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302/


钱小顺跌坐在地上,象个怨妇一样看着松岗的背影,心里幽怨的想道:老子对皇军披肝沥胆,怎能受到如此对待,这世道真他娘的不好混,条条蛇都咬人,心里这么想着,嘴里低声骂道:“不带着老子,咱高兴还来不及,真他娘的以为我把脑袋别在腰上干啊”,

一边骂着一边想动身站起,突觉一阵剧痛从腿上袭来,先前不曾疼痛的断腿现在居然疼痛不已,“真他娘的倒霉,连你也跟着捣乱”,钱小顺望着断腿骂道,

看着断腿,钱小顺猛地又记起刚才那道让他肝胆俱裂的刀锋,不由的打了冷颤,自己怎么把这茬给忘了,他不禁打量了一下四周,日军已在视线里朦胧,旷野里空荡荡,黑漆漆的仿佛蕴藏着巨大的危险,钱小顺惊出一身冷汗,恐惧让他终于战胜了自己,几经挣扎爬了起来,抹了一把头上的大汗,说道:“原来我也可以这样勇敢”,不敢停留,钱小顺一瘸一拐的往前狂奔,想着自己别的本事没有,但总能化险为夷,颠簸中他得意的哼起了一首小曲,

在国军两边汇合后,据点内只剩下零星的枪声,那是为数不多的日军借着一些工事在做顽抗,曲东奎命令队伍不要恋战,接应物资得手后,全军开始向山区转进,在日军的枪声中,曲东奎和萧泰全各率一军分道而去,身后只留下熊熊大火,和一地的日伪军尸体,

铃木在一处工事后,听见枪声越来越弱,悄悄伸出脑袋窥视,发现激烈的战场变得空阔,支那军队已踪影全无,铃木暗自庆幸自己的好运,如果对手还攻打下去,自己只有拼刺刀了,他慢慢爬出工事,推开一具队友的尸体,捡起旁边的一支三八大盖,一拉枪栓发现里面还有子弹,随手就把自己那支早已空膛的步枪扔在地上,在情况还不明朗的时侯,还是要有一支能发射子弹的武器才能保障安全,

铃木猫着腰,端着枪,小心翼翼地在残垣断壁中摸索,一路上他又发现了几名幸存的士兵,铃木把他们召集在一起,向指挥所穿行,还在劈啪燃烧着的木头,散发出的火光照射在他们脸上,显现出一个个绝望而失落的表情,

当铃木来到指挥所,看到里面的情景时,震惊的无以复加,栗田扑倒在地,后脑上涌出的鲜血象条条蚯蚓一样向四周蜿蜒,而横田长官则仰面朝天,胸口被一把武士刀牢牢钉在地上,铃木哀嚎一声,跪倒在栗田身前,垂头痛哭起来,其他士兵闻声冲进屋,马上也被一片哀嚎淹没,哭声好似受伤野兽的嚎叫,此起彼伏,

铃木在悲痛欲绝中,恍惚又看到栗田杀气腾腾地指挥战斗,那副骄傲与自信实在让他心折,他不能想象最后却落得如此下场,巨大的反差使铃木心痛不已,不知过了多久,一旁有士兵止住哀声,过来问道:“现在该如何处置”?

铃木昂起头说道:“二位长官的尸体,等松岗长官到来后,再做处理,现在我们去外面收拢一下其他的士兵,不能打扰长官的安息”,

其他士兵闻言跟着铃木退出屋外,他们默默地分散开来,四下搜索,抱着希望寻找其他活着的士兵,但几经勘察,却发现已无人幸存,在浓烟与烈火的坟场上,只剩下他们几个如游荡着的亡灵,

王用超在萧泰全走后,也召集其他剩余的弟兄清理尸体,只待完毕以后,把他们安葬,同时带上受伤的人员各自散伙,王用超说得很清楚:“大家共事一场,虽说生死有命,但总不能让死者暴尸于外,好歹也尽点人事,对得起自己的良心,等安葬以后,是去是留,悉听尊便”,

有士兵问:“王队长有何打算”?

王用超答道:“等大家处理完毕,我带上胡队长找个地方养伤,其他事情暂不做他想”,

王用超打算投诚的事情,其他伪军并不知晓,他和萧泰全的对话也无第三人在场,这倒不是王用超信不过大家,而是他本打算人家愿意收留以后,再向大家宣布,去留自便,

投诚最终没有实现,王用超暂时把这个计划做了保留,而且后来他也考虑到,如果其中有人要继续留下来跟着日本人干,自己先把计划公布与众,岂不有危险,人心隔肚皮,不得不谨慎,

伪军们按照王用超的建议,三三两两地开始搬运,但他们并没有去管日军的尸体,只是寻找己方阵亡的弟兄,

铃木和其他的士兵在战斗中消耗了大量的体力,只一会工夫便挥汗如雨,铃木喘息着停了下来,越搬越觉得心酸,上一刻这些皇军士兵还一起有说有笑,而顷刻间已魂归大和,“战争真令人觉得残酷”铃木喃喃自语道,

一阵响动从不远处突然打断了铃木的哀愁,他条件反射似的立刻端起枪,向声音处望去,隐约中他看到有两个人在搬着尸体,铃木心里马上打起了问号,究竟是什么人呢?他端着枪慢慢向对方靠近,等视线变清晰之后,终于发现是两个皇协军,

铃木舒了一口气,站直身体喝道:“你们的过来”,

两个伪军没想到突然有人站到跟前,不禁吓了一哆嗦,手里抬的尸体啪哒一声掉在地上,铃木轻蔑的看了对方一眼,又喝道:“快快的过来”,

伪军们回过神一看,却发现是一个日军士兵正端着枪在那里吼叫连连,心里暗暗骂道:“妈的,都被打成这样了,还他娘的耍威风”,心里虽然这么骂,但却不敢不过去,除了心里残留的对日本人的奴性以外,还因为他们的武器全被国军收缴了,

铃木看着这两个慢吞吞的伪军,问道:“你们还有其他人吗”?

一个伪军答道:“王队长带着一些弟兄在前面”,

一听这话,铃木兴奋起来,他也不管王队长是谁,也不问伪军们在干什么,在他的心里,这些伪军当官的和当兵的一样使唤,没什么区别,他们只有绝对的服从皇军的命令,正在自己犯愁之际,怎能把这些劳力忘了?

铃木一指其中一个伪军说道:“你去通知其他人,皇军命令他们全部过来集中”,接着又对另一个伪军说道:“你马上跟我走”,两个伪军不敢违抗,乖乖听命,

王用超正和其他弟兄清理尸体,此刻伪军们也个个面带哀容,默不作声,忽然从远处跑回来一个士兵向他报告,日本人要他们过去集合,王用超有点纳闷这些日本人怎么还没死绝,想归想,犹豫了一下,通知弟兄们先把手头放下,一起过去看看,

铃木高兴地看着面前过来的伪军,大声命令道:“你们统统的马上清理皇军士兵的尸体”,

伪军们全都一愣,心道那还管不管自家弟兄的事了?所以众人齐看王用超,王用超心中暗骂:“他娘的,这些日本王八蛋,竟然还要折腾老子”,

他把脖子一梗,说道:“我们现在正在清理,等完毕以后再过来执行”,王用超的打算是等把自家弟兄清理完后,立马走人,管他日本人如何,

铃木一见他不买帐,马上恼羞成怒的端起枪,喝道:“你的良心大大的坏了”,

“我的良心大大的好”,王用超说着一把拉开衣襟,露出胸脯上的道道伤痕,“弟兄们难道不是在给皇军卖命吗?为什么非要把他们放下,先清理皇军”,

铃木被王用超的举动搞得一愣,他万万没有想到这些伪军出人意表的敢于顶撞起来,不禁气急败坏的一拉枪栓,吼道:“违抗命令,死啦死啦的”,

一见情况不妙,其他伪军连忙上前,有的推着王用超劝道:“队长,好汉不吃眼前亏,你先别发火”,有点则机灵的跑到铃木跟前,挡住他的视线,说道:“太君,我们队长是看见死了这么多弟兄,心里难过呀,您别介意,我们马上干活”,

铃木怒气未消还要发火,正在这时,突然从据点的入口传来大队人马急促的脚步声,拉拉扯扯的众人面面相覷,不知吉凶祸福,铃木的脸色也是惊疑不定,暂时忘了王用超的冒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