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故事之特殊任务(续) 正文 第十三章【特殊任务】

刘永诚 收藏 1 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382/][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382/[/size][/URL] 第十三章【特殊任务】   刘永诚接过手机打开一看,来电显示里“老马”两个字正在跳动着,他心想:老马?妈的,迂腐的老东西,你还敢顶着猪屁股脸打电话给我?我跟你没完!   他本想将手机关了,但一个念头从脑海里闪了出来,他想看看老马到底要耍什么把戏,于是接通了电话,明知故问地说道:“你是哪个混蛋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82/


第十三章【特殊任务】

刘永诚接过手机打开一看,来电显示里“老马”两个字正在跳动着,他心想:老马?妈的,迂腐的老东西,你还敢顶着猪屁股脸打电话给我?我跟你没完!

他本想将手机关了,但一个念头从脑海里闪了出来,他想看看老马到底要耍什么把戏,于是接通了电话,明知故问地说道:“你是哪个混蛋?”

老马是谁?他可是刑警队里响当当的破案能手,年轻时曾在特种部队服过役,从部队转到地方,已经在刑警队里工作了二十余年的他,所过的桥比刘永诚走的路还要多。因此刘永诚的语气他又怎么会听不出来呢?

老马说:“刘永诚,你别在那里发羊癫疯了,我知道你还在生我的气,我们还是见个面吧?你现在在哪里?我马上开车过来接你。”

刘永诚讽刺道:“见面可以,不过不劳您老亲自来接我,您老现在可是柳局长身边的大红人了,我一个小小的老百姓何德何能承受得起您老的大礼呢!我在南湖立交桥下面的草地上等您老大驾亲临!”

“好的,我马上就赶到!”说毕,老马便挂断了电话。

余磊问道:“永诚,老马就是那晚搜出你身上的警官证与手枪的那个刑警吗?”

“是的,就是他,老子今天晚上得好好修理一下他!”刘永诚咬牙切齿地说道。

余磊正想帮他出气,于是说道:“他妈的,绝不饶了他,我随你一起去吧?”

“这是我与他之间的恩怨,关你小子屁事,哪边凉快到哪边歇着,我先走了。”他走到门口时,余磊还是放心不下他,紧紧地跟在他身后,他挥舞着拳头喝道:“滚回去,不然我打爆你!”

余磊很清楚刘永诚的性格,他能说出事就能做到,忙退了一步,说道:“如果要帮手的话,随时打电话过来,我把杨浩、李源都叫去。”

“知道了,臭小子,老老实实地呆在家里。”说完,他砰一声将门关上了。

刘永诚来到南湖立交桥下面的草地上等了一小会儿,老马便来了,他的身后跟着一个戴着墨色眼睛的老头,西装革履,头发花白,乍一眼看去,这老头不是市长级人物也至少是一个大老板。可此时刘永诚也不顾老马的面子,也不去问那老头姓甚名啥,老马刚走到他跟前还来不及开口说话,刘永诚便猛地一记摆拳将他打倒在地上。

老马从地上慢慢地爬了起来,用手拭拭嘴角的血迹,二话没有说,狠狠地还了刘永诚一拳,刘永诚从地爬起来,像疯狗似的扑了上去将老马绊倒在地上,两人抱在一起就是一顿胡乱的扭打。

那老头若不是知道老马是警察,准以为自己撞上了黑社会的人,他吓得直冒冷汗,掏出手拍不停地擦着额头上的汗珠。

两人抱着在地上打了好一会儿滚,终于停了下来,四仰八叉地躺在地上直喘气。

老马上气不接下气地说道:“以前没有与你正儿八经地交过手,没有想到你小子还真有两下子。”

“老东西也不错呀,年纪一大把了,不减当年勇。”刘永诚气喘吁吁地说道。

老马从地上爬了起来,伸手将刘永诚扯了起来,心平气和地说道:“起来吧!我真的有很重要的事与你说。”

那老头已经看得迷迷糊糊了,两人一下子打得难解难分,一下子又好得情同父子,他脑袋里冒出了一串问号,也不敢过去问为什么,只好愣在那里直摇头,像是吃了摇头丸似的。

老马从口袋里掏出烟,取了一支含在嘴上,然后取出一支递给刘永诚,刘永诚开始并不想接,但见他老是伸着手又拉不下脸面,便奋力将烟夺了过来叼在嘴上,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老马笑着为他点上火,心想,这小子越来越像我年轻时的脾气了。

两人吧嗒吧嗒地猛抽了几口气,老马先开口说话了:“永诚,你说句心里话,是不是很恨我?”

“徒弟哪敢!”刘永诚没好气地说道。

“你小子没有讲实话,是不是因为那天晚上的事耿耿于怀?”

“哼!那事一定是你干的,因为只有你知道我在南湖宾馆与朋友们玩牌。我是你一手带去来的徒弟,真不知道你为什么那么狠心,就这样把我彻底地毁了,还气死了我的母亲,我这一辈子都不会原谅你!”

老马长叹一口气,说道:“哎,其实我何尝不痛心呀!但是你母亲患的是肺癌晚期,她的死与生气并没有太大的关系。张妮回来时,已将事情的具体情况说给我听了,你就化悲痛为力量,在以后的工作中多多下功夫,使她在九泉之下得以安息吧。”

“工作?哈哈,真是天大的笑话,你以为我这个有污点的人在社会上还能找到好的工作吗?”刘永诚反问道。

老马突然用一只手揽住刘永诚的肩膀,小声地说道:“今年晚上我就是为了你今后的工作安排一事而来的,你小子怎么就那么糊涂,你仔细想想,老马凭什么跟你过意不去呢?你与我又没有深仇大恨,我干嘛害你?你做我的徒弟已经两年了,居然一点也不了解我。”

刘永诚听得懵头懵脑了,不解地问道:“老马,你把事情说清楚点,我没有听懂你的意思。”

“就在你被抓的当天下午,柳局长接到了T市钻石分公司苏董事长的报案,”老马回头指了指那老头,“就是他!他叫苏长河,现年六十岁了,患有很严重的心脏病,现在每次发作时都得吃药,稍不及时就会有生命危险。他报案说有公司职员告诉他,公司的副董事长王小甫随时有可能对他的女儿下毒手,夺取他的财产,因为他女儿是唯一的接承人,而且王小甫涉嫌制毒、贩毒。柳局长要我物色自己的人打入其公司内部,师父最相信你了,决定将此重任交付于你,所以才演了那一出戏。记住了,此事只有你、我、还柳局长知道,你千万不要告诉任何人,否则其后果不用我说,我想你也知道。”

刘永诚当然知道泄密的后果是什么,轻则受处分甚至受到法律的追究,重则丢掉性命。他用自信的目光看着老马,说道:“请放心,我一定会圆满地完成上级交给我的任务!”顿了顿,他接着说道:“苏董事长知道此事吗?”

“当然不知道!”老马说道。

这下可把刘永诚弄糊涂了,他问道:“那你今天是晚上为什么带他来?”

“经过一番深思熟虑之后,我认为唯一的办法是你先得从他的女儿入手,苏董事长正想为他的女儿找一个专职司机兼替身保镖,我向他推荐了,你小子这下可发达了,你知道年薪多少吗?”

刘永诚顿时来劲了,连忙问道:“多少?”

老马伸出三个手指让他猜猜。

刘永诚两眼直放光,问道:“三万?”

老马摇摇头。

刘永诚有点控制不住自己了,声音大了起来:“三十万?”

老马忙捂住他的嘴,轻声的说道:“没错,是三十万。苏董说了,如果干得出色的话,另外还有奖金。”

刘永诚像是想起了什么,脸一下沉了下来,叹道:“可是得来的钱又没有我的份,还不是要交公。”

老马咧嘴一笑,说道:“钱就是你的祖宗吧!告诉你,我与柳局长商议好了,只要事情办得漂亮,所得的钱全归你了,再说这些钱又不是违法所得。不过你也别高兴得太早,苏小姐可不是好对付的,她已经撵走了好几十个人,你小子脑子好使,多想想办法搞定她!师父对你有信心。”

“苏小姐一定长得像恐龙吧?”刘永诚的心已经凉了大半截。

老马无奈地摇摇头,说道:“你小子真是西门庆二世!我又没有见过他女儿,鬼才知道她得怎么样?做好你份内的事便是了。好了,我们不能让苏董等太久了,过去吧,我将你介绍给他。”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