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夜救兵 妙手不为平日用 定杀俘虏(1)

彭宁辉 收藏 4 4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22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226/[/size][/URL] [内容简介] 喘着粗气,刘亚军有些平静,向着胡老四:“胡连长,我军不杀俘虏,是纪律!交给贵军吧!” “哦!”胡老四看了何冬一眼,从腰间拔枪:“我26团好像没这个纪律。” 打头!打胸! 毛瑟枪响8声,血肉飞溅,何冬的衣服上也有飞落。 胡老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26/


巩式手榴弹在空中飞舞翻腾,掷出这颗手榴弹的人生命已经时间无多。


一连串的机枪子弹送入他的胸间,打得他身体抽搐,歪倒在距离岗楼20多米的沙土地上。


手榴弹继续飞行,在岗楼鬼子机枪射手惊恐的眼神中,铁质弹体一头砸在内壁上,接着木柄一头掉落在防守据点楼梯那个鬼子的背上,打得他一惊,转头再看,一堆子弹旁,一颗跳动的手榴弹!火焰爆炸就要开始!


情急之下,这个鬼子抛了手中的三八步枪,抓起身旁尿骚味十足得尿桶套在头上。


鬼子机枪手什么也没有顾,撤手抛了机枪,双手撑住护墙,没命地望10多米高的岗楼上跃出……


看着段义气面色痛苦地倒下,手里握着机枪的刘亚军大吼:呀——


大青马还在地上抽动四蹄,而刚才的骑者已经离开这个世界。


爆炸开始,震耳欲聋。炸得子弹乱飞,有些子弹被引发,在不大的空间内乱飞。


手榴弹弹片,嵌入敌人的身体,一阵惨叫。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带队狙援120师侦察参谋薛平根本没时间顾及身旁的国军机枪手需要自己的帮助——他根本没想扮演一个机枪副射手的角色。


手指扣动扳机,自己从来没用过的MP18冲锋枪一串子弹就打了出去!


日他娘,居然没有一个鬼子应声倒下!


再扣住扳机不放,好像打倒了敌人!


再扣扳机,弹匣打光!没子弹了!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啊~不应该,不应该!我为什么就要怀疑贵军将士的英勇呢?”上官云湘有些歉意,长夜不眠的倦意对他有几分袭扰,国军上校欲中止这场永远不可能有结果的辩论,转个话题:“平型关大捷,那是贵军出征第一仗,打得漂亮!不过,也听说贵军为了抓俘虏,自身也有不必要的牺牲?”


赵春山努嘴:“陈教导员当年在115师,参加了,问他吧。”


迎着上官云湘询问的眼光,陈楚风望着大门,说:“那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当时,战斗已经基本结束,一个鬼子枪弹已经放完,看我四面冲锋上来的战士抱枪滚入了汽车下面,我当时是班长,才当,连手下战士的名字都没记不全,我班一个四川兵,拎枪探身往汽车下面喊说老乡缴枪吧我们优待,没想到就挨了一刺刀……”


“老子当时看得清清楚楚!立马就往那杆枪方向就是一刺刀,再往身上补枪!”陈楚风切齿:“那个四川兵,我这个班长当时连名字都不知道!”


沉默。


“那个民族有病!那个民族变态!那个民族时刻需要敲打!那个民族——需要永远防备!”上官云湘看着投入回忆的八路军教导员,如是总结。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看着歪七糟八跳落岗楼的鬼子机枪手,刘亚军往据点门洞还不太清楚情况的战士喊一声“解决了!冲岗楼!”自己拎起机枪就往鬼子机枪手坠落的地方跑,跑近了,看着这张异族的面孔,双臂抡起,枪托结结实实砸在敌人的脸上。


鬼子机枪手惨叫一声,手却摸想双腿——腿断了。


慌乱兴奋地爬上岗楼,胡老四带着几个国军士兵和八路军踢开岗楼狭窄的铁门,尿丑、火药味扑鼻而来,一眼就看见在地上呻吟着满身是血的鬼子。胡老四拦开身旁要射击的枪:“还有气,抓下去问问八路的意思!”


几十个伪警,被几个战士押着出了据点,喝一声“不许再给日本人当走狗,滚!”没命地往镇上跑去。


何冬在组织人往据点屋内、地上、墙上泼着院子里面找到的洋油。


周围全是油味。


再踏出据点大门,有人在徒劳地摇着段义气。


胡老四拎着那个鬼子俘虏找上了刘亚军:“刘队长,抓个没死的!”


机枪手在地上呻吟哀号,眼睛里面却放着凶光!


“老子从来不要鬼子俘虏,张旅长、贺师长面前也是这样干!”看着两个还有气的鬼子领章,刘亚军机枪扬了起来。


何冬上前拽住他:“小刘!不要乱来!”


“乱来!”刘亚军暴怒:“你……”


战意未平要舔血的八路军副连长转头看见何冬这张脸,挣扎着,慢慢平静下来,吼道:“妈的!老子怎么就忘了俘虏——不——能——杀——呢!”


喘着粗气,刘亚军转向胡老四:“胡连长,我军不杀俘虏,是纪律!这两个没死的,交给你们吧!”


“哦!”胡老四看了何冬一眼,从腰间拔枪:“我26团好像没这个纪律。”


打头!打胸!


毛瑟枪响4声,血肉飞溅,何冬的衣服上也有飞落。


胡老四收枪,瞟一眼何冬,抹抹自己脸上地血污,再拈起何冬衣服上的血末还是肉末:“万事我来抗!回去我向我们团座请罪!”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