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82/


第七章【不吃软饭】


刘永诚来到T市师范大学,水泥路两旁是枝叶繁茂的樟树,微风轻拂,枝叶奏出谁也无法听懂的动人旋律,不时传来几声鸟儿的欢叫声,三三两两的学生有说有笑地溜达着,却没有人在意他的到来,看来他这个“明星”的知名度并没有他自己想象中的高哟!

不一会儿,他便来了叶梦的住处,轻轻敲了几下门,见里面一丝动静,可门又半掩着,他想,这个野丫头,睡觉连门都不关,难道不怕色狼闯入?

当他刚踏入房里时,叶梦怪叫一声从门后跳了出来,并在他的肩上拍了一下。

“昨天晚上没有见鬼,大白的难道鬼上了身?”刘永诚扭头一看,她的脸上贴着白色的面膜,着实把没有作好心里准备的他吓了一跳。

他怨道:“我靠,你以为自己还是小孩子吗?吓死我了。”

叶梦咯咯地笑了起来,双手推着刘永诚的后背,“进去吧!胆小鬼,怪不得局里会开除你。”

她所住的房子面积不足八十平方米,两室一厅,一厨一厕,对于一个单身贵族来说,也还算适用。

叶梦问道:“喝点什么?雪碧还是可乐?”

“随便。”刘永诚坐到沙发上,从玻璃茶几上拿起摇控将电视打开。

“我这里可没有随便,你心情不好,我建议你还是多喝点可口可乐。”这个小妮子的嘴就是不饶人,当然她并不是对每个人都用这个的态度,只有对刘永诚才这样使小性子。

“你……算了,我喝白水。”刘永诚懒得理她,起身自己从饮水机上倒了一杯白水。

叶梦取下了面膜回到客厅,坐在他身边。刘永诚无视她的存在,全神贯注地看着电视。

斗嘴归斗嘴,叶梦其实是想使他尽快从阴影中走出来,她宁可看到他生气,也不愿意看到他伤心的样子。

见他一言不发,她慢慢将自身挪近他。刘永诚闻到了一股女孩子特有的香味,他用余光瞟了一下她,这小妮子隔他已经不足一尺了,他脸上顿时有些发热,冷道:“你想干什么?我心情不好,对女人没有兴趣。你想寻乐子话就去找别人!”

叶梦听到这一句话,将口中正含着的可乐一喷,喷成一条长长的水雾,将刘永诚的衣服给打湿了。

见到他狼狈的样子,她嘴角浮起一抹笑意,“不好意思,我想你好像误会我了,我是那样随便的女人吗?”

刘永诚拍拍身上的水珠,道:“他妈的,我真是倒霉透了顶。你刚才隔我这么近,不是想勾引我吗?”

叶梦忙摇摇头,“你脑子里尽是不干净的想法,我是那样的人吗?你可别玷污了我的名声,到时候我嫁不出去就赖定你了。”

她穿着一身白色的睡袍,可能是因为起床太急,连乳罩都没有带,随着她灵活的身子时不时动动,两个小点若隐若现,这下可抓住了刘永诚的目光,但他又怕她发现,于是时不时瞟一眼。试问,天下男人哪个不好色?

叶梦见他久久不开口说话便问道:“别那么小气,又生我气了?”

刘永诚偷偷地乐着,幸好这小妮子没有发现我的下流行迹,于是笑道:“就是借我一百个胆,我也不敢生你的气,进门就是客,中午你可得尽地主之宜,好好地款待一下我吧?”

能亲手做饭给刘永诚,叶梦感觉这里人生之一大快事,忙高兴地说道:“你小子可真有口服,昨天我买了一个大鲢鱼头,还有一斤虾尾放在冰柜里。水煮鱼头和红烧虾尾是我最拿手的两样菜,今天我就露一手给你看看。”

“嗯,看来我也并非倒霉鬼,要不要我帮你忙?”

叶梦吐吐舌头,“你帮我?你一个大男人,毛手毛脚的,我看还是算了。”

“那就有劳你叶大小姐了。”

转眼就到中午十二点钟,叶梦将一切搞定之后,拿出了一瓶红酒,这样的MM就是讨男人喜欢。刘永诚真想给她一个热吻,但是又担心她用酒瓶子砸破他的脑袋,于是只好找水煮鱼头出气了,他拿起筷子正想夹块鱼头,没想到这小妮还真懂男人的心,她夹起一块鱼头送到了他的嘴边,“来,尝尝这块,肉比较多。”

刘永诚挤出一丝笑容,像一个嗷嗷待哺的小孩子似的张开了嘴,那鱼肉可真是美味,从嘴里一直甜到了心里。他也夹起一块鱼头笑道:“叶梦,礼尚往来,张开嘴。”

叶梦乐开了怀,心想与这样的男人在一起才会懂得什么叫做有滋有味。她将两人的酒怀斟满,各自碰怀喝了一小口,她用含情脉脉双眼看刘永诚,突然问道:“永诚,从今天开始,你可以不叫我叶梦吗?”

刘永诚这下可被问糊涂了,抿了一小酒后笑道:“傻丫头,我不叫你叶梦,难道要我叫你老婆?”

叶梦的脸顿时变得像红透了苹果,不敢看他的眼睛,她低着头看着鱼头出神,过了好一会儿,她才违心地说道:“要我做你的老婆,你在做白日梦吧?我是想要你以后可以改口叫我梦梦吗?”

“这……这怎么行,我觉得有些肉麻,还你直接叫你的名字比较自然。”

叶梦不以为然的说道:“我觉得蛮好,听着亲切。”

刘永诚从她的话已经听出了另一层意思,那是爱的无声信号。其实他是当了婊子又立牌坊,要自己叫她梦梦是求之不得的事,只是他正处在不得志时,根本没有心情去谈情说爱,他失去了正式的工作,又拿什么来使她幸福快乐呢?

“叶梦,此事以后再说好吗?”

叶梦是个明白,她听出刘永诚是在拒绝自己,她真的没有想到,许多事业有成的男子主动叫她梦梦,她就没有好脸色给人家,现在她心甘情愿地向刘永诚提出来,他却不答应,她心里是拨凉拨凉的。

“永诚,我知道你失去了工作,心情极为不好,但是我可以帮你。”

刘永诚端起酒杯一饮而尽,他觉得叶梦是在怜悯自己,可能是因为精酒起了作用,也可能是因为他此时才明白工作的重要性,不愿意听别人,特别是自己心宜的女人提起它,一股无名的怒火直冲他的头顶,他大声地怒道:“连你也瞧不起我?我就是饿死也不要你养活我,我自己有手有脚,我可不做你的小白脸。”

这下可把叶梦激怒了,她毫不示弱地说道:“我知道你不是一个吃软饭的人,但是刚才我所说的话绝对不是你想的那样。”

“别蒙我了,你就是那个意思。”他说完,又一怀红酒下了肚。

“真是不可理喻!”叶梦气冲冲地跑到了客厅,坐在沙发上嘟着小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