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故事之特殊任务(续) 正文 第六章【负气离家】

刘永诚 收藏 1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382/][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382/[/size][/URL] 第六章【负气离家】   父亲的话似乎越来越绝情了,“我若是你不如撞墙一死了之,你还好意思回家,是不是嫌我们的脸面丢得还不够是吗?”   母亲顿时不知道从哪里来了一股力气,猛地蹿到父亲跟前狠狠地给了他一记响亮的耳光,撕声裂肺地嚷着:“你怎么咒起儿子来?你是怎么做父亲的!”   她是一个聪明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82/


第六章【负气离家】

父亲的话似乎越来越绝情了,“我若是你不如撞墙一死了之,你还好意思回家,是不是嫌我们的脸面丢得还不够是吗?”

母亲顿时不知道从哪里来了一股力气,猛地蹿到父亲跟前狠狠地给了他一记响亮的耳光,撕声裂肺地嚷着:“你怎么咒起儿子来?你是怎么做父亲的!”

她是一个聪明的母亲,她之所以这么做,生气是一个原因,但更重要的目的是为了防止刘永诚走思想偏激,一时想不通走极端。

刘永诚无法置信,他长这么大父亲从未说过如此绝情绝义的话,虽然他一时无法接受,但是见母亲帮他出了气,也只好压制住了心中的怒火,心想忍一忍也就过去了,毕竟是自己做错了事。

父亲却并没有就此罢休,他用手指着刘永诚:“有本事的话,你别回家。像你这样的人,到了外面怕是连屎都没有吃!”

这一下可好,刘永诚终于火山爆发了,“看来这个家是容不下我了,好啊,我走还不行吗?”说完他转身便往外冲,母亲本想过去拦住,但是被父亲死死地抱住,他反头冲刘永诚的背影喊道:“有种你就别回来!”

这时已经有不少村民站在大门口看“好戏”,村长扯住了刘永诚,好言相劝:“永诚,你干嘛与你父亲拗气呢?你得理解他现在的心情,他是锅内煮鸭子——肉烂嘴硬,难道你还清楚他的个性吗?”

有的村妇与村长一样,劝他别走,但也有少数村妇说他不是个好儿子,自己犯错误被开除了,回来又与父亲吵架,真是不孝,这样的子孙有什么用,还留什么,他爱去哪就让他去呗。

父亲的那句话“有种你就别回来”重重地锉伤了刘永诚的神经,他不顾村长的劝阻,反将他推到一边,“你们谁也不要管我!”说完,他便冲入了无底的黑夜,背后隐隐约约传来母亲叫喊他的声音,但是他没有回头,边哭边加快了脚步……

离家三里远的地方有一片树林,林中有一块小草地,刘永诚记得童年时他上山放牛累了的时候常与村里的伙伴们在这块草地上躺着休息,无论太阳多么烈,光线都无法射透参天的树木,小草地便成了他们的天然乐园,他们曾在那里嬉笑打闹,留下过欢声笑语。

但是晚上没有人敢来这里,听大人们说山脚下的水塘里淹死了好几个背着大人偷偷在水里洗澡的小朋友,因而山里时不时会响起有令人不寒而栗的怪叫声。

此时已经到了午夜时分,伤痛欲绝的刘永诚钻进树林,来到了这块久违的草地上,他傻笑了一下,冲自己低喃道:“我现在连人都不想做了,哪里还怕什么妖魔鬼怪?我还指望阎王爷早些派鬼差来将我的魂魄收去,一了百了。”

他仰躺在草地上,望着满天的繁星,突然间觉得自己是多么的渺小,他又想起来多来年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人活着到底是为了什么?”左思右想,仍然没有找到答案……

他醒来时天已经大亮,走上国道后,他来到一家小餐馆吃了一碗肉丝粉。付完钱走上国道,顿时觉得茫茫然,他不知道自己到底去哪里?

是南下呢?还是北上T市?常听别人说南方的钱好挣,但是得有一门技术,或者文凭高,他想想自己,虽然说是从公安大学毕业的,但所学的都是公安业务方面的知识,他走到外面能混出什么名堂出来呢?除了做保安,怕是没有别的好门路了。

哎,还是当警察好啊!想到这里他突然回想起了的哥对他透露的信息“T市钻石分公司与日本人有黑色交易”,以他的职业道德,他绝不会让这么重要的情报信息从指尖滑过,于是他决定先回T市再作下一步打算。

当他坐上了回T市的公共汽车,望着窗外一现即逝的景物,他心中豁然开朗,不为别的,就因为他现在已经是“自由身”了,在刑警大队上班,每天得按作时间上下班,早上八点签到,十二点下班,下午两点半签到,五点半下班,迟到一次扣五十元工资,晚上还常常加班,周未还得值班,从参加工作开始他整个人的神经就没有松驰过。现在他可以自行打发时间了,自己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多好。

兄弟们各有各的事,今天是周未,叶梦不上班,他决定上T市师范大学找她。边想边拨通了她的手机,没想到那条懒虫还在做睡美人。

接通电话,她便含含糊糊地娇嗔道:“谁呀?嗯……真……真烦人,还让……让不让人睡?”她翻了一个身,电话里头就没有响动了。

刘永诚挂断电话又重新打了过去,她一接通电话,刘永诚便大声吼道:“我是刘永诚,睡死呀,太阳都晒到屁股上了!”

车里的乘客们向他投过目光来,有人骂道:“神经病!”

现在的刘永诚可不是以前的刘永诚了,他捂住手机,怒道:“哪个骂我?不是孬种就站出来,他妈的,狗拿耗子多管闲事。”

车里的乘客们大概认为这小子小可能真是有些神经不太正常,所以纷纷转过头去,没有人搭理他。

叶梦一听是刘永诚打过来的,马上从床上弹起来了,笑道:“原来是你小子,现在在哪里?”

“被家人赶出了门,我正回T市的车上。”由于车里的噪声比较大,因为刘永诚不得不扯着嗓门嚷,这下车里的乘客们又几个人投过目光来,好像是用眼睛说道:“坏胚子,活该!”但是这一回没有一个再敢用嘴说他的不是了。

叶梦说道:“没地方去了吧?”

刘永诚傻笑道:“正是正是!对了,我那帮兄弟们都没有空,我上你那儿坐坐,好吗?”

叶梦可不是省油的灯,那天打麻将他使她难堪,这回她还趁火打劫,于是有模有样地叹道:“哎呀,太阳从西边起来了,以前我叫你来,你总是说工作忙——忙——忙!”

“不欢迎我是吗?那好,我另寻他处。”

听他的口气像是要挂电话了,叶梦忙不迭地笑道:“瞧你想到哪里去,你可是请都请不来的稀客,我怎么会将你拒之门外呢?好了,我马起床!欢迎你大驾光临。呵呵,先挂了。”

“好吧,亲爱的!”其实他说这句话的时候,叶梦根本就没有听到,因为她已经挂断了电话,刘永诚是故意做给乘客们看的,他合上手机,点上一支烟,哼起了庞龙的两只蝴蝶,车里的乘客们虽然听着感觉心里酸溜溜的,但没有人再敢惹这个小流氓了,他们只能在心里暗叹世风日下,流氓当道啊。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