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油咽喉保卫战 (修改稿) 第一部(第一次修改稿) 361-37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429/


361

日本第一航空联队指挥官认为他没有受中国空军的欺骗。来路上,指挥官紧急研究了情报总局汇集的上海东空战的电子资料和卫星资料,而美军冲绳空军总部提供的远东空军第一攻击波预警指挥机被击落前发回的一些信息,指挥官认为不能完全相信,只能对照参考。对情报分析研究了一通之后,指挥官认为两点值得高度警惕:美军前锋隐蔽突击机群在即将得手的时候突然向下方海面推低机头是不可解释的行为,从此丧失了攻击的先手,由此判断,美国转来资料所说的中国电子战机已拥有虚拟成像技术是可信的,此外,在中国方面的压制电磁场消失以后,100多架F22对付中国十几架J12还打出那么高的战损比,说明中国的J12空优战机具有极其优良的格斗性能,究竟是什么技术导致,现在还不清楚,防范要点只能是不要让他们靠近。



接近渤海入口之际,指挥官发现FC01机群已被强大的电磁场包围,而中国空一师机群的目标仍然很清晰。有了美国远东空军的前车之鉴,指挥官对这些目标未敢深信,没有就此发射远程导弹,而是结合日本卫星发来的断断续续的光学资料,以人力指引计算机的对照分析,紧张的1分钟之后,指挥官冷汗涔涔地暗自庆幸:对面海上飞来的空一师机群是电子虚拟成像,真实的敌机群应刚出胶东半岛,并且很有可能已射出他们的R79远程导弹!



还没有发现任何R79导弹,两翼的FC01战机就被连续击落了二十几架,计算机对策分析提示:很可能是中国威海、旅大基地新建立的化学激光站的攻击!



指挥官用了十几秒钟急速地思考,得出了唯一正确的结论:此行突袭任务有败无胜。这次突袭京津地区,对于日中双方都是一场政治仗和心理战,打赢,固然可能夺解放军三军之志,打输,对于勉勉强强如履薄冰的日本内阁,何尝不是一个极其沉重的打击!内阁本来就是在军人“武力优势”的一再保证下,硬着头皮批准对华开展军事行动的,这里面还有向美国人解释和请罪的意思,只要第一航空队一败,那么内阁会比军队更快地垮下来,所以第一航空队不能败,不败就是胜利,


面对中国在渤海禁线的强大布防,要想不败,只有一条路,就是在未见分晓前撤退,这样,也就可以向美国人交待过了。



指挥官命令全体转向返航,命令向旅大、威海中国海军基地方向以每10秒钟2发的速率射出远程导弹。两边射来的中国人的激光周期都是5秒,那么第一航空队携带的远程导弹射出1/3,就足够全队脱离中国激光的最大可能有效射程。我们不知道激光站的具体位置,当然更谈不上制导导弹攻击激光站,但是中国人也不知道我们不知道,他们必须按常识先保住激光站不被导弹摧毁,因此必然要先打击射去的导弹,这就行了。


362

可惜事已至此,胜败已非人力所及,力量对比过于悬殊,指挥官无论作出什么决策,都显得漏洞百出。



全队返航的命令,只是将全队战机的尾焰,暴露给以红外成像为主制导模式的导弹群。从南面射来的600多发远程导弹和下面射来的200多发中程导弹以90度夹角和接近4马赫的末端速度几乎同时攻到,立即就对FC01战机形成2.7对1的交叉攻击,只一瞬间,200多团火球爆裂,



指挥官发出他最后一道命令,应该说是一个正确的命令:“各机随机机动!”



剩下的百架日机突然四散奔逃,这一下子就达到了两面置地巨网中心计算机解算速度的极限,物极必反,反了就不用了,两大基地的指挥员几乎同时发出撤消电磁压制的命令,导弹群的末段弹载主动制导在清晰得多的电磁环境下,毫米段主动雷达辅助红外成像制导头紧紧咬住目标的尾焰,数十团火球接连爆裂,可惜连续爆开的火球作为巨大的红外目标,其规模远超过红外诱饵,其红外图形相当于不断变化包罗万象的噪声,噪声不是正确信号,却是所有正确信号的总和,弹载毫米波主动雷达在两大置地巨网撤消电磁压制之后已经发挥了强大的作用,可惜仍是辅助作用,红外成像主导引头不分青红皂白地把导弹引向飞行中的敌机和炸毁敌机的火球,近900发导弹全部找到了自己的目标,只是不再符合减法原则,只剩3架FC01逃了出来,以掠近海面的高度飞行,闷头疾冲300多公里之后,他们发现了对面射来的R79导弹群。


363

空六师2团副团长知道今天团长一定气死了。一出战就换着法挨打,好容易挺到了地方,团长的座机大概是被音障共振破坏接着又被空前强烈的激光割碎,附近没有敌机,靠近我方沿海,团长的降落伞忽悠悠安全地向海面降落,降落地点座标通知已经发出,不久团长就会被搭救起来,不过他一定要气死了。



现在副团长自己也快气死了。历尽艰辛赶到了截击地点,损失了1/4战机的2团机群准确截断了日军第一航空联队的退路,好不容易有了一个还手打人家的机会,可是——逃回来的日机只剩3架了!


空一师向来目中无人,这次更是一点面子也不给六师,居然只给剩了3架!这哪叫北一南六,简直一整个的惟我独尊!


副团长气死了。最后的理智留给今天损失最重的3大队,命令:“谁他妈也别动了,就3大队,给老子开火!”



3大队接到这句不像命令的命令,惊喜之中,十几发R79导弹射出,不久大家就都看到,那3架倒霉的FC01被炸得四分五裂,接着大家发现剩下的油已经不多,唯一能干的事就是返航了。


364

美国里根号航空母舰,医疗室。


中国海军少将的话一出口,双方军官就感到满屋子里骤然充满了杀气。


几位美国海军军官紧绷的神经再也受不了了,一下子抽出手枪,对准了中国海军少将。


史密斯努力地要抬起身子,制止这种粗鲁的举动,还没来得及,就看见一位英俊的年轻士官捧着一个托盘进来,给少将和每位中国军官奉上一杯咖啡。


这个绝对不合时宜的举动,一下子使史密斯感受到了莫大的侮辱,对他本人,对美国海军的巨大侮辱。


这样的场合送上一杯咖啡,态势决定,意思可大不一样.态势如果是打胜了,占有优势,那么给谈判对手送杯咖啡是表现了风度,更重要的是表现了自信,那是对优势的炫耀,对对方施加压力,咖啡是一种心理战,打败了呢,送咖啡就是希望对手缓和气氛,实际上是一种祈求.。美军的态势是明摆着的,2大航母特混编队如今只剩一艘半沉没沉的航母,没有飞机,武力全失,飞来的那队反潜机搜索不到那艘神秘的中国潜舰——两艘中国潜舰不用费心搜索,自己就静静地浮出水面,上面几个水兵躺在甲板上袒胸露臂的晒太阳,听任头上反潜机们呼啸来去。那意思再明显不过了,浮出来的不用搜,下面还有一艘,你搜吧,肯定搜不着,搜啊,搜啊!


仗打到这份上,又变成了比划。史密斯舰长深感对手绝非等闲人物,在各种作战态势下火候拿捏都很有讲究,现在摆开的这个架势,潜台词就是说:“我就剩这几条伤痕累累的驱逐舰了,可还是比你强得多,你的反潜机搜不到我的那艘主力潜舰,你的航母就是我嘴边的小菜,是我的人质,是我押解的囚犯。”


史密斯也知道反潜机搜不到那艘潜舰。那艘潜舰能够完成刚才扮演春汛的惊世骇俗的技术动作,其隐蔽能力就绝不是这几架老式反潜机所能企及的。史密斯推论在海军部里没人相信,这里让反潜机搜一搜,其实是心存侥幸。


没有奇迹发生。反潜机久搜无果,只惹得几个中国水兵在浮出水面的潜舰甲板上晒太阳,在美国海军望尘莫及的技术能力的支撑下,对手的轻蔑表现到了极致。偏偏,这个时候,那个不懂事的士官竟给对手送上了一杯咖啡!


曾几何时,雄霸世界七大洋的骄傲的美国海军,要为了乞求从敌手区区几艘驱逐舰眼前通过,而诚惶诚恐地奉上一杯咖啡?!史密斯来不及拦住那杯咖啡,也不再想挥手去掉对准少将的手枪,颓然倒回床上。


少将微笑着,把手中的咖啡向愤怒得面部变了形的拿着手枪对准他的军官们举了举,然后轻轻抿了一口。



既来之,则安之。少将在唱另一出空城计。


美军残余舰队的司令举起白旗之后,明语通话要求谈判协商从这里过,少将就知道他们顾忌96级潜舰。否则,以美国海军的一贯风格,横冲过来就是,还商量什么。明面上的中国水面舰队不能发射鱼雷。水底下的潜舰则另当别论。


但是,96级有更重要的任务,走了。只有这么一艘96级潜舰。这里的局面要靠自己手里伤损严重的4条小舰来撑。


美国人的反潜机现在对我们的两艘旧式潜舰其实仍具有的优势。这是因为:


1他们有开火的理由。名义上,是水下一艘不明潜舰(日本人的),攻击了美军的航母编队,因此美军反潜机可以以此为借口,按照“水面下的都可能是敌人”的逻辑,只要搜到非己方潜舰,就可以攻击;而我们,现在没有主动开火攻击的理由;


2从实力上看,美军掌握着这里的制空权,空中增援部队还会不断到达,而我们掌握着这里的水面下制海权,现代海军理论认为水面下制海权是敌不过制空权的,反潜机的持续搜索攻击迟早要把潜舰打垮,96级潜舰如果在,或者可以冲破这个定律,但是现在的两艘旧式潜舰没有这个能力,何况其中一艘已经负伤不能深潜,另一艘已没有鱼雷;



我方唯一优势在于美军应该不会知道96级已经走了。


但是这个优势不能持续很久。96级的新作战任务,决定了他在几个小时之内就会暴露位置,那时美军就会明白这里我们是在唱空城计,估算得出,96级暴露位置的时间快到了。


舰队的作战任务,到现在已经变为拖住美军,不能让他们这几千号人增援到新加坡,还要在气势上公开地压倒美军,表现出中国是这场较量的胜利者,这是政治仗,对决定周边国家往哪边倒至关重要。


必须在96级暴露位置前彻底压倒美军。



司令员通盘考虑之后,答复美军,主动提出了到美舰上去会商。送过去给他们当“人质”,他们反而不敢有任何异动。因为这种胜利者的信心满满的姿态,只能来自武力的绝对优势,美国人必然把这种自信解读为96级仍然卧在下面,举手之劳,重型鱼雷就可以让里根号航空母舰灰飞烟灭。


少将简单洗了洗脸上灰黑的硝烟,居然还能翻出一套完好无损的将军制服,太好了。我们远没有美国人那么惨嘛。


最后一架能飞得动的直升机,带着少将、那位最早看破局中迷雾的年轻参谋、3位准备派驻美舰的“联络军官”,穿起全舰拼凑出来的好制服(押解人员的制服总是很重要很考究的),向美舰出发了。



当美军军官一起拔出手枪的时候,少将就知道美军的真实情况和自己判断的分毫不差。心中笃定。


少将当然既不在乎手枪也不在乎咖啡,用眼角瞟了一眼死要面子活受罪颓然倒下的史密斯,端起手中的咖啡,朝举枪对准自己的美军军官举了举,意态悠闲地抿了一口。


365

美国里根号航空母舰。



中国海军少将意态悠闲地抿了一口咖啡,美国军官们的手枪就讪讪地收了起来。


大家不是恪守礼仪,而是从少将悠然自在的举止上,想起了史密斯舰长的推论,想起中国人威力强大的最新式潜舰还在下面,不久前两艘航空母舰的遭遇,尤其是小鹰号那地狱般的爆炸,令军官们人人胆裂。大家猛然意识到,当面这位少将,不是什么人质,而是一场受降仪式的主角,眼前的局面,差堪比拟二战结束时密苏里号战列舰上的仪式,只不过中国人的角色没变,美国人却充当了日本人的角色。


几位军官一言不发,低头疾冲出舱门。



旁边的一位中国派驻美舰的“联络军官”是政治部保卫干事,上午那个决定胜负的关键时刻曾经抽出手枪对准了司令员,事后已经懊悔万分,几次想去道歉请求处分,都没得机会,刚才来的时候,司令员点将居然包括自己,那一霎时热血升腾起来,刚说了句“司令员,我对不起你-”,首长就微笑着用力拍了拍自己的肩膀,从那一刻起,保卫干事就暗中咬紧了牙,恨不得立即就有机会在首长面前为国家赴汤蹈火。


此时此刻保卫干事心里正在想着,回去要写个剧本,叫海政文工团去演,“4条小舰阻敌路,一杯咖啡退顽凶”,再想想再想想…,保卫干事正在神游天外,就听得鬼机灵参谋衣袋里那个小盒子“哔-哔-哔-哔-哔-哔”越来越急地响了起来。



核泄露计量仪警示信号!


一瞬间,史密斯上校面色惨变,周围美军军官立即骚动起来,一齐看着史密斯舰长,中国海军少将又喝了一口咖啡,把杯子稳稳放回英俊士官手中已经嗦嗦抖动的托盘,对病床上的史密斯说了句“那就不打扰司令官处理紧急情况”,然后风度绝佳地一个转身,带着所有中国军官走了。



史密斯上校一霎时万念俱灰,他很清楚,航母的核动力反应堆在鱼雷的剧烈爆炸后,终于产生了严重泄露,按照国际公约,进新加坡港口维修已经不可能,不能进港在严密防护下维修,那么在克来星敦号航母战斗群到达前的长时间内,这艘失去抵抗能力的航母就是中国潜舰的人质,在此顾忌下,美国无法在新加坡采取大动作赶走中国人,或者说即使赶走中国人也没有意义,美国海军战败,航空母舰扣在中国潜舰手里成为人质,总统顾忌国内政治形势,就不敢采取任何断然举措挽回新加坡的败局,美国不敢做出大动作,超级武力优势就无法发挥,中国人一艘航母扣压在手,对美国予取予求,他们完全可以趁机收复他们所谓的南沙群岛,那么,周边国家就会看清形势,屈服于中国军事力量的威胁——克来星敦号特混群到达前的30小时之内,南中国海将一夕变色,周边国家将倒向中国,美国的扼制咽喉行动将以失败告终,克来星敦号特混群到达之后,只能与中国人妥协,以承认中国大哥大接管本地某些原属于美国的势力范围的代价,换取中国发还这艘沉了一半的航空母舰。


如果里根号强行闯入新加坡避难,那么情形会更糟,新加坡禁受不起这样一个庞大的核污染源的进入,那样会摧毁今后几十年内的新加坡的经济,新加坡会拼死反对,中国人不战而屈人之兵,“捍卫发展”的战略目的同样达到了!


同样,里根号此时也不能到任何一个周边国家去避难。


与中国人斗到这里,美国已处于不胜之地,


所以,所以那可敬的对手带着所有的驻舰军官走了。


史密斯猛然意识到,邪恶的黑猫并不是中国海军少将。



史密斯强撑着,发出了一连串的命令,所有必要的措施将立即实施,所有人员将有条不紊地按程序先后撤离航空母舰,编组成一个医护队、一个战斗队,医护队将负责把三千多名伤员和其它舰船的落海拯救人员护送到新加坡妥善救治,战斗队则有800多人,配备轻武器,到达新加坡后立即协助特种部队和伞兵旅控制各个要点,这样,美国或许还能多少挽回些局面。刚赶到的驻苏门答腊的海军救援工程船和他们带来的小型船舶、里根号上所有的小艇和舢板,统统集中起来运载这两支部队去新加坡,只留少数人员在舰看守。


最后,史密斯厌倦地说,本舰长要一直留在军舰上,直到美国克来星敦号特混群到达。


366

新加坡国际机场。



美国武官的神态,开始从气急败坏变得气定神闲了。只是由于半边脸肿起,气定神闲的表情有些变形可笑而已。


他通知新加坡国防部次长:美远东空军第22航空队的93架战机,将在10分钟内从东面抵达,而中国人增援的大机群,至少要晚十几分钟。美军混编伞兵旅将立即伞降2个营下来,一个在石立达机场,一个就在旁边的高尔夫球场,这个安排已经最大限度地顾及了新加坡的要求。我们希望看到你们先动手把中国人清走,否则,我们的伞兵就会自己动手了。我们相信激烈的枪炮声是新加坡不愿意听到的。



次长相信武官的话。尽管机场塔台的中国士兵没有阻拦自己的部下,客客气气请了进去,但是雷达和通讯器材都发生了故障。不消说,机场所有要害都控制在中国特种部队手里。整个新加坡此时也一样,除了国防部指通管中心还在运转,其它要害都在中国人手里。中国人是开罪不得的。


借口去和中国人商量,次长走开一些对着手机发出命令,要装甲营营长派两个连去控制机场旁边的高尔夫球场,阻止美军向市内运动,但是不得攻击美国伞兵。


然后就过来和中国武官商量:美军即将强行伞降1个营,你手下那些老总们现在真的要动动了,几十号人挡了美军一个伞兵旅大半个钟头了,这会就是投降都够面子了,何况只是要你们撤退呢。



中国武官这会正坐在椅子上品茶,样子挺舒服的,听了次长的话,仍然没有站起来,只是懒懒的说,那个,那个油库,一打起来,很可能爆炸的。



次长立即明白了。两边都够狠,这样干下去,新加坡是吃不消的。次长又急急地向美国武官那里走过去。


367

新加坡国际高尔夫球场。



门字形的3层建筑物构成一道长拱门,拱门后是游泳池和娱乐场,游泳池旁是几排度假屋,再过去就是起伏的球场草坪了。


现在,拱门楼群、度假屋甚至游泳池更衣室,都被从旁边4公里外的国际机场赶过来的乘客塞满了。


一片咒骂抱怨的声音,人们对新加坡无缘无故陷入战火万分的不理解。咒骂抱怨声中,唯一可以观赏的,就是拿着大大小小的望远镜,观看天上的表演。


对于看飞行表演,新加坡人是有经验的。定期举行的新加坡国际航空展,训练了人们看飞行表演的水准,女孩子们的余兴节目,还有和英俊的飞行员大兵合影留念。今天,球场商店里所有的望远镜已经被抢购一空,被乘客们举在手里,指向天空。


天上的表演着实精彩。


几十架大型飞机发出闷雷般的隆隆声,在国际机场上空转圈子,先是1架冲了下来,然后大地发抖,紧接着就传来震撼耳膜的巨响,又一架大飞机不甘心,冲下来后屁股后面冒出一顶降落伞,然后就被机场大楼挡住了,不过很快就传来连续不断的爆炸声,看来这架的情形也不妙。


大飞机们不敢再下来了,一圈又一圈在天上兜圈子,足有半个钟头,这段没意思,大家起来活动活动,谁也不觉得紧张,大家的感觉是看立体天幕的好莱坞大片,片子这一段没剪辑,太长了嘛,小孩子们倒是兴奋得又跑又叫的。


然后天幕大片就紧张得叫人透不过气来了。


先是从机场的天上分出来十几架大飞机,过来后就在球场上空绕了一圈,这时眼尖的人看到,大飞机上面的高空还有几架小飞机,小飞机射出7、8条白线,往市区方向伸过去,然后顺着白线的方向看到4架小飞机很快飞了过来冲向大飞机,一架大飞机的肚子里飘出一连串的白色伞花,


接着大飞机火光一冒就炸开了,紧接着通通通的清晰炮声和一声巨雷般的爆响传了过来,与此同时,拱门楼上的乘客们发现从机场公路上开过来长长一列装甲车,朝球场疾驰而来,地面上,大人们扑出去把兴奋得乱跑的小孩子抓回来,塞进屋子里,头上,高空的小飞机朝市区来到小飞机又射出白线,那白线缠着市区小飞机绕,高空小飞机冲下来朝市区小飞机开炮,缠在了一块,乘客们分不清了,只听得通通通炮声和一声接一声的巨雷爆响,大飞机一架架炸成碎片,有2架没爆炸的,拖着浓浓的黑烟朝海滩方向冲了下去,其中一架的肚皮里又往下面飘出伞串,大飞机最后打没了,小飞机也看不见了,第一架大飞机飘出的伞串已经抖开,成了几十顶伞,离地面越来越近,伞下挂着的小人穿着花花绿绿的迷彩服,然后,眼尖的人又看见,很高的天上又飘着7、8个小降落伞,大飞机的降落伞着地的时候,装甲车队也到了,直冲进来就上了草地,身着新加坡军服的士兵们跳了出来,端着枪,把落在地上的每个伞兵都看了起来,有几个落地伞兵那里乒乒突突地响起了枪声,不一会救护车发疯似地在草地上蹦蹦跳跳冲了过去,有的新加坡士兵开着球场的草地车也上了草地,局面很乱,只有胆子大的人还敢在外面看,大部分人躲进了屋子里。


然后近处的人们看到,从两辆带钢板和机枪的吉普车上跳下来两个新加坡军队的上尉,指挥一队兵在游泳池边上清出一块地方,押着从三面过来的垂头丧气的伞兵进了来,一排排散坐在游泳池边的地上。


368

体外加装的电子吊舱使F22舰载机的机动力和速度都被削弱,被菊水气爆弹巨大的冲击波“吹送”了2000米以后,台湾飞行员高上尉发现机舱内各种报警器声音大作红灯闪闪,一丝丝烟雾也缭绕了进来,必须跳伞了。


那时,前面的大队长和后面2位兄弟都踪影不见。高上尉仰坐在展开在海面上的伞挂救生筏上,解开了伞,取出筏头救生箱内的信号枪和2红1黄3发信号弹,把2发红的打向天空,转动一下那发黄色弹的底部,把它发射到前方200米处,黄色弹轻微爆开,将足足两个足球场大小的海面染成黄色,再瞎眼的救援机飞行员也看得见了。


然后,高上尉再从救生箱里取出一瓶水,喝了一口,旋上塞子小心放好。从筏侧取出1柄小桨,不紧不慢地划起船来。


船划到黄色足球场的中心。高上尉放好桨,取出了通讯器。


所有通讯频道依然被压制电磁场湮灭,GPS卫星定位信号也收不到。指南针还管用,配合太阳的位置,可以判断那片依稀可见的陆地是新加坡东海岸,不是达旦岛,也不是苏门答腊。而且,海水潮流正在慢慢地向东海岸推送着筏子。上尉检查了所有身边的装备,该在的还都完好。一切还好,人不能总是倒霉。然后,每隔5分钟打开通讯器试一下压制电磁场消失了没有。


不能用的太频繁,要节约电池。


直到40分钟以后,新加坡海岸警卫队的高速艇才驰了过来,结束了上尉单调的生活。



经过漫长的中转、等待过程,高上尉被新方人员带进一架F22舰载机,随后,终于听到了他们大队长的声音,大队长没有其它的话,直呼其名,简单告诉他:跟着我,执行新任务。


369

新加坡国际高尔夫球场。



今天这里聚集了近千号人,其中最感气愤的是两个人。


第一个是看大门的门政大爷。


门政大爷一贯的自我感觉,就是半个俱乐部主席。给高尔夫球场看大门,那叫一个艺术,一个享受。


一般的会员,有的没的都要在车子挡风玻璃里面贴出一堆证件的,无非某高级公寓通行证、某俱乐部入门证之类的,最拉风的要数游艇俱乐部通行证和高尔夫会员证了。


车子进大门,要绕门政大爷的玻璃屋子转半个圈,门政大爷可以提前从右窗看到来车情形,然后有5秒钟时间采取后面的艺术行动。


如果来车有会员证,那么一般不用理他,门政大爷可以坐在玻璃屋里喝茶。但是有3种情况,是必须窜出去处理的:


一是来了大人物。


部长们、商界大老们、总理副总理的车子,门政大爷都熟记在胸,不管有无会员证,看见了立即就要窜出去站得笔直地敬礼,只要一不留神厚此薄彼疏忽了那位礼没敬到,大爷的饭碗就悬了;


二是车上没有会员证,不是大人物,但是是好车的,也要窜出去,先敬礼,然后礼貌询问,对方给的待遇可能很不同,好的,司机会伸出戴着白手套的手用食中二指夹出一张50元钞票,然后一言不发踩油门就走;坏的,司机会从鼻孔里嗯哼一声,然后一踩油门就走了;最坏的情形是司机连速度都不减,从身前一冲而过,在车窗里还比一下中指。这些都要受着。关键是判断是否好车。


不要管它什么外形商标车徽,那都可能是自己改装的,有人就把中国产的夏利车贴上了平治的标志在新加坡招摇过市嘛,见得多了。车子好坏,主要看轮胎的宽度,没宽度,你贴保时节也是鬼扯;


三是车上没会员证,车也不怎么样的情形,这时也要出去,那就是享受了,一般总可以奚落对方一番、教训一番、颐指气使一番,然后叫他怎么来的怎么回去,这会子那种人上人的感觉真是美妙极了。


可今天的事情实在让门政大爷又吃惊吓又是气愤难申。


先是长长一列装甲车开了进来,会员证当然是没有的,车也绝非好车——但轮胎宽度足够足够宽,门政大爷没敢出去,看着装甲车撞断忘了抬起来的栏杆,直冲进去了,着实让门政大爷受了一惊,


不久,又一列装甲车从里面冲出来,上了去海滩方向的草地,巅巅地开过去了,然后就是三辆马来西亚产的波东轿车直冲过来—没证、烂车,门政大爷心想你也来欺负老子,刚窜出去挺身拦下为首那辆,里面跳下来一条鬼佬大汉,不由分说就是一个大耳光,门政大爷眼前金星一冒就失去了知觉。



第二个最气愤的人是美军伞兵中尉。


在新加坡国际机场上绕了半天,终于下来命令让在高尔夫球场伞降,运输机里自己的一个排就跳伞前预备。


突然机长惊慌地呼叫头上的战斗机掩护,然后从舷窗看见1架美军F22舰载型直冲过来,朝着运输机开炮!中尉毫不犹豫,立即命令跳伞,刚跳出来,伞还没张开,就听到周围运输机的爆炸声,伞一张开,就看见营长的飞机拖着黑烟冲向海滩方向,下面,十几辆装甲车控制了降落区,接近地面,草地上的新加坡士兵成散兵线三面围了上来,抵抗是无益的,好在新加坡士兵还没有要求缴枪。


被押解到一座游泳池边,上来一个新军的上尉,脸色很是难看,先说明这里是新加坡领土(当然,那还用说,中尉嗯哼了一声),美军的降落未经新加坡政府的同意,属于非法降落,现在已接到命令,要求降落美军必须服从那上尉的命令,接受看管,等候处理。也只能这样了,一班有人落地时做了抵抗,双方有了伤亡。继续抵抗是没有希望的。


然后,毫无征兆,那个上尉就倒了下去,周围噗噗的密集射击声音,带消声器的美军三角粥部队用枪!特种部队到了!


中尉就地翻滚,自动步枪射出一串子弹,立即隐蔽在跳水台后面,弟兄们都在射击,美新双方人马纷纷倒下,


然后的这一幕让中尉气愤难忍:


一个戴面罩的特种兵身手敏捷地连连打到了几个新加坡士兵,闪跃到跳水台后,中尉刚凑过去接触,那人劈面就是一个大耳光,就势一把下了中尉的枪,嘴里一声“八嘎”,短短的自动步枪顶在中尉的胸膛,日本人!


370

可惜,除了门政大爷因为昏过去了没看见来者何人而情有可原以外,其余在场的各方部队指挥官,都因这一微小的疏忽,酿成大错,终至于局面不可收拾。


门政大爷没看见的是,鬼佬大汉一个耳光打得门政大爷飞出数米撞碎了玻璃又飞回玻璃屋里,然后鬼佬大汉的脑门上就出现一个红点,脑后飞出一溜鲜血,眼睛不相信似的瞪着,慢慢向后栽倒,同时,低声而密集的噗噗连射,3辆波东轿车朝向玻璃屋的一侧都成了马蜂窝,十几条幽灵般的人影在夕阳的残照里从玻璃屋那里闪出,打开车门拉出里面的8条尸体,扑的一声,鬼佬大汉尸体倒地,幽灵一瞬间又将尸体塞进玻璃屋,然后冲进轿车,车子一溜烟开了进去。



新加坡装甲营的3连连长早就知道车队后面跟着3辆波东撒嘎轿车,挑明了的,美国人的三角粥特种部队在里面。先是接到情报通报,这支三角粥特种部队从马来西亚一路抢车而行扑了过来,抢的车都是波东撒嘎轿车,刚才一辆冲上跑道奋力撒沙子,中国人的装甲车上去帮忙后就不见了那5条人影的动静,然后手下报告塔台空管中心遭到袭击,中国救援队员有人受伤,本营1连有5人死亡十余人受伤,袭击者伤亡不详,但是空管中心还在我们手里,确切说是在中国人手里,


同一时间,油库遭到极其猛烈的短促袭击,新加坡军队因为按照不得在油库区开枪的原则,闪得很快没有碍事,所以无伤亡,中美双方的伤亡不详。看起来,三角粥对塔台是佯攻,真正的突击发生在油库那里。但是,听说刚才中国武官说了那句话,就镇住了次长,这样看起来,油库现在还是在中国人手里。


所以,当3连上尉连长在游泳池看见2辆波东轿车开了过来,只是想到美国人真是阴魂不散跟定了我们,随后就重伤倒地,连队在突然袭击下受到了惨重伤亡。


3连的上尉连长艰难地拉出对讲机软话筒,向营长报告了球场受到美国特种部队的袭击,就昏了过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