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美国东岸游记

tiantianzaici 收藏 48 626
导读:[color=#2248DD]圣诞节前疯狂加班换来了圣诞长假,于是下决心到美东一游。因为害怕随时可能袭来的风雪,选择了一个既可玩又不累的途径:跟旅游团游美东。 第一天的目的地是New York,途经Corning时停留了约一个小时参观不碎玻璃中心,因为不懂玻璃工艺,也缺乏光学理论熏陶,注意力自然注于那些五颜六色形态各异的玻璃产品,其中最为惊叹的当数那道“玻璃幕墙”了。一个一人多高的凹镜立在前方,在人与镜间可以看到一个不知边缘何在的透明的幕墙,人按照地上标有距离的脚印位置慢慢往前走,从镜子里看到自己的倒

圣诞节前疯狂加班换来了圣诞长假,于是下决心到美东一游。因为害怕随时可能袭来的风雪,选择了一个既可玩又不累的途径:跟旅游团游美东。


第一天的目的地是New York,途经Corning时停留了约一个小时参观不碎玻璃中心,因为不懂玻璃工艺,也缺乏光学理论熏陶,注意力自然注于那些五颜六色形态各异的玻璃产品,其中最为惊叹的当数那道“玻璃幕墙”了。一个一人多高的凹镜立在前方,在人与镜间可以看到一个不知边缘何在的透明的幕墙,人按照地上标有距离的脚印位置慢慢往前走,从镜子里看到自己的倒影悬挂在镜子的上方,随着前行拉近了人与镜的距离,人也开始穿越那道幕墙,在幕墙的另一端,镜子里的人像由倒悬在上方转而正立地面了。而我不解的是:过去看到过的凹镜令人物变形,谓之哈哈镜,而这里有放大的痕迹却没有丝毫变形……


Corning 的玻璃和瓷器在北美的身份和地位犹如景德镇瓷器在中国的地位。康宁餐具独一无二的三层“强化”玻璃结构,相比普通玻璃或陶瓷器皿,能承受更强的外力撞击,甚至永不龟裂。此外,还有把玻璃材质的透明锅干烧3分钟使之滚烫,再浸入冰水中而毫发无损的演示。除了那些美丽的玻璃制品和瓷器外,Corning还有一些独特的产品,如:在70年代初,Corning发明了玻璃的新用途——光纤,其传输耗损只有每公里20分贝,以及在全球销量过半的液晶电视用玻璃基板。


Corning的玻璃器皿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第二天来到了闻名的New York,重点自然是Manhattan,这里的景点不外乎自由女神像,帝国大厦,华尔街,还有世贸中心遗址等等等等,外加联合国驻地呀什么的,就不一一赘述了,只想谈谈对New York的一点印象。说真的,不大喜欢这个城市,乱挤这几个字把我的感觉都概括于此了。先说这个乱吧,我觉得道路规划挺乱的,单行线太多,外加只能右转不能左转呀等等限制,去一个地方看着就在眼前了,可非得绕几个大圈才能抵达目的地,行人也不看交通灯过街,逮到一个空就闯。再就是挤,下班的高峰才开始,路上就挤满了车子,通行速度很慢,外加绕呀绕的,满目都是车,感觉就像是全世界的车都跑到了那个城市似的。


纽约街头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New York是美国最大的城市,也是世界最著名的城市之一,是国际经济,金融,艺术,传媒之都,其别称为The Big Apple。说实话,这个城市虽然美丽与肮脏共存,可依然充满了魅力,抄来一段文字用来描述这个城市让人可见一斑:


“一进纽约城,就会忍不住想钱。第五大道车水马龙,全世界最顶级的名牌都挤在这里,大减价的时候,连英国女皇也会开了飞机专门来血拼。往上城走,有豪华得出乎想象的大宅子,里面的灯光象黄金一样晃眼,拉门的黑人穿着一丝不苟的制服,举止优雅。用不着看见住在里面的人,就可以扎实地想到主人价值天文数字的身家。再往上走,到了黑人区,看到的房子是没有窗子的,看到的人是没有工作的,听到的故事是杀人抢劫、单亲妈妈、吸毒放火,所有的故事都是一个主题:“都是没钱惹的祸!”纽约就这样身体力行地告诉你,有钱真好,没钱真惨。


于是你说,“纽约是个拜金的城市”,话音刚落,一转头却看见了格林威治村。那里的老房子有百年以上的历史,绿色的长春藤爬满了一面面红色的砖墙,空气里有浓郁的树叶和阳光交织蒸发的味道。曾经有一帮无心赚钱的穷艺术家们,整天晃在这里老旧的街道上,在敞开的木窗子前写作,在窄街角上幽暗的咖啡店里展出不为卖钱而作的画。渐渐地,这地方出了名,渐渐地,这里变成了旅游区,傻乎乎地围满了各地来的游客。于是,艺术家们搬到了更穷的苏荷区去开辟自己的新天地,等到苏荷区的房价涨了,咖啡贵了,他们又撤退到东村,一个没有富人气氛肃杀的地方。这一路上,你可以看到钱和艺术怎么开战,钱要买,艺术不卖,钱一定要买,艺术转身就走。在物欲横流的纽约,美元原来也不是万能的。这下,你有点不明白了,纽约,到底是什么?继续看,一路看下去,越看越糊涂。曼哈顿炫目的玻璃钢筋摩天楼群中,夹着一块绿得象桌球布的中央公园;华尔街、百老汇衣冠楚楚的繁华背后就是四十二街色情的骚乱;闹市区里车快得吓死人,行人也不理会红绿灯,还有送外卖的破自行车,在车流与人流之间横冲直撞……再去看一眼纽约地铁,墙上到处是胡涂乱抹,扑鼻一股尿臊味,钢梁上滴着锈水,轨道间腌着死老鼠,活脱脱一个杀人越货的绝佳场所。但是,这个脏兮兮乱糟糟的钢铁怪物却是全世界运载效率最高的一个公共交通系统:25条线路、468个车站、几乎覆盖市区每个角落、票价便宜、准点守时。


看得多了,你渐渐明白,为什么刚到纽约,人们总喜欢说:“发生任何事情你都不必惊奇,因为这是纽约。”纽约,象一个光怪陆离的博物馆,最现代与最古老的、最文明与最愚昧的、最高尚与最丑恶的、最繁华与最荒凉的、最富有与最贫困的,最时髦与最守旧的……一切现代物质与精神的产物,都在这里肆意展示它们极端的形态。在纽约生活,需要充分发挥你的想象力,训练你的适应性,培养你的包容度。


所以,对纽约的感觉无法用单纯的喜欢或者不喜欢来形容。你可以厌恶它,却无法不地被它吸引,它的美和丑,它的丰富和单调,它过分张扬的自由和过分警觉的谨慎。时而衰老得象一个走不动路的老人,时而又焕发出毛头小伙的活力;时而残酷得像一部绞肉的机器,时而又温情得象老祖母的微笑;时而像春花般娇艳欲滴,时而又透出秋叶的索寞……什么都像,又什么都不像;什么都是,又什么都不是。所有的喜怒哀乐,酸甜苦辣,荣辱兴衰,都在同一个时间空间里百态俱陈、百味兼备。也许,这就是纽约的魅力所在”。


曼哈顿一角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下一个站点是Washington DC,这是美国政治和文化中心。我对Washington DC的印象很好,毕竟是首都,加之全市的建筑物高度均不超过华盛顿纪念碑,市中心最高的建筑国会大厦也不过八层楼,所以视野开阔,再之,全城几乎没有工业区,环境显得非常整洁。这里的参观地点主要是白宫,国会大厦,林肯纪念堂,华盛顿纪念碑,和众多的博物馆展览馆。国会山是这座城市的中心,其街道成放射状分布,东西向的街道以英文字母顺序命名,南北向街道以阿拉伯数字命名,斜向街名则出于最初美国的13个州的州名。


华盛顿街头雕塑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我以为Washington DC有三多:雕塑多,柱子多,公园多。我所指的公园是依多伦多惯例而定,一片绿地皆可称为公园,而华府城内众多大片绿地,故而谓之公园多,由此可见其视野之开阔。而柱子多指得是市内建筑物多有柱子作为装饰,以圆形状的柱子居多,少数地方为方形柱,这些高低粗细不同式样各异的柱子环绕于屹立于建筑物前方或周围,给那些以规规矩矩地矩形为主的建筑增添了几许庄严肃穆。街道边公园里建筑群间楼馆空地上以及建筑物的窗楣上都可以见到栩栩如生形象各异或古或今的雕塑和雕塑群,给这座城市的浓厚政治色彩中添抹了暖暖的春意和一张一弛的和谐。


华盛顿自然博物馆展品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美东游大概不能不游美东著名的赌城Atlantic City,我对赌一窍不通也没什么兴趣,吸引我的是窗外低声吟唱的大海。我不知道海与海有什么区别,想来都是又咸又涩的液体。曾经在太平洋畔漫步过,现在来到了大西洋边,耳边似曾相识的涛声拍打着沙滩,眼前欢快的波涛一浪推着一浪……清晨我独自来到沙滩上,只有海浪和几只海鸥相伴,我静静地聍听海的述说,默默地整理我的思绪。那曾经的早已被埋葬了的梦想又顽固地钻了出来,给我带来了深深的刺痛,我不由得大声对自己说,抱着陈旧而不切实际的梦想只会束缚住自己的身心,让自己动弹不得也挣扎不了。人生在世很难事事遂愿,理想和梦想只能作为一个目标而不是目的,所以我们要随时调整校正。


浪里晨光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突然在阳光的照射下,前方的波涛似乎抛下了一串串闪烁的小球在沙滩上滚动,那些小球像一颗颗硕大的珍珠被海浪推向沙滩深处,当海水退却时,又紧紧追随而去……那是什么东西?我往前紧走几步,就看到珠子朝我滚滚而来,原来是一群小鸟在逐浪。那是些约有小馒头大的小鸟,雪白的肚腹灰褐色的翅膀,尖尖的略长的尖嘴,脚趾间没有蹼连接,它们兴许在啄食海浪遗留在沙滩上的美食,当海浪再次卷来时,它们避其锋芒而退回高地,当海浪退去时它们追随而去。我不知道它们的名字,就叫它们做弄潮鸟。有意思的是,我随着它们的足迹沿着海岸游荡,想看看它们的脚印以便知道是否有蹼,可海浪似乎看破了我的心思,急急地抹平了鸟儿的痕迹,迫使我追出了百多米才找到了一个由于海力所不及冲刷去的痕迹。鸟与浪的嬉戏,打破了海边的宁静,它们不停留地急急忙忙地从前方远处一群群地奔来,最逐着浪涛从我的身边跑过,赶往更远的地方……这是个人类社会的缩印,我们也同样在不停步地赶路,奔来赶往,潮流在逼迫着我们催促着我们逗引着我们往前往前……


弄潮鸟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费城(Philadelphia)是美国的故都,这里有美国最具自由象征的两件历史古迹:自由钟和独立厅。这是座安静的城市,没有纽约的喧嚣没有华盛顿的严肃。在这里参观自由钟时遇到了在整个美东境内最严格的安全检查,有种恨不得人们都裸身而入的感觉。还好,奔忙的旅游结束了,我们直奔加拿大的国门而来,再不需要穿越戒备森严的安全门,也不需要胆战心惊的夹紧随身的小包,更不需要充耳闻听急促的警笛和目送一辆接一辆呼啸闪烁而去的警车同时在心中祈祷好人平安。


费城钟楼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虽然走马看花地游了几个城市,虽然见到的只是冰山一角,眼见为实的我亲睹了美国的热闹美国的繁华美国的戒备美国的警惕,世贸中心遗留的深坑向人们发出了一个个惊叹号,这是人类的灾难也是无声的警钟,和平为我们所共向往,而为了和平所付出的努力却那么艰辛!

本文内容于 2007-6-16 5:44:10 被tiantianzaici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