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故事之特殊任务(续) 正文 第一章【奶罩之祸】

刘永诚 收藏 2 69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382/][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382/[/size][/URL] 第一章 故事从一九九七年七月开始讲起。 那天上午,阳光灿烂,朵朵白云似画卷,虽然没有逢喜事,但是我的精神特别爽,原因是我对自己十分有信心,认为自己的中考成绩一定很不错。 果不其然,我刚踏入学校的大门,班主任便出我笑脸相迎。 “永诚,你是来查中考分数的吧?”她笑逐颜开地问道。 “嗯。”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82/


第一章【奶罩之祸】

午夜时分,月华泻地,清风徐徐,沸腾的T市已经冷却下来了,然而就是在这样一个看似最平常不过的夜里,刘永诚的人生从此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

这晚是叶梦二十岁的生日。李源、余磊、杨浩、刘永诚四兄弟陪叶梦从KTV房唱歌出来时,大伙都觉得没有玩尽兴,但又没有好去处。刘永诚常常听他们说打麻将其乐融融,于是他提出开一间房打牌,谁赢了钱谁请客吃夜宵。没有经过任何的讨论,大伙的意见达到了空前的一致,于是他们拦住一辆的士来到了南湖宾馆518房。

进房之后,刘永诚的手机“嘀嘀”响了一声,他掏出手机一看,原来手机快没电了。他担心手机没电了老马联系不上他,于是躲到卫生间打通了老马的手机,他告诉老马他的手机快没电了,如果刑警队里有事的话就打他朋友叶梦的手机。

老马问他在干什么,为什么这么晚了还不归队。刘永诚说在陪朋友们玩牌,队里有事就打电话过来,他一定及时赶回去。

刘永诚苦于自己的身份特殊又不擅长玩牌,只好坐在一旁当观众。叶梦像扫把星下凡似的,手气差得要命,不到一个小时就输了二百多元,她用微微发红的双眼瞟瞟坐一旁的刘永诚,说道:“永诚,我的手气太差了,你来帮我玩玩好吗?”

向来敢作敢当的刘永诚这下变得扭扭捏捏了,他摇着头说:“你们玩玩不要紧,我可不能参与,万一被抓了怎么办?”

杨浩说:“你是警察叔叔耶!谁敢抓你?”

刘永诚说道:“新调来的柳局长对赌博一事抓得特别紧,刚来上任的第一天就因为此事,他处分了一个大队长……”

刘永诚的话还没有说完,杨浩不屑一顾地冲他吼道:“好啦,别牛逼了,玩麻将是你给我们出的主意,没想到第一个反对的也是你,你到底是啥意思?今晚是叶梦的生日,你就不要在这里扫大伙的兴,行吗?”

余磊马上补了一句:“亏你还是一名刑警,我看你是树叶掉下来怕砸破脑袋!”

李源见大伙都帮着叶梦,他若是不发飚,似乎有失男儿气慨,于是说道:“你这么胆小,若是兄弟们以后有事找你帮忙,那就没指望了哟——”

他故意将“哟”字拖得很长,刘永诚的脸色顿时变得铁青,肺都差点气炸了,但是梦中情人叶梦在场,他又不好意思发作,闷声道:“哼,三个男人欺负一个女人算什么英雄好汉,想演英雄救美?看我上场之后不叫你们输得砸锅卖铁、眼泪泡饭吃!”

其实刘永诚仅仅知道怎么糊牌,在牌技方面可谓猫屁不通,然而男子汉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只好硬着头皮上阵了。

常听妇女们说,不会玩牌的人第一次上场,手气百分之百好。此话果然言中了,刘永诚将摸到手中麻将立起来一看,惊喜万分,我的天啦,起手听牌,糊二五八筒。

他得意洋洋地冲叶梦抛了一个媚眼,学女人的声音怪里怪气地说道:“梦大小姐,瞧我的!”

杨浩蔑视了他一眼,说道:“永诚,别在那里自鸣得意,睁大眼睛把你的牌看清楚,你以为自己是警察就可以搞诈糊?”

听他这么一说,刘永诚还真有点怀疑自己是不是看错了牌,于是他低下头来仔细地看着自己的牌。

上盘牌是杨浩门清自摸,因此他是庄家,由他第一个出牌,他边将一只麻将不紧不慢地推到桌子中央边阴阳怪气地叫道:“奶罩!”

刘永诚光顾着看自己手中的牌去了,再加上他好像从来没有听说过麻将牌里有什么叫“奶罩”的,连头都没抬便问坐在身旁的叶梦:“ 叶梦,‘奶罩’是什么牌?我怎么没有听说。”叶梦本来也不懂,于是睁大眼睛看看杨浩出的牌,当她看清后,脸顿时快燃烧了,哪里好意思解说。

这时,他们差点将眼泪都笑出来了,杨浩问道:“永诚,我看你是在装糊涂吧?你想一想女人的奶罩像什么?”

刘永诚思忖片断,突然手舞足蹈起来,他连忙的牌推倒,说道:“妈X的,原来‘奶罩’就是二筒,我要的就是‘奶罩’,哈哈哈!我糊了!”他边扭着身子,边弹着手指头。

叶梦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将他的牌又看了一遍,“没错,地糊!王八糕子们,按T市的牌规,你们得将口袋里的钱都掏给老娘。”

他们仨人将眼睛睁得像电灯泡似的,千真万确,是地糊。他们一下子全瘫坐在椅子上,如同肉烂在锅里,脸也变成了猪肝色且异口同声地叹道:“完了!”俗话说亲兄弟明算帐,更何况他们先前给了刘永诚难堪,看来他不会给他好果子吃了。

突然,房门被打开了,进来的是一个身穿白色工作服的女服务员,一脸的青春豆,鼻高嘴大,马桶身材,她是典型的男人婆形象代言人。

杨浩的心里正窝着火,心想她连顾客是上帝这个理道也不懂?没有敲门就用钥匙开门直入,还板着一张臭脸不说话,真是丑人多作怪。他昂首阔步地向她靠近,想好好地教训一下这个有娘生没娘教的“堂客”(其实她不过十八岁左右)。

“都不许动!”一声巨吼从门外传来,刘永诚条件反射般从脑子闪出一个问号,这不是老马的声音吗?他正想跑到门口看个究竟,没想到老马如闪电般冲了进来,用手枪指住他的脑袋,紧接着又七八个刑警冲了进来,走在最后的是新来的柳局长与一个扛着摄影机的T市电视台的新闻记者。

刘永诚满脸尴尬,皮笑肉不笑地在老马的耳边细语:“老马,咱们是自己人,你能不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老马像是得了老年痴呆症似的,对他的话没有作出半点反应。刘永诚只得将可怜巴巴地眼光落到了师姐张妮的脸上,可她似乎早就料到了这一点,因此故意将帽子拉得很低,连她的眼睛都看不到了。

用着菩萨求菩萨,不用菩萨骂菩萨,刘永诚的心中顿时生起一股无名之火,并在心底暗暗骂道:“你们这些没良心的东西,看你们来把老子如何?”

不过,值得庆幸的是这位新来的柳局长似乎还不认识刘永诚这个小角色,整个T市公安局有六百多干警,他才来不足十天,又怎么能记住每个干警的相貌呢?虽说他上任的第一天就到各科、所、队“体察了民情”,但是谁都知道他仅仅是走走过场罢了,这么多面孔,他不可能全记住。除非刘永诚在自己的脸上刻上几个字:“我是T市公安局刑警大队队员刘永诚。”

柳局长威风凛凛地下着命令:“马队长,速度快些,安排干警清查现场。”

“是!”老马大声答道,他将刘永诚他们五人慢慢地扫视一遍后,用命令的语气说道:“你们将身上的东西全部放到桌子。”

叶梦、李源、余磊、杨浩见刘永诚站着一动也不动,于是他们也跟样,进了三宝殿,都是烧香人,反正大伙已经是一条船上的人了。

老马用寒光四射的眼睛瞅着刘永诚,一点也不讲情面,他说道:“张妮,你动手搜那个女的,其他的干警搜男的,这个由我来搜查。”

非上班时间,刘永诚换上便服之后,几乎没有带过手枪与警官证,流年不利的是今晚他偏偏全带在身上,他担心老马将它们搜出来交给柳局长,那就真是吃不了兜着走。如此一来,就算柳局长真的不认识刘永诚也会认识了,而且必定记忆深刻。

不过,刘永诚见老马主动提出搜他的身,他心里的阴影很快消失了,他是老马手把手带出来的徒弟,共事两年多了,老马一直很器重他,并打算提拔他做重案一组的副组长,因此刘永诚相信只要老马替他隐瞒此事,其他的干警也就不会告诉柳局长,大家在一起共事也是缘份,何必得罪自己的兄弟呢?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