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故事之特殊任务(续) 正文 第二章【开会讨论】

刘永诚 收藏 2 2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382/][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382/[/size][/URL] 第二章【开会讨论】   老马瞪着刘永诚,粗浓的眉毛一挑,喝道:“愣着干什么?把双手举起来,快点!老实一点。”   刘永诚张了张嘴,想求老马别做得那么绝情,都四十五岁的老革命了,领导是顾及他的面子才给他一个副大队长的职务,难道他还想当大队长、局长?   努了半天嘴,刘永诚还是没有开口吐出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82/


第二章【开会讨论】

老马瞪着刘永诚,粗浓的眉毛一挑,喝道:“愣着干什么?把双手举起来,快点!老实一点。”

刘永诚张了张嘴,想求老马别做得那么绝情,都四十五岁的老革命了,领导是顾及他的面子才给他一个副大队长的职务,难道他还想当大队长、局长?

努了半天嘴,刘永诚还是没有开口吐出半个字,毕竟老马是在执行公务,况且柳局长与电视台的记者亲眼看着他的一举一动,他做做样子也是情非得已的。

正当刘永诚抱着侥幸心理自己安慰自己的时候,老马将他的手枪与警官证全搜出来了。

若是老马悄悄地将手枪与警官证交给柳局长也许还有求情的余地,令人意想不到的是老马居然叫记者用摄影机进行特写,包括刘永诚的“光辉”形象以及他的手枪及警官证。

等记者拍摄完后,老马再将刘永诚的手枪与警官证交给了柳局长,柳局长用会咬人的双眼斜视了刘永诚一眼,闷哼一声,什么话也没有说,打了一个撤走的手势,干警们便迅速地离开了518房。

张妮临走前转身对刘永诚说道:“刘永诚呀刘永诚,这回你死定了,赶紧写一份深刻的检讨交给柳局长,不然他饶不了你。”

刘永诚不以为然地冲她的背影说道:“我还写小说呢?难道怕他吃了我?”其实他的声音小得几乎自己都听不清,他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如果写检讨可以解决此事的话,就是要他像曹雪芹写《红楼梦》一样他也心甘情愿,大不了将自己写情书的那股劲拿出来。

叶梦见刘永诚魂不附体,话也不肯说,于是笑呵呵地拍了一下他的肩膀,“刘警官,害怕了?”

刘永诚用手掸掸肩膀,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我长这么大还不知道什么叫怕字,只是你那不干不净的手拍了我的肩膀,我才怕呢?”

虽说女人头发长识短,但叶梦却是一个例外,这近她的例假来了,加之今晚打麻将手气又背,她当然猜出了刘永诚的弦外之音,她羞赧着脸,一脉热血由心底直冲头顶,头顶险些冒出烟来,她含沙射影地说道:“哟,你们瞧瞧,我们刘警官成‘明星’了,明天就要上电视了,哪里还认识我们这些无名之辈?”

杨浩没有心情再拿刘永诚开玩笑了,如果不是他们用激将法,刘永诚就不会上桌参与打麻将,更不会被抓现场、新闻记者拍摄了。眼下木已成舟,只有想办法补救了。他问道:“刘永诚,我刚才看见你好像在与那个老警察嘀咕着什么,你们认识?”

刘永诚没有急于回他答的问题,他慢慢地坐了下来,每人发了一支烟,然后自己点上一支,深深地吸了一口,喷出浓浓地烟雾,道:“他就是老马,我的师父,刑事队副大队长。新来的柳局长也来了,老马把我的手枪和警官证交给了他。”

余磊是一个出租车司机,因为老实憨厚又胆小怕事,常常被吸毒的流子摁钱,少则五十元,多则好几百元,有时候忙乎一天都白干了。那些家伙常常摁了他的钱,还威胁他不许报警,否则烧了他的车,要了他的命。

自从刘永诚从公安大学毕业分配到T市公安局之后,因为高中时他们是兄弟,因此余磊将此事告诉了刘永诚,刘永诚帮他逮了几个吸毒的流子,从此,再有吸毒的流子来找余磊摁钱时,他只要说我的兄弟是刑警队的刘永诚,那些家伙就会很识相地走开,另找目标。

现在他听刘永诚这么一说,顿时就是一种天都快塌下来的感觉,好像事情出在他身上似的,“永诚,这下怎么办啊?快想办法,要不要找那个什么……什么……柳……柳局长送情?钱不够的话,我给你。”

这下可把大伙都逗乐了,刘永诚更是哭笑不得,他用手指在余磊的脑门上弹了一下,“平时看你老实巴交的,没想到你这个家伙是阎王的老婆怀了孕——一肚子的鬼!”

“我总不能肚子疼怨灶王爷,事已至此,只有听天由命了!”刘永诚无奈地叹道,“管他娘的,接着玩。”

大伙一时目瞪口呆,这个家伙难道吓疯了?

李源伸手探了一下刘永诚的额头,“你的脑子是不是出了毛病?要我替你叫救护车吗?”

刘永诚何尝不怕?他在T市公安局只是一名最普通不过的刑警,一没权二没钱,他去向柳局长求情,柳局长会把他这个跳梁小丑放在眼里?再说,一向刚强的他还没有养成求人的习惯,更别提什么玩弄权术了。就凭他现在这副鸟样,说不定柳局长会赏给一顿“美味佳肴”,那就是闭门羹。

见没有人响应,刘永诚起身将桌子掀翻,麻将子欢快地跳起舞来,他气不过抬起脚乱踩,麻将安然无恙,他的脚底却直发麻。他二话没说便从房里冲了出去,重重带上了房门。留在房里的人也不敢追上去,他们知道这个时候去劝他,只有三个字:准挨揍。

凌晨两时许,T市公安局会议室里一片乌烟瘴气,十个局党委成员都参加了会议。

柳局长呷了一口浓茶,用宏亮而慑人心弦的声音说道:“公安部五条禁令中的第五条明确规定:严禁参与赌博,违者予以辞退;情节严重的,予以开除。昨天一个大队长的家属参与打麻将,就因为他为家属求情时态度恶劣,我免了他的职,还给他记了大过,我万万没有想事隔不到三天时间,刑警大队的队员刘永诚同志就顶风作案,参与赌博活动,这不是明摆着把我们局领导没有放在眼里吗?我提议:开除刘永诚的职务,并通过新闻媒体予以曝光。我给大家十分钟时间考虑好后,再举手表决!”

大家各抒己见,莫衷一是。不足二十平方米的会议室一下炸开了锅,若是有不明情况的群众在外面听见争吵声,一定会以为有人冲击公安机关了。

柳局长看看墙壁上的电子钟,大声地说道:“时间到了,停止讨论,下面大家举手表决,同意开除刘永诚同志的请举手。”

说毕,他第一个举起了右手。

就现在的官场形式而言,只要一把手举了手,稍微有点头脑的人都知道要站到一把手这边,除非自己有后台撑腰或者富得流油、可以用钱来烧饭,达不到的话也就只能随风倒了。

果不其然,党委成员纷纷举起手来,瞧瞧这些人,何等地拥护、支持领导。

“我反对!”一个铿锵有力、掷地有声的声音像利刃般直刺众人的耳膜,如同电影院里,当观众看得正起劲时,突然停了电一般。

这人是谁呢?难道他吃了熊心豹子胆?要不,他一定被门撞坏了脑筋?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