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战先驱 第二十一章 险境 险境(六)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225/


出了团部,李勇立刻将周卫国拉到一边,低声对他说道:“老周,你知道吗?今天上级还传达了一个消息,上个月的三十日,日本政府正式承认汪伪政权了!”

周卫国想了想,叹了口气,说:“不知这该算是坏消息还是好消息?”

李勇一愣,说:“这话怎么说?”

周卫国叹道:“坏消息是,其他想当汉奸的人看见汪兆铭得到了日本人的公开支持,要么会欣然效仿,要么会趋之若鹜,至少在短时间内,汉奸将会越来越多!”

李勇慨然道:“我相信,真正爱国的人远比想当汉奸的人要多!只要我们中国人都团结起来,肯定能把小鬼子赶出去!等把小鬼子赶出中国,就该跟那些汉奸们算账了!”

周卫国正色说:“你说的对!像汪兆铭这种汉奸最多也只能得意一时!总有一天,他会为自己投敌卖国的罪行付出代价!”

李勇突然想起周卫国开始说的话,立刻问道:“对了,你刚刚为什么说这也可以算是好消息?”

周卫国点头说:“没错,好消息就是,日本政府正式承认了汪伪政权,也就相当于关上了和在重庆的国民政府的和谈大门,国民政府这下就该死心塌地抗日了!说起来,堵死重庆政府和谈的退路,使他们能够一心抗日,我们八路军发动的这次百团大战功不可没!只是我们八路军这次付出的代价实在太大了!国共原本是合作抗日的一对兄弟,国民政府作为中国的当然代表,抗日也是天经地义!但在我们最需要帮助的时候,国民政府却出卖了我们!如果我们八路军在敌后战场发动百团大战的时候国军能配合我们在正面战场主动出击,使鬼子陷于两线作战,从而无法对任何一方进行大规模反攻,则此次战役远不止取得现在这些战果!我们八路军的损失也不会有这么大!现在国民政府的这种做法,只会令亲者痛,仇者快!长此以往,必将失掉民心!”

李勇愤然道:“我们八路军打仗不是为了重庆政府,不是为了那个蒋委员长,是为了老百姓!就算重庆政府不承认我们,不给我们武器弹药,甚至在背后捅我们刀子,我们还是会继续打鬼子!因为我们还记得自己是中国人!”

周卫国肃容道:“对!我们都是中国人!我们流血是为了这个国家,而不是为了那个无能的国民政府,更不是为了那个委员长!”

两人相视一眼,紧紧握住了对方的手,这一刻,他们都明白了肝胆相照的真实含义!


下午二时,独立团召开全团连以上干部大会。

会上,邱明首先宣布了独立团整编命令:“因部队减员严重,四营、五营番号取消,原四营一连、二连,团直属连与一营一连二连合编为一营;原四营三连、原五营一连与二营合编为二营,原五营二连、三连与三营合编为三营。”

命令宣布完后,原四营、五营营连长们固然垂头丧气,其他营连长也高兴不起来,现在形势之恶劣明眼人都能看出来!独立团原本已经扩到五个营三千人马,没想到仗打到现在却不得不缩编!

周卫国突然站了起来,说:“团长,命令里怎么没有我们连?”

他这一问,其他营连长都回过神来了。对啊,刚刚的命令里面,的确没有提到一营三连!

邱明示意周卫国坐下,随后说道:“刚刚的整编命令是今天要宣布的第一件事。第二件事就是,为保留有生力量,上级命令我们独立团伺机突围,并由我们自行决定突围后是与鲁中、鲁西还是苏皖边区部队会合,同时留下一支小部队以‘虎头山抗日游击支队’的名义配合留在虎头山的涞阳县委县政府共同领导虎头山地区的抗日。团里经过研究后决定团主力于今晚十时开始突围,一营三连配属团属炮兵连负责掩护突围,并于主力突围后留下,组成‘虎头山抗日游击支队’,由周卫国同志任支队长,李勇同志任政委,吴有财同志任副支队长。”

邱明话音刚落,会场就响起了一片议论声。谁也没想到上级的命令竟是让独立团离开虎头山地区!

这时,吴远山站了起来,这个时候,作为政委,做好部队的思想工作最为重要!

见吴远山要说话,各营连长都停止了交谈。

吴远山在心里叹了口气,随后清了清嗓子,用低沉的声音说道:“同志们,我理解大家的心情。说实话,离开战斗生活了两年多的虎头山地区,我心里也很难过!但是,现在的形势已经容不得我们多想!为了防备我们回到虎头山,鬼子派驻重兵封锁了从涞阳往虎头山方向的所有道路!而我们现在所处的地方,又是无险可守的平原地带!如果大部队留下,结果只有一个,那就是被鬼子全部吃掉!为了山东的抗日大局,为了保留抗日的有生力量,上级才做出让我们团突围并离开虎头山地区的决定!我希望大家能够理解并支持上级的决定,把部队的思想工作做通。我们现在虽然要离开虎头山,但今后我们力量强大了,一定还要打回来!”

说完这些,吴远山已经忍不住流泪了。

其他营连长眼中也都有了泪光。

邱明鼻子发酸,但还是尽量用平静的语气说道:“现在我来说说突围的情况。鬼子原本将我们团四面围住,其中为了防止我们团回到虎头山,又或是南下和苏北的新四军会合,东面和南面是鬼子防备的重点。但昨晚太丰县鬼子飞机场遭到袭击后,鬼子又从西面调动了大批部队北上增援,所以,目前西面之敌的防守最为薄弱,团主力突围的方向,就定在西面!大致的安排为,天黑后,各部队开拔;晚九时半之前,团主力运动至鬼子西面的第一道封锁线,一营三连和团属炮兵连则运动至鬼子东面的第一道封锁线。晚九时四十五分,一营三连和团属炮兵连向东面之敌发动佯攻,吸引鬼子注意。晚十时,团主力开始隐蔽突围,力争在天亮之前完全突破鬼子在西面的四道封锁线!突围时各部队所处的具体位置,下午六时之前团部参谋将会下发到各营。记住,你们最重要的任务就是做好部队的思想工作!现在散会,周卫国、李勇、吴有财三位同志留一下。”

等其他营连长都心事重重离开团部后,邱明和吴远山将周卫国、李勇和吴有财三人召集到一起坐下了。

吴远山看着周卫国,温言说道:“卫国,对团里的决定,你有什么看法?”

周卫国朗声说:“军人以服从为天职!”

邱明叹了口气,说:“卫国,我们不是要听你这话,我们是想听你的心里话!”

周卫国深吸一口气,说:“谢谢团长政委把我留下!其实,就算要我离开,我也做不到!因为我周卫国的血脉早已和虎头山连在了一起!今晚的掩护任务,我保证完成!今后留在虎头山打鬼子,我周卫国也绝不会让团长政委失望!”

邱明动情地说:“卫国,上级命令我们团主力突围后留下一支小部队在虎头山打游击,我和政委第一个就想到了你!我们知道,只有你,才能担得了这个重任!只要你周卫国在,就一定可以把虎头山地区搅得天翻地覆!”

周卫国接口道:“团长,您这是夸我吗?我怎么觉得您是在批评我以前给您惹了不少麻烦?”

周卫国这话一说,在场的人都笑了,悲伤的情绪也立刻淡了不少。

邱明笑骂道:“我批评你不行吗?你给我惹的麻烦还少了?”

随即正色说:“把你留下是因为你有大局观,打鬼子有经验,你们三连的战斗力也是全团第一,在虎头山的群众基础又好,和涞阳县大队的配合也很好,便于今后工作的开展。”

周卫国点了点头,说:“谢谢团长政委的信任!”

随后,邱明和吴远山向三人交待了一些和地方政府一起工作的注意事项。

最后,邱明说道:“就说到这吧,以后在工作中你们再慢慢总结,相信你们一定能处理好!对了,卫国,你从团里借的那部电台和那两名操作员我们请示了上级后决定留给你们,密码本也给你们留一份,以便今后联系。你们晚上的任务重,现在赶紧休息去吧。”

三人应了一声,起身告别。

出了团部,吴有财突然说道:“周连长,能在您手下干,是我吴有财的福气!”

周卫国笑笑,说:“有财,我们现在已经是革命战友,客套话就不必多说了,一句话,今后大家一起揍他妈的小鬼子!”

吴有财用力点头道:“对!揍他妈的小鬼子!”


晚九时四十四分。

虎头山方向鬼子第一道封锁线。

周卫国放下望远镜,抬起手腕,看着手表的秒针走完最后一圈,挥手发出了攻击的命令。

首先,由团属炮兵连的两门步兵炮同时开火,将远处的一座炮楼轰塌;随后,团属炮兵连的四门迫击炮和三连机炮排的两门迫击炮发出了沉闷的射击声,准确地将炮楼周围的碉堡一座座炸毁;在残余的鬼子伪军逃出被炸毁的炮楼和碉堡之后,机炮排的两挺重机枪和各班的轻机枪也开始发出怒吼。

对面的鬼子伪军几时见过八路军这么猛烈的火力?一边调上预备队防止八路军冲过封锁线,一边迅速向长官汇报。很快,涞阳周围各线的鬼子伪军都接到了八路军正向虎头山方向突围的通报。鬼子的机动部队也开始出动,向遭到攻击的地方增援。

五分钟以后,周卫国命令停止射击,同时,十几挂鞭炮也被战士们点燃,在鞭炮声和鬼子伪军的射击声中,周卫国带着部队迅速撤退,直奔下一个攻击点。

三连和炮兵连的兵力毕竟不多,为了模仿成团级规模部队的进攻,周卫国决定集中使用火力,并选择了封锁线上三个便于部队机动的地点作为攻击点。

十五分钟后,部队到达了第二个攻击点,迅速展开后,依样葫芦开始了第二次“进攻”。

五分钟以后,部队再次撤退,赶往第三个攻击点。

周卫国抬起手腕,看了看表,现在已经是晚十时十五分,不知团长他们的突围顺利不顺利?

晚十时三十分,部队到达第三个攻击点。

这次攻击炮击了不到两分钟,炮弹就已用光!

周卫国狠了狠心,命令部队毁炮炸炮!

接下来的时间部队将和鬼子伪军在狭小的地域周旋,必须轻装,没有了炮弹的火炮只能是部队的累赘!而这些火炮自然不能完整地留给鬼子!

毁炮炸炮的命令下达后,炮兵连忠实地执行了命令,带上便于携带的炮瞄镜后将每门步兵炮和迫击炮能拆下的东西都拆下捣毁,步兵炮在炮膛和炮架都安上了炸药,迫击炮则在炮管里塞上了炸药。但三连机炮排却拒绝执行命令,机炮排排长赵山药甚至以死威胁!

心急火燎的周卫国赶到机炮排时,赵山药正死死抱住两门迫击炮,和奉命前来强行炸炮的特战队对峙着。

见到周卫国,赵山药立刻哭了,说:“连长,这炮就是俺的命,俺舍不得炸啊!您要炸炮就连俺一起炸了!”

周卫国立刻气不打一处来,骂道:“没出息!两门迫击炮就宝贝成这样?不出半年,我保证给你重建一个机炮排,迫击炮不会少于两门,你信不信?”

赵山药将信将疑地抬头看着周卫国说:“真的?连长您可别骗我!”

周卫国怒道:“我周卫国什么时候说话不算数了?”

赵山药想了想,松开了炮,站了起来,抹去脸上的眼泪,说:“连长,您可要记住,不能说话不算数!”

周卫国又好气又好笑地说:“呸!你以为我跟你一样小气?告诉你,你只要给我把炮手培养出来,别说机炮排,将来给你个炮兵连甚至炮兵营都没问题!”

赵山药挠了挠头,说:“连长,当炮兵营长俺可没想过。”

周卫国笑骂道:“谁说让你当炮兵营长了?你要再这么小家子气以后我有了炮兵营也不给你!”

赵山药急了,说:“连长,您可不能这样……”

正要再说,李勇已经赶了过来,骂道:“都什么时候了还在这磨磨蹭蹭的?鬼子的增援就要到了!”

赵山药吐了吐舌头,赶紧指挥炮手拆下迫击炮的零件,准备炸药。

虽然赵山药对周卫国的话深信不疑,但这两门炮毕竟用了这么久,也有了感情,真要炸了心里多少还是有点难过的。


随着一连串巨响,两门步兵炮和六门迫击炮尽数被炸毁,部队在留下点燃的十几挂鞭炮后轻装撤退!

部队轻装后,行军速度立刻快了很多。但没过多久,机炮排又落在了最后。

周卫国来到队伍后面检查了机炮排后,冷着脸留下了一道命令:“重机枪就地掩埋,轻装!”

这回赵山药不敢再拒绝执行命令了,飞快地带人将两挺重机枪分解后包上雨衣就地掩埋。

轻装的机炮排很快就跟上了撤退的部队,毕竟三连的训练水平比炮兵连要高。

由于这次佯攻的三个攻击点是依次由北到南排列,所以周卫国顺势带着部队先向南撤了一段路,随后大步向西,强行越过了因为独立团通过后已显得支离破碎的鬼子第一、第二道封锁线,最后再转向北,饶了个大圈,天亮后,周卫国带着三连和轻装的炮兵连已经隐蔽在太丰县的山丘之间了!

这里虽然不比虎头山的连绵山脉,但总比涞阳一马平川要好!


这时,骤然失去所有敌人踪影的涞阳鬼子陷入了一种歇斯底里的状态!

如果说西面防线传来的消息表明八路军主力很可能已经在昨天夜里从那里突围了,那么,昨晚上向东面防线三个地方发动攻击的配备有强大火力的又是什么部队?

只要想想这个问题,新任的涞阳地区鬼子指挥官,步兵独立混成旅团旅团长近卫文少将就感到头痛(前任指挥官因“作战不力”已被撤职)!

于是,大批的鬼子和伪军被从外围调回,集中对涞阳的各乡村进行了拉网式搜索!

由于涞阳各乡村暴露的抗日组织早已被鬼子破坏殆尽,所以这次大规模的搜索自然是一无所获!

三天以后,近卫文不得不接受八路军主力已经突围这样一个事实!

这时候,从太丰县突然传来了一支八路军小部队从太丰县方向经清风峡在太丰县清风寨土匪的帮助下进入虎头山的消息。

对这样的一个消息,近卫文已经不感兴趣了,他现在最关心的,是丢掉了八路军主力后,自己如何向老上司,原本就因为八路军发动的“百团大战”而备受大本营责难的华北方面军司令官多田骏中将解释!

此时的近卫文当然不可能知道,正是这支进入虎头山的“小部队”,今后成为了他的噩梦!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