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世纪新史 第五章 大展宏图 第七十一节 布局

秦时竹 收藏 19 83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761/


Ps:最近非常忙,一直抽不出完整的时间来写小说,偶尔有时间也是断断续续,写作思路很难贯穿全局,特向各位读者致歉。

随着日军舰队的陆续汇聚,加藤定吉宣布自8月30日起封锁胶州湾,北纬35.5度~36.7度,东径110.10~122.36度的四边形范围内限制一切中立国船只通过,并要求仍旧在此水域逗留的船只在24小时内离开上述海域。次日,日本占领胶州湾外海中的一个小岛并在岛上升起日本国旗,诡称这是夺取德占领土的开始,实际上岛上连一个德军都没有,绝大多数都是中国民众。中国政府照例表示了抗议,但无论英国还是日本都不予理睬。

随着日德两国紧锣密鼓的调兵遣将,国防军“演习”的规模也日渐扩大和深入,不仅11师和22师演练了“抗登陆”作战,卫戍师最为宝贵的装甲团还进行了前所未有的全副武装的纵深突破和分进合击,虽然青岛地区因台风影响而天气恶劣、阴雨连绵,各地泥泞不堪,但装甲团的战车显示了不俗的机动能力,不仅没有一辆因为道路问题而抛锚,反而在恶劣天气中顺利地抵达了演习聚集地,唯一的遗憾是油耗比平时大了不少。连日来,在国防军大本营的秘密动员下,绥远的第1师(师长马瑞风少将),察哈尔的第3师(师长夏天方少将,对俄作战的英雄),山西的12师(师长杜金德少将)、甘肃的15师(师长孙烈臣中将)都陆陆续续开进山东战场,这几支部队都可以说是久经考验的老部队,不仅部队主官都是秦时竹在东北闹革命时的老部下,就是指挥系统从上至下几乎都是北疆国防军的老人。装备好,兵员整齐,训练时间长,配合默契,基本都经受过战争的考验,无疑是国防军体系中最有战斗力的部队。这些部队的陆续到来,使得山东境内国防军的主力骤然上升到10多万,沿着津浦路、胶济铁路沿线陆续摆开,形成了错落有致、布局合理的防御体系。若是搁在以往,这么大规模的军事调动早就该引起各大列强的注意和抗议,但在日德对立且相互宣战的情况下,居然没有引起什么太过剧烈的反应。德国人不太吭声,若是平时,他们肯定很难想象中国人居然将这么多部队都聚集到青岛要塞周围,这不是挑衅和威胁又是什么?但现在不一样啦,日本人铁了心要吞下青岛,德国虽然已经将青岛的有关权益移交给了中国,但如果不放一枪一弹就逃离这个苦心经营这么多年的要塞,德意志帝国的脸面往何处搁?现在德国人则盼着中国人来得越多越好,1个师,不够,最好来他10个师。在他们眼中,中国部队的到来,无疑为青岛要塞的周围进行了武装护卫,任何要从陆地上突破胶州湾租借地的尝试都首先必须通过中国人这一关,表面上青岛局势危如累卵,但在德国人眼中,却是处以中国武力的严密且不失自身体面的保护下,安全得很。

英国人和日本人也没有吭声,一来,山东本来就是中国的土地,中国军队要在这上面调动、演习,完全是天经地义,何况中国要演习的风声早就放了出来,不能视为对日德宣战的过激反应嘛!二来,中国外交当局给英国人和日本人的私下照会里说,这是中国方面压迫德国让步的必要手段,用武力来昭示中国从德国手中收回青岛的决心,英国佬眉开眼笑,他们巴不得多一个对抗德国的准盟国,日本人有苦说不出,谁让中国方面演习针对的对象都是德国人呢?

从八月下旬以来,胶州湾租借地附近地区每日都是炮声隆隆,杀声遍地,似乎中国军队在不断做出调整,以便用最合理的战术和最小的代价拿下青岛。但实际上这是迄今为止中国政府和德国政府演练最为娴熟的双簧。中国在私底下不仅和德国人大量进行接触和沟通,中国还帮助德国人进行另一项重要的任务——防谍。

在中国人眼中,所有的欧洲人似乎长得都差不多,不管是法国人还是德国人,不管是英国人还是意大利人,似乎都是从一个模子中铸造出来的。同理,在欧洲人眼中,亚洲人几乎也是一个模子中刻出来的,他们根本弄不清楚中国人和日本人乃至安南人和爪哇人的区别。但是,这种分辨能力的不足对于另一方而言并不是一个困难。在欧战爆发以来,陆陆续续有零星的日本情报人员进入山东境内,有的化装为小贩,有的装扮成商人和旅客,但目的都是同样的——探明德军在青岛的布防情况,为日军随后的进攻提供便利。

或许是日本人在中国大地上耀武扬威惯了,他们压根就没有将中国的警察和国安势力放在眼中,这些情报人员不仅大摇大摆地出现在各个场所,而且不加掩饰地朝胶州湾方向汇聚。但这一次他们实实在在地栽了跟斗,国防军将青岛要塞附近的大片土地都划为演习区域和军事禁区,暗中布置了大量的游动哨和便衣,在关键的路口和交通要道还有宪兵在巡逻,一般的日本间谍根本混不进去,只能在外围干瞪眼着急,对于水平比较高超、混过国防军外围警戒圈的少数漏网之鱼,稍微深入一些也被抓个正着。从8月下旬以来,内务部直属特警和国安局都派遣大量人手抵达山东,凡是可疑人等一律就地关押和审问,没有国安局山东特派组组长和国防军山东“总演习部”参谋长的命令,任何人休想活着离开关押所。

要鉴别间谍和一般因无知而闯入禁区的老百姓是有一定难度的技术活,起先国防军用山东地方话作为试探,凡是能够流利讲述那种山东特殊口音的被关押者都能够及时得到释放,但是国安局的专业人士出马后,立刻制止了这种盲目的释放行为——居然有日本间谍能够操一口流利的山东土话!不用说,这肯定是深藏不露、潜伏多年的大鱼,继续深入查下去,乖乖不得了,都是日本特务机关如“梅”机关、“菊”机关等机构的高级特务,甚至还有为英国人和德国人共同服务、在胶东租借地潜伏多年的双面间谍。山东前线俨然成了吸引大量间谍前来飞蛾扑火的大磁石。无论是日本人还是英国人,在被识破身份后往往大吵大嚷,试图以治外法权来要挟和恐吓,但他们压根没有想到,国防军抓起日本间谍来毫不手软,国安局经营起秘密战线来更是心狠手辣。

9月4日,有一家山东媒体率先报道:“昨日国防军演习区域发生大爆炸,声音震天,爆炸烟尘数里外可见,因事发地为军事禁区,具体详情和损失不祥,此处原有民众在演习前已经撤离,无任何伤亡……”后来经“演习”指挥部证实,确实有一处为演习提供弹药的临时军火库因操作不当而发生大爆炸,除提到国防军出现人员伤亡外,还隐隐约约提及关押在临时军火库附近的一批可疑人员也在爆炸中死亡。稍后国防军大本营做出的决定似乎验证了这一事态,不仅负责军火库的直接领导被停职检查,有关负有领导责任的军队高层也受到了相应的训诫,至于爆炸中的“殉葬品”,则压根就是语焉不详。事实上,这是国安局联手军队宪兵系统搞的障眼法——军火库堆满了大量的过期和劣质弹药,本来就是要销毁的,真正需要处理的则是一大批资深间谍。随着“临时军火库”的一声爆炸,日本情报机关在华经营多年的情报网瞬时损失了大量具有经验和能力的间谍老手,至于那些临时征召起来的浪人,由于他们不具备起码的军事素养和打探能力,国防军则故意出现“漏洞”,任由德国方面将一系列假情报通过这些速成的“情报人员”传递给日方。在一系列虚虚实实、真真假假的交手中,日本损失了不少的间谍人员却换来一大堆毫无意义和价值的废料,中德的联袂演出取得了极大成功。

日军指挥官也不是傻子,他们从这些浪人提交的千奇百怪、漏洞百出和互相矛盾的情报上也嗅出了不对劲的迹象,在最传统的人员侦察和刺探行不通的条件下,他们打起了用飞机侦察的念头。9月5日,天气略微转好,日军航空母舰“若宫丸”上搭载的法曼式水上飞机首次起飞,除担负着侦察重任外,这些飞机上还搭载了几枚小型炸弹,企图对青岛的德国守军进行恐吓。从战术意图上说,日军的计策是相当对路的,飞机作为这时的先进武器,虽然还很不完善,但有着非同一般的军事价值。但是他们忽略了一点,并不是好的想法都能带来好的结果,日军的几架水上飞机,又老又旧,速度慢、转弯半径大,根本就不是德国人的对手,飞机性能的落后严重制约着战术意图的达成。在日本飞机飞抵胶州湾时,德军设在浮山(在青岛东郊,德国当时称呼为亨利王子山,海拔384米,为青岛郊外最高点)上的炮兵观察所就看见了那几架摇摇晃晃、慢慢腾腾的侦察机。刹那间,德军军用机场值班室电话铃声大作,几架日机的方位、大致高度、航向和速度等至关重要的信息迅速通报给执勤的战斗机小队。

“小伙子们,黄猴子的飞机来了!”航空队队长布鲁肖中尉兴奋地挥舞着双手喊道。

“狠狠地揍他们!”早已准备完毕的年轻飞行员和后座机枪手在握紧拳头表态后,在第一时间内就跳进准备好的机舱中起飞迎敌。这些战斗机都是战前中国空军的主力战斗机“隼”式的德国改进型(航程、载重量和滞空时间都较原型机要增强10%左右的性能),除了不能和中国空军最新装备的、拥有同轴机枪协调器的“枭”式战斗机相提并论外,几乎是远东地区的战斗机王者,对付几架又破又旧的法曼式水上飞机简直易如反掌。

很快,四架涂有铁十字图标的德国飞机和四架涂有膏药旗图标的日本飞机在青岛郊外的上空开始缠斗起来。虽然日本飞机一看形势不妙提前扔下炸弹就返航逃跑,但他们缓慢的速度、笨拙的飞行动作无一不成为德国飞机最好的靶子,双方的距离迅速拉近,德军飞机后座机枪的子弹不时在长空中划出死亡的轨迹。经过一番几乎是一边倒的空中屠杀, 4架日机全部被击落,“若宫丸”成了没有飞机的摆设。德国飞行员海因里希和他的后座机枪手配合默契,独自击落两架,成为远东空战的第一王牌。日机扔下的炸弹全部都在旷野或田地中炸响,除了给土地挠了挠痒痒外几乎没有造成什么后果。在下面各个防御阵地准备迎战的德军步兵则全神贯注地关注了整个空战进程,并不断地为本国飞行员大声叫好,在日机坠毁后铁十字们返航时,阵地上到处爆发出热烈的欢呼声,因为被困而导致的略微显得低沉的士气也随着空战的胜利而高涨起来。宪兵和警察领着狼狗纷纷前去寻找遗骸和幸存者,不过除了一堆碎片和几具血肉模糊的尸体外,没有找到任何有价值的东西。

按照计划和以往的经验,飞机侦察最多2个小时就结束了,否则只有油尽坠毁的结局。但是加藤定吉中将左等没有等到飞机的归来,右等没有接到任何有关青岛德军的情报汇报,顿时明白这4架飞机已经提前进入靖国神社了,简直气炸了肺,对着周围的下属大发脾气。他的生气和失态完全事出有因,前两天刚刚因台风而造成了一艘驱逐舰的损失,今天又白白损失了4架宝贵的飞机,让他开战之初口口声声宣称的“不费吹灰之力拿下青岛”牛皮迅速破产。为了报复同时也为了挽回面子,他命令舰队做好准备,打算在第二天动用强大的战列舰编队炮轰德国人的防御体系。

夜幕渐渐降临了,国防军的演习阵地上到处还有人在忙碌,有挖掘战壕、布置火力点的,有埋设地雷、设置铁丝网的,还有构筑工事、修筑炮兵阵地的,大量的作战兵器、物资、人员,都在夜色的掩护下悄悄进场。

“报告,我们捕获一个日本军官,说是联络官,要求会见总指挥!”

“小鬼子来了?”夏海强嘀咕一声,“还真快啊,带他进来吧……”

“是!”两个负责押解的宪兵敬礼后转身就走。

“慢,”夏海强眼珠子一转,“注意保密,不要让他看出虚实。”

“是!”

看见夏海强的中将军衔和身后的一般参谋,长得獐头鼠目的小英大佐明白已经到了对方的最高指挥部。

“指挥官阁下,我强烈抗议贵军的这种行为……”小英脸色傲慢、脖子上青筋暴跳,“你们这么对待大日本皇军军官,将来是要付出代价的。”

“对不起,为了保密,不得不如此,相信贵军一定也是这么做的。”夏海强看见小英眼圈处被布条勒出的一圈痕迹,差点没笑出声来,忍了半天后才摆出一副强硬的姿态。

“八嘎……”小英暴跳如雷,支那人什么时候敢这么对付皇军?但一想到自己的使命,还是按耐住火气:“我奉神尾司令官的命令,前来与贵军交涉。”

“愿闻其详。”

“我军即将与德军交战,为避免不必要的误会和麻烦,希望贵军从目前的阵地上至少后撤100里……”

“奇了怪了?”夏海强嬉皮笑脸地问道,“我军在自己的国土上进行军事演习,为什么要我们主动撤退?你们要找德国人的梁子,大可以在胶州湾登陆么……”

“我奉劝阁下一句,我军即将展开全面攻势,到时候炮火非常猛烈,您如果不按照这么做的话,将由可能引起误击,如果出现这种情况,将由贵军负完全责任!”

“哦……误击!”夏海强问道,“那依你的意见,我国防军和贵军比较起来,训练水平和战斗力究竟何者为高啊?”

“大日本皇军百战百胜,士气高昂、训练有素,岂是支那军队可以相提并论的?”小英两眼一翻,鼻孔朝天。

望着他这幅神气活现的狂妄劲,周围的参谋和高层一个个气愤不已,准备给小鬼子一点颜色看看,但历来调皮捣蛋的夏海强还是那副嬉皮笑脸的样子:“以贵军训练之有素、战斗力之优良,仍旧不能避免误击,那么我军在演习中出现误击就更可以理解喽!请你回去转告贵军司令官,我军目前正在演习,倘有误击事件发生,一定是我们训练不周、操作不当所致,请他多多包涵……”

“你……”小英的脸涨成了猪肝色,“你会为你今天的言语付出代价的!”

夏海强脸色一沉:“我从来没有否认会承担代价,送客!”

两个宪兵仍旧掏出蒙眼布,在小英的眼圈处狠狠一勒,手中用足了力气,疼得对方呲牙咧嘴,没等小英嘴里嘟囔出什么恶毒的话语,已经被人推了个转身,差点还因为被门槛绊了一下而趴了狗啃泥,指挥部里笑声一片。

“各位,小鬼子要动真格了,咱们得留神点,靠近日军舰炮火力的阵地要隐蔽好,人员要撤下来,只要留少数观察员就可以了。我再强调一遍,阵地前沿雷区的标识要醒目,这两天因为下雨而导致的相应问题要有应对措施,一旦有日本人或英国人冲过来,咱们不能开第一枪,但开第二枪、第三枪要坚决!”嘲弄日军一番后,夏海强恢复了严肃的面貌,开始紧急下令。

“是!”

9月7日,天空开始放晴,第二舰队和英国军舰在加藤定吉的率领下浩浩荡荡地杀向胶州湾。对于胶州湾的海文情况,日军了解的并不是太多,英国由于在威海卫拥有租借地,掌握的情况比较全面。摆在英日联合舰队面前的困难主要有四个:第一,胶州湾主要航道上布满了水雷,不经扫雷无法直接出入胶州湾,或许德国人在布雷时有秘密航道,但这种情况显然不可能让英国和日本舰队获悉,因此务必先扫雷而后才能进行下一步行动;第二,胶州湾为钳状港湾,陆地向海洋眼神的区域较长,彼此间距又较短,德军在上面修筑了5座对海炮台并进而封锁了整个入港通道和附近海域,这对于扫雷艇的扫雷工作是一个极大的威胁,扫雷艇一般都是小型船体,一发150mm的榴弹炮炮弹都能将其送入海底,在没有摧毁炮台火力前根本谈不上开展扫雷;第三,根据英军提供的情报和日军的仔细勘察,加藤确信在青岛郊外的浮山上驻有德军的炮兵观察所,为德军炮击指示方位和修正弹道,要想端掉德军的炮台,最好首先拔掉浮山上的钉子,但这个钉子既不在日军的舰炮火力之内又无法在拔除炮台火力前动用步兵将其攻克,称得上是难上加难;第四,从理论上说,日军可以绕开防守严密的胶州湾正面而从崂山湾等侧翼向德军进攻,但是根据大致侦察的结果,无论在哪一个方向都有中国军队在“演习”,在小英的“交涉”失败后,根本不可能毫无阻拦地通过国防军防区而开展侧翼进攻。

第四点是英国人相当忌惮的,作为国际法的约定,交战双方无权通过和利用中立国领土,否则就视为对中立国的侵犯。在列强眼中或许侵犯一个小国、弱国的中立地位并没有什么大不了,但是在中国日渐强硬的时候,显然不适合去招惹是非的。不然,英国在威海卫直接就有基地,何必要费老大的力气在别处琢磨登陆呢?

日本一贯骄横,在日俄战争时期根本就不把中国的中立地位放在眼中,这次也不例外。但是考虑到现实影响和对华关系,加藤并不能够马上做出决断向中国军队进攻,至少在军部没有明确指示前他不能这么做。何况,根据小英的报告,中国军队似乎已经有了妥善的准备和充足的兵力,贸贸然与中国军队正面冲突并不是一个好的选择。思来想去,加藤还是决定带领第二舰队主力来进行炮火试探。

胶州湾外海,英日舰队主力逐渐汇集,加藤站在旗舰周防号战列舰上(排水量12674吨,航速19节,有254MM舰炮4门,150毫米舰炮10门,鱼雷发射管2筒,舰员732人,舰长丸桥彦三郎大佐。该舰原为俄国军舰,1905年在日俄战争中沉没,次年日军在旅顺口打捞后加入日军舰队。),用望远镜仔细观察德军各炮台情况,虽然朦朦胧胧看不清楚,但并不妨碍他对此进行一番评头论足,分布在周防号周围的则是石见号和丹后号战列舰,日军的装甲巡洋舰(亦称重巡洋舰)磐手号、八云号、常磐号和英军的凯旋号则在几艘战列舰稍前的位置上,他们一方面要承担轰击炮台的任务,另一方面也要承担万一德军舰队主力从胶州湾突然杀出的战斗缠斗任务。由于德军的严格保密,英日联军并不清楚德军的主力舰队已经不在港内,虽然根据以前的情报显示德军舰队实力并不强,但谨慎的加藤还是做了两手准备。至于舰队中的轻巡洋舰、驱逐舰和炮舰等其它舰只,由于炮火威力不足和抗打击能力不强,全部被安排在炮击编队之后、远离炮台火力覆盖范围的海域,用于担任警戒和解除中立国船只武装的任务。

“报告司令官,舰队阵形编组完毕,可以行动。”

“给各舰打旗语,保持距离,全速开进,务必集中火力……”

“哈伊!”联络官遵命而去,庞大的舰队开始朝德军炮台的火力射程进发,编队速度迅速拉大到了15节以上。

担任炮击任务的军舰舰炮主要有305MM和254MM两种,也只有这两种海军炮才能在远距离对要塞进行攻击和造成显著破坏。德军五座炮台中,最大口径的要塞炮是280MM,单纯从威力上说不是305MM舰炮的对手,但在具体使用中则完全不是那么回事。德军的280MM(11英寸)火炮是海军的杰作之一,不仅在要塞群中大量采用,在各战列舰中也纷纷可以见到,原因只有一个——德国的铸炮水平高超,其同身管的11英寸炮无论在威力还是射程上都堪与英日的12英寸炮(305MM)相提并论,而且重量和炮弹分布度都较12英寸炮来得佳。德国并不是不会造12英寸炮,但偏偏造11英寸炮与英国抗衡,在火力相当的前提下将节省下来的重量用于防护。故而在一战海战中可以很清楚地看出,虽然英军的同级别战列舰无论是速度还是火炮口径都要强于于德国,但在进行一对一对抗的前提下,英舰则甘拜下风,特别是战场生存能力上,英舰则远远处于下风。

对于胶州湾外英日联军大张旗鼓的举动,青岛总督迈耶*瓦尔代克海军上校在收到炮兵观察所的报告后哑然失笑,英国人和日本人想干什么?想用舰炮摧毁炮台么?可是青岛的炮台经过加固后显得异常牢固,只有在1万米以内用254MM口径的炮弹直接命中才会造成实质性损害,要想造成毁灭性打击,至少需要11英寸舰炮在7000米内或12英寸舰炮在7500米内准确命中。但是,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不要说敌方舰队没有准确的炮兵校正机构,就是有也可能因为距离不够而无法使上力气,若是攻得太近,分明就是炮台的靶子。要塞炮虽然不及舰炮身管长,射程也没有同口径的舰炮远,但是炮台所处的位置较高,居高临下的射击威力可以有效弥补射程不足的局面,而舰炮则要从下往上开火,最大射程会受到影响,一来一去后,英、日的优势便逐渐被蚕食了。

“已进入舰炮最大射程,是否开炮?”周防号作为旗舰,负责整个舰队的数据传输和炮兵校正,否则各舰自顾自射击将难以压制炮台火力,因此专设联络官统一指挥。

“可以,立即开始攻击,各舰降低速度,力求稳定性和准确度,但最低航速不得低于6节,以便有充足的机动力……”加藤手持望远镜在仔细观察,周防号高大的桅杆上同样也有专业军士(日军称军曹)在观测。

炮弹离膛而出,胶州湾日德第一次大炮战开始打响……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