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花路】三部曲之一:冤鬼路[转载]

我之所以写下这篇小说,不在于我是神鬼论的信仰者,而在于我对现实的不满,确切地说是对某些学校的不满,希望我们学校不会如此。




月光如水,淡淡地洒在这座有100多年历史的大学校园里,罩上一片寂静的气氛。问天下净土何处,惟有读书圣贤地。


自修室里灯火通明,一片书香墨气,一片宁静幽宁。大家都在埋头苦读,为冲刺期末考试而努力。


“可恶!” 何健飞一翻书包,才发现最最重要的英语书忘在宿舍里了,带来的是八百年前早已考完的体育理论。他不由得埋怨起旁边的舍友张传勋来:“ 都是你!催什么催!我看我考体育理论博士都绰绰有余了。”张传勋嬉皮笑脸地说道:“你英语那么好,不用看了。”一边打开书包。突然他低呼一声:“ 死了!我也把体育理论带来了。””何健飞笑得趴在桌子上怎么都起不来。


张传勋说道:“不行啊,我一大堆作业都没做完。我看我得回去拿。”何健飞说道:“可是宿舍离这里太远了。你一去一回起码个把钟头。”张传勋笑道:“不用怕。我前几天刚探到一条小路叫赤岗顶,不用二十分钟就可以到宿舍了。” 何健飞笑道:“那你去吧,顺便……我的!”


时钟一分一秒地过去了,何健飞都快把那本数学书翻烂了。已经过了两个小时了,张传勋还没有回来。何健飞想:这个家伙也许走得太累了,干脆呆在宿舍不走了。我英语如果要补考,一定找你算帐。呆在这里百无聊赖,不如走吧。


回到宿舍,却见一片乌漆抹黑的,并没有人。何健飞颇有些诧异地开了日光灯。见两本英语书还端端正正摆在原来的地方。张传勋的书架上除了放在书包里的那几本以外,也没见少。何健飞摇摇头道:“一定跑到别的课室里去了。” 他拉过一张椅子,拿起宝贝英语书来在前音响后电脑上跳舞下座谈的环境中开始了艰苦的背诵课程。


背到了十二点,张传勋还没见回来。何健飞皱皱眉头:难道去了通宵课室?那可真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不管它,我熬不住,要先行一步去见周公了。传勋同志,你慢慢地读吧。


半夜,何健飞硬是被风铃的高分贝响声从梦乡拉回现实中来。“天!这么大风,可能快要下雨了。这烂招魂铃,有鬼来响,没鬼来也响。”何健飞正在咒骂着,突然发现蚊帐远处立着一个模模糊糊的黑影,何健飞叫道:“传勋,你回来了?” 那黑影并不答话,只是一步一步地向前走来。何健飞又叫道:“传勋,你怎么了?干吗不说话的样子?” 黑影仍自顾自地向他一步步走来,并不答话。何健尚表一眼,见招魂铃响得更欢了,他心下警觉,沉声喝道:“何方幽鬼,敢来吓人?” 一边说,一边猛地拉开蚊帐,黑影却已不见。


何健飞狐疑地环顾四周,这时,门外却有了动静。“ 呜……呜呜……”一阵低声的抽泣传入他的耳内。何健飞松了一口气:“传勋,你吓死我了。你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你告诉我,我来帮你……”拉住门柄想开门,却发现门上了双锁,是昨晚他亲手锁上的。


门并未上锁,房内先有黑影,门外后有哭声,招魂铃的异常响声,但那哭声明明是传勋的。何健飞不觉有些手抖,他缓缓地用钥匙开了锁,缓缓地拉开了门,低声叫道:“传勋,你……”说了半句,他就呆住了。门外空荡荡的,一个人影也没有。他觉得有点奇怪,明明听见有哭声的,跑得这么快?突然,房内传来一声巨响“ 砰” ,何健飞连忙回头看时,却是张传勋的那本英语书掉下了书桌。他再向门外望了一望,见毫无动静,只得重新上了双锁,拣起英语书,回到床上,继续睡他的大觉。


清晨五点钟,他又被一阵疯汉似的敲门声吵醒了,还有尖锐的叫声:“ 健飞!健飞!” 他气冲冲地冲到窗前,猛地拉开窗户大吼道:“干什么?知不知道几点?”隔壁宿舍的黄达开满脸惊恐地立在门外,两只手在窗外颤抖得厉害:“出事了,健飞,传勋死了!”霎时,何健飞犹如脑内响了一个闷雷,一片空白。黄达开还在自顾自地说:“就死在那条小路上,满脸惊怖的,听说眼珠都爆出来了,脸上都是血,又找不到伤口在哪,公安局来了一大堆人,校长也……”何健飞一把抓住黄达开:“几点死的?”黄达开一愣:“法医说应该在十点到十一点之间。你问这干什么?”何健飞一拳击在窗棂下,震下许多灰土来:十一点死的?那半夜来的……一定是传勋的鬼魂。他向我来报信,可恨我还没有明白过来。“又有人死了吗?呵呵……逃不掉的,每年都一定要死过几个才行,唔,逃不掉的,逃不掉的,你去了没有呢?假如你心存怨恨,就全部发泄出来吧!呵呵……”黄达开悄声说道:“又是那个神经质师兄。自从他女朋友也不明不白死在那条小路上,他就变成这副模样了。”何健飞快速开了锁,打开门一阵风地向楼上冲去,没几下便见到那师兄在前面慢慢地走着。“师兄,请留步。”何健飞喘着气道:“我想问几个问题。”那师兄摇着头道:“不用问了?有谁会相信呢?” 何健飞道:“人死为鬼,鬼死为界,我信!请问,‘每年一定要死掉几个’这句话什么意思?为什么会逃不掉?”


那师兄转过头来,一双小眼在高度近视镜后闪着诡异眼光:“我不知道,我知道还会这样子吗?还会死人吗?我只知道,那条小路早在几十年前就被私下称为冤鬼路。”“冤鬼路?为什么会取这么可怕的名字?”“我怎么知道?传说在夜深人静时走过这条小路的人一定会满脸惊怖血流满面的死在路上。她不信,一个人去了。最终怎么样呢?呵呵……


她死前拼尽全力跟我说了两句话:‘一定要死的!逃不掉的!’ 是的,逃不掉的,绝对逃不掉的那师兄“呵呵”笑着,转身慢慢地走去了。


何健飞立在当地象石像般地一动不动。“ 一定要死的!逃不掉的!”“一定要死的!逃不掉的!”他反复咀嚼这两句话,觉得那个女孩临终前好象拼命要暗示些什么,但语句太模糊了。


他迷茫了半晌,才慢慢地走回宿舍,想找个人再仔细问一问,发现周围人去舍空—都跑去看调查了。他一屁股坐在床上,心中若有所失,昨天今日已经隔世,不禁喃喃自语:“传勋,你究竟想告诉我什么呢?就只是冤死那么简单吗?”“铃铃……”电话铃声把何健飞吓了一大跳,他拿起话筒刚“喂”了一声,电话里面就传来一阵银铃般的笑声:“何大帅哥,你刚刚被票选为全省高校第一大靓仔,恭喜恭喜!”何健飞一听就认出是她女朋友田音榛的声音,他叹口气道:“大小姐,现在才六点不到,你又有何贵干呀?” 田音榛惊讶的声音传来:“咦,第一大靓仔耶……”何健飞不耐烦地打断她:“音子,有没有感应到我这个学校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唔,好象美女媚眼电波特别多,怎么样?看上哪一个?”何健飞气得直翻白眼:“音子,我不是开玩笑的。我这里死人了。“田音榛的笑声还在络绎不绝地传来:“死哪个大美女了?让我们的何大靓仔心痛如此。” 何健飞沉声道:“张传勋死了,死得莫名其妙,他的鬼魂在出事后来找过我。”电话那边马上静下来了,田音榛说道:“我离你那么远,就算有什么我也无法感应出来。他来告诉你什么了?”何健飞遂把来龙去脉一一说给她听了。田音榛道:“ 这样吧,我下午没课,我会到你那里看看瞬间现场,下午两点到。”“ok,到时见。”何健飞放下电话,一时间不知干什么好,决定先去现场看看,谁知现场十里以内都被封锁了,外人不得进入。


何健飞又不甘心,只好在外圈转了几趟,已觉得有些不妥。


虽然是白天,太阳很烈,他还是感觉到身上有点飕飕的冷意,心头象是被什么压抑着,很不舒服,不舒服得令人有点神志不清。何健飞顿时全身寒毛耸立,天,早知这座大学有这么恐怖的地方,就算多有名气,他也不会考到这里来,这里的冤气之重,不要说晚上,就算白天也有致人死地的可能,更何况张传勋在晚上一人独自走过,必死无疑。


何健飞这么一吓,结果连课也不想上了,只是在校园里漫无目的地走着,心里想着那条奇异的小路,口里喃喃地念着:“一定要死的!逃不掉的!”念了很多遍,却总也体会不出是什么意思,气得他跺一下脚:“该死!谁说逃不掉的?我偏要去试试看。”


“小伙子,别一时意气用事,反而送了命啊!那条路邪呀,啥人都打不过它呀!”一个苍老的声音在何健飞背后突然传来。何健飞连忙回头一看,原来是一个扫地的老伯。


他有点诧异:“老伯,你知道我指的是什么事?” 那老伯“嘿嘿”一笑:“咋不知?这所大学100多年了,老得很呀,啥邪样的东西都有了,最最邪的除了那条冤鬼路还有啥?”


何健飞精神一振,连忙走上几步拉热乎:“老伯,你知道冤鬼路?”“我扫地扫了快六十年了,连它咋来的都知道呢!只不过你们年轻人不信这些事,当我老糊涂……”


一路走,一路谈,越听何健飞越心惊,他不知道这条小路原来大有名堂。这条小路原名叫油岗顶,是这所大学建校是就有了的,以前还平平常常的没什么异样,一直到五十年前,一个女生因为被误诊为癌症在此上吊自杀,从此夜夜有人听得到那条小路上有轻细的哭声,甚至有人看得到她坐在树下哭泣,大家吓得晚上不敢再走这条路。后来,一个男生因为去那里取一样东西再没有回来。他宿舍的人曾经看见半夜他回来找东西。


再后来,又有一个女生被劫持到那里奸杀。学生们为了警告后人,就取血为赤色之意,改名赤岗顶。自此之后,每一年,这一条路上一定要死几个人,死状一模一样,所以又被称为冤鬼路,意思是有冤鬼作祟。校方为了保持声誉,严密封锁消息,所以死得大多数是新生。


何健飞暗自心惊:一年死几个,那么五十多年又积聚了多少冤魂恶鬼,怪不得这么阴气逼人,看来不好应付。他突然想到应该测测那条小路的冤气有多么重,便赶忙告别了老伯,匆匆向那条小路奔去。


还没到那条小路,何健飞已经感到心口极不舒服,他忍住胃的恶心,匆匆拔了一根小草就往外逃,到得宿舍,他脱下腕上那串佛珠围住小草,然后掏出打火机点燃了那株小草。霎那时,异象出现了,佛珠先是缓缓向外扩大,然后各颗佛珠激烈地互相碰撞,但是中央却并未有任何猩红的煞气出现。何健飞心底一沉,他记得师父曾经说过,要是测不出煞气,只能有两种情况出现,一是那鬼是善类,不会害人,二是冤气极其深重,无法祁福。现在看来当然是后一种情形了。


何健飞暗想:天!早知这所大学这么恐怖,管他多有名气,我都不报考了。现在不知那些冤鬼又想害死谁,没准就是我。想到这里,他背上只觉寒飕飕的,于是他赶紧奔出去,找了七块鹅卵石,分别埋在宿舍的七个不同的地方,组成北斗七星镇邪阵。他自己就坐在北斗正星—北极星处,盘膝而坐,念咒语道:“凡天下间一切污秽之气均须与我远离,摩罗般若密诃。”只见几十道冲天猩红煞气齐齐拔地而去,被逼退到十里之外。


何健飞顿时脸色惨白,他说说而已,最多就一两道煞气,谁知竟然有十几道,看来如果不是他预先警觉,可能今天晚上就有丧命的可能。


下午,田音榛准时来到,见何健飞的脸色和语气都不比以前,知道事情严重,问道:“很厉害吗?”何健飞摇摇头道:“我目前不是很清楚他的实力,不过料想肯定非比寻常。”田音榛问道:“你想看哪里的瞬间现场?”(注:瞬间现场这个词源于日本,据说当一个人在相当痛苦中死去之后,会有残留意念存在人间,一直重复着那个临死的过程,例如一个被火烧死的人,能从瞬间现场那里看到他被火烧死的惨状)何健飞沉吟一下道:“先看一看昨天晚上的,我要确定一下是不是传勋。”田音榛依言端出盆水,撒上药粉,把两只手贴在脸盆两侧,开始默念咒语。


脸盆里的水慢慢变黑了,然后映出了昨晚立在蚊帐外的黑影,那个黑影一步步的向何健飞走过来,招魂铃猛地大声作响,然后是何健飞醒来,就在他问话时,那个黑影猛地伸出双手,在月光映衬下,看得出那是一双流满血的手,向何健飞扑来。当何健飞掀开蚊帐时,黑影又忽然消失了。盆里的画面开始移向门外,那个黑影在门外左左右右的飘来飘去,发出几声抽泣。当何健飞一拉开门,黑影又不见了。再后来,房里的英语书落地,何健飞回过头去看时,后面立刻兀立起那个黑影!披头散发,眼珠凸出,满脸是血,但仍认得出那是传勋。


田音榛一吓,功力分散,水中的画面立刻不见了。她不禁埋怨道:“什么来报信?我看他分明想害你。”何健飞道:“ 他害我干什么?又不是我叫他回去拿书的,况且我跟他生前那么好……”田音榛道:“都成了鬼了,还认你这个好朋友?”何健飞道:“你都会说他成鬼了,鬼难道丧失了前世的记忆吗?”说到这里,话音一顿,突然想起了那个师兄,假若他女朋友尚未投胎或超生,必定是旧情难忘,为何那师兄对那条小路不但不敢靠近,反而怕得很,莫非……


田音榛打断他的沉思道:“这条小路疑点太多,我们不好下手。”“哦?”何健飞大感兴趣,笑道:“你说说看,有什么疑点?”“第一,这条恐怖的小路只是仅仅因为一个误诊为癌症的女生自杀而起的吗?我很难想象一个普通的冤鬼如何能挑得起这么大的风波。第二,既然他自杀后没人敢去那条小路,为什么后来又会有什么男生去找什么东西,而且早不找晚不找,要半夜去找?至于那个被奸杀的女生就更离奇了,我想知道为什么那个流氓可以安然无恙逃出生天,为什么偏偏那晚就不闹鬼?”何健飞点点头道:“谣言本来就没有多少值得信任,只不过拿来当参考而已,我想虽然事实太多矛盾,时间大致应该不会错的。”田音榛会意道:“你是想从五十年前的事情开始调查,找出小路真正的起因?”何健飞道:“不错,我就是想等齐你去图书馆档案室查看。” 田音榛质疑道:“可是我想经过了这么多年,那些资料恐怕已经湮没无闻了,而且学校又严密封锁……”何健飞打断她道:“你一向细心,怎么忘了这件事?每年的校园都要死人,这算不算一件大事?既然是大事,就算学校如何封锁,也总会有人留下信息,以求有朝一日能够消除它,我就不信,建校八十多年竟然出不了一个正义的人。”


管理档案室的老张对何健飞田音榛的来访感到非常疑惑。很少会有学生对这些发黄的记录感兴趣了,何况这两位一查就是查五十年前的档案,五十年前有什么事发生了?何健飞快速地翻着一本又厚又黄的线装书,突然“咦”了一声,田音榛连忙凑过头来问:“发现了什么?”何健飞拿给她看,田音榛才发觉关于校园某个活动的记录突然中断,插入了一首无署名的四言怪诗:樱花漫舞/路草屏障/宝塔折顶/未免有心/情系基督/悯我此生/洛神西湖/襄王情深。田音榛莫名其妙道:“这是什么意思?”何健飞苦笑道:“不知道,估计是哑谜。只是这首诗放得也奇怪,好象后来插进去的,极力要引起人们的注意。”田音榛“啊”了一声道:“会不会跟那条小路有关?”何健飞道:“目前还不清楚,就算有关,那这首诗是什么意思?”


田音榛正对四十年前一个文化活动的情况大感兴趣,看得爱不释手,痴迷其中,忽然,她身子震了一震,因为在表演的节目单旁边,被人歪歪扭扭写了几句话:“三日,君卒,因不明,吾等备礼前去奠基,见字,知其,皆散。七日,婷卒,意料中事。”


瞧这句话的意思,应该是一个男生不明死亡后,他的同学前去扫墓,不知见了什么字,知道了某件事,就没有去扫墓了。七日,又有一个叫婷的女生死了,但不知为什么说是“ 意料中事”?


那边何健飞也正在一个学生会笔录中找到这样一条记录:“ 既知今日,何必当初?悔不当及,无可挽回。盼卅年后,风祥气清。”没前没后,没头没尾,孤零零地十分突出。假如说那些莫名其妙的话实在无真实根据与小路有联系,那么何健飞找到的一条可真是很明确的相关资料了。


那是54年的学生会主席在一篇党员日记中提到的:“油岗顶改名之事是不得已而为之,其效用未必如我们所料,惟小心谨慎、护石保座为上。其因见于49年记录第三档,51年记录第二十档,53年第五档为备注说明,望下届会长均以此为头等重任,切记莫忘!记于54年3月学生会第二次讨论会后。”


日记中提到的资料正是他们二人找到的三处奇怪话语。这也是说,破了那首诗和君卒婷卒的缘故,就可以知晓小路的起因了。只是到目前为止,仍然疑点甚多。那些资料恐怕是当时有正义感的学生干部为了躲开校方审查而故意弄出的断档记录,以便警视后人。只是语句太过迷糊,交代的甚少,很难破解谜团。还有,不知那学生会长所提到的“护石保座”是什么意思,好象是什么能克制那条小路的宝贝,可是哪个“石”“座”被藏在校园的什么地方呢?为什么是卅年后才可以“风祥气清”而不是四十年、五十年后呢?


何健飞想得头都胀了,连忙拉了田音榛退出图书馆。事实已经很明显了。冤鬼路起因于49年,变化于51年,一直到54年前学生会中的人仍然掌握着这个秘密,只是不知到54年后是由于人为疏忽还是其他什么原因,秘密渐渐失传,甚至以讹传讹,歪曲了当时的真相。要探知其中真相,只有找54年前的老前辈来问问了。


何健飞和田音榛马不停蹄地来到学生会办事处,冲进去就对会长喊道:“老何,我要看历届学生会干部记录。”何会长给吓了一大跳,道:“我还以为是警察,你大闹天宫不用连女朋友都一起带来吧?小张,找出来给这位红脸狮子。”


“红脸狮子?”田音榛忍不住“哧” 一声笑了起来。何主席看她一眼笑道:“田大小姐最好别笑。他若是狮子,你就是母狮子,反贬了自己了。”这下轮到何健飞忍不住“哧”了一声,立刻遭到田音榛一个大白眼。


学生会干部记录已经送过来了,何健飞拿起来略略一翻,不禁皱眉道:“老何,这算什么记录?怎么那些58年以前的都没有住址的?”何主席道:“这有什么好奇怪的?我又不是户口调查处的,那些人工作变更了这么多,又经过了这么多年,哪里查访得明白?不过话又说回来,你搞这些干什么?难道这里有你失散多年的亲……”话没说完,就遭到何健飞的一个响头:“我身世有这么悲惨吗?”田音榛忽然惊呼道:“ 呀!原来56年的组织部部长这么帅的!”何健飞哀叹一声,真是事事不顺,到处打击。突然他又想起了什么,神神密密地靠近何主席道:“上届师兄有没有传给你什么宝贝,比如说石头宝座之类的。”何主席叫道:“喂,健飞大哥,我这里是学生会,不是青龙帮!”何健飞顿时垂头丧气,看来到手的线索又要断了。他又问道:“你这里有没有以前退学或死亡的学生名单?”何会长手一挥:“到殡仪馆去查。”


何健飞无奈,刚想退出去,何会长突然抬起头来说:“不过我这里倒有一份发黄的不明记录,你要不要看?”何健飞欣喜若狂,以近乎吼的声音喊道:“要!”


那只是一张发黄的纸,上面记载着一些奇怪的日期和事情:3 日决定开展,其不知4 日成功5 日见其未能达所预效果,深入进行6 日大功告成18日继续中19日其去23日见其又三人去28日毕业其中,“其”被人圈了红圈,接着下面有几届前学生会长的批注:“兹事重大,万勿轻视。”


何主席道:“你看,这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还说重大弄得我不敢丢,你看出什么意思来了吗?”何健飞摇摇头,心中却暗暗疑惑,整张纸的关键都在那个“其”身上,“其” 指谁?开展了什么?


何主席道:“过几天就是180 周年校庆,你可以去接一下那些老校友问个明白。真不明白你为什么对这些有兴趣?叫你加入学生会你却不干。”何健飞眼睛一亮:“对啊!我怎么没想到这点?学生会有你已经绰绰有余了,还要我这个废物干什么?音子……”回头却看见田音榛尚自为那张相片神魂颠倒,气道:“你跟他尽管含情相对下去吧,我可要走了。”霎时,办事处里一片笑声。


后来,何健飞还查到,49年的学生会主席和副主席是被公认为建校以来最优秀的学生干部,被称为“校园双雄” ,而正是在那一年,油岗顶不再是油岗顶。究竟“校园双雄”如何处理这次事件,留下什么线索,却奇迹般地在档案中消失了,而在他们大三后半年的时候,只见到副主席的批注,至于主席的名字,一次也没有出现。何健飞本能地感觉到,最大疑点的关键钥匙一定藏在49年的前半年。然而,无法找到当时的学生会干部,这条线索也只好放下了。至此,全部线索都断了。


没有传勋的日子班里的人也渐渐习惯了,只有何健飞始终无法适应。假如“一定要死的!逃不掉的!” 那句预言是正确的话,后来还会有第二个牺牲者,也许有第三个、第四个。这几天,他整天就想着那些希奇古怪的语句,可就是毫无头绪。也许,这里面的隐晦曲折实在太多了。


校庆终于到了,从不参加活动的何健飞破天荒地站在迎送队伍的最前列,一见到白发苍苍的老校友,就立刻冲上去问,问到不是49年的,就立刻丢给旁边的何主席,再马上找过第二个,结果何主席光赔罪鞠躬就费了一个小时,恨得他牙痒痒的,非把何健飞一阵好打才行。何健飞问了起码有五十个,都不是49年的,有一个却不是干部,何健飞暗地里奇怪,照推理,这么隆重的校庆,作为最优秀的学生干部,理应出来捧场的呀。


莫名其妙的他干脆不接校友了,站在旁边想了一阵,猛然醒悟,失声叫道:“校园双雄一定来了,我居然忘了那个地方?”说着匆忙跟何主席打了个招呼,直向校园深处奔去。


何健飞果然想的不差,在冤鬼路那里静静站着一位老人,仰天看着,口里喃喃有声。白色的头发恰好遮住了泛有泪光的双眼。何健飞悄悄地走在他身后,见他口里停止了呓语,才恭恭敬敬地鞠了个躬道:“校园双雄是吗?师弟何健飞等候多时了。” 那老人不提防吓了一跳,回过头来打量了何健飞几眼道:“什么校园双雄?你不要看见老人就乱认。”何健飞笑道:“是,不过我知道,老校友不一定是校园双雄,但对这条冤鬼路感兴趣的就只有校园双雄。老伯,我说得对吗?”老人听到他讲出“冤鬼路”三字,不由身子猛地一颤,但很快又恢复平静,道:“你既然知道这里是冤鬼路,你还不快退出去,想送命吗?”何健飞微笑道:“已经有很多人送命了,何必又在乎多我一个呢?”老人听得此言,早已按奈不住,脸色大变,道:“你若要说什么,千万不要在这里说,否则必然送命,我不理你是谁,你现在赶快离开这里!”最后一句几乎是以命令的语调说的。


何健飞怎肯善罢甘休,见那老人仍然顽固得不肯吐露真相,心想:只好出绝招了。


于是丢开那老人,自顾自对着四周大声念起那首诗来:樱花漫舞/路草屏障/宝塔折顶/未免有心/情系基督/悯我此生/洛神西湖/襄王情深/


那老人一听这首诗,再也站不住脚,竟然“扑通”一声坐在地上。何健飞也没想到对他的刺激会这么大,心下颇有些惊慌和内疚,正想扶他起来。正在此时,一阵狂风刮来,草树乱摆,灰尘泥土悉被卷起,掀起漫漫沙雾,铺天盖地向两个人冲去。何健飞大惊失色,他没有料到,真的没有料到这里的冤气重到连白天也可以作乱。正在此危急时刻,那老人挣扎着从地上爬起,厉声吼道:“冬蕗!太阳在上,石像在前,你也敢乱动吗?我这把年纪也快要作古的了,你要就尽管拿去,不可伤了这位年轻人的命!”


从草丛中突然传来一声轻轻的女子的“哼”声。何健飞吓得毛骨悚然,心想再不出手,等太阳下去了,就绝对死定了,当下快速解下那串佛珠,往草丛中丢去,口里念道:“ 临、兵、斗、者、皆、陈、列、在、前!”佛珠借助太阳的光芒焕发出夺目的光泽,只听得草丛中发出一声女子的呻吟后,风灭尘落,一切归于平静。


何健飞收起佛珠拉起老人没命地向前跑,终于跑出了那条小路。


“好险。”何健飞心中明白,若非今天太阳猛烈,绝对镇压不了那个女鬼。他有些愧疚地对那老人说:“对不起,校园……”那老人打断他的话道:“我姓李,你就叫我李老伯行了。小伙子,就算你有法力,也没必要在那条路上念那首诗吧?这次能逃出来算侥幸的了。”何健飞苦笑道:“我哪知道有这么厉害?是我太托大了,只带得一串佛珠出来。”李老伯万般感慨地道:“有法力又怎么样?阿强还不是有法力?”何健飞莫名其妙:“谁是阿强?”“就是当时的学生会主席,这首诗是他临死前写的,我冒着被革职的危险遵从他的遗愿偷偷夹在学生会记录中。”李老伯感叹连连,似乎忆起了当年的不堪岁月。


这些信息对于何健飞不啻于第二个重大打击,最了解事实真相的人原来早就死了!何健飞满怀疑惑地问道:“那李老伯你,知道这件事的内幕吗?”李老伯沉重地摇了摇头:“不知道,我揣摩这件事将近五十年了,都想不出个所以然来。”何健飞听他讲述下去,却是越来越心惊。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