逐鹿青藏 第六章 血色樱花 第二十五节 战争状态 (五)九州乱局 1

湘人李陵 收藏 2 1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1868/][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1868/[/size][/URL] [内容简介] 戒严令上最严格的一条就是;凡进入到军人眼里的非军人,一律格杀勿论,戒严令即时生效。这也就是说,只要军队走到哪,看到不是军人的人,不论男女老少,即可开枪射杀。 军队的装甲车上架着高音喇叭,边广播边开枪杀人,那些躲避不及的人,就被当场射杀在大街上,不但如此,军队还派出小队和中队,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1868.html


25、战争状态 (五)九州乱局 1

小犬和佐佐二郎没有想到,当他们公布这个消息一个小时后,九州岛上就一片混乱,其情形绝不亚于1945年8月15日天皇宣读投降诏书一样。那次是天皇宣布向同盟国投降,而这次是天皇要弃他的子民而去。所不同的是,那次是天皇亲自宣读投降诏书,这次是由九州岛军方发布的消息,并配有大量相关图片。

联想到世界末日,就是大水的到来,天皇要跑,这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所以,没有人不会不相信天皇要跑的消息。

因为这个消息只限于在九州岛上发布,其他各岛并不知情,所以,乱局也就只在九州岛上发生。

首先是一帮九州岛的市民,他们自发地来到九州市政府门前,要求市政府向天皇递交请愿书,要天皇与他的子民们一起共患难。

市政府这下也慌了神,一切通讯系统,要么让中国军队炸了,电话打不出去,卫星地面站也让炸了,一些有限的通讯手段让军方把持着,而市政府也拿不出天皇仍在东京的有力证据,真的是百口莫辩。

于是,愤怒的市民开始发怒,开始在九州市中心拦截车辆,打砸抢商店,围攻银行,占据道路,这还不够,还开始纵火烧房子,总之,九州市内如果没有军队的弹压,不出半天,就会成为一座无政府的空城,将会变成一座人间地狱。因为,消息一公布,连警察系统也崩溃了,警察一乱,情况就更糟糕,因为,警察手里都有枪,更可以为所欲为。

局面即将失控的消息传到佐佐二郎这个参谋长耳朵里时,感觉到他与小犬商量的对策失败了。但是,他们必须再出对策,稳住军队,否则就真的什么都完了。

中国军队前线指挥部的电报也来了,主要也是要他们稳定好地方秩序,保护好公共建筑,并出安民告示,说中国愿意接受日本公民到中国去定居,不愿去的就地正法,特别是闹事的人。

接到这封电报,小犬和佐佐二郎犹如拿到了一根救命稻草。二人立马拟定了一份安民告示,令人到九州城里到处张贴,并在军方电台和当地电视台播出,不到两个小时后,局势稍稍稳定了下来,许多人回家开始打点行装,等待军方的下一步消息。

但是,一个更大的乱源出现了。

在北九州警察总监河边一木的策划下,九州城一万多名警察围攻了九州市政府,并武装抢劫了九州数十家银行以及几百家珠宝店,并大肆宣扬到中国大陆的危险性,说到了中国大陆,日本大和民族将面临灭绝的危险,不如组织起来和中国人拼到底,大水来了还有几个高山可以容纳下大和民族。在这一万多名警察的煽动下,刚刚平息一些的骚乱,又风头涌起,且来势更猛。

征倭军部指挥部得到这一消息,马上电令小犬进行弹压,而已经进驻到九州城西十公里的第四十一军,却按兵不动,以一种警戒的姿态守在原地,防止乱源向西扩散。

小犬接到中国军队的命令,也觉得这么乱下去对自己不利,马上组织起一支两万人的部队,上街执行警戒任务。他和佐佐二郎都知道,中国军队要收拾九州城里的骚乱,简直易如反掌,但却不知道他们为什么不自己出手,反而要让日本军队镇压日本人的骚乱。也许这是要看看他们二位是不是真心想要到中国去吧。

但不管怎样,中国军队前线最高指挥部已经给了他们命令了,这就说明一个问题,那就是中国军队已经需要他们了,将来上大陆是没有问题的了,想到这点,两人高兴得不得了,决定亲自出马,把九州城的骚乱早日平定,迎接中国军队进城。

他们组织的部队刚上街,就和那些骚乱的警察部队遭遇上了,但只一个回合,那些只有短枪和轻武器的警察,就被打得落花流水,鼠窜而逃了。

但是,这些失去了警察身份的乱民,由于对道路熟悉,一不小心他们又从别的地方冒出来袭击你一下,然后又钻进哪条小街小巷的就跑了,就像打城市游击战一样,不进行大规模的围剿,是不太奏效。如果中国军队进来了他们也这样对待的话,那不糟糕透了吗,就不定中国军队一怒之下,把整个九州夷为平地,那他们也就不要想到中国大陆上去图生存了。

小犬又调集了一万多人上街,并派出了轻型坦克,堵住各条街道的出口,在主要街道上用坦克进行巡逻,有闹事者就地开枪击毙,要采取了这些措施后,又到处张贴了戒严令。戒严令上最严格的一条就是;凡进入到军人眼里的非军人,一律格杀勿论,戒严令即时生效。这也就是说,只要军队走到哪,看到不是军人的人,不论男女老少,即可开枪射杀。

军队的装甲车上架着高音喇叭,边广播边开枪杀人,那些躲避不及的人,就被当场射杀在大街上,不但如此,军队还派出小队和中队,进入小巷和居民区,边广播边杀人,凡进入军人视线的人皆可杀之。

一时间,九州城里的大街小巷里,杀人的枪声响得就像过节时的鞭炮声,此起彼伏,远远近近,时高时低,连远在十公里外的四十一军都听了个明明白白。

四十一军军长廖铁龙此时正在刮胡子,他知道,还要不了半天时间,他就可以风风光光地进九州城了,而且是一座静悄悄的城市,迎接他们的,是已经投了降的日本军人,就像1945年时的日本兵一样,他是代表中国政府去受降的。所不同的是,那次是在中国的土地上,而这次是在日本的土地上接受日本投降的,其历史意义非同一般。

廖铁龙是个东北汉子,深知日本对东北的蹂躏有多惨,从1931年的九一八开始,到1945年的8月15日日本宣布投降,整整十四年的时间,东北人尝尽了当亡国奴的滋味,尝尽了国破家亡,流离失所的人间苦楚,这些,都通过祖辈父辈的口传心教地传承了下来。

现在,日本人也要尝尝当亡国奴的滋味了,他们曾经强加到中国人民头上的一切苦楚,今天要都要加倍地被奉还了。

剃须刀轻快地在廖铁龙脸上刮过,那些粗硬的胡须,在锋利的刀口上,被轻轻一碰就被刮断了,沙沙的声音传进耳朵里时,就让人产生了一种杀戮的快感。哪一个军人不渴望驰骋疆场,杀敌立功,建立不朽的功业。

“老胡,特遣队派出去了吗?”在刮着胡子的廖铁龙不放心地问参谋长胡恨雪。

“早就派出去了,现在怕是已经渗透进去喽,你安心刮你的胡子吧,小心别刮破了粗皮又留下一条血痕。”胡恨雪关心地说。因为,廖铁龙在刮胡子的时候一思考问题,准得在下巴上刮出一道口子。

“进城地点选好了吧?”廖铁龙又问。

“选好啦,等你刮好胡子再说吧,呆会刮破了皮又怪这怪哪的。”胡恨雪真有些哭笑不得,这个廖铁龙,总是喜欢在刮胡子的时候谈事,一谈事就刮破下巴,一刮破下巴就怪别人。

“嗯嗯!”廖铁龙嘴里嗯嗯着不再说话,一心刮起了胡子。

廖铁龙一脸的络腮胡子,刮不了个把小时刮不干净,但这时候又是他最闲的时候,可他又是个闲不下来的人,就总喜欢在这时候和人谈事,但一谈事就很容易出现刮破脸皮的事。

“报告!总部急电!”恰在此时,一个参谋大叫一声闯了进来。廖铁龙一惊,预感到有些大事不妙,这胡子才刮得一半,总部就来了急电。

胡恨雪接了电报,看了一眼,并没有递给廖铁龙,而是和那个参谋低语几句就出去了。

廖铁龙虽然吃了一惊,但看胡恨雪并没有叫自己就出去了,也没太在意,心想总不能刮到一半就不刮了吧,那像什么样子呢,特别是到城里去受降,总不能在那种庄严的场合,让人看到我只刮了一半胡子的脸吧。

总部的电报,是要四十一军马上进城,小犬和佐佐二郎的作法激起了民愤,九州城里已经血流成河了,以军方为一派,以当地警察和民众为一派,双方在九州城里已经打得不可开交了,不过双方的实力都消耗得差不多了,中国军队此时进城,可以减少许多不必要的伤亡。

而此时的二十二军,也接到进城的命令。

这一切,廖铁龙不知道,胡恨雪也不知道,只知道总部来了命令,要进城去参与维持秩序,把九州城彻底置于中国军队的控制之下。看来靠日本人来维持秩序是不行的了,必须中国军队出面了。

“老廖,只有三十分钟时间给你了,要快。”胡恨雪走进来对廖铁龙说。

此时,太阳落山了,一抹晚霞已在天边开始燃烧。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