是绝对隐形的。我们独立于国家各个部门之外,甚至连司法部门都不能查到我们的存在。也可以换句话说,我们凌驾于法律之上。”

“凌驾于法律之上?”叶如风一听到这几个字,眼中的光亮就猛然间放大了十倍。

“不要想歪了!”舟惜川说道:“我们组内是有很多规定的,甚至比法律还要严格。不要以为凌驾于法律之上就以为可以为所欲为了。组内的成员还必须相互监督。”

“哦!”叶如风一听到还要受到甚至比法律还要严格的组内规定的制约。刚才猛然间增大的眼中神光又倏然黯淡了下去。

随后叶如风问了舟惜川有关华隐组的很多问题,舟惜川一一解答。不知不觉间,他们的轿车就开到了位于重庆高新科技区的石桥铺。

西亚大酒店座落于石桥铺。西亚大酒店的旁边紧挨着的就是西亚商务大楼。李奇就在这个西亚商务大楼的第18楼上班。

李奇,和舟惜川、叶如风这两个土生土长的重庆人不同的是,他是资阳人。从四川省省重点中学——资阳中学考到这个渝洲大学来的。大学四年毕业以后,他就爱上重庆这个地方了。于是在海信手机部找了一份市场督导的工作干了下来。

舟惜川和叶如风下了车之后并没有上去找李奇,而是呆在商务大楼的大门口等着李奇出来。在一分钟以前,叶如风就给李奇打了电话,估计再过几分钟李奇就应该出来了。

“你的这车是什么牌子的?”叶如风闲着无事问道。对于汽车,舟惜川和李奇可是爱车一族,相较之下叶如风只是一个车盲。对于叶如风来说,认不出是什么牌子的车子或者说不出是什么型号的轿车都是很正常的。舟惜川和李奇都拿到了驾照,而叶如风没有去学过开车。

“这轿车原型是一汽国产红旗CA7200E3V6轿车。红旗CA7200E3V6轿车,派量2.0升,配备曰本尼桑V6电喷气油机,时速也就是175公里左右。”

听到舟惜川的详细介绍,叶如风忽然眉头一皱,语气颇为不悦,道:“小曰本的发动机!能不能尽量不用曰本货啊?老子恨不得开轰炸机把曰本岛给炸平了,也来个东京大屠杀!”

“停!停!听我把话说完。”舟惜川打断了叶如风的说话,道:“我知道你恨曰本人,我也恨啊!所以这轿车配备的发动机是克莱斯勒688。这下你没意见了吧。而且,这辆轿车还经过了华隐组的技术工程师的改装,是一辆功能强大的工具。绝非一辆外表华美,内部豪华的普通轿车。”

“Sorry!我有点情绪失控了。”叶如风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正说到这里,李奇出现了。李奇身高比舟惜川和叶如风都要高,他身高183,身体健硕,眼神中不时射出的带有野性的眼神,透露出一种活力四射的青春活力和年轻人特有的自信。

当李奇走出西亚商务大楼,舟惜川和李奇迎了上去。三人相互问好,大学时代的三个好朋友一见面就有说不完的旧话。

当李奇看到舟惜川那漂亮的红旗轿车时,惊讶羡慕的表情跃然脸上。李奇也是爱车一族,对于舟惜川拥有了一辆属于自己的汽车时,他眼里说不出的震惊和羡慕,嘴巴张得比叶如风当初知道这些时大多了。也难怪,对轿车迟钝的叶如风,自然不会有爱车一族的李奇那么大的反应。

舟惜川对李奇说道:“先不说其他的,我们先上车再找个地方吃饭,叶如风还没有吃饭。”

李奇道:“正好,今天中午饭我没有吃多少。”

舟惜川对叶如风问道:“叶如风,我们去哪儿吃了。”

叶如风不假思索的说道:“我们去人民大礼堂的西部牛仔烧烤城去吃烧烤嘛!”

舟惜川道:“你有没有搞错!今天又不是AA制,今天是我请客。怎么去吃烧烤嘛!三个人去那里吃饭,一百元都花不到,你替我节约钱所。要吃饭,好歹也要去万豪(五星级酒店)、大都会那些地方去撒?”

“就去吃烧烤嘛,条子最喜欢吃烧烤了,你又不是不知道。”李奇道。

“好吧!你们替我节约钱,我还有什么好反对的。”舟惜川说着上了车。李奇和叶如风也紧随舟惜川之后上了轿车。

坐在车里,李奇看着两旁逝去的行人,直呼过瘾。他用一口特有的重庆话说道:“你娃儿混得好嘛!车子买得这么好!”

“奇哥,你太谦虚了撒。你的工资在重庆又不算低。加上樊李鸟的工资你们还买不起车子哟。”(樊李鸟,是李奇的女朋友,真名叫做樊丽露。樊李鸟是大家在大学的时候专门给李奇的这个女朋友取的外号。现在樊李鸟在成都的青羊区基层法院上班,所以两人除了周末平时都见不到面,也恰巧,情人节这天樊李鸟又出差去北京了。)

李奇笑道:“舟惜,你混得好就是好嘛。不用给我来这一套,我们三个又不是外人撒。”

“是!是!奇哥最近在海信干得还顺利吧?”舟惜川道:“听说你们海信最近手机有一款卖疯了的。对了,你现在用的是什么手机啊?”

“海信上个月有一款手机出货了一万多台。不过是CDMA的低端机而且不支CDMA1×。”李奇一边说一边拿出手机来:“我今天用的这个是海信C777,是公司2004年才上市的新品,目前重庆市面上很多地方都还没有供货。”

因为舟惜川在开车,所以是叶如风接过了海信C777。这是一个内外双屏的折叠翻盖手机。“屏幕好多彩色的?”叶如风问道。

李奇答道:“内屏26万色TFT屏幕,外屏65536色STN屏幕。这个C777唯一比条子的那个motorola的V860的差点的是声音,C777只有16和弦,而不是40和弦。不过,这款手机支持全球定位系统GPS,而且还内置31万像素摄像头、MP3、大容量英汉词典。怎么样?这手机还是很强撒!”

……

交谈中,到了位于重庆上清寺的人民大礼堂。西部牛仔烧烤就在大礼堂旁边,在那里三人快乐的度过了久别重逢的一天。

PS题外话:三人按年龄是这样排序的:李奇、叶如风、舟惜川。李奇80年是狮子座的,叶如风80年是天蝎座的,舟惜川是81年双鱼座的。他们三人的个子高矮恰巧也是按这顺序。李奇身高183,叶如风180,舟惜川177。关于他们三人之间的称呼,还是一个有趣的现象。全年级所有的男生除了叶如风以外(包括舟惜川),都统一叫李奇的外号“奇哥”。无论年龄大小,李奇都是“奇哥”!但是只有叶如风不这么叫,他偏要直接叫“李奇”,弄得舟惜川经常说他大事(重庆方言,大事=傲慢、不把别人放在眼里)。而叶如风在年级上也有一个统一的外号:“条子”。虽然不像奇哥那样无论叫得普遍,可是李奇叫叶如风条子,偏偏舟惜川不叫条子只叫叶如风。至于舟惜川,他可没有什么外号。不过因为人缘好,很多人都呢称他为舟惜,但是叶如风偏偏要叫他惜川。总之,三个人之间的对话即使不听音色也很容易辨别出来是谁在说话,听称谓就可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