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军团原创】我在越南当专家(七)

老兵不死! 收藏 21 23079
导读:我在越南当专家(七) 日子很快就接近2003年春节了,离大年30大概12天,又接到公司的命令,宁平发电厂的2号机组叶片更换工作也接近结束,让我抓紧赶去进行机组启动前的试验。我的心里是相当的不愿意啊,可是也没有办法,匆匆赶到北京,在国际机场领到了机票。这次乘坐的是越航的飞机,航班号VN900。接近春节,整个国际出发大厅里面空荡荡的,失去了往日的喧嚣,心里非常的凄凉,盘算着怎么也赶不回来过节了。妻子临走的时候宽慰我:30多岁的人了,就这么一个春节不回家,没有什么,别婆婆妈妈的跟女人似的。 由于来的早,VN航

我在越南当专家(七)

日子很快就接近2003年春节了,离大年30大概12天,又接到公司的命令,宁平发电厂的2号机组叶片更换工作也接近结束,让我抓紧赶去进行机组启动前的试验。我的心里是相当的不愿意啊,可是也没有办法,匆匆赶到北京,在国际机场领到了机票。这次乘坐的是越航的飞机,航班号VN900。接近春节,整个国际出发大厅里面空荡荡的,失去了往日的喧嚣,心里非常的凄凉,盘算着怎么也赶不回来过节了。妻子临走的时候宽慰我:30多岁的人了,就这么一个春节不回家,没有什么,别婆婆妈妈的跟女人似的。

由于来的早,VN航班还没有开始办票,我推着行李车到墙根,坐在车上等。过了一会,过来几个朝鲜人,看着胸前的老金像章就认出来了,又过来几个英国人,手里握着暗红色的护照,看来发达国家的人很自信啊,气宇轩昂的,哼,有什么了不起的。我百无聊赖的转过头去。几个人显然也在等换登机卡,时间未到,巡视了半天,都推车过来,跟我一样,并排坐在墙根。哈哈,首都机场服务有待改善啊,国际出发大厅里面竟然没有椅子。

2003年的首都机场的饮食还是非常的贵,虽然肚子饿了,坚持一下吧。登上VN的飞机,原来越航还聘请了中国的空姐啊,看来越航很重视中国的航线啊。飞机上一共不到10个人,看来春节大假出门旅游的人还没有出发呢。几个空姐殷勤的为我们几个人服务,一会就跑过来问我们用点什么。我也没有客气,啤酒、红酒、各色饮料品尝一遍,配餐吃了两份。

VN的机长技术看来还是不行,4个小时后,飞机重重的落在了河内双排机场。X经理来接我,告诉我晚上约了几个朋友为我接风。X经理告诉我,T经理和老Z已经于昨日奉调回国了。几个朋友,一个是越南聘请的中国教练,好像是击剑教练,一个是某公司驻外代表,还有一个是使馆工作人员。长期驻外的国人,临近春节,都愿意聚集一处,排解乡愁啊。某公司的驻外代表可是牛人,相当的有语言天赋,来越南2个月就会说越南话了,不过,他很快就要去俄罗斯了。教练告诉我,越南运动员普遍体力较差,可能是吃的太少缘故,一个上午的训练都坚持不下来。吃过饭,又去打了会台球,在某个大酒店里面,那里还有一些赌博机,有些中国游客正聚精会神的在赌,我站在后面看了一会,没看明白,一个女人回过头告诉我今天又输了300多美元,一个星期输掉2000美元了,还告诉我谁谁哪天一下赢了5万美元。看来赌博对人的吸引力可跟毒品差不多啊,不光是中国人好赌,美国拉斯维加斯人满为患,里面可是全世界的赌徒啊。在中国周边国家我去的有俄罗斯、越南、朝鲜,都开有赌场,倒真的是针对中国游客的。难怪,这几年中国政府开始限制国人出国赌博了。我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没有那么好的运气,这个东西是绝对不碰的。

(2)皇家旅社

第二天,办事处派车又把送到了宁平,皇家旅社的老板热情的迎接了我,老板在我上次回国前,还专门送我一瓶越南生产的VODKA,45度。我尝了尝,非常难喝,跟酒精兑水一样。我这次也给他带了礼物,北京红星二锅头,56度,看谁的酒度数高,跟我比?老板非常兴奋,打开旅社大厅展示用的酒柜,仔细的把酒摆在醒目的位置上,弄的我倒不好意思了,这个二锅头才8块钱一瓶啊,不过我自信味道比越南的酒好的多。服务员和厨师看见我来了,都热情的打招呼,我也给他们带了点礼物,送给厨师一个小擀面杖,服务员都是一人一袋各色小食品。

皇家旅社其实是个家族企业,所有的人几乎都是亲戚,老板娘颇有姿色,我仔细观察过,老板娘眼睛是蓝色的,老板的俩个女儿也是非常漂亮,恐怕老板娘是混血儿,据张翻译说老板娘是南越人,可能是美国大兵的后代?

我是个懒人,衣服也不愿意自己洗,就央求张翻译在我的小本本上用越语写上:请您帮我洗衣服,不要用洗衣粉,要用肥皂,一件衣服2000盾,谢谢您啊!呵呵,有才吧?拿给服务员一看,都很愿意帮忙。有俩个服务员是姐俩,一个叫阿民,一个叫阿能,还有一个服务员最漂亮叫阿妹。阿民和阿能给我洗好衣服凉干叠好送到我房间。时间长了,就熟悉了,不过语言绝对是个障碍,还是交流不明白。一天,阿民拿来她的影集给我看,其中有一个全家福,她告诉我这个是妈妈,那个是爸爸,这个我基本明白,全世界语言的妈妈发音都差不多,她的父亲穿着一身军装,中尉军衔,30左右岁的样子。阿民比划着告诉我,她的父亲已经阵亡了。我心里一动,推算一下,阿民也就15-16岁的样子,她父亲阵亡应该在80年代,在那个年代,柬埔寨的战事基本稳定了,应该是阵亡在中越之战的战场上。唉,人民都是无辜的,只是越南的政治家的错误让人民来承担后果。我默默的看着阿民,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我掏出钱来付给阿民洗衣服的费用,她把两张10000盾的钞票分开,还了一张给我,坚决不肯多收我的钱。

阿妹是食堂的服务员,不到客房里来,非常温柔害羞的样子,她结婚了,一次她老公来看她,非常矮小猥琐的样子,我们都可惜,这么漂亮的MM怎么有这样一个老公。阿妹非常淳朴,帮我洗衣服,却不肯收我的钱。我怎么好占人家的便宜,于是买了最好的一个月饼(8000盾)送给她,她却舍不得吃,非得等所有的姐妹都在的时候才拿出来,结果发现上面爬了上千只的蚂蚁,可惜了。

老板的两个女儿非常漂亮,都在河内大学,很少回来。回来的时候,也非常大方,我们之间可以用英语进行沟通,她的一个同学对我们中国人非常好奇,经常跑来跟我聊天,她的父亲是一个领导,告诉我,准备让她去中国留学。汉语在越南开始热起来,很多地方开设汉语班,与中国的交流合作越来越多,语言真的是障碍啊。

整个项目部就剩下我和W经理,晚上吃过饭,眼看着春节一天天的临近,越南人也过春节,也开始准备年货,我突然涌上无法排遣的乡愁,出去溜达。

还是一样的街道,空气中弥漫着潮湿的气息,漫步街头,绕进公园,里面依然有一个寺庙,写着汉字,赶紧掏出香火钱,去敬香,心中墨念:河内的神仙很灵验,宁平的也差不了,保佑我出门见喜,平安回家。可是,宁平的神仙大概对我这个老外有点意见,刚从寺院出来,就下起雨来。什么破神仙,我心中嘀咕着,真想返回寺院把香火钱拿回来。

雨越下越大,没有停的意思,街道上马上就成河流了。我站在屋檐下,焦急起来,皇家旅社的人听不懂英语和汉语,我也不知道所在位置的名称,怎么办呢?前面的一户人家开着门,我冒失的闯了进去,非常巧,他家在河内的大学生在度假,我就拉着他,把皇家旅社的钥匙牌给他看,然后用英语告诉他,请他给皇家旅社打电话,派车到这个地方接我。重复了一遍,他明白了,热情的请我坐下,开始拨电话,片刻,车到了。我感激的拉着大学生的手:Thaks,Welcome to China,.说实话,我的英语也是比较蹩脚的,但是,英语确实是国际语言,在越南,我也不管语法什么的,经常把几个单词罗列起来,他们竟然能明白我的意思。

项目进行的还是非常顺利,我这个专家在经过2天2夜的连续奋战,第二台机组的启动终于完成了。春节降至,电厂领导发红包20万,送红色镜框一个(比较硕大,拿着不方便,到河内的时候送给翻译阿莲了),河内的公司办事处相当的人性化管理,已经代我订了大年30的机票回国,让我欣喜万分。

大年30,阳光明媚,一路奔波,宁平—河内—北京—长春,当飞机飞临长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8点多了,舷窗外的家乡正是灯火通明,烟花绽放,五彩斑斓。


整个《我在越南当专家》系列终于完工了,明天再一个总结性的后记。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6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