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春秋 第十四篇 东方日落 第十八章 烈火地狱

yuertou 收藏 16 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9289/][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9289/[/size][/URL] 台北的战斗还在继续,而东京的大地也震动了起来。 在台北解放战役打响一天之后,日本东京东部150公里的海底发生了里氏6.9级地震。这确实是一场真正的自然地震,并非由谁搞出来的。在上次的人为地震灾难之后,美国与中国都认识到了地震武器的破坏性,而且两国都还没有解决最关键的控制地震规模以及地震地点与时间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289/


台北的战斗还在继续,而东京的大地也震动了起来。

在台北解放战役打响一天之后,日本东京东部150公里的海底发生了里氏6.9级地震。这确实是一场真正的自然地震,并非由谁搞出来的。在上次的人为地震灾难之后,美国与中国都认识到了地震武器的破坏性,而且两国都还没有解决最关键的控制地震规模以及地震地点与时间的问题,所以都不会在解决了这些问题之前再使用这种具有比核武器还恐怖的杀伤力的武器了。

虽然,地震发生在距离日本一百多公里的深海,而且烈度并不大,但是造成的灾难却是巨大的。

在日本这个世界上地震最频繁的国家,从一百多年前开始,日本人就已经开始按照应付至少8级地震的要求修建自己的建筑。但是,在经济危机爆发之后,日本国内经济状况每况愈下的情况下,很多建筑物并没有得到应有的维护与修缮,所以当地震发生的时候,仍然有大量的房屋倒塌,这是日本受到的第一波伤害。

随即,地震带来的巨大海啸在1个半小时之后袭击了日本沿海地区。虽然有东京湾的保护,但是关东地区却受到了巨大的破坏,光是海啸造成的死亡与失踪人员就达到了四位数。而这对已经虚弱不堪的日本来说,更是火少浇油,摧毁了日本人最后的一道防线。

当地震到来的时候,日本的统治阶层中也在酝酿着一场“地震”。

“损失统计已经出来了吗?”地震后的第三天,渡边招集了所有的内阁官员以及幕僚长官,进行了战后规模最大的一次会议。

“初步的统计结果已经出来了!”上衫的内心无比沉重。作为一个日本人,虽然他并不是极端的民族主义份子,但是他仍然热爱着自己的祖国,当看到祖国遭受着重重天灾人祸的时候,他还能够平静吗?

损失报告被上衫默默的放到了中间的桌子上,没人主动去拿那份报告来,对于结果,大家都了然于胸,虽然不知道确切的数字,但是知道这对日本意味着什么。对于已经遍体鳞伤的日本来说,这场地震就如同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一样,在已经不堪重负的日本身上再加上了一股压力。也许,这场地震带来的并不仅仅是损失那么简单的事情,或者说,对这些控制着日本的人来说,这也许算不上是一场灾难。

渡边拿过了桌子上的损失报告,手颤抖了两下。当他看到损失报告上的那些数字之后,连嘴唇也颤抖了起来。至少2万人在这场地震以及事后的海啸中死亡或者失踪,直接经济损失超过了5000亿美金,而这场地震甚至会影响到今后数十年日本的发展,间接经济损失将超过2万亿美金。不要说是已经穷途末路的日本,就算是美国总统看到这份报告之后,肯定都会心寒。这样的损失,即使是在经济体系完好,国家强盛时期的日本都难以承受,更何况现在已经前疮百孔的日本呢?

“首相阁下!”在所有内阁成员以及幕僚官员沉默着不敢发言的时候,上衫忍不住,终于又小心翼翼的说出了一句来,“阁下大人,我们是不是应该考虑停止战争,现在国内的情况已经不容将战争再继续进行下去了!”

渡边仍然沉默着,并没有马上回答上衫,他的内心也在忍受着煎熬。如果说渡边没有看到日本国内的情况,那绝对是假,作为这个国家的独裁者,他很清楚日本现在是个什么样子了。但是,要做出停战,并且承认自己失败的结果,渡边一时还做不到。特别是当他想到对手是中国,那个他一直仇恨,一直看不起的国家时,心里更是不甘,如果就这么败在了中国的手中,那今后日本还想怎么“冲出亚洲,走向世界”?

“首相阁下,这次的地震正好是我们停战的理由,请你再考虑下吧!”外相流川也表明了自己的立场。而从那些内阁成员的脸上可以看出,大部分的内阁成员都支持内相与外相的意见,日本已经不能再继续将战争持续下去了。

“首相阁下,请你再三考虑!”所有内阁成员都爬在了地上,一同向渡边发出了请求。

渡边仍然沉默着。从内心来讲,他也希望日本能够强大起来,但是要停止战争,要向可恶的支那低头,他做不到,即使有这么多的内阁大臣向他提出请求,他仍然做不到。

“你们都起来吧!”渡边终于开口了,“出了幕僚官员外,内阁大臣们都先回去吧,等我有了结果,自然会通知你们!”

渡边的话说得很无情,这么一来,就已经直接把内阁成员排除在了这次的重大决定之外。虽然大部分的内阁大臣都很不满渡边的态度,也只是有怒不敢言。在上衫与流川的带领下,内阁的十多名大臣鱼贯出了首相府,在他们的内心中,煎熬与折磨让他们喘不过气来。

走出首相府之后,当上衫看向外面的东京市时,内心翻滚着的那种感受就更加的明显了。战争,对任何一个民族来说都不是一件值得庆幸的事情,特别是对现在的日本来说,战争带来的只有灾难。早一天停止战争,那么就能早一天解除痛苦。

远方的天空中冒着一股股的浓烟,那是地震引发的火灾在城市中肆虐,消防车与警车的声音不四从四周传来。本来犯罪率并不高的日本,在受到了经济危机,战争,自然灾害的三重打击之后,大量的失业人员转变成了犯罪集团的后备军,即使是在东京,各中犯罪组织都非常的猖獗了。

“上衫君,你还没有下定决心吗?”流川悄悄的走到了上衫的身后,脚下没有发出一点声音,好象生怕别人发现一样。

即使两人现在在交谈,但是仍然保持着一米左右的距离,只是周围并没有多少人,所以并不怕他们的话被别人听去。

“也许吧!”上衫顿了下,“也许我们真的应该为日本做点事情了!”

流川点了点头,上去拍了下上衫的肩膀,独自向自己的轿车走去。虽然话语不多,但是他要的只是上衫的这句话,有这一句话就足够了!


福建前线,当日本内部酝酿着撤军的时候,罗开并不知道这个消息,如果让现在的他知道日本人已经动摇了的话,肯定会高兴一场,但是现在他却没有斑点高兴得起来的意思。

“40军已经插了上去吗?”罗开黑着一张脸,连眼圈都黑了,看着那三维战区地图,锁紧的眉头反映着他内心的焦虑。

“40军已经分出一个机械化师向台北前进。”伍尚武一边忙着给那些参谋布置任务,一边还在给罗开解释,他肯定是这里最忙碌的人,“因为才攻占基隆港,有很多后备工作还需要做,40军暂时无法将所有的力量用到对台北的进攻上来!”

“不行,必须让40军全部投入到台北战场上去!”罗开晃了下手,“后方战场的清扫工作,交给后面的休整部队,留下独立机械化旅,40军必须马上全体南下,从北面进攻台北,支援38军!”

“好吧!”伍尚武点了点头,放下手中的工作,把这条新的命令传了出去。

“29军的情况怎么样了?”等到伍尚武才以站回到自己身边,罗开又开始发问了。

“29军一部已经在2个小时前通过了坪林镇,”伍尚武看了下手表,“现在应该快到新店了。另外北上的一部已经在3个小时前通过了头城,如果没有什么意外的话,也应该到了双溪,福隆附近。”

“很好,让29军再加快点速度!”罗开顿了下,犹豫着是不是应该给29军的命令更重一点,“让他们尽量吧,如果能够在5个小时之内到达台北的东南与东面,协同40军与38军完成对台北的包围,那么这场战斗也快结束了!”

伍尚武点了点头,又去把这道命令传了出去。而这时候,罗开才有时间好好的考虑下战场上的局势。

从2天前,38军开始进攻台北市后,好运气也离开了解放军,一路的战斗变得非常的艰难了。

台北市,是一个有着近千万人的大城市,不但在规模上很大,而且城市的设施非常完整。而在进攻台北之前,解放军还从来没有对这样的城市进行攻坚战的经验。所以,这直接造成了在城市战中遇到了巨大的麻烦,导致战争的进程受到了严重的滞后。

在前两天的战斗中,38军一直担负着主攻的任务,虽然已经深入到了台北市内5公里处,解放了台北大约1/3的面积,但是也遭受了巨大的损失。仅仅两天的战斗,38军就损失了坦克78辆,装甲战车128辆,另外还有各种车辆500多辆;而在人员方面,已经牺牲2000多名优秀的战士,而减员率也已经达到了25%,亮起了黄灯。可以说,在这两天的战斗中,38军的损失就超过了在这场战役中别的损失的总和。

面对着步步为营,坚固防守的那些台湾与日本军人,罗开一时也想不到有什么好的办法来对付这个问题。不但是他没有办法,就算任何人在这个时候也想不到好的办法。城市战一直是所有强国头痛的事情。不要说面对的敌人是正规军,现在美国在伊拉克面对的只是普通的游击队,恐怖组织,在城市战中都蒙受着巨大的伤亡。而且,当双方杀红了眼,当军队混杂在平民中的时候,城市战就成了地狱,不折不扣的地狱。

在38军的一个机械化师撤下来休整之后,台北战场上,解放军已经不占有多少的优势。面对着密集的人口,复杂的城市环境,空军的支援根本就起不到多少的作用。虽然炮兵仍然能够发挥出一点作用来,但是炮兵的数量,以及火炮的威力,在很多地方都起不到支援的作用。所以,当解放军深入台北之后,战斗已经是用战士们的血肉之躯在交换着成果。

北线战场上,40军的行动还是比较顺利的。虽然基隆港内也有着不少的台湾军队驻守,但是在看到大势以去的时候,这些台湾军队是散的散,逃的逃,降的降,最后40军只用了2天不到的时间就攻占了台北的外港,并且顺利的从北面对台北市进行了包围。而在完成了自己的任务之后,40军并没有停下前进的脚步,而随着罗开新的命令,他们将担负起南下支援38军,进攻台北的艰巨任务。

东线战场上,在得到了东部战区部队的有力支持后,29军已经没有了后顾之忧,将进攻的主力全部投入到了北方的行动上来。完成了对花莲港的占领任务之后,29军迅速的集结起主力部队,开始了沿台湾东部狭长平原北上的行动。一路上,29军如入无人之境,不但在清水断崖附近找到了台湾的秘密潜艇基地,俘虏了3艘还没有被消灭,一直躲在基地中的台湾潜艇之外,还让3万多的台湾军人成了他们的俘虏。随即,29军在到达苏澳之后,就分兵两路。一路向西北方向前进,从东南方向上对台北构成威胁;另外一部仍然继续北上,准备在到达福隆,双溪之后西进,从东方进攻台北市。

当这两个方向上的进展都十分顺利,并且圆满完成任务的时候,台北已经成了笼中鸟,瓮中鳖,就算是那些台独份子长了翅膀,也别想从解放军的包围圈中逃出去了,而剩下来的就是怎么对付这座坚固的城市了。

也许,办法并不是没有。现在台北已经是孤城,如果罗开愿意的话,完全可以切断城市的一切供给,让军队之围不打,恐怕要不了多久,不等解放军去进攻,台北也会得到解放。但是,罗开却不敢这么做。

大家已经知道,台北是一个非常庞大的城市,光是常住人口就接近了一千万,而总人口更是超过了一千万。虽然这里是台独份子的老巢,但是这一千多万台北居民中的台独份子肯定并不占多数。而从战争开始之后,解放军基本上维持着对台湾的封锁,是很少有台湾人能够逃出去的,而在前面的战斗中,又有大量的台湾各地居民涌入了台北市。这已经导致台北市的运做出现了严重的问题,如果这时候再彻底的封锁台北市的话,那么受苦的肯定是那些普通的居民。谁都知道,日本人发疯的时候做出来的事情,是谁都不敢接受的。二战时期,在供给不足的情况下,日本军队中就出现过吃人的事情,如果这时候,把那些日本人逼急了,那他们做出来的事情,肯定会让罗开后悔一辈子。

在这之外,这场战争在时间上的限制,也让罗开不能这么做。理想的三个月时间只剩下半个月不到了,如果要围城的话,至少需要1个也以上的时间。这虽然仍然在6个月的最长期限之内,但是却会让这场战争的胜利失去一份光彩。而且,从现在的国际局势上来讲,如果能够迅速的结束这场战争的话,对中国就更加有利,所以,罗开也只得放弃了这个不切实际的办法,只能将强攻作为唯一的手段了。


台北市,台大医院对面的新公园内,一支身上军装都快分不出色彩的军队在这里休息着。

司徒云天叼着烟,抽了两口,就丢在了地上,确实没什么味道。

“呸!”旁边的林子强更直接,抽了一口,就把烟丢在了地上,还踩上了几脚,“这些台湾人学什么不好,妈的,都学日本鬼子,这烟能够淡出个鸟来!”

司徒苦笑了一下,从胸前糊满了泥尘的包了掏出了一包玉溪出来,仔细看了下里面,还有5根,抽出一根来之后,犹豫了一下,把剩下的都丢给了林字强:“还是抽这个吧!”

班里还能够战斗的另外3名战士都围了过来,一看到是玉溪,一个个的眼睛都发亮了。战斗了两天,每人带的2包烟都已经消灭得干干净净,而先前他们在一家废弃了的商店中找到了几包台湾产的香烟,但是那味道是什么样子,前面也看到了。

不多时,五人便吞云吐雾起来,感受着这种国产香烟的浓郁味道,还是国产的好啊!

“林子强,你带一个人去找下补给,争取多搞点弹药回来!”司徒丢掉了只剩下过滤嘴的烟头,有点不满足的愣了下,“我先去连里看下有没有新的任务,大家都抓紧时间清点装备,有什么没准备好的都去做好!”

临走,司徒还看了一眼东北方传来的阵阵火光,那里正在发生战斗吧,从火光与声音的时差上来看,距离只有2公里左右。想到前方的战友正在冒险战斗着,虽然司徒觉得自己很疲惫,而且班里的战友已经牺牲了3个,还有2个肯定是终身残废,虽然他自己也不想在战争即将结束的时候成为烈士,但是军人的职责却让他无法逃避,必须要勇敢的去面对。

司徒前脚刚走,还没有5分钟,一名少尉军官就急匆匆的跑到了他这个班开始休息的地方。

“杨大炮,你们班长呢?”显然,少尉军人是司徒的顶头上司。

“报告排长,班长刚去连部了!”那名正在擦着枪的大个子下士一看到军官,腾的一下就站了起来,他是司徒班上的士兵杨德彪,东北人。虽然没有敬礼,在战斗的时候,也没多少人有心情在乎那么多了。

“哦?”显然这个结果有点让排长意外,“你们派个人去找他,我在这等着!”

“排长,是不是又有什么艰巨的任务要交给我们?”杨德彪挥手让班里的那名上等兵去找班长后,自己继续擦着手中97式自动步枪。

“恩,有任务,但是你还是先把手中的枪擦好,不然等下打不响,那就求天天不应了!”排长没好气的看了眼这个东北兵,自己掏了一根中华出来,慢悠悠的抽着。

不到五分钟,去找司徒的那名上等兵就陪着他的班长回来了,看来司徒在连部已经接到了消息,就马上赶了回来。

“排长,正好我在找你呢!”司徒看到排长要说话,也顾不上上下级关系,“先别说,这次不管怎么样,这个任务交给我们班去吧!”

“交给你们班没问题,我也是这么想的!”少尉排长笑了笑,“但是你也先得搞清楚是什么任务吧?”

司徒点了点头,坐了下来,从排长手中接过一根中华之后,就开始听排长讲解这次的任务了。原来,这次的任务是要去攻占北面不远处的希尔顿大酒店。虽然周围的地区都已经在解放军的控制之中,但是这栋24层的高楼里面却仍然有数百名台湾与日本军人,而且糟糕的是,里面至少还有10来个狙击手,虽然比不上特种部队的狙击手,却也严重的威胁到了附近军队,特别是准备通过这一地区,去前方增援军队的安全。而这次他们连的任务就是要完全占领这座高楼,消灭里面的敌人。显然,找到司徒他们班来,就是要他们做先头尖刀部队了。

在少尉排长给司徒讲解这个任务的时候,林子强也带着那名上等兵把班里的补给领了回来。

“排长,你放心吧,如果我们都完不成这个任务,那连里就没有哪个班能够做到了!”听完之后,虽然觉得很危险,但是司徒仍然满口答应了下来。

“好,那你们先准备,行动计划在日落后开始,有时间就休息一下吧!”少尉排长也不罗嗦,满意的点了点头,就去别的班布置任务,并且鼓舞士气了。

当司徒他们每个人都擦好了自己的步枪,并且重新补充好了弹药之后,太阳才降到半空中,离日落至少还有3个小时。虽然不远处已经战火连天,但是这些已经习惯了战争的士兵们都很快的进入了梦乡。


不远处的高楼上,一个披着灰色迷彩外套的身影隐没在了黄昏之后的黑暗之中。

小泽不二雄稍微的移动了下脑袋,从望远镜的宽视场中对前方的战场观察了一遍,发现没有什么可以的目标之后,才轻轻的活动了下已经僵直了的双腿。

小泽是日本第一陆军师团的一名狙击手。在先前的战斗中,他曾经跟随部队到达过台湾中北部战场,但是还没有立稳脚,就被解放军的一轮猛攻给打了回来。但是他所在的团队正好在后方,还没有看到解放军的影子,就被后撤的军队给赶了回去,这让他当时觉得很不舒服。来来回回跑了好几趟,却连敌人的影子都没见到,战争变得跟儿戏一样。

两天多前,当解放军开始进攻台北市的时候,小泽终于看到了敌人的样子,看到了传说中无比威猛的解放军陆军。想到这,小泽不禁摸了下狙击步枪的护木,上面刻着5道深深的刀痕,那是他消灭了5个敌人的后刻上去的。在他的心中,解放军也不过就那样,在他的枪口下,还不是照样一枪一个?

感觉到身上多了几份暖气,双腿的血液也开始正常循环之后,小泽慢慢的从食品袋中摸出了一块饼干来,然后再把食品袋小心的放了回去,生怕弄坏了自己的伪装。

早在5天前,他们师团就已经没有食物补给了,这些饼干还是他从台湾的商店中抢来的。确切的说,是从一个台湾家庭的手中抢来的。而当时的那一幕,他现在都记得很清楚。

那是一个四口之家,四十多岁,快五十岁的父母,与两个十五岁左右的儿女。当时参加那次抢劫的有4个日本军人,小泽就是其中一个,另外一个是他的观察手,还有2个是另外一个狙击小组的军人。

抢劫开始的时候,那中年台湾男人拼命的抵抗着,不愿意把仅有的食物交给他们“大日本皇军”,而已经饿红了眼的小泽他们根本就管不了那么多,在无法用“礼貌”的办法解决肚子的问题后,结果很显然意见,两名成年台湾人成了阻挡这些匪徒的牺牲品。而在吃包了肚子之后,有句中国话说得正好“饱暖思淫欲”。即使对着的只是十四岁左右,根本没有发育成熟的少女,这些禽兽都不会放过她。在发泄了一通之后,四口之家剩下的只有四具残破不全的尸体,走出房间的是四个得到了“物质”,“精神”双“丰收”的日本军人。

小泽并没有为自己的残暴行为感到内疚,在他看来,这些台湾人根本就算不上是人,甚至连猪狗都不如。现在他们是台湾请来的上帝,那么下贱的人就有义务满足上帝的需要。而且,小泽也看到了解放军同样枪杀过台湾人,既然中国军人都敢这么做,他们大日本军人为什么不敢这么做呢?

艰难的咽下了饼干之后,小泽喝了一小口水。食物的物体还不需要多担心,经过训练的军人即使一两天不吃东西,也能够坚持得下去。而且他是狙击手,几乎就没有怎么运动过,对食物的需求并不是很大。但是水却不一样了,这是每个人都需要的东西,如果一天不喝水,恐怕第二天就没有力气扣下扳机了。而在这里,水比食物还要宝贵。现在维持着这栋楼里几百名军人的就只有楼顶蓄水池里的那点积水了。

感觉到身体又重新充满了能量之后,小泽小心翼翼的把自己伪装好,开始了傍晚的狩猎工作。

在他前方是一块平地,更远的地方是一处公园。从望远镜里,他已经能够看到公园里面时隐时现的那些中国士兵,但是狙击步枪的射程却只有800米,根本就够不着那里的目标,这让小泽很是郁闷。但是,只要那些中国军人敢踏出公园,那么前方的这处平地就是他们的葬身之地。

前后左右观察了一遍之后,小泽闭上眼睛休息了五分钟,然后继续工作了起来。

怎么不对!当小泽第二遍扫过一处垃圾堆的时候,发现情况了。几个猫着腰,正在快速前进的黑影在夜视望远镜中显得非常明显。妈的,中国人来了,他们还真不怕死!

小泽迅速的扳下了狙击步枪的保险,检查了下弹夹里面的存弹,弹夹还是满的,足够他消灭20个目标了。然后,再迅速的在瞄准镜上测量起射击参数来。本来这些工作都应该由观察员来做的,但是8个小时前,在一次炮击中,他的观察员非常不幸的被炮弹削去了半个脑袋。这确实是非常不幸,分散的狙击手被炮弹打中的几率是非常小的,在战场上,出了敌人的狙击手,机会没有什么能够威胁到狙击手了!

“妈的,900米!”小泽看了下瞄准镜中测量出的数据,很不甘的继续等待着,同时小心的警惕着周围的变化。900米的距离,对他手中这把7.62毫米口径的狙击步枪来说,确实是太远了一点。

小泽耐心的等待着,同时仔细的观察着那五个目标的动作。从这五个人摆出的战斗对型上来看,他们应该是非常有经验的战士了。五个人之间的距离一直保持在3米以上,并且一直在隐蔽物后面移动着,暴露的时间非常短,且同时暴露出来的人不超过2个。也就是说,即使有狙击手,那么也最多在第一时间内干掉他们一人,而等到狙击手重新对准下一个目标之前,另外的四人都会分散开来。

这样的“猎物”,小泽还是第一才见到,在前面的那五个战绩中,几乎都是一些新兵,或者说犯了严重错误的对手。而想到这五个猎物的价值与难度,小泽有点为难了。自己一人是肯定对付不了的,但是他的战术通讯器已经在上次的炮击中被打坏了,现在除非他离开自己的阵位,不然是无法联系到别的狙击小组的。但是,他舍得放下自己的目标离开自己的位置吗?也许,他祈祷的只是另外的狙击小组也已经发现了这五个目标。

时间如同被拴上了缰绳一样,短暂的五分钟,小泽却感觉如同过了五年一样。而那五个目标也已经快要进入800米的有效射程范围之内了。小泽深深的出了一口气,拉下了瞄准镜上的伪装物,并且把枪口上的伪装物也清理了一下,开始做射击前的最后准备了。

危险,很多时候是一瞬间就到来的,而由猎人变为猎物,也只需要一瞬间。当小泽感觉到左眼角上的微弱反光时,即使他做什么动作都已经迟了。

没人知道他在最后的一瞬间想到了什么,是他的祖国,他的亲人,他的朋友,还是为自己的兽行在后悔,没人知道。当比声音还先到达的子弹带去这个生命的时候,也许上帝一点都不会怜惜,感到高兴的应该是魔鬼吧,正义的子弹,为撒旦又送去了一件祭祀品!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