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学格律

前几日,收到一位诗歌爱好者的短信,询问学习诗歌创作有什么捷径,或者说有什么更好的方法,其实真的很惭愧,对于诗歌而言,我自己也只是一个学徒,如果知道某种捷径的话,也许我早就可以成为一代诗人了,狂汗一个。不过既然学弟来问,我只好不辞鄙陋,把我这些年来的一点体会说一下。

首先,诗歌是什么?在我的理解当中,诗歌作为一种文学体裁,可以更加通俗地理解成一种说话的方式,因为任何文体就文章本质而言,就是要表达自己的思想,传递一种信息,是语言和文字的终极目的。所以我认为,不管你写什么样的文字,或者说你要写一首诗,首先你要有表达的冲动,明确你想要表达什么内容,也就是文章的中心思想,所谓言之有物。至于表达得是不是清楚,是不是具有感染力,就是方法和技能的问题了。我要说的就是关于技能和方法的学习的问题。

通常我们接触诗歌,都是从儿童时代开始,在我们还不能理解诗歌内涵的年岁里我们朗朗上口地背诵“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当时吸引我们的其实就是诗歌的形式魅力。我们现在知道,这种形式的魅力来自于音律的美,而这种音律的美甚至能够感染不懂汉语的人,也由此我们知道了格律对于诗歌的重要性。格律是从文字发音的角度对诗歌语言文字运用的法则,是诗歌形式的重要乃至根本的特征,因此我们学习诗歌创作必须要先学习诗歌的格律。

诗歌的格律有很多种,从古体到近体,由宽至严,是随着人们对于诗歌语言的认识发展而不断发展的,但是到了近现代,诗歌格律的发展停滞了,其中的原因无非是两个:一是人们对于诗歌形式要寻求突破,要更加自由或者说原来的格律限制了创作的自由;二是新派的诗人没有对格律进行深入研究,寻求格律发展的内在规律而发展出崭新的格律形式。我们这里不去讨论格律发展这个重大的课题,我们只讲学习。既然,这多年以来没有人能够对格律进行创新(有的只是放弃),也没有人能研究出一种很简单很容易上手的运用格律的方法,而诗歌又如此强烈的吸引我们,我们作为学生,就只能先从死记硬背开始,当我们熟悉了各种格律形式,我们才能慢慢体会格律的内在规律,才能在规律的基础上灵活运用。

同时,既然格律是从文字发音角度出发,韵书就是我们必须了解和掌握的工具,不管是古韵还是新韵,先认定一种,就象我们小时候的《新华字典》一样,是最基本的工具,至于能掌握多少或者说记住多少,就看你下的工夫有多少,平时积累的有多少,没有任何捷径。据说,人们为了学英语而把整本牛津字典都背下来,我想背韵书的难度要低得多。能全部记熟当然最好,记不住的随时查,现在有了网络,查询也比以前更加方便,查多一些也就能记住多一些。

格律定式的掌握相对容易一些,多少还有点方法。对于近体而言,并不需要所谓熟读唐诗三百首,只要你熟悉韵书,把律诗的八种格律定式的背下来就行了,背下来以后再去找规律,怎么粘怎么对,很容易就能掌握定式。词牌和曲牌就要取巧了,把常用的几个词牌的代表作背下来,要用的时候进行格律的转换或者把自己作品和代表作的平仄运用进行对照,特别要注意韵脚的位置,就省得去查词谱了。

以上是就文字发音运用规则的一些个人体会,对于文字含义的推敲,怎么样才能更加顺畅自然更富有诗意更有意境,就是个人的文字修养的问题了,只能是靠平时的点滴积累和体会,别人是没有办法帮忙的。就论坛环境而言,在古文版面有那么几个学养很是不错的斑竹和热心中肯的版友,实在是很好的学习环境。当年我初学的时候,没有老师,没有工具书,没有网络,手上唯一可用的就是一本唐诗三百首以及一本宋词举(自己手抄的),好不容易找到一本〈诗韵〉,如获至宝。然后就瞎写,没有人指点或者讨论,没有人拍砖,自己瞎琢磨,高中时曾经给自己写了一联“长夜燃灯照孤寂,素笺弄墨写梅兰”,也可说明当时的学习状态。也许是我比较笨,十多年才到如今这地步,而从混迹论坛以来,自己感觉收获很大,进步比以前快得多,特别是从04、寒学、恁人、云飞、亦心、惊天、司命、天涯、消散、断雨、翠石、青松等等诗友身上获益良多,比之先贤与我毫不逊色,其实交流和沟通是学习的最佳途径之一,我喜欢砖头,有这么多朋友帮我找毛病提高认识、交流心得是再好不过的事情了,我很庆幸有这样的一些朋友。

以上仅仅是我个人近几天的一些感受,写下来与诸位诗友共勉。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