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故事之特殊任务(续) 正文 第三章【猫哭耗子】

刘永诚 收藏 1 17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382/][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382/[/size][/URL] 第三章【猫哭耗子】   众人的目光齐刷刷地扫向坐在柳局长左边的吴副局长,他们的判断丝毫没有出错,刚才说话的人正是T市公安局常务副局长吴应天,因为此时他已经站起来了,他穿着浆得笔挺的白色警衫,肩上的警衔由一枚银色橄榄枝和一枚银色四角星花组成,双目下陷却闪着坚韧不拔而又略带阴森的目光,随着年事增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82/


第三章【猫哭耗子】

众人的目光齐刷刷地扫向坐在柳局长左边的吴副局长,他们的判断丝毫没有出错,刚才说话的人正是T市公安局常务副局长吴应天,因为此时他已经站起来了,他穿着浆得笔挺的白色警衫,肩上的警衔由一枚银色橄榄枝和一枚银色四角星花组成,双目下陷却闪着坚韧不拔而又略带阴森的目光,随着年事增长,他的脸上已经有了些许的老年斑,皱纹也悄悄地爬上了他的额头。

他一只手撑在屁股上,另一只手在空中舞动,口沫星子直飞地说道:“刘永诚是一名年轻干警,我们局党委班子应当象保护自己的儿子一样保护他,万万不能断送了他的前程。虽然他是顶风作案,咎由自取,但是年轻犯了错误,只要能改,也是好同志嘛!我建议大家还慎重考虑考虑!”

他边说边离开坐位,并挺着啤酒大肚踱来踱去,过了好一会儿,他才对柳局长说道:“浪子回头金不换,老柳,你是不是再深思熟虑一下?”

其他的党委成员都觉得吴副局长的话确实有几分道理,他们的立场开始动摇起来,纷纷进言劝柳局长慎重考虑此事。

柳局长却铁定了心,他怒气冲冲地拍案而起,“我是T市公安局局长,我在位一天,就是我说了算!如果你们认为我的决定有错误,可以向上面反映,倘若上面说我的决定是错误的,真的要追究责任的话,我柳明初一人承担!”

胳膊拧不过大腿,既然柳局长下了死决心,哪个还敢再放半个屁?

第二天,T市公安局就向各科所队下发关于刘永诚参与赌博被开除公职的处分决定,并且通过T市新闻与晚报曝光,一时间,刘永诚的事家喻户晓了,市民们都说T市公安局新任局长办事有魄力,威信凛然,为人刚正不阿,是人民的好父母官。

作最坏的打算,刘永诚原为柳局长最多给他一个记大过处分,然后将他调到最差的派出所。开除公职这是他万万没想到的,穿上警服不到两年时间就被剥了,他有一种被千刀万剐一般的感觉。

他无颜再见同事,更没有脸面将此事告诉叶梦以及他的哥们,像幽灵似的晃在T市步行街上。他摸摸口袋,掏出烟盒,心烦意乱的时候他就会猛抽烟,希望烟能麻痹他的大脑神,打开烟盒时才发现已经空空如也,于是他走到一个圆亭前,“阿姨,请帮我拿烟白沙烟。”

“是精白沙,还是戒白沙?”胖墩墩的妇女没有转过身来便问道,她目光转睛地看着T市新闻,里面正在重播刘永诚参与赌博被当场抓获一事。

“精白沙。”刘永诚答道。他发现电视里正播放在自己的“光荣事迹”,不禁暗暗庆幸自己走运,她没有抬头看自己,一旦被她发现了,他的脸往哪搁。

她从身后伸手取出一包精白沙扔在玻璃柜台,似乎把收钱的事都给忘了。刘永诚此时开溜是没有一点问题,因为那个妇女节看得实在是太投入了。不过,刘永诚不是街头上的小混混,他可没有“顺手牵羊”想法,虽然家境贫寒,父亲又瘸了一只腿,但有时候在小商店买东西时,他看到有的店主生意冷淡,常常多给五毛或一块钱。

他打开钱包,发现没有零钱了,于是掏出一张百元面值的人民币,“阿姨,给你烟钱。”

“哦,放在柜台上。”

她还是没有回过头来。

刘永诚心中有些怨气了,靠,这是做什么生意呀,是不是要别人求着给她钱,她才会收吗?他提高声调说道:“你得找我钱!”

那妇女哦哦地转过身来,低着头搬出钱盒,翻了好一会儿才集好应找回刘永诚的钱,她终于抬起头来了,不好意思地笑道:“那新闻实在是太吸引了,柳局长干得好啊,看来只许州官点火,不许百姓点灯是旧时候的事了,他能以身作则严惩自己的人,这证明我们T市的治安稳定大有希望了……”她突然闭上了嘴,发现那个买烟的年轻人越看越像新闻里的那个刘永诚,结结巴巴地问道:“你……你是那个被开除的干警刘……刘永诚?”

此时,刘永诚真恨不得找条地缝钻进去,也没有接着她手中的钱,便匆匆地离开了柜台,只听见那个妇女冲她的背影喊着:“你的钱,你的钱!”见他没有回过头来,她便追了出来,刘永诚没理她,她强行将钱塞到了他的手中,“小老弟,你还年轻,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想开些,以后学好点!”

刘永诚苦笑着点点头,轻一脚重一脚地离开了步行街,这时手机震动起来了。他想一定是杨浩那帮家伙猫哭耗子,要对他说些安慰之类的话,刚接通便大声地骂道:“兔崽子,是不是得知我的丑事后,打电话过来安慰老子?”

过了半晌,对方才不愠不火地轻声说道:“小刘呀,你是不是吃了枪药,火气那么大。我是吴应天,你现在在哪里?”

刘永诚心想,他妈的,真的来一个猫哭老鼠假慈悲的家伙,不久前,他抓了一个吸毒人员,那人是吴副局长的舅侄,因为他曾被外地公安机关强制戒毒六个月,这次复吸就得劳教他,但是吴副局长出面求情要刘永诚不要调查他舅侄被强戒的资料,将他拘留几天算了,掉饭碗的事刘永诚可不干,再说他舅侄还摁了他兄弟余磊的钱,这回非得帮兄弟出口恶气不可。

接着他又想道:这么晚了,吴副局长打听我的去向,是不是因为我不是警察了,他派黑手来取我的脑袋呢?不行,我决不能轻易告诉他!哼!老子现在又不归你管了,难道还怕你不成?

吴应天见他良久没有说话,耐心地说道:“别闹情绪了,我找你事?”

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他抑制着自己的震惊,轻声地问道:“现在我是姥姥不疼舅舅不爱的,你找我这个无业游民干嘛?有事就在电话里说吧!”

吴应天低沉地说道:“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我怕你想不通,所以想打个电话了解一下你现在的情况。哎,我真没想到柳局长会这么狠心,居然作出了开除你的决定,其他的党委成员都站在他那边,我一个人站出来反对也没有作用啊!”顿了顿,他和风细雨地说道:“不过话又说回来,你前前后后想一想,事情落到这步田地,怨也只能怨你自己,明明知道局里对赌博一事抓得很紧,你却偏偏要往刀口上碰……”

刘永诚紧锁眉头,明显地怔了一怔,心想这家伙是不是错了药,老子现在是一文不值了,为何还献殷勤?不过,他还是努力克制住了自己,心平气和地说道:“谢谢您对我的关心,我对局委的决定并没有想法,怪也只怪自己不争气。请您大可不必担心,我一不会寻短见,二不会乱来。我一定会尽快开始自己的新生活。”

吴应天婉转地说道:“小刘,我相信你,绝对相信你。既然你这么想得通,那我就不再罗嗦了。以后遇到困难尽管来找我,只要是力所能及的事,我一会帮助你的。”

刘永诚担心那些客套结束语会令自己胃酸,没有吭声便直接挂断了电话。

刚入夜的T市与白天相差无几,灯火通明,车水马龙。心情邋遢的他觉得自己与这个繁华的城市格格不入,他想起自己曾在一本书看到的一句,战士不是战沙场,便是回到故乡。看来,回老家才是最好的选择了,他现在只一个想法,那就是尽快回到父母的身边,只有他们才不会瞧不起他,老家才是避风港湾,是温情四溢的巢。

他伸手挡住一台出租车,低着头没有让司机看清他的脸,当引擎起动的那一刻,他感觉自己有一种飞向天堂的感觉,出租车转眼便消失在迷茫的夜色中。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