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刺 第一章 新兵蛋子 第9节 出现逃兵

韭菜煎鸡蛋 收藏 12 2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341/][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341/[/size][/URL] 第9节 出现逃兵 夜,静悄悄的,一排排整齐的营房内,训练了一天的战士们已经进入了梦乡,白天的训练量实在太大了,如果不是这一两个月以来,他们意志不断的接受考验、锤练,估计很难坚持下来。 9班的训练量已经达到了一种令人恐惧的地步,每天的体能训练都是由周桂联亲自来指挥实施,每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41/


第9节 出现逃兵


夜,静悄悄的,一排排整齐的营房内,训练了一天的战士们已经进入了梦乡,白天的训练量实在太大了,如果不是这一两个月以来,他们意志不断的接受考验、锤练,估计很难坚持下来。

9班的训练量已经达到了一种令人恐惧的地步,每天的体能训练都是由周桂联亲自来指挥实施,每天晚上9点半,当一排二排的战士们已经洗漱完毕准备上床睡觉的时候,三排的战士才刚刚结束长达将近2个小时的体能训练。而对于9班来说,这时候才是一个开始,他们的训练一直会持续到晚上11点才结束,风雨无阻,9班的训练量都已经是其他新兵的好几倍了,所以这时连杨天照,范子信这对练武9年的人,都已经累趴下了,洪明等人更不用提,洪明甚至有种在透支生命的感觉,他洪家的大少爷,从以前的纸醉金迷的生活,到现在这种魔鬼般的生活,想想都让人觉得不可思议,但是现在,他连想的时间都没有了,他实在困了,现在的情况是,9班的几个家伙,只要一躺到床上,10秒钟之内,就会进入梦乡。

山里的气温格外的低,更何况已经是冬季,虽然在屋里,但温度也是非常低的,单单的一床被子,已经不足以帮助他们抵御寒冷了,于是他们又在被子上压了一件厚厚的军用大衣。

此时的俞伟,穿着一条短裤,精赤着上身,正趴在地上做着俯卧撑,做了多少个,已经记不清楚了,他只记得11点钟参加9班的特殊训练结束以后,他就开始不停的做着,现在已经快1个小时了,一滴滴的汗水从他那突起的肌肉上冒出来,越积越多,然后汇聚成一道水流,滑下身体,滴在地上,渐渐的地上已经可以看出一个淡淡的人形。此刻俞伟的大脑里正想着那美丽的学校,一身洁白的艳,正与他手拉着手漫步在操场的跑道上……

“滴滴滴滴……”一声声急促的哨子声,在这寂静的夜里显得格外的刺耳,这简短的哨声打断了俞伟的思绪,也打断了战士们的好梦。条件反射般,俞伟拉过旁边的毛巾,擦干身上的汗水,迅速的穿上军装,三横两竖的将被子打成背包,各样物件一件件有条不紊的穿戴在身上,其他的人也立即脱离了温暖的被窝,迅速的做着同样的事情,不同的是,有些人边打背包还边骂着,“哪个王八蛋吹的紧急集合,这他妈还让不让人活啊,白天累个半死,晚上觉都不让睡好”。

紧急集合对于这些新兵们来说,已经很熟悉了,最近已经吹过不少次了,每次按规定都要在三分钟之内穿着好衣物,打好背包,佩带上指定的物品到指定地点集合,这是部队应付突发事件的一种集合方法,这种迅速集合的方法使部队能在最短的时间内形成部斗力。

操场上一个个矫健的身影迅速站到队伍中,然后互相整理着装,扯紧背包,这都是几次下来形成的经验,前几次集合的时候,大家都比较生疏,结果出去跑了5公里回来,那路上掉的鞋子、茶缸、毛巾,被子等等多得不得了,不过几次下来,大家都有经验了,在到达队列以后,利用点名前最短的时间内互相整理一下,这样在接下来的训练中,就能有效的减少丢失东西的可能。

徐平看着秒表,2分58,2分59,3分整的时候下达了命令“值班员整队”,“各排整队”“各班整队”“向右看-齐,向前-看……”一时间操场上的命令此起彼伏,“报告连长全连集合完毕,应到148人,时到148人,请指示,三排长周桂联”值班排长周桂联正在向连长作着汇报。

徐平满意的点点头,3分钟,全部都集合完毕,这让他很满意,“全连解散”。这次的命令让下面的新兵很惊讶,以前每次都是跑个5公里回来再解散,这次直接就解散了。但他们也管不了这么多了,解散了,就赶快回去睡觉吧,实在太困了,说不定今天连长大发善心呢。

15分钟后,当战士们刚刚进入梦乡的时候,滴滴滴滴的紧急集合哨声,再一次响起了,这次的集合让每个人都痛恨起了刚才在他们嘴里还是一个好连长的徐平。

今晚的恶梦终于开始了,这次的集合是5公里,洪明双手紧扣背包带,边跑嘴里边骂着“我操,才睡了个把小时,又要起来跑5公里,这还让不让人活啊!”无精打采的战士们,一路摇摇晃晃,东倒西歪的坚持着,一个二排的战士正抱着被子在跑,嘴里呼呼的呼吸声显得急促而又疲惫。

三更半夜,黑漆漆的一片,在这种黑黑的情况下,他摸索着从床上爬起,按照记忆中的摆放位置穿好衣服打起背包,但是事实证明,暗箱操作还确实存在不少的风险,至少目前来说,他是倒楣到家了,背包没打紧,跑着跑着被子散了开了,没法,只好抱着继续跑吧,忍着牙争取不掉队吧,至于刚才绑在背包上的鞋子,黑暗中,已经不知道掉到哪里去,“唉,等天亮了再来找吧!”这个战士心里头想着。

新兵八连的战士们一个个咬着牙跑完了5公里,徐平看着手中的表,40分钟,由于天黑,部队的速度不是很快,一趟下来,时间还真够长的,各班排长看着已经到达固定位置的战士,整起了队伍。全连集合完毕后,徐平下达了解散的命令,“解散”命令一下,战士们便如同疯狗一般的冲向宿舍,一头扎倒在床上呼呼大睡了起来。

这次的间隔是半个小时,当这些可怜的家伙被哨声再次吵醒的时候,连一向不说话的俞伟都恨恨的骂了一句“操,到底烦不烦”集合他倒不怕,只是每次回想起和孙艳的点点滴滴的时候,老被这该死的哨声打断,实在有点气愤。

然后他看到了11双眼睛,一个个带着一脸的惊恐盯着他,张景新也不例外,没有人会想到,平时一声不吭的俞伟突然间会冒出一句脏话,一句很脏的脏话。然后他们骂起了无辜的周桂联,“他妈的周桂联,这么一个好好的兵,就这样被他带坏了……”。

噩梦还在继续,哨声响个不停,当第4次哨音响起的时候,没有人再骂了,都麻木了,今晚上他们已经绝望了,一向给人感觉很温文尔雅的连长徐平今天终于发威了,徐平那始终保持着淡淡的微笑的脸此刻在这些新兵们的心里是多么的面目可憎,三排的战士此刻已经将徐平归到周桂联一类去了,没想到啊,平时和和气气的连长也是个变态分子,更没想到的是,这个少校的代连长尽然把自己隐藏的这么好,要不是今天他这一发威,还真让他骗过去了。不过徐平这一发威,底下的兵就真的惨了。

当他们第4次集合完回来以后,现在已经没有人敢铺开被子睡觉了,所有的人直接坐在地上,靠着墙睡了起来,没有人敢保证呆会还会不会吹紧急集合,虽然地板上冰冷冰冷的,但他们一靠上去就睡着了,太累了,眼皮子都睁不开了。

哨声再一次的响了起来,当一个人在疲劳到极点的情况下睡觉,被连续5次弄醒的时候,估计这个人肯定快疯掉了,现在全连的人都已经快疯掉了。

新兵七连和新兵六连的班长士兵也被吵醒了,由于隔的不远,他们能听见淡淡的哨子声音,一个高大的一级士官带着一双恐惧的眼睛看着他们排长,心里一阵颤抖,对新兵八连的每个战友表示深深的同情,也暗自庆幸自己不在那个令人恐怖的连队。

新兵七连的连长,望着边上裹着一件厚大衣的六连长,意味深长的说了一句,“我们之所以比不上他,就是因为没有他的魄力”。

然而让人意想不到的第六次第七次哨音,依旧定时的响起,此刻天已经蒙蒙亮了,一个个眯着眼睛站在队列里几乎练成站着睡着绝技的士兵们听着从连长嘴角蹦出的“带出去,5公里,然后原地集合”这个命令,所有人绝望了,彻底的绝望了,连周桂联这个以凶狠带兵著称的排长此刻也恐惧了……

这次的长跑带来的打击是毁灭性的,一路上东倒西歪的身影到处都是,地上的鞋子、大衣、毛巾、茶杯掉的到处都是,这也不能怪这些新兵了,一晚七次啊,还有一次5公里,何况白天的训练还那么辛苦,虽然他们一直就靠着墙根睡着,被包都没有解开,但几次下来,经过磨啊弄的,已经松掉了。

此刻的训练已经超出了体力训练的范围,直接考验着每一个人的意志力。而此时三排的士兵,体现出了他们的价值,9班的战士每人都拉着一个人在跑,每个人的身上都背着2~3个背包,俞伟更是解开了背包绑在胸前,直接将一个瘫倒在地上的战友背了起来,一排和二排的那些战士,一个个带着敬佩的眼光看着三排的这些战友,同时间入伍,一个多月下来,差距明显的拉大了,平时暗自庆幸没有分在三排的人此刻真希望自己也是三排的兵,没有人希望自己被人看不起,也没有人希望自己是弱者,但此刻事实却摆在面前,差距摆在这里,其他二个排跟三排的差距太大了。

看着一个拉一个,甚至几个背着战友跑回来的三排战士,周桂联站在队伍前面感到很欣慰,前面的功夫没有白费,虽然三班的训练量要比一排二排大的多,但到了这个时刻也体现出来了那大的多的训练量所带来的成果,特别是9班的那几个人,一个个依旧很坚挺,周桂联甚至相信,就算此刻让他们几个再去跑个五公里回来,估计也没啥大的问题。同样的一批兵,在1个多月的调教下,从今天的变态一般的训练中,让徐平等人看到了差距,非常大的差距,各方面都高出一排二排战士一大截的三排士兵,此刻显得多么的自豪。徐平也向周桂联投来赞赏的眼光。

而此刻二排长却阴沉着脸向连长报告“报告连长,二排集合完毕,应到49人,时到48人,一人不明去向”听到这个消息的徐平大吃一惊。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