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战先驱 第二十二章 摩擦 摩擦(三)

royf22 收藏 32 23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1225/][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1225/[/size][/URL] [内容简介] 二连长勉强一笑,说:“不就是跑了个带路的村民吗?兴许是快到那个羊角坳他害怕打仗所以自己先跑了!” 一连长接口道:“是啊,兄弟也是这么想的。既然快到了,有没有向导都是一样的,就不信那群乌合之众能玩出什么花样来!” 这么一说,两人越发觉得自己的想法有道理,所以心情也渐渐放松,队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1225.html


二连长勉强一笑,说:“不就是跑了个带路的村民吗?兴许是快到那个羊角坳他害怕打仗所以自己先跑了!”

一连长接口道:“是啊,兄弟也是这么想的。既然快到了,有没有向导都是一样的,就不信那群乌合之众能玩出什么花样来!”

这么一说,两人越发觉得自己的想法有道理,所以心情也渐渐放松,队伍也终于出发了。

行军半小时以后,前头的尖兵班突然就没了消息。

一连长不得不派出第二个尖兵班,可过了十分钟,这第二个尖兵班也和连部失去了联系!

两个连长不由紧张了起来,两个满编的步兵班二十八名士兵难道就这样凭空消失了?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让两个连长更加紧张的是,从身后传来的消息表明,后卫班也失去了消息!

一连长忍不住骂道:“真是见鬼了,又一个班!”

话刚说出口,一连长脸上就露出了惊骇的神色,二连长也是脸色大变。

相视一眼后,两人心中同时起了一个可怕的念头——难道真是遇见鬼了?

但很快,一连长就平静了下来,冷冷地说道:“老子在苏北打鬼子眼都不眨一下,还会怕这种山里的小鬼不成?”

二连长接口道:“对!这山里就算有鬼,难道还能厉害过日本鬼子!兄弟我还就真不信这个邪!”

两人低声商量了一会后,大声命令道:“一连二连,呈战斗队形,搜索前进!”

两个连剩下的两百多人立刻展开,搜索前进。

只是,两个连长却忘了,这里并不是苏北的平原!

在这种密林里,间隔两三米相互之间都未必能看见,更何况是间隔更大的战斗队形?

面对未知的危险却又分散开的步兵,他们的命运已经注定!

他们唯一值得庆幸的是,他们的对手也是中国军队!


杨大力边跑边有些恼怒地低声喊道:“快!快!怎么个个都跟没吃饱饭似的?”

二排战士不由加快了脚步,有些战士却在心里偷偷乐了。

也难怪排长要生气,别的排俘虏都抓了一大堆了,二排却还没开张,再加上这次连长给二排的任务比较奇怪,一向自认三连第一能打的排长能不急吗?

很快,上洞村村口的那段大悬崖已经在望,战士们的脚步终于慢了下来,最后停在了悬崖边。

杨大力走到前面,从战士手中接过带柄的小镜子,走到悬崖拐角,将镜子悄悄伸了出去,从镜子中看了好一会,才收回了镜子。

转身看向战士们时,杨大力脸上的表情已经有些忿忿不平了,低声骂道:“妈的,国军就是富!光在村口就有两挺轻机枪和一挺重机枪!这样的武器要是在老子手上……”

紧跟着的四班长凑上前低声问道:“排长,俺们什么时候开打?”

杨大力没好气地说:“急什么?先歇一会儿!等等六班!”

说完一屁股坐在地上,战士们都是脸带微笑地跟着坐下。

杨大力想了想,低声问四班长:“鞭炮和洋铁皮桶准备好了吗?”

四班长立刻回道:“早准备好了,四个洋铁皮桶!四挂一千响鞭炮!”

杨大力点了点头,说:“一会五班打响后你们四班立刻把鞭炮点上!”

四班长拍着胸脯说:“排长,您就瞧好吧!四挂鞭炮点上以后往洋铁皮桶里一扔,那动静,跟四挺机关枪就没两样!”

杨大力哼了一声,说:“罗嗦!”

四班长嘿嘿一笑,不再说话,暗中却是吐了吐舌头。

这时,从后面又跑来了十几个战士,却是另有任务的二排六班。

六班长跑到杨大力面前停下后,正要敬礼,杨大力却摆了摆手,说:“别敬礼了,你们六班先走了两个钟头,怎么现在才到?”

六班长苦着脸说:“排长,您也不想想您吩咐的都是什么活?俺们可都要累死了!”

杨大力忍住笑说:“别在俺面前提累,活干好没有?”

六班长低声笑道:“排长,您放心,待会儿有那群兔崽子好看的!”

杨大力又问道:“每个陷阱都加好料了?”

六班长说:“那是当然,二十几个陷阱每个都有好料!也让那群不长眼睛敢打俺们阳村英雄连主意的兔崽子长长记性!”

杨大力眼睛立刻笑得眯了起来,说:“干的好!连长说要活捉,可没说不能让他们泡粪坑啊!”

六班长立刻接口道:“排长,俺可是从老乡那里借了最好的粪汤了,那个叫臭啊,您闻闻……”

说着,就将衣袖伸向杨大力的鼻子。

杨大力立刻躲开,笑骂道:“去去去,离俺远点!战斗结束后你们班要是不洗澡,不准归队!”

六班长嘿嘿笑了。

杨大力转向战士们,低声说道:“大家都听好了,一不准打着人,二还要给俺省着点子弹!一会开打后,除了五班的那挺机枪,每人最多只能打三枪,打完立刻撤退!”

众人微笑着低声应道:“是!”

杨大力喃喃道:“班长就是偏心!肉都让别人吃了,轮到俺,就剩口汤了!”

六班长促狭地笑道:“排长,您想喝汤了?”

杨大力笑骂道:“你再乱说看战斗结束后俺怎么揍你!”

六班长赶紧躲到一边。

杨大力笑着站了起来,手一挥,说:“开打!”


刘志辉正聚精会神地看着桌上的地图,突然听见村口传来密集的枪声,不由皱紧眉头大声说道:“传令兵,出去看看怎么回事?”

传令兵应了一声立刻出了营部。

不一会儿,传令兵跑回营部汇报道:“报告营长,村口我军阵地遭到匪军袭击,已被我军击溃,三连长现正带领三连追击。”

刘志辉脸一沉,说:“愚蠢!敌情不明就敢追击!你立刻追上去,让三连长赶紧给我撤回来!”

传令兵大声应了一声:“是!”

飞快地出了营部。

营副在一边说道:“营长,何必这么生气,三连长追击就让他追击好了,反正敌人只是一群乌合之众!”

刘志辉摇了摇头,脸有忧色地说:“乌合之众?只怕未必!都两天了,羊角坳那边怎么一点消息都没有?”

营副微笑道:“营长,您也太小心了,羊角坳那边我们可是派了两个步兵连加半个机炮连啊!”

刘志辉叹了口气,说:“不知为什么,我总有种不好的预感!希望我错了!”

刘志辉不好的预感似乎在某种程度上得到了印证,一个小时过去了,半天过去了,直到傍晚,不但三连长没有带着三连撤回来,就连派出去的传令兵都没回来!

刘志辉终于意识到了情况不妙,立刻命令剩下的一个步兵连和半个机炮连全神戒备,防备匪军夜袭!


深夜。

上洞村村口悬崖下。

周卫国抬起手腕,借着微弱的月光看着手表的时针指向十二点后,对面前的赵杰点了点头。

赵杰立刻向特战队打出了行动的手语。

在这一瞬间,特战队员都行动了起来,很快,就有四副包了棉布的钩索射向了边上的悬崖,钩索落下悄无声息地抓牢后,四名队员迅速顺着绳索向上爬去,分两段爬上了崖顶,不久就垂下了四条绳索。

很快,剩下的八名特战队员也顺着垂下的绳索飞速爬上了崖顶。

周卫国一言不发看着手表,不到十分钟,在悬崖拐角警戒的石头就低声说道:“连长,赵杰他们得手了!”

周卫国满意地放下手表,手一挥,低声说道:“行动!”

在二排经过自己身边时,周卫国突然叫住了杨大力。

杨大力有些心虚地说:“班长,叫俺有什么吩咐?”

周卫国沉着脸对杨大力说道:“杨大力,今晚的行动你必须严格服从命令,不准再给我惹出什么麻烦!白天你在陷阱里加粪汤的帐我回头再跟你算!”

杨大力赔笑道:“班长,俺这不是跟他们闹着玩吗?您不让埋地雷,俺没埋;您不让放钉板,俺没放;您不让插竹签,俺也没插不是?”

周卫国忍住笑低声骂了一句“罗嗦”,随后挥挥手,示意杨大力可以走了。

杨大力立刻欢天喜地跟上部队转过悬崖拐角,飞速进了上洞村,按照前几天狗剩侦察好的国军兵力分布抓俘虏去了。

周卫国进了村口,赵杰他们已经等在那了。

周卫国低声问道:“有没有伤亡?”

赵杰微笑道:“连长,您放心,一个都没伤着!全被我们捆好了!”

说着一指被反绑住双手双脚嘴上塞了布块扔在村口工事里的几个国军机枪手和哨兵。

周卫国点了点头,说:“没伤人就好!”

赵杰叹道:“三子教的这种猎兽结真是太好了!又简单,又实用!”

周卫国微笑道:“这次战斗结束,三子该记一大功!”

在边上的刘三立刻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

周卫国敛住笑容,说:“走,跟我端他们营部去!”

说完,带头冲向原来的双溪乡人民政府,现在的刘志辉一营营部。


刘志辉没有睡。

就着马灯的亮光,刘志辉还在看着桌上的地图苦苦思索。

自己在苏北打鬼子的时候,从来都是从容不迫,为什么这次进山剿匪,却是处处束手束脚呢?难道真的像那天在村里遇到的那个老人说的那样,自己这次奉命剿匪错了?

这个问题想得刘志辉头痛不已,他忍不住拼命拍了拍自己的头。

这时,门口的警卫突然吼道:“什么人?口令?”

随后,就听见一声闷哼,接下来,就是身体倒地的声音。

刘志辉一惊抬头,就见门窗几乎同时被撞开,在他伸手摸到腰间的手枪之前,几个精悍的灰衣军人已经出现在了他的周围,他腰间的手枪和佩剑也在第一时间被卸了下来。

从进入虎头山开始,刘志辉就隐隐有种不祥的预感,现在,预感终于变成了现实!

既然已经是最坏的结果,刘志辉反倒冷静了下来,慢慢坐回座位。

这时,刘志辉就见一个腰间挂着驳壳枪的官长模样的灰衣军人出现在了门口,先前的灰衣军人立刻有一人上前几步,立正敬礼后大声说道:“报告,直属队胜利完成任务!”

进来的这人正是周卫国,报告的这人则是赵杰。

周卫国回礼后习惯性地问道:“有伤亡吗?”

赵杰低声说:“直属队行动时,遭到轻微抵抗,直属队两人轻伤,敌八人受伤,连敌营长在内,共俘敌十六名!”

刘志辉在心里叹了口气,俘敌十六名?看来自己的警卫班和营副都被俘了,就不知自己的其他部下怎样了?想到这里,刘志辉突然心中一动,即使他们想要俘虏自己,为什么对那十四名警卫也手下留情?

这时,周卫国已走到刘志辉面前。

刘志辉却故意正眼也不瞧周卫国一眼。

周卫国微微一笑,说:“好年轻的营长!你叫什么名字?”

刘志辉傲然说:“我身为革命军人,绝不会回答土匪的提问!今天落在你们手上,要杀要剐随你们,想要我屈服于你们的淫威,做梦!”

周卫国笑笑,说:“看你的样子,倒是很硬气!”

说着,从刘三手中接过了他从刘志辉身上搜缴下来的佩剑,只见剑鞘的一面刻着“中央陆军军官学校第十二期毕业纪念”,另一面刻着“校长蒋中正赠”,拔出剑后,见剑身分别刻着“刘志辉”及“成功成仁”。

看着这把外观熟悉的中央军校毕业佩剑,周卫国一时竟然失神了,不知不觉就回想起了自己当年在中央军校学习生活的日子。

看见自己视之重逾生命的毕业佩剑被一个匪军头目拿在手中摆弄,刘志辉顿时愤怒了,腾地站起后几乎是吼着说道:“把佩剑还给我!”

听见刘志辉的吼叫后,周卫国抬头看了这个学弟一眼,心中突然有了种温暖的感觉,将佩剑递还给了刘志辉。

见这匪军头目竟然真的把佩剑还给自己,刘志辉一时倒有些不知所措,但还是伸手接过了佩剑。

周卫国温言说道:“你叫刘志辉?中央军校第十二期毕业的?”

刘志辉哼了一声,没有说话,头也转向了别处,堂堂的黄埔生败在匪军手下,还有什么好说的?

周卫国轻轻叹了口气,说:“我叫周卫国,中央军校第九期步兵科毕业。”

刘志辉大吃一惊,迅速转头看向周卫国,脸上却分明写着怀疑!。

周卫国继续缓缓说道:“明礼义!知廉耻!负责任!守纪律!”

刘志辉大张着嘴巴,说不出话,这匪军头目刚刚所说的四句正是中央军校毕业徽章背面所刻的话,他既然能够说出来,倒不像是在说谎,一时之间,刘志辉竟然有些不知所措。

良久,刘志辉终于沉吟着说:“你说你是第九期的周卫国?就是淞沪会战时那个先在第八十七师后来又转到第八十八师的周卫国学长?”

周卫国微笑着说:“你说错了!我刚开始是在装甲兵团战车营一连,后来转到的不是第八十八师,而是第八十七师!”

其实刘志辉刚刚是故意说错,此刻听周卫国纠正,哪里还有怀疑?立刻两腿一并,向周卫国敬了一个军礼,说:“学长好!中央军校第十二期学员二团步兵科刘志辉向您致敬!”

周卫国愣了一下,他倒没想到这个叫刘志辉的学弟态度居然转得这么快!

刘志辉肃然说:“周学长的英勇早就在我们中央军校的学弟中广为流传。我们一开始还以为学长牺牲在南京保卫战中,深为痛惜!张教育长为此还专门写了一篇祭文!并号召我们大家向学长学习!”

接着,刘志辉又露出了疑惑的神色,说:“只是,学长既然没有牺牲,为何不重返部队,却跑到这里和匪军们混在一起?”

对周卫国在淞沪战场上和南京保卫战中的英勇,刘志辉是极为尊敬的,而对于周卫国参加“匪军”,他却又是极其不以为然。

周卫国笑笑,随后大概地跟刘志辉说了一下淞沪抗战以来的经历,当然,跟学生北上的情形因为涉及到刘远的秘密身份略过不提。

听到周卫国亲口描述淞沪会战的惨烈,刘志辉是热血沸腾;听到南京大屠杀的惨状和周卫国过江后鬼子屠村,刘志辉又是目眦欲裂;听到周卫国在扬州为了筹集路费当过码头工人,刘志辉更是感慨不已;听周卫国说到小县城那学生主动求死以激励民众抗日,刘志辉低下了头;直到周卫国几句话说完来到根据地的经历,刘志辉才松了口气。

周卫国叹道:“你既然称我为学长,那我就要问问你了。你的父母是不是中国人?”

刘志辉愤然说:“学长这话什么意思?我虽然尊敬学长,但却绝不允许学长利用这点侮辱我的父母!”

周卫国沉声说:“对你这种忘记祖宗的人,我就是要好好骂骂你!你想想,你的父母都是中国人,你的血脉里面流动的也是我们中华民族的血,当日本鬼子占我国土,杀我同胞,辱我姐妹的时候,你却跑到这里来杀自己的同胞!还美其名曰:剿匪!这是剿的哪门子匪?你们不打日本鬼子,要保存实力,好,我们打!你们不敢跟鬼子争地盘,好,我们去跟鬼子争!现在鬼子没敢来抢我们的地盘,你们倒好,恬不知耻就跑来跟我们要,我们不给你们就来硬抢了!我问你,你们怎么不去日本鬼子那里抢地盘去?你别告诉我你们光复了清源县城!老实说,要不是鬼子想借你们的刀来对付我们虎头山的八路军,就凭你们还能打下清源县城?还好意思说你是中央军校毕业的!黄埔精神都让你拿去喂狗了!”

刘志辉默不作声,其实周卫国所说的他自己私下里也曾想到过,只是这样的可怕想法一出现立刻就会被他从脑中抹去,再不敢深想。如今听得周卫国这一番话,真如醍醐灌顶。

周卫国说:“好了,最后我只问你一句话,以后你还要和我们八路军打仗吗?”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