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儿山上的八路军 第一部 第十二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56/

看来鬼子也看出了这一点,可是却一点办法也没有,只能漫无目的地朝着对岸开枪,尽想着能够捞到一只死耗子,不过,好象老天爷是咱中国人啊,不保佑他们,那枪打得,石头都蹦出火花来了,却没伤着铁蛋一根毛。鬼子终于撑不住了。对付野狗的那两个鬼子,开始向河堤爬去。只要爬到河堤上的草丛里,至少,八路的优势就不那么明显了。不过,河堤比鬼子呆的地方要高上一米左右,要想爬到上面去,得看铁蛋同不同意。果然,鬼子刚刚有所动作,一声枪响,一颗子弹就打到了他们的前面。要不是他们有石头遮盖着,估计又得有一个鬼子完蛋了。鬼子听话得很,立刻不再动弹了,那可是三八大盖啊,射程八百米,就这不到一百米的距离,枪法好的人,可以很轻松地干掉他们的。就算前面的那三个鬼子以火力掩护,可是想要掩护,总得找到八路吧,对面的那个八路跟泥鳅一样滑,根本就找不到可以瞄准的地方啊。

又是一颗子弹打来,正好击中了一个鬼子的屁股,痛得那个鬼子一下子跳了起来,可是,他马上想到了什么,急忙又趴了下去,再也顾不上屁股上的不断流着的血了。铁蛋看在眼里,笑在心里。他从子弹袋里又拿出了五颗,装了上去。铁蛋的速度挺快的,一下子就装好了,这可是在战场,时间就是生命啊。

铁蛋算了一下距离,鬼子想要跑到这儿,起码也得一分钟以上,单单那二十米宽半米深的河,就够他们跑上近一分钟了,再加上河床上全是石头,还有一些散落的尸体,七零八落的,鬼子根本就跑不快的,而这一段时间,足够自己把三颗手雷扔出去了,咱有的是时间,可以慢慢折腾那五个鬼子,不怕鬼子急了跳墙。铁蛋打量了一下藏身的地方,这地方好啊,十七八块的大石头,正好围出了一条长约三十米的通道来,只要趴在地上手脚并用,在十秒钟之内可以爬到任何一个地方,而且射击的位置也多,起码有十个八个地方适合隐蔽射击。而呆在这里,鬼子想要打到自己,除非子弹会转弯。

铁蛋伸出了头,那边的鬼子仍然跟刚才的一样,象只乌龟一样一动不动的趴在那里,其中的一个好象有点儿胖,那屁股大大的,怎么遮也遮不住,就从他下手好了。铁蛋仔细地瞄准了那个大屁股,又是一声枪响,铁蛋看到一个胖胖的身子不由自主地跳了起来,又连忙趴了下去。妈的,这枪的射击速度要是快一点儿就好了,趁他跳起来的功夫,正好要了他的命了。不过,让他呆那儿捂着流血的屁股,也是一件不错的事情啊。现在,鬼子已经有两个受伤了,虽说伤的都不是要害,可是只要时间呆得久了,血流得多了,那两个的战斗力也会显著下降的。

眼看着这样子下去不行了,鬼子叽叽咕咕了一阵子之后,发一声喊,全部跳了起来,以最快的速度跑了起来。铁蛋一看,这些人跑的方向是着西岸的草丛。妈的,这些鬼子里面也有能人啊,知道这样子下去不行,打又打不到,冲又是找死,只能跑到草丛里了,一旦到了那里,最起码双方都在暗处了。铁蛋的手飞快的扣动着扳机,拉着枪栓,这会儿不打掉一两个人,呆会儿就麻烦了。铁蛋注意到,逃跑的五个鬼子当中,有两个明显的速度慢了很多,捂着屁股,应该就是那地方挨了枪子的两个倒霉蛋。这两个就不用管他了,先把跑得快的干掉就行了。由于时间根本就来不及,铁蛋只能凭感觉向鬼子开枪。枪一响,铁蛋看到一个鬼子猛地往前一扑,背后突然间冒出了一股子的污血,知道自己打到人了,不过不是要害。那个鬼子正拼了命的往前爬呢,两个跑得快的鬼子,倒是退了回来,各伸出一只手,想拉着那个趴地上的鬼子一块儿跑。铁蛋有点儿佩服,都这个时候了,还能够伸出手来,看来狗有时候也会救自己的同伴的。不过,佩服归佩服,铁蛋的手可不闲着,这么好的机会啊,他飞速地拉了枪栓,又是一声枪响,一个鬼子扔掉了三八大盖,捂住了右手,妈的,又是没打击要害,看来自己得认真瞄准了,才能算是一个神枪手吧。唯一一个没有受伤的鬼子,一看这架势,再也顾不上同伴了,连忙拔腿就往草丛里跑。可是,子弹的速度显然更快一些,他从地上站起来,转过身往后跑,这一段时间,足够铁蛋拉好枪栓,扣动扳机了。眼看着就要钻进草丛的时候,一声枪响,那个鬼子猛的往前一扑,紧接着铁蛋看到草丛不断地乱动,看样子,那家伙只是受了伤,现在已经钻进草丛了。又是没打死他,铁蛋不由得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懊悔得半死。这时候,那两个屁股受伤的和那个右手受伤的鬼子也跑上来了,手里硬拉着那个后背受伤的鬼子,一下子就钻进草丛里不见了。

不过,铁蛋倒是又笑了起来。刚才他注意到了,鬼子钻进草丛的时候,传来了一阵阵的狗叫声,一条条隐隐约约的影子正在不断地移动着。凭经验,铁蛋发现,那里面少说也有两三百只野狗。野狗的习性铁蛋明白得很,嗅到了血腥味就不要命了,这五个鬼子都受了伤了,又自己钻进了野狗群里面,这不是自个儿把自个儿送进屠宰场了吗,他们的日子好过才怪呢。铁蛋好好地躲藏在石头后面,一点儿也没有追赶的意思。现在大家都在暗处了,赶个头啊。自己要是跑了出来,这么近的距离,鬼子可以很轻松地干掉自己的。现在自己能做的,只有等了,一等野狗憋不住了,向鬼子发动进攻,二等连长他们来到,到对面把五个鬼子赶出来。

果然,十几分外后,铁蛋听到了一阵阵的狗叫声,同时掺杂了一声鬼子的惨叫声,紧接着就是一阵阵的枪声。哈,鬼子跟野狗拼上了,他们都是找到了一个好对手了,同类相残啊。不一会儿,枪声没了,整个西岸又归于平静了。铁蛋知道得很,野狗肯定是被打跑了,那么密的枪声,多少也能打死几只野狗吧,不过,野狗胜在数量多,早晚还是要再向鬼子进攻的。

就这样, 每隔个十分八分钟的,西岸的草丛里就会发出一阵的枪声,狗叫声,鬼子的惨叫声,铁蛋听在眼里,乐在心上,不禁轻轻地哼起歌来了。这是奶奶小时候教给他的歌,他可是一直记在心里面呢。铁蛋忍着那刺心的痛苦,轻轻地朝着天空说到:“奶奶,你可以放心地走了,咱今天又打死了七个鬼子了,还打伤了五个,总加起来,死在孙子手下的鬼子,已经有十五个人,孙儿已经给你报了一点点的仇了。奶奶,你放心,孙儿一定会加倍努力的,尽最大可能多打死几个鬼子,好让奶奶在天上也开心一下了。

对岸响起了手雷爆炸的声意,铁蛋高兴地笑了起来,这说明,鬼子的子弹用完了,不得不用手雷来对付野狗了。他算了一下,鬼子有五个人,共有二十颗手雷,而且刚才战斗的时候,他们都没有机会用上,现在咱就等着数手雷爆炸的声音就行了。妈的,这时候要是指导员在这,多好啊,跟他要根烟,边抽边欣赏鬼子他们同类相残的,那才叫爽呢。也不知道那烟有什么好抽的,指导员见了它就不要命了,以后得试试。

大概野狗群被这一声巨大的爆炸声给吓怕了,一直等了二十几分钟,也没有再听到一声爆炸声。不过,铁蛋一点儿也不急,野狗并不是一种有耐心的动物,它们一会儿就会再发动进攻的。果然,五六分钟后,又是一阵爆炸声,铁蛋这回听出来了,这不是一颗手雷发出的声音,这是三四颗手雷一同扔出去的声意,大得吓人啊。爆炸声一过,铁蛋就听到了一阵阵的鬼子惨叫声,哈哈,看样子野狗得手了,这回它们可是不用吃腐肉了,正宗的新鲜的狗肉啊。

正想得高兴的时候,连长带着一大堆的人赶来了,他们一个个跑得气喘吁吁的,累得快要趴下了,十里的山路啊,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跑到,不简单啊。特别是打头的虎头和大嘴,脸色已经苍白得可怕,随时都有倒下去的可能。铁蛋心中不由得有点儿感动,看得出来,他们是拼了老命才在最短的时间内赶到了。

铁蛋跑到连长的跟前,敬了一个军礼,说到:“连长,让同志们休息一下吧。”

连长睁大的眼睛:“铁蛋,你他妈的还活着,对上了十二个鬼子,我以为我们只能赶来给你收尸了呢。”

“妈的,连长,你干吗咒咱啊,咱不是活得好好的,说这种不吉利的话干吗呢。要不是你是连长,咱今天非得给你掌掌嘴不成,妈的,比大嘴的嘴还要臭呢。”

连长没好气地在铁蛋的头上狠狠地敲了一下:“妈的,铁蛋,你小子也太没有良心了啊,咱们这么多人,拼死拼活的,跑得都快断气了,你他妈的还说这种风凉话。好了,鬼子在那儿啊,你小子怎么这么轻松地呆在这儿休息呢。”

“十二个鬼子,被我干掉了七个,五个受了伤,躲藏在对岸的草丛里了,不过,连长放心,他们跑不掉的,有东西帮我们打鬼子呢。”

连长一点儿也不相信:“妈的,吹什么牛啊你,你打死了七个,打伤了五个,你以为你真的是孙猴子啊。”可是,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对面发生的一幕,差点儿让他惊掉了下巴。一个混身是血的穿着黄色军装的东西,突然间从草丛里跑了出来,一边跑一边不断地朝后看着,一点儿也不在乎对面可能射出的子弹。可是,他跑得再快也没有用,十几条野狗如箭一样的扑了上来,一下子把他扑倒在地下,那冷森森的牙齿朝着他狠狠地咬了下去。连长他们呆得远,隐隐约约只听见一阵阵不象人发出的惨叫声,那个鬼子拼命地在地上翻滚着,用手徒劳地击打着已经吃出火来了的野狗。不一会儿,那个鬼子渐渐地没有了声息。野狗嚎叫着扑了上去,才十几分钟时间,那个鬼子就被撕得七零八落的,根本就看不出来,这东西以前还是一条人模样的狗呢。

一众八路军静静地站在对面,默不作声地看完了这一幕,有些人还禁不住呕吐了起来。只有铁蛋,仍然是笑嘻嘻的样子,来到了连长的面前,伸出手问到:“连长,咱打了这老半天了,打得肚子都饿了啊,有没有吃的东西啊,你们出来,应该带着烤的野猪肉啊。”

连长和其它的八路军战士们象看着怪物一样地看着铁蛋,看完了这一幕生啃活人的景象后,想到的竟然是肚子饿,这家伙真他妈的不是人啊。连长摇了摇头,从怀里掏出了一块干粮来,递给了铁蛋。一看不是野猪肉,铁蛋不高兴地嘟囔了几声,不情愿地抱着那东西吃了起来。

看着吃得兴高采烈的铁蛋,连长的心里不由得一阵阵的发寒,这小子,真要是饿得慌了,他敢把鬼子生撕了烤了吃了,在他的眼里,根本就没有把鬼子当人看啊,那么个大活人的,愣是把他们看成可以烤着吃的猪啊狗啊一类的畜生。他摇了摇头,驱散了这不切实际的看法,问铁蛋:“还有四个鬼子在那儿啊?”

“都在对面的草丛里,估计也该完蛋了,刚才听到了鬼子的惨叫声,好象是活不长了。咱再等等,过一会儿再去看一看,应该能捞到几杆三八大盖。咱们得等到那些野狗吃得高兴了才能进去了,要不然,就算咱们人多,不怕野狗,保不定会被它们咬上一两口的,白吃亏了。”铁蛋边吃边蛮不在乎地说到。

过了一会儿,太阳都升到最高点了,连长这才下令全部的作战人员从隐蔽的地方跑了出来,一个个手拿着枪,十分小心地进入了西岸的草丛。果然,他们在里面找到了四具七零八落的尸体,有些尸体甚至于只剩下了一颗脑袋了。在尸体的旁边,他们找到了五杆枪,以及七颗来不及扔出去的手雷。在河岸边,还弄到了两杆枪和几颗手雷。至于铁蛋所说的有五个鬼子死在河里面了,连长不信,找人去查了一下,果然,在河的下游约一百多米的地方,又找到了四具尸体,以及一具只剩下半载的尸体。一问铁蛋才知道,敢情那手雷是在人家的头上爆炸的,估计上半载尸体早就被炸飞走了。

铁蛋是被八路军们抬回去的,妈的,一个人干掉了七个鬼子,还有五个鬼子也算是被他干掉的,这样的战绩,就连那些打了几年仗的老战士们,也不由得竖起了大拇指。那些仍然呆在营地里的八路军们,在得到了消息后,几乎把铁蛋围了个水泄不通的,七嘴八舌的问个不停。这下子铁蛋可是找到了吹牛的地方了,他不厌其烦地一遍一遍地向战士们说着自己的战斗经过,有时候甚至做了一些加工,把一众的战士们听得一愣一愣的。特别是那些刚刚换上了枪的新战士们,他们看着铁蛋的眼神,就跟他们看着连长的眼神一样,崇拜得不得了了。

不过,一会儿铁蛋就变成了霜打的小树苗了。他兴冲冲地跑到连长那儿,跟连长说,他现在已经打死了二十个鬼子了,比一些老战士还要多呢,得给他换一身军装了,却被连长劈头盖脸的骂了一顿,灰溜溜地回去了:“妈的,你小子倒会讨价还价啊。我问你,你在家里打死的四个鬼子,有没有人证明啊,没有,单单有物证是不行的,这四个不算。还有,前天你砍死的三个鬼子,是不是你抓的啊,不是,那也不算,你顶多算是一个郐子手吧。在草丛里死去的五个鬼子,虽说是你打伤的,可是他们是被野狗咬死的,也不能算啊。算来算去,顶多算你打死了八个鬼子,离老战士们还差得远着呢,等你打死的鬼子够多了,再跟我讨论这问题。”

连长好不容易把铁蛋打发走了,心里却也犯了难了。现在连里就二十八套军装,自己一套,三个排长各一套,九个班长各一套,还有十五个老战士各一套。这些人啊,一个个都是打了很长时间的仗了,每个人杀死的鬼子,都有十几二十个了。可是,按铁蛋的能力,只要他不牺牲,早晚会超过那些老战士的,那时候该怎么办呢?这家伙,可是一个难缠鬼啊,到时候不给他换军装,自己别想有着安生日子过了,还真是头痛呢。

这小子今天真的是立了大功了,不给他一点儿甜头吃,打击了他的积极性了。不过,也不能给他太多的甜头,要不然,这小子的尾巴能撑起天来了。想了想,得了,下午招开一个全连会议,在上面点名表扬他一下也就够了,咱这儿的条件不好,总不能给他发个勋章吧,我也想啊,可是那里弄来的那玩意儿呢。

铁蛋只是不甘心了一阵子,又高兴起来了。虽说连长不承认自己杀死了二十个鬼子,可是战士们承认啊,现在咱在连里的地位,跟那些老战士们也差不多了吧,至少,老王头看在自己吃得多的份上,会给自己一点儿照顾吧。正想得高兴,小虎摇着尾巴来到了他的身边。感受到了主人的心情,小虎撒娇般的用头磨着铁蛋的脚。铁蛋蹲下了身子,搂着小虎,跟它亲热了一会儿,突然间想到,连长说得没错啊,不能算是二十个,最起码有一个是小虎咬死的啊,不能怪连长的。

铁蛋站了起来,正想朝炊事班走去,眼前出现了一个人。这个人陌生得很,铁蛋以前没有见过,只见他的黑黑的脸上,胡子刮得挺干净的,军装也扣得严严实的,这在以前,只有指导员这样穿着的,就连连长,也是一付随随便便的样子。昨天咱们新的指导员好象也是穿得整整齐齐的,可是他一脸的络缌胡子啊。他疑惑地看着那个人:“同志,新来的啊,以前没有见过啊。妈的,连长就是偏心,你刚刚来,就混上了一身的军装了,可是咱打死了十几个鬼子了,还捞不到呢,咱得找连长评评理。”

正说得高兴,屁股上就挨了一脚,虽说是轻轻的,可有损咱铁蛋的威名啊。铁蛋愤怒地转过头来,却一眼看到了陈三河,立马脾气都没有了:“班长,你来了啊,你干吗又踢我啊。”心想,妈的,咱的屁股招谁惹谁了,谁见了就想着踢上一脚。

陈三河回味着踢铁蛋的感觉,妈的,结实得很,踢起来就是舒服:“小子,你他妈的瞎了眼了,连指导员都不认识了?”

铁蛋吃惊地看着眼前的那个穿得干干净净的人,真的,是指导员,原来的一排排长林金枝:“指导员,你的胡子怎么不见了啊,要不是你的脸黑黑的,我愣会把你当成咱们的赵猛指导员了。”

林金枝一脸的严肃:“铁蛋同志,我现在是指导员了,当指导员,就得有指导员的样子,可不能再象以前那样,随随便便的。快点,去吃饭,吃完饭后还得开会呢,我得去准备一下开会的材料呢。”

铁蛋好奇地走到指导员的面前,伸出手在他的额头上摸了一下:“指导员,好好的,没有发烧啊。妈的,你说话不带着几句他妈的,老子啊之类的,咱还真的有点儿不习惯呢。”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