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故事之特殊任务(续) 正文 第十章【噩耗传来】

刘永诚 收藏 1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382/][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382/[/size][/URL]   刘永诚从T市师范学校走了出来,晚风轻轻,路灯渐渐亮了,走在人行道上,他感觉酒也醒得差不多了。   他陆陆续续拔通了杨浩、李源、余磊的手机,四人约好在星海酒吧见见面。杨浩负责安排包厢,不出十分钟,四人便坐到了一起。   杨浩是个爽快人,他知道刘永诚今晚约他们肯定是因为他被开除了,想找人说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82/


刘永诚从T市师范学校走了出来,晚风轻轻,路灯渐渐亮了,走在人行道上,他感觉酒也醒得差不多了。

他陆陆续续拔通了杨浩、李源、余磊的手机,四人约好在星海酒吧见见面。杨浩负责安排包厢,不出十分钟,四人便坐到了一起。

杨浩是个爽快人,他知道刘永诚今晚约他们肯定是因为他被开除了,想找人说说话,他端起酒杯说道:“永诚,昨晚到哪里去了?是不是心情不好,到宾馆里找坐台小姐发泄去了。”

刘永诚笑道:“这种兽行恐怕只有你杨浩做得出来吗?兄弟们,你们说是不是?”

李源、余磊笑而不答。

杨浩不甘示弱,笑道:“操,我们平民百姓哪敢干那事,倘若被你们警察抓了,得罚款五千元,那我辛辛苦苦大半年的活儿不是全白干了吗?”

李源忙冲他使眼色,小声地说道:“杨浩,你怎么素质这么低,能不能讲点别的话题?”他意识到这小子的话触到了刘永诚的痛脚,忙端起酒怀对刘永诚说道:“永诚,我们兄弟俩干怀?今晚不醉不归。”

刘永诚说道:“意思一下就行了,今天下午我在叶梦那里已经醉了一次,我可不想又想喝得烂醉如泥。”

余磊这时端起酒杯说道:“永诚,你说得对,不能再喝醉了,瞧瞧你的脸色,简直与死人没有太多的区别了。不能喝的话就别喝了,你今天找我们一定有事吧?”

余磊在兄弟四人中,是胆子最小的一个,若不是刘永诚多次帮他的忙,他的士就开不下去了,那些吸毒的流子总是找他的麻烦,有时坐他的的士不但不给钱,反而摁他的钱,自从刘永诚出面以后,就很少有人找他的麻烦了,因此他特别感激刘永诚。

刘永诚冲余磊笑了一下,说道:“兄弟们好不容易聚到一起来怎么能不喝呢?以前是我没时间陪你,现在到好了,我成了无业游民,你们都成了大忙人了。杨浩,来,兄弟们干杯!”

他们都一饮而尽,刘永诚忙拿起酒瓶将四人的酒杯斟满后慢慢地坐了下来,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以前兄弟们喝酒的时候,这斟酒的活可是余磊,刘永诚今天主动为他们斟酒,兄弟们已经看出来,他心里一定有心事。

杨浩也没有心情与他抬杠了,关切地问道:“昨天晚上你去哪里了?”

刘永诚独自抿了一小口酒,道:“哎,别提了,我心情不好想回家调整一下心态,刚回到家便与父亲吵了几句嘴,昨天晚上我在山上睡的。”

杨浩劝道:“你得多理解一下你的父亲,他含辛茹苦地将你养大成人,送你上学参加工作,他可没少吃苦,而你却因为赌博被开除了,他当然一时接受不了,时间长了,他慢慢会想通的。”

刘永诚点了点头,他起身走向包厢门,扭了扭把手,然后将门反锁了。

杨浩见状甚为好奇地问道:“你干嘛将门反锁,等下服务员进来怎么办?”

“管他娘的!”刘永诚回到坐位上,他的脸突然一沉,低沉地说道:“昨天晚上我打了一辆的士回家,那个的哥告诉我,T市钻石分公司与日本人有黑色交易,今天我就是为此事来的。”

杨浩却不以为然地说道:“以前不好好干,现在不是警察了,你到是来劲了,别狗拿耗子多管闲事。”

“你小子说别那么损行不行?此事又不是我刘永诚一个人的事,它关系到整个T市,甚至是全社会!”不待他回答,刘永诚马上将话锋直指李源,“李源,你在T市钻石分公司当保安,应当听到风声吧?”

李源摇摇了头,说道:“我一个小小的保安怎么知道公司内部的事呢?”

余磊说道:“永诚,我赞成杨浩的观点,你已经不是警察了,就别惹祸上身,没有了谁地球照样转。”

刘永诚正欲开口说话,手机突然响了。

“是永诚吗?”

“是我,您是哪位?”

“我是村长,我有急事要告诉你。”

刘永诚的心一下悬了起来,连忙问道:“是什么事?您快说!是不是我母亲病情恶化了?”

村长说道:“你快回来吧,你快回来吧!你母亲因病情恶化去世了。”

刘永诚无法相信村长的话,他认为一定是村长为了劝和他与父亲的关系,所以才出此下策骗他回家的,他努力抑制自己千万别激动,问道:“村长,你别骗了,我走的时候母亲不是好好的吗?”

村长叹道:“孩子,你别以为村长老糊涂了哟,我怎么会拿这样的事开玩笑呢?”

“那好,你告诉我,是什么时候的事?”

“昨天晚上你冲走之后,你母亲的病情便恶化了,吐了好多的血。你父亲要送她上医院,她责怪你父亲赶你,你才负气离开家的,她死活也不肯上医院。她晕倒之后,常常为她打点滴的医生来了,他看过你母亲后确定你母亲死了。当时你父亲一听到这个消息便要往墙上撞,幸好被我们拉住了。医生劝你父亲别那么激动,他说,你母亲早就到了肺癌晚期,就是华佗在世也没有办法,他怕你父母有心里负担,所以一直没有告诉他们,当然这与当时受了气也有一定的原因,但是即使没有受气,她也活不了几天。”

刘永诚听毕,一下瘫坐在椅子上。兄弟们从他的刚才与村长的对话已经听出来了,一定是他的母亲真的去世了。

余磊马上嚷道:“李源、杨浩,你们力气大,快点将刘永诚扶到我的车上去,我们送他回家。”

上车后,余磊打开引擎便做死踩油门,也不管什么交警不交警了,不一会儿,车速已经超过了一百二十码,杨浩忙劝道:“余磊,别开那么快,你小子不要命,我们可还没活够。”

李源也忙说道:“慢点吗?事情已经发生,急也没有作用。”

余磊一想也是的,于是将车速降至了九十码。而此时,向来健谈的刘永诚像被锯了嘴的葫芦一样,一句也没说话。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