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油咽喉保卫战 (修改稿) 第一部(第一次修改稿) 371-380

中悦 收藏 17 12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0429/][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0429/[/size][/URL] 371 美军伞兵中尉的胸膛被日本人的短自动步枪枪口顶住,心里反而镇定下来。 伞兵旅在新加坡外海大演习之前2个小时,就已遵照太平洋美军联合司令部的命令进入一级战备,接到起飞命令后,一路上追着太阳飞到这里,途径苏门答腊上空曾经空中加油,那时传达了任务的细节,大家都知道了小鹰号和里根号航母特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429/


371

美军伞兵中尉的胸膛被日本人的短自动步枪枪口顶住,心里反而镇定下来。


伞兵旅在新加坡外海大演习之前2个小时,就已遵照太平洋美军联合司令部的命令进入一级战备,接到起飞命令后,一路上追着太阳飞到这里,途径苏门答腊上空曾经空中加油,那时传达了任务的细节,大家都知道了小鹰号和里根号航母特混编队在中日合谋的突然袭击下损失惨重,伞兵旅要迅速占领新加坡使遭受了重创的海军特混部队得以进入新加坡抢修,如果遇到中、日任何一方的反抗,则坚决予以消灭。


日本人说话了,英语,“立即命令你的伞兵靠拢到跳水台,配合我们制服新加坡人!”


中尉心里镇定下来,立即遵命,对着对讲机发出一串命令,蒙面的日本特种兵听到伞兵中尉的“命令”里竟然报告了受到日军攻击,毫不犹豫突突一个短点射打倒了伞兵中尉,调转枪口向两翼靠拢过来的美军伞兵和新加坡士兵射击,弹不虚发,每次都是2、3发的短点射,无论对方是否有隐蔽,都是一个点射就打倒了,直到他的后脑被一发子弹开窍。


一发从5米跳台上射出的火箭弹把60米外一辆刚转过炮口的装甲车打成一团火球。


从跳台上和度假屋顶上射出的急促火力极其准确地把剩余的日军特种兵和还在抵抗的美军伞兵打倒,而每个新加坡士兵的通话器耳机里都响起他们连长熟悉而威严的声音,所有还活着的新加坡军人迅速向游泳池集中整队,但是大家发现连长始终也没有露脸,左顾右盼之间,通话器里发出吱吱的响声,5米跳台和后面的度假屋顶上站起了几个中国救援队员,手中3挺机枪指着他们,接着,新军士兵们发现,周围几辆装甲车的对空导弹发射器调转了方向,对准了国际机场上空盘旋的运输机群,“那是我的车啊,谁进去摆弄了…”


念头未落,16发车载地空导弹射向天空,在度假屋内仍然举着望远镜的人们眼里,拉出白烟尾迹,直扑向那些大飞机!


十几架大飞机纷纷起火爆炸,拖着黑烟栽了下来,第二批导弹射了过去,30秒钟之后,国际机场上空所有的大飞机都消失了。


372

新加坡国际机场。


美国武官成为暂时的地面信息总联络人。他知道攻击油库和塔台的特种部队无一生还,也知道刚才高尔夫球场的美军伞兵中尉刚报告受到日本特种部队袭击,声音就被2声枪响打断,接着武官就看到球场飞来的导弹击落了伞兵旅留下的全部运输机,日本人!偷袭了美军的航母特混编队不算,他们在这里继续屠杀美国伞兵!


仇恨已经烧干了眼泪,电话一直打回美国军情局总部。


373

新加坡石立达机场。


15军特种兵大队大队长感到自己这个临时总统新建立的空军太少了。飞机大大的有,美国人的一百多架,新加坡的十多架,就是飞行员太少了。


私下试探的结果,新加坡的飞行员们都不愿意报名参军保卫新加坡的领空。大队长明白这是S-1号目标还没有掌握住的缘故。


最后只是拼凑了一支杂牌部队,仓促上阵了。特别试飞小组的3位试飞员驾驶了3架双座舰载机,俄罗斯特种部队带来的2位飞行员飞了2架,台湾飞行员高上尉在他们“大队长”声音的亲口指示下飞了一架,一共6架F22舰载机,


还有就是跟班小弟和另外三位有此特长的战士飞了两架直升机。


4架F22舰载机被派去打击球场上空的美军伞兵部队。意外的是,原定计划中此时应该由太平岛传送过来的美军敌我识别系统密码仍然没有送到,使得美军舰载机上的敌我识别系统还在起着作用——不仅保留了不受美军护航战机导弹打击的功能,也保留了机载导弹无法打击美军运输机的功能,火控计算机锁定后,那些导弹根本就发射不出去。最后还是靠机炮解决问题。我军试飞员在被击落跳伞前,紧急通报了这个情况。


来不及再采取措施。美军混编伞兵旅的另一个营,已经快要到达石立达机场上空。大队长麾下新建空军的最后两架战机起飞,我军一位担任“国军大队长”的试飞员带着高上尉升空迎战,空战的景象很是奇特:


两位国军飞行员明语通话,刚冲上去打掉两架运输机,美军护航战机就冲了过来,也不射导弹,上来就是机炮开火,像是半个世纪前的空战情景,国军大队长一声招呼,两架舰载机掉头就跑,高声呼叫机场地面火力掩护,国军大队长的声调里还带着哭腔,一头冲向机场跑道,滑行降落了。


看着麾下的新空军如此孬种,“带头大哥”站在塔台上面皮儿有点儿微微发红。


说也奇怪,眼睁睁看着敌人降落机场,美军掩护机群俯冲下来既不敢开炮也不敢降落,只是从跑道上方做了个标准的通场动作,就拉起来绕开了圈子。


一个圈子还没绕完,大队长发出了命令:“机场导弹部队射击!”


高空的美军运输机群突然掉头向北面马来西亚方向飞去,地面导弹后起直追,仅仅咬掉了最后的两架。正在低空绕圈子的美军掩护机群受到地面导弹的密集攻击,3架当场被击落,其余向南方海面高速逃跑,后面导弹群紧追不舍。


中心通讯小组报告:美远东空军第22航空队的93架战机已经先我一步到达,北上拦击我伞兵团及其掩护机群,我机群已经向西避开,经马来西亚方面同意,临时进入马来西亚领空,计划在马来西亚金山北军用机场降落,所有飞机将被马来西亚方面扣压,我军伞兵将设法经金山大堤进入新加坡;美军向北逃走的伞兵营及其掩护机群有迹象将在金山北同一机场降落,但尚未获得马来西亚方面同意;


一中队报告,在球场上空跳伞的我方和俄方共4位试飞员,三位已经安全落地并乘车赶回石立达机场,我方一位试飞员在跳伞时在空中遭到同时跳伞的美军飞行员手枪射击,伤势不算严重,已在落地后得到妥善救治;美军所有跳伞伞兵和飞行员落地后“遭到日本特种部队袭击”,全数阵亡;


俄国特种兵部队分队长则亲自上来通知,俄国专家终于解除了美军舰载机导弹的敌我识别密码锁,你们的专家刚才提供了很大的帮助。我们的试飞员马上就回到石立达机场,大家这就告别了。我们将开走美国人的几架飞机。说到这里,分队长锐利的目光逼视过来。


大队长一笑,说:祝你们回程一路顺风。


虽然,上级关于俄方大难题的指示是“留住客人,拖后处理”,但是,刚才俄国人与我们并肩作战,人家什么也没讲。


中国特种兵是讲义气的。大队长自己作了主张。


分队长握了大队长的手,又情不自禁相互用力拥抱了一下,转身就走。


可走到门口,又折转回来,压低声音对大队长说:我们将去安达满群岛基地,大概会路过一下金山,如果无意中碰上了什么,“耶许,灰廉习一下新飞几”。


然后,就是中心通讯小组报告说,美22航空队掉头南下,将经新加坡飞向苏门答腊,计算表明,他们的油不多了,估计在新加坡上空最多停留10分钟。


大队长明白,美军的混编伞兵旅大部被消灭后,第22航空队在新加坡已经无所作为。想起了俄国分队长说的“练习一下”,大队长对已经气喘吁吁跑上来领取新任务的“国军大队长”说:去送送美国客人。


374

中国南海,太平岛。



周北岳乘我军演习舰队的一架直升机飞抵这里后,发现情形有些不对。


应该来迎接接头的我方长期工作人员没有露面。来接的少校军官,周北岳不认识,来人客客气气,但是直觉告诉周北岳,这里外松内紧,气氛不对。


到了司令部,主管联勤的基地副司令没有露面。基地司令却出来了,很热情,保证照计划行动。但是,具体的部署行动却一个都没有。周北岳几次借口出去,都被副官客客气气拦住。门外哨兵虎视眈眈。周北岳明白,自己被软禁了。


任务紧迫,我军收复南沙群岛的部队已经出发。收复南沙是政治仗,不到万不得已不能硬干,否则后患很大,最好是按照原定计划,造成绝对优势,要周边国家知难而退,与我们合作,这就首先需要太平岛提供制空权。此外,美军在这次扼制咽喉大演习前更换了最新一套敌我识别码,台湾作为参加成员,也掌握了一套,在中岳大哥不在台湾的情况下,最有可能拿到这套新码的地方,就在太平岛。


脑子里急速思考,脸上不动声色,像是对暗流涌动的环境毫无察觉。首先抓住了眼前局面的要点:基地司令亲自陪着。这说明什么?很快,周北岳做出了一个只有六分把握的判断,发动了一个突然袭击:


"*副司令的命令不是美国人的意思。恰恰相反。美国人在南沙方面要放水了。”


观察到基地司令眼神里的焦虑一闪而逝,周北岳有了七成把握,单刀直入攻了进去:


“司令想必已经知道新加坡外海美军两个航母特混群全军覆没,那是日本人干的。刚才日本人又在新加坡国际机场用地空导弹干掉了美国人的伞兵旅。美国人不出今晚就会动手报复。这个关节眼上,台北是不会站错队的。”


基地司令急切地等待周北岳说下去,八分把握了。


“有个新情况,司令可能还不知道,现在他们的里根号航空母舰和几千人员,都扣在我们手里,美国人刚刚和我们密商,要我们放舰放人,联手对付日本人,交换条件就是他们在南沙放水,不管了。”


基地司令被说中内心要害,面色大变,周北岳九成把握在胸,乘胜追击:


“刚才的渤海口空战战情通报司令也看了吧,本来日本人的偷袭一定得手,最新式隐身战机FC01比我们的强得多,可是美国人给我们提供了卫星制导信息,打破了日本第一航空队的隐身,还用战略激光帮我们打掉了日本人的预警机,我们用陆基导弹完胜小日本,一架飞机也没损失,日军的338架一架也没跑。要是没有美国人的帮忙,情形至少和上海东一样,是拼个两败俱伤吧。”


“现在的局面是中美联手收拾小日本,台湾要配合行动,可以乘机领取南沙石油这个大礼物。如果我们行动迟缓错过时机,不仅北京和华盛顿怪罪,恐怕台北更要把罪责都推到司令头上罢。


兄弟我不过是中石油的股票认赔,输了几亿台币,司令你呢,你的那几位老冤家大概会趁机而上,让你屎盆子罩顶,军事法庭上见了罢。”



基地司令一把抓住周北岳的胳膊,“兄弟全听二哥的...”话音未落,里间门推开,基地联勤副司令走了出来,给周北岳使了一个眼色,对司令慷慨激昂的说:“学长不必出面,事情全由兄弟去办,成了,功劳是您的,万一搞砸了,兄弟就全担下来了”


周北岳从司令手里轻轻抽出胳膊,一张股票期货合约递了过去,笑笑说道:“.兄弟还多准备了一份心意”,司令低头一看,那是300万中石油期股,南沙石油到手,这份期股就至少值1亿台币了。



20分钟后,一个中队的F16从太平岛机场呼啸升空,一条四书五经码的电报也随着飞出。


375

北京西山,军委指挥中心



总参*局局长默默地把经过技术分析得到的美军最新敌我识别密码组交给副总参谋长。虽然来得迟了,但毕竟还是来了。副总参谋长问总长:“现在发给石立达机场吗?”


按照原定计划,这个密码拿到,要立即发给新加坡我特种部队,相机夺取美军降落在那里的舰载机,解除锁定,让我军随后降落的伞兵团带去的飞行员试飞F22舰载机,掌握南线制空权。


实战中出现了一些变化。我15军特种兵大队超额完成任务,控制了石立达机场,夺取了美军两个航母编队全部紧急降落到那里的舰载机。但是美军南线大机群撤退之后,分出一个第22航空队阻击我伞兵团机群,使得伞兵团改道马来西亚金山机场紧急降落,飞机全被马来西亚方面扣压,遭遇意外挫折。不过,最新情报显示,改穿便装的飞行员和第一批伞兵特遣队即将到达石立达机场。特种兵大队久等这份最新敌我识别码,按照3号预案的作战计划,拿到就应该立即发过去,为什么总参*局局长要交给付总长定夺,而付总长还要请示总长呢?在场的几位参谋看出了蹊跷。


总长沉吟。然后目光转向军委副主席兼国防部长。



国防部长缓缓地说:“密码还是发过去。告诉15军特种兵大队,先不要用。”



参谋们观察到,副主席说了“先不要用”之后,总长、付总长、*局局长等人似乎都长松了一口气。


376

美国远东空军司令官亲自率领他此刻的全部家当——600多架战机组成的第二攻击波,正向上海方向发起猛攻。



对面200公里,中国空2军主力,黑压压近千架飞机压了上来。


情报分析表明,中国空2军约半数是苏30、J11、苏27和J10,但是他们的J12应该剩下不多。主要有2个J12主力团,都放在他们叫做“老虎部队”的那个第六师里,那是他们真正的王牌。那个部队有一股子凶悍的霸气,那种目中无人压倒一切的霸气,他们打掉了第一攻击波机群的全部,一架未留。但是这个令人畏惧的老虎部队终究是拼光了,双方的第一波机群虽然数量不成比例,还是拼了个同归于尽。


剩余的另一个J12主力团已被发现转向北面飞去,那应该是为了应付日本人对他们京津地区的突袭。


国防部长命令晚一步收拾日本人是很正确的,这是给个机会逼日本人向中国动手。美国的实力是很强大,但是也不宜面对中日联合的局面。果然,日军不得不在新加坡事变后表明态度,派出他们最精锐的第一航空队偷袭中国渤海方向;空军主力的千架大机群则飞越东海中国线,直逼中国的春潮油田。日本向美国表明态度的用意,当然是为了要美军支持他们拿下春潮油田。这是一场政治仗。日本并不想和中国大打出手,他们希望最好是造成美日联合的绝对优势,让中国人做出明智的判断,从而在随后展开的东海油气田谈判中对日本做出让步。所以他们竟然为了一个油田出动上千架飞机,不仅远超过现代空战的需要,甚至达到了“共同防御”战区空间允许的最大容量,这么夸张,哪里是打仗,纯粹是一场老式帝国炮舰主义高压政治的表演。



司令官面对的上海方向也是一场政治仗。分寸很难把握。“扼制咽喉”和“共同防御”的战略目的都是为了扼制中国的崛起。本来以军事力量对比来看,这两个行动都有必胜的把握。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卑鄙的日本人在新加坡外海发动了珍珠港式的偷袭,摧毁了小鹰号和里根号两个航母特混群。消息传来,司令官的第一反应是无法相信。冷静下来,才体会出新加坡事变包含的深刻战略含义。


后石油时代到来了,日本人要独立掌握自己的命运,确保他们的能源供应。那么,谁对他们的能源供应构成威胁?毫无疑问,中国没有实力威胁到日本,别人也没有,这个世界上只有美国有这个能力。二战的太平洋战争就是为了这件事打起来的,第一次珍珠港事变就是为了这件事发生的。从这个根本点去看问题,美国早就应该清醒地估计到今天发生的事情。



事情已经发生。总统的处理显然是一种政客手法,首先想到在政治上保住本届内阁和他本人。因此他的对策是公开压倒中国,暗中收拾日本。不过司令官认为,这样做在军事上也没有错。中国军事实力较弱,可以公开压倒;日本的军事实力很强,要想迅速打赢日本,必须猝不及防突然袭击,因此必须先给日本人以美国需要日本对华联合作战的假象,安抚住日本,才能突袭得手。国防部长那只老袋鼠,狡猾的家伙,已经制订了一套突击日本的外科手术式的方案,是的,必须那样干才能打垮日本。日本人暗中积蓄武力已经数十年了,那种武力程度远远超过应付周边国家的需要,达到仅次于美国的空前程度,一代代首脑人物不断参拜靖国神舍,那是一种东方式讲究的弱者崛起的卧薪尝胆,美国应该早有醒悟的啊!



美国醒悟太晚的结果,就是今天司令官面临的困难局面。军事上,美国远东空军必须首先打垮中国上海方向的空军主力,给上海这个中国经济的大龙头造成极大的恐慌;还要保存实力完成后面的重头戏——打垮日本空军主力,那个侧后的夸张的千架大机群。只有打掉这个机群,美国才能保住冲绳基地。在国防部长的外科手术之后,如果美国仍然掌握着冲绳,那么日本就无力夺回冲绳,谁握住冲绳谁就制住了日本,冲绳是日本的能源咽喉。如果日军先动手夺回冲绳,那么即使美国施行完了外科手术,重新登陆冲绳也是一场极其艰难的苦战,上次太平洋战争后期,美国以空前的军事优势,拿下冲绳还打得那么惨烈艰辛,现在的情况下,外科手术之后,只要日军陆军部队占据了冲绳,美军能不能短期内一战而下攻克冲绳都是问题了。现在的世界,不允许美日这样的大国打长期战争,因此封锁围困让日军失去抵抗力的战法不能使用。西方大国之间打仗只能以误会式的冲突的形式来打,几天内要见输赢,输的就输了,赢了就赢了。此后大家必须坐到谈判桌边,由政治家们出面,先假惺惺说一番误会、惋惜之类的废话,然后再就军事上已定的态势讲斤论两讨价还价。



美军事先往冲绳基地调去了两个陆战队师,本来是为了“共同防御"行动的需要,做样子给中国人看的。幸亏有了这两个师。但是能不能顶住日军的攻击,殊无把握。司令官常驻冲绳,知道日本人在那里下了多大的力量。长期胜负是靠制海权,要在几天内定胜负,还是要靠制空权。



司令官在来路上的一番战略思考之后,决定在上海东方向与中国人气势磅礴地打一下子就走,保存真正的实力去打赢日本人。不能跟中国空军再拼了,刚才第一攻击波的战况表明,中国空军有了实质的飞跃进步,甚至在两个技术领域超越了美国,如果再和中国人血拼,远东空军主力弄不好也要元气大伤,那就无法保住冲绳这个战略要地了。



可以庆幸的是,K31系统在损坏前击落了中国空2军机群的3架指挥机,还好。



司令官命令向对面的中国机群发射300枚AIM250远程导弹,并准备返航。


377

中共上海市委会议室。


放下军委主席的电话,市委书记慢慢坐了下来,陷入沉思。


屋子里的气氛在众人的思考中,一点点发生着变化。



只有政协主席,花白胡子抖抖着,慢慢扶着拐杖站了起来,象是不认识似的,看看这位,望望那位,看着一个个泥雕似的市委要员们,民主党派的政协主席先是焦急、再是愤怒,到了后来,竟然焦急愤怒全失,开始害怕起来!


政协主席已经是最“与党中央保持一致”的民主党派著名人士,平常就和周围的民主党派人士一起,处于对中国共产党很复杂的情感当中,对社会和中共党内阴暗面的了解,对国家建设中许多急待解决的重大问题,对于人民群众的种种要求和愿望,对于解决问题的认识和一次次的提议,光明与黑暗,进步与落后,失望-绝望与希望,欢欣鼓舞与愤怒谴责,焦虑、等待、渴望、祈求,跌到与重新奋起,雄心万丈与心灰意懒…,长久以来,爱国主义基础上迸发的一次次感情漩涡,几乎折磨的人要麻木了,今天,当中国的国家利益面临空前严峻的挑战的时候,面对中共要员们一个个的不言不行的沉默,政协主席才明白此时自己内心最深处的感觉,竟然是——恐惧!


政协主席突然感到,以往我们这些人无论怎样的酸甜苦辣喜怒哀乐焦急愤怒争吵呵斥责骂,都是建立在共产党的强大的根基之上的,国家危急关头,如果没了共产党这个主心骨,唯一剩下的感觉就是害怕无助!



终于,市委书记在大家切盼的目光中,特别是在政协主席几乎是祈求的目光中,慢慢站了起来,说了一句让政协主席不相信自己耳朵的话:


“我要去中心公园群众露天舞场去跳舞”,说完一笑。



“完了,完了!连市委书记都——都疯了!”,军委主席一顿臭骂下来,中共要员们都要神经失常了!就在政协主席天要塌下来的感觉之中,


主管组织的副书记站起来说:“我和老秦组织一场露天音乐会”,老秦就是市委宣传部长了。


主管外经贸的副市长突然笑起来,说:“我去组织一场选美比赛,马上印海报播广告”,


常务副市长笑嘻嘻地说:“选美这么好的差事还是我来干吧,你去陪那些老板们办个网球比赛还是高尔夫什么的,打球你行,看脸蛋儿漂不漂亮我还挺内行的”



......


最后,惊恐交加的政协主席绝望地看到,最后一个没疯的人,主管文教的副市长女士,那位从来就激烈反对开办六合彩的人,突然愣愣地冒出一句:“要不,这就正式举办六合彩开彩仪式吧?”



天旋地转,政协主席扶着拐杖慢慢坐了下去。



说也奇怪,市委书记在中心公园老年人露台舞会的第一步舞步踏出,从下午开盘就在风刀霜剑般的“谣言”下节节退低的上证指数,陡然一振,开始止跌回升。


378

空2军主力机群在一开始就面临着非常不利的作战态势。



头上没有一颗卫星;3架电战指挥机被美军高能激光击落,包括战场总指挥、付军长指挥位置的那一架,付军长已经跳伞;


没有巨网;建立在上海外岛上的两座大功率雷达站被美军战略弹道导弹摧毁;尚未最后改装完成的6艘载有大功率电子战设备的原工程船紧急启用,出海不久,就被美军3艘潜舰发射的反辐射导弹摧毁,唯一收获是,这些潜舰中有一艘是我们未能标定的,这是东海战区潜伏的一大隐患。损失这6艘电子战船之后,空2军重掌上海东战区制电磁权的努力就化为泡影。



在发现美国远东空军第二攻击波机群的位置之前,先发现了AIM250导弹群,此时导弹群已逼近我机群到60公里的距离,速度3马赫。



临时代理战场总指挥的空5师师长命令全体180度转向,全速返回。



3分钟之后,当空二军主力机群临近上海50公里的时候,后面紧追的AIM250导弹群已追到只有10公里不到的距离,突然打开末段加速,空速提高到接近5马赫,一下子赶了上来。



空5师师长明白导弹群即将追上断后掩护机群的尾焰,但是计算机也提示,这群AIM250导弹已达最大射程,强弩之末。



掩护机群放出全部红外诱饵,这是参考焰火的空中成形技术研制的最新红外诱饵,具有一定的空中红外成形能力,是针对导弹的红外成像导引头的。


可惜未能起到多少作用。AIM250导弹末端使用了多模复合制导,红外成像导引头的辨识能力也很高,只有二十几发远程导弹被诱爆。



掩护机群射出全部格斗导弹,800发格斗弹按反导模式锁定AIM250导弹的庞大身躯,随后,在空5师师长的严令下,掩护机群所有飞行员跳伞。



最后的十几秒钟,近百发AIM250在超越最大射程后坠向海面,一百多发在反导格斗弹6对1的交叉攻击下炸成碎片,最后一瞬间,我军掩护机群已经空无一人的65架战机被AIM250追上尾焰炸成火球,其余的无人掩护机在飞行十几公里后坠入海面。



379

美军的300发AIM250导弹全部消失了。空2军掩护机群付出了沉重的代价。



空5师师长在暴怒中命令:“还活着的都跟我来!”率先掉头,杀出回马枪,



可惜耳机里传来东南空军前指司令员的严厉命令:“全体返航!不得恋战!”



官大一级压死人。不管理解不理解,命令还是要服从。三大纪律八项注意的头一条嘛。



空5师师长恶狠狠地命令:“空5师剩下的跟我留下掩护!其余的返航!”


380

射出300发AIM250导弹不久,美国远东空军司令官就命令全体返航。



返航途中,司令官在检讨得失。


10分钟前,与中国空军第二集团军的远程导弹战,为远东空军挽回了些面子。


中国人原来确实没有那么多的J12,总统命令南线机群掉头看来是错误的。


后来上来的中国空二军主力,黑压压近千架飞机,约半数是苏30、J11、苏27和J10,但是没发现他们有J12,没有能力强大的J8D电子战机群(这是值得认真研究的第二个重点),头上没有一颗卫星,指挥机被K31击落,电子战船团的压制电磁场刚起作用,就被美国海军的潜射反辐射导弹击毁。这种条件下,美军依靠远程导弹AIM250的优势,打出大约150对零的战损比,替美国空军挽回了一些面子。但是司令官无论如何都高兴不起来。因为他清醒地估量出,美国在这场顶级水准的大空战当中,还是输了。


在空战顶级武器的比较上,中国的J12压倒了美国的F22,中国的电子对抗压倒了美国的。美国只是依靠地球另一面飞来的激光,才打掉了中国老虎部队的电子战机群,如果那个机群还在,美国只有射程优势的AIM250就不会轻易得手,刚才向中国空军的远程导弹射击的战果也不会是150:0,如果他们处于一个政治上允许撤退的战场而早些使用掉头战术,那么那300发AIM250就可能在推进剂用尽后全数落空,并且,如果中国人掌握了制电磁权的话,远程导弹就不能制止他们冲过来,冲过来之后的近战,F22也不比苏30和J11占优,尽管J11没有装备那种令人胆寒的周缘矢量位移系统。



中国人的问题在于数量。如果,今后的空战中,中国人有足够的J12和电子战机群,那么美国空军将如何应对呢?美国空军会不会不可避免地一次次全军覆没呢?不不。如果我们已经知道中国人的顶级空军比我们领先10年,那么美国就需要修改战略而不是修改战术。远东空军的基本战略就应该是——不要去惹中国人。


如果空军战略做出这样的修改,那么美国势力范围就应该从中国沿海后退1000公里。那块地带就属于中国人了。包括台湾在内。


还好,中国没有航空母舰。不然,那个地带的宽度就远不止1000公里。


美国空军黯淡的日子应该不会很长。F34、F35都属于与F22相近的水准,能够垂直起降就是了。对于海军,垂直起降当然很有意义,但是对于空军讲究的制空战机,垂直起降还是牺牲了一些性能,它增加的机动性,也比不过中国人的周缘矢量系统,比不过,还差很远。


空军部准备将2年内成军的F37作为过渡,而迎来崭新的绝代天骄——F41。


但是,不必了。今天的上海东大空战,必然将F41计划送进字纸篓。美国一定要拿到周缘矢量位移技术,用到下一代战机上。从那以后,才能重新和中国人平起平坐。


主力机群的掉头不是战术性的,不是只为了躲中国人可能射出的远程导弹,而是战略性的掉头—掉过头去对付日本人。远东空军不应该叫远东空军,那是二战后迁就英国人的做法。英国人早就不值得迁就了。应该叫西太平洋空军。


刚刚接到的情报表明,他们的空军主力在越过东海日本线以后并没有遭遇中国空军的抵抗,他们也没有对油田区的中国海军舰只做出任何攻击,然后突然向东北转向,即将截断美国远东空军机群返回冲绳的退路!日本人要干什么?他们要先一步动手了么?.


司令官的思考在这里被打断。此时,他听到了第一次明语警告:


“美军机群不得进入冲绳附近的日本领空!”


“你方机群必须立即南下,返回台湾或者菲律宾基地降落!”



什、什么?!



司令官让联络参谋负责质问日本人,自己向华盛顿紧急报告了情况,话音未落,指挥机内侦测参谋惊慌地向他报告:“东南日军机群方向射来900发导弹,掠海飞行,速度×××,方位×××,×××,将于300秒后与我机群相遇!”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