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明末清初 Part 1 第六章 路遇不平

杨销 收藏 0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377/][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377/[/size][/URL]   与梅仙一战,我的棋名迅速窜红重庆。   以前与梅仙下过棋的人,不少都是本地的名人,非富即贵,他们听说我与梅仙苦战半日,最后以微弱劣势惜败,人人都想跟我较量一番。   同这些人下了几盘棋,我总算明白梅仙为什么会有那样厉害的棋力了。   输了就要献身,让这些猪头糟蹋,如果我是梅仙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77/




与梅仙一战,我的棋名迅速窜红重庆。

以前与梅仙下过棋的人,不少都是本地的名人,非富即贵,他们听说我与梅仙苦战半日,最后以微弱劣势惜败,人人都想跟我较量一番。

同这些人下了几盘棋,我总算明白梅仙为什么会有那样厉害的棋力了。

输了就要献身,让这些猪头糟蹋,如果我是梅仙,我的棋艺只怕进展更大。

找我下棋的人多是通过王守正和刘怀卿,开始还是循规蹈矩的下棋,后来就变成赌棋,刘怀卿这家伙不愧商人之子,很有生意头脑,每天都带上几个冤大头来让我宰,简直成了我的经纪人。

不过,我只管下棋,赌注都落到刘怀卿手中,他好象完全忘了我也是人,我也喜欢白花花的银子,除了每天大鱼大肉请我吃饭,其余的全部进了他的腰包。

王守正对我每天沉湎于下棋很是不满,他想让我帮他做媒,为此他和刘怀卿发生冲突,冲突的结果是我搬出王家,由刘怀卿出资,帮我在外面租了间房子。

这期间我又去看过几次梅仙,正如她所说,我现在已不是她对手。她居然能在极短时间内找到克制我的方法,由此可见她在围棋上面的悟性跟天赋,如果生在后世,一定是杨晖芮乃伟那样的大高手,为国争光,万众景仰,但在这个时代,她只是个被人瞧不起的妓女。

梅仙的身世很可怜,她原名叫做眉娘,乃是江淮一带人士,父亲是个读书人,十年寒窗考中进士,分配到安徽某地当县长。大约七八年前,农民军过境,父亲守土有责,将她和母亲托付给师爷护送回乡,不料师爷半道上起了歹心,竟然卷了财物不告而别,母女二人无所依靠,只得一路乞讨又回到县城。适逢农民军破城,县长父亲被农民军处死,她和母亲则被农民军带走──农民军喜欢她母亲,但又怕她寻死,便把女儿捎上作为要挟。但母亲毕竟是受过封建教育的女人,老公死了,自己又落到杀夫仇人手里,当时她只怕掐死女儿的心都有,又怎会被女儿所羁绊?终究还是投井而亡,留下小眉娘孤苦伶仃,慢慢在贼窝里长大。

大概在三年前,农民军被官军剿灭,眉娘和其他农民军的家眷一起落入官军的手里。无巧不巧,接收她们的军官竟是当年父亲衙门里的一个衙役,眉娘记得,此人与奸商勾结盗卖公粮,罪当处斩,他的妻子和老娘哭哭啼啼跑来哀求母亲,再由母亲说服父亲,终于留下一条性命。父母本意是想做善事,没想到竟给女儿留下祸患。此人念恶不念善,竟转手将她卖入青楼,先在武昌一带卖笑,后来辗转来到重庆。

“你的老家还有什么亲人吗?”我听完梅仙的故事,心里很不好受。

“离家太久,记不清了。”梅仙苦笑着摇头,“我离开家乡的时候还不到十岁,后来又被流贼裹胁到处跑,受的惊吓太多,好多事情都忘了。”

我心里默算一下,就算她十岁离家,过了七八年,今年不过十七八岁,但她面貌成熟,眉眼间饱含风霜,看起来竟跟洪春雷差不多年纪,显然经历了太多的苦难,本来我对她还有非份之想,现在已完全换成一片怜惜之心。

不过我是个穷人,也不能给她什么,只是有空过去看看她,陪她下下棋,聊聊天,仅此而已。

自从我在城里安下身,便打发王二猴自回温泉寨,告诉洪春雷他们不用担心我,我在城里过得很好。另外,我也准备实地考察一下市场,看看有什么发财的买卖适合我们经营。

我首先想到的是当作家出书,我把手机里的几套书翻出来过滤一下,历史方面,《中国人史纲》肯定不行,观点太反动,皇帝没一个好东西,就连秦皇汉武、唐宗宋祖这些名君也被鸡蛋里挑出一大堆骨头;此外还跟儒家过不去,把中国人的懦弱和中国近现代的落后全部归咎于儒家,这样的书莫说出版,只要拿出来一现眼,不是被警察抓去开刀问斩就是被读书人抓去装猪笼沉江。

其他的《行走在宋代城市》《刀锋上的文明,两宋辽金另类史》《华丽血时代,两晋南北另类史》,还有老外写的一本《君王论》,这些书下了回来就一直没动,恶补历史时看了看,看得头晕眼花,至今觉得味同嚼蜡,估计古人的胃口也无法消化。稍好一点的只有《煮酒品三国》,但通篇现代大白话,如要出版,翻译的工作量相当巨大。

接下来就是我喜欢的YY玄幻了,《紫川》《狂神》《异时空抗日》……以古人的智慧他们接受这些东东吗?还有校园现代,《金融皇帝的三宫六院》《你们都是我的妞》……我现在非常怀疑我的眼光,怎么尽下些这种浪费内存的玩艺?还好有一套金庸的《鹿鼎记》,勉强可以为我带来金钱与名气……可是我的天,现在是明朝!

不过,《鹿鼎记》让我脑筋开了窍,金大爷明朝以前的武侠应该都可以大卖,除了丑化我大明开国太祖皇帝的《倚天屠龙》;这下发财了,我把刘怀卿找来,告诉他我的宏伟计划,刘怀卿眯着眼睛听了半天,最后说他听不懂,叫我先拿出部分章节给他看。我熬了一个通宵,写了《射雕》《神雕》部分精彩片段,又详细叙述了九阴真经、九阳神功、独孤九剑、六脉神剑等等令人遐想连翩、血脉贲张的超级武功。第二天,稿子交到刘怀卿手中,刘怀卿看得还算耐心,只是眉头直皱,令我感到大事不妙。果然,他说了,你这些文字太深奥,逻辑太混乱,女的比男的强,老的比少的狠,拿刀的打不过空手的,好人斗不过残疾人;还有纸扇可以挡钢刀,瞎子可以闯江湖,你当读者是白痴吗?至于内力、点穴什么的,这是什么玩艺?最后,刘怀卿诚恳地劝导我,不要胡思乱想,还是定下心来当棋王,这是一份很有前途的工作。

我怀疑刘怀卿不愿让我改行、失去我这棵摇钱树,也怀疑他的眼光不行,我拿了书稿又去找王守正。跟刘怀卿一样,王守正走马观花的翻了翻,就把这些影响了后世几代人的东东扔过一边,他说你要当作家可以写写言情,什么金瓶梅、后庭花之类,让人一看就想××。我遗憾地闭上因熬夜而布满血丝的眼。我不是没想过黄色淫秽,那是我的精神食粮,我的手机至今存了几套A书,但是现代跟古代的差距太大,古代××是吟诗作对,现代就是“啊、啊”,要不就是省略号,这玩艺哪个古人看得懂?

我的作家梦算是做到头了,不过还好我还有一份职业。托我会下棋的福,我现在已经进入重庆上流社会。重庆知府──也就是重庆市长王行俭,此人是个老棋迷,据说就是因为他,妓女棋手梅仙才能有后台卖艺不卖身。这位王市长除了下棋也精通做官之道,前两年农民军闹得厉害,兵部尚书(应该是国防部长吧)杨嗣昌制定“四正六隅,十面张网”的战略,并亲自前往各地剿匪第一线视察工作。王市长动用民工鲜花开道,又把全城的叫花子武装起来,每天上城墙站岗,杨部长坐在船上远远一望,直夸王市长是个好同志。事后有人弹劾王市长搞面子工程,王市长抚须一笑:老子又没花老百姓的钱。确实,那些钱不是收税收的,就是他跟别人下围棋赢的,关老百姓什么事?

后世有所谓业务麻将(行贿方故意输钱给受贿方),当时已有业务围棋,经常排着队与王市长下棋的,除了各衙门的公务员,就是本地外地的一些商人。当然,能与市长大人来往的都不是一般的商人,他们中间有纺织大王,货运大王,制造业大王,其中有个煤炭大王是我的熟人,巴县鱼腹镇秀才徐春的亲叔叔,徐寿。

我一直以为煤炭业是现代才有的行业,经与徐寿一席长谈,才知煤炭在中国很早就得到利用,宋代已经形成正式行业,到了明代,现代的几大煤都如山西、河南、山东、陕西等,都已得到开发,其他如南方的江西、安徽、云南、四川等地的煤炭也已经进入市场。我隐约感到发现了什么商机,回去想了一晚上,终于想出来了。

听傅天钧讲过,蒸汽机的应用,最早好象就是煤矿,矿主用它来排除矿井积水。在瓦特蒸汽机之前,欧洲已有其他人发明了蒸汽机,虽然不如瓦特蒸汽机效率高,但制作简单,当时已经得到应用。我问徐寿有没有兴趣买一台蒸汽机来抽水,徐寿开始没兴趣,但是听我讲述了蒸汽机的工作原理,他就表示要买一台。我赶紧将信息反馈回温泉寨,过了两天,傅天钧和洪春雷来了,经过讨价还价,我们以五百两银子接下这笔业务。

首笔业务成交,我们都很兴奋,洪春雷非常精明,跟着就打听徐家煤矿的具体位置,然后就问我本地还有没有其他没有开采的煤矿。傅天钧听出她想当煤老板,就劝她说我们人地生疏,最好动静不要太大,免得引起地方注意,惹祸上身。

不过,就这样放弃发财机会也不是我们的性格。

徐家煤矿在今天的重庆钢铁厂、我们简称为重钢的附近,当然规模很小,从业人员不到千人,但在古代已经算不错了。其实重钢这个地方,顾名思义是出产铁矿石,只是在它北面十几里的位置,有一处矿脉,后世称之为中梁山煤矿,徐寿的煤窑就开在这条矿脉之上。

除此之外,据我所知的矿藏还有綦江煤矿、天府煤矿,前者距离较远,位于主城区西南百多公里的深山之中,天府煤矿却在北碚附近,且有嘉陵江水运之便,只是不知有没有被人开发。

我们拟定了一个方案,由我们提供矿源,徐寿出资金出设备,共同开发,利益均分。徐寿看了我们的方案没有明确表态,只笑笑说现在世道不靖,北方又是天灾又是人祸的,不好过分扩大生产规模。我们以为他说的是实情,不料过得两天,他竟然托人来为傅天钧说媒,说有一个侄女想招傅天钧为婿。

这下奸商嘴脸大暴露,我们都认为他是想从内部分化我们,以期捞取最大利益。心里有底之后,我们也不急着与他摊牌,决定由我先去一趟北碚,实地考察一番再说下文。


我雇了一条小船沿嘉陵江北上。

这时已是早春,但嘉陵江水仍然很浅,特别是在沙洲坪──也就是今天的沙坪坝一带,水宽仅有几十米,有些地方水浅不能行,只能由船工下水推船而行。数年以后,也是这个季节,张献忠领兵从川北顺江而下来犯重庆,我和洪春雷横江筑起堡垒群,将张献忠的船队牢牢钉死在这片水域,北碚和多功城的民军也从敌人侧后赶来助战,张献忠大败,川东从此成为我们的天下。

中午的阳光很温暖,虽然舱外的江风有些刺骨,我还是坐在船头晒太阳。

远处传来急促的马蹄声,一匹极为神骏的黑马带着它的主人出现在北岸。这应该不是本地马,因为在它的身后陆续出现几匹小个头川马,跟它一比,就象狮子之于豺狼;雄狮被群狼追逐,在江边左冲右突,企图寻找水浅的地方过江,但是豺狼却紧咬着它不放;黑马被追急了,不管深浅跃入水中,江水立刻漫过了马背,川马上的骑者犹豫了一下,其中一个取下弓箭,又抽出一支长箭搭在弦上,弓开如满月,嗖地射向黑马背上的骑者。

这是我第一次目睹古代的冷兵器厮杀,虽然只是射箭,虽然目标不是我,我的手心还是渗出了汗。

我悄悄掏出手枪,打开保险,推弹上膛。

应该说川马上的射手是个神箭手,他射了三箭,前两箭被黑马背上的骑者挥鞭打落,第三箭却改射黑马,一箭正中黑马的屁股,痛得黑马嘶鸣一声,猛地一窜,马上骑者顿时落水!

这时岸边的几人已找到水浅的地方,五六个渡江去追黑马,那名神箭手却继续驻马岸边,弯弓搭箭,射那落水骑者。骑者肩头中箭,在水中一沉一浮,拼命向我乘坐的小船游来。

“船家,救我……!”声音惶急,但很清亮,似乎是个女生。

船家不敢招惹是非,木然望着在水中挣扎的女生。我赶紧拿起竹篙递出去,女生一把抓住竹篙,在我的帮助下湿漉漉爬上小船。

“你是什么人,他们为什么追杀你?”虽然眼前的女生身材模样都不错,不过我没心思动歪脑筋。岸边那个神箭手已经策马过来,必需先弄清楚对方身份。

“我不是坏人,也不认识那些追我的人,”女生上气不接下气地说,“他们追我,是想要我的马!”

我的天,这还是大明朝的中国吗?为了一匹马就杀人,还有没有王法?!

“那是多功城的马二郎,他们是这样的……”船家小声嘀咕。看来这个马二郎是当地的一霸。

“船家,把船撑过来!”

随着马二郎的吆喝,一支羽箭钉在小船的桅杆上,格格作响。这个马二郎的箭法还真不是一般的厉害。

小船缓缓移向岸边。小女生脸色惨白,盘膝坐在船舱,两手紧紧握住一口短剑。就这一瞬间,我已决定帮她。

马二郎是个面色冷峻的青年,黑黝黝的皮肤,酱紫色的脸膛,看不出多大年纪;五短身材,骑在矮小的川马上,更显得短小精悍。

我缓缓举起手枪,枪口对准马二郎。

船越来越近岸边,十米,八米,五米……

马二郎弯弓搭箭,严阵以待。

我不想杀人,我双手握枪,枪口透过船舱的缝隙,瞄准马二郎的手臂……

“砰!”

船身一震,一片灰尘从舱顶落下,迷住我的眼睛。等我再睁开眼时,马二郎依然保持原来的姿势,呆呆地望着小船。

怎么回事,居然没有打中?

我看了看手枪,确定它没有问题,心慌意乱再次瞄准。这时,马二郎忽然怪叫一声,丢下弓箭,左手捂住右臂,双腿一夹马腹,川马迈开四蹄,落荒而逃。

我总算松了口气。身边有东西跌倒的声音,转头一看,小女生倒在甲板上已经昏迷过去。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现代战争即时战略:有坦克 有航母 有战机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