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古流云传 第二章 日出日落 雾

徐务 收藏 0 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273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2733/[/size][/URL] 兀然降下的大雾,从四面滚滚而来,转眼便要将三人淹没其中。烈山不留神吸入些雾气,只觉胸口尤如中了一记重锤,脑中“嗡“的一声响眼前金星四溅,脚下虚浮仰身便倒。 边上赤松子惊觉慌忙闭了气息,飞身上前扶住了烈山。不及查看烈山状况,他猛的咬破自己舌尖‘卟’的一口血喷在火堆上面,右手并指成剑轻啸道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33/


兀然降下的大雾,从四面滚滚而来,转眼便要将三人淹没其中。烈山不留神吸入些雾气,只觉胸口尤如中了一记重锤,脑中“嗡“的一声响眼前金星四溅,脚下虚浮仰身便倒。

边上赤松子惊觉慌忙闭了气息,飞身上前扶住了烈山。不及查看烈山状况,他猛的咬破自己舌尖‘卟’的一口血喷在火堆上面,右手并指成剑轻啸道:“起!”

只见原本行将熄灭的柴火‘呼拉’一下窜起三四米高的烈焰,火舌由红转蓝进而发白,刹那间灼干了周遭雾气,这火愈来愈烈直耀的人眼生痛。忽听一清脆鸟鸣,火焰中化出一只浴火凤凰振翅而起。

赤松子以指剑遥引这火凤绕着三人飞了数圈撒下一轮火网,将大雾暂时阻在火圈之外。只是他凭一口气骤然间使出这诸般变化,心力俱竭,终于一口气提不上来眼前一黑再也支持不住连着怀中昏过去的烈山一并倒在地上。

那火凤猛然查觉脱了束缚,欢鸣一声展翅冲天飞去所过之处雾气尽散,竟将这漫天的浓雾划开了一道口子,尤如暗室之上开了一道天窗,让星月之光又得以洒落地上。

这一连串变化兔起鹘落,无伤不尤惊的呆了,直到目送火凤消失在天际,这才醒转过来。急忙回头去看烈山二人情况,只见烈山与赤松子一个面如金纸一个脸罩寒霜,竟都是出气多进气少眼看救治不及便有性命之忧。

眼前的飞来横祸让无伤不知所措,脑中‘轰’得化作白茫茫一片,声音擅抖的喊道:“烈山大哥!赤松子!你们都怎么了?可不要吓我啊,你们,你们……这可叫我怎么办啊!”

这些日子来与二人在一起的情景便如电影般在眼前回放,其中的酸甜苦辣诸般滋味俱都涌上心头,想起二人若是去了却独留下自己,不免孤独飘零在这荒蛮之地无所依凭。脚下一软,瘫坐在地上,心中酸楚,一时间泪如雨下。

如果要问这世界上有什么东西既是坚强的同时又是最脆弱的?那答案自然便是“生命”了!生命因其坚韧顽强而创造了无数奇迹,但在她既将消亡的那一刻却永远是让人觉得如此的脆弱而悲怆。

无伤的心就像将被撕裂般的痛,他甚至在想:如果命运将他安排出现在这个奇异的世界里只是为了让他经历这些无情的苦难的话,那么他屈服了!请上天将他的生命也拿去吧!——如果他还有的话。 因为他的心也随着他的朋友们一起行将灭亡。

但这次奇迹发生的却离他们越来越远,赤松子的身体越变越冷,在这灼热的火光包围之中,竟渐渐被冰凌所包裹!这向寒气四周蔓延很快便将烈山也变成了一个冰人。

无伤绝望的看着这一切在眼前发生,他痛恨自己的无能,如果可以他情愿用自己与他们交换,但世界上没如果……

“喵。”轻轻的一声猫叫,让无伤面前的火墙‘呼’的分开了一个口子。一个兽影矫健窜了进来,耀眼的火光中仍能看到它飞扬的五尾和高昴着的头上的诡异独角,它的身上还立着一个雪白的小兽,正是离洞时司夜所抱的猫儿——佩佩。


*****************

被围在光圈中的佩佩,警惕看着眼前这个笑嘻嘻的鬼魂。

“司夜这个家伙实在是太无情了,对吧?”老酋长在光圈外坐了下来。“他总是口口声声的问我有什么要求,好像天底下就没他解决不了的事。可是到我真的他办点小事的时候他总是推三阻四的。唉,不过是让我老家的那几个小朋友们在这里过个夜都不肯。”

“喵,喵”见这个老鬼并没什么进一步的动作,佩佩低下头开始用她那粉嫩嫩的小舌头梳理身上的毛发。

“司夜,叫他们留下来过?当然,我当时也听到了。可是他前面把人家整得那么狠,几个小家伙怎么知道他又打什么主意呢?”老酋长见佩佩仍然无动于衷,终于拿出了撒手锏。“好吧,好吧!我老头子今天豁出去了!你如果想变回从前的样子,就帮我救回我家那几个小子。”

佩佩忽的一下站了起来,绿晶晶的双瞳里闪出两道寒光,狠狠的盯着老酋长。

“哎~,天啊,你和司夜还真是一对!别这样看着我行吗?我老头子会被你们吓死,你看我就在这里。我要是敢骗你,会有好果子吃吗?我也不容易啊!机会不等人,你要是信了现在就快去,我怕我家那几个小朋友要是死了,我一伤心把什么事都忘记了,你知道的年纪大了记性不好……”老酋长愁眉苦脸的说着。

佩佩抬了抬前爪,围着她的光圈立即被打开了一个缺口。一闪身她便跃了出来,再次看了看老酋,“喵!”威胁的叫了一声。

“行了,行了。你救得了人,难道就杀不得人?快去快回,今天天气好像很何适呢!”老酋长指了指天。

看着消失在黑暗里的白光,老酋长暗暗呼了口气:唉呀,这几个小家伙总算捡回了条命。不过那种解咒的词怎么念来着?吃葡萄不吐葡萄皮?不吃葡萄倒吐葡萄皮……好像不对!板凳长扁担宽……?这下惨了真忘记了!……

白光闪过佩佩转眼就来到洞口大厅,她四周扫视了一遍。正好望见了还在啃骨头的狰。心想:这倒是个不错的脚力!

二话不说跳上去对着可怜的狰劈头盖脸就是一通好打,打的狰嗷嗷乱叫。

“服了吗?”

“服什么?”

又是一通乱揍……

“服了吗?”

“大王饶命……”

还是一通打……

“服了吗?”

“服了,服了……”

“你真贱,早说不就没事了?”

“……”

“跟我我走!”

“哦。”狰连忙跟在佩佩身后。

再打了一顿……

“我要自己愿走还找你干什么!”

狰终于聪明了,慌忙趴在地上让佩佩走到自己的背上。

“好了走吧,总算有点样子了!以后就跟着我混吧!”

“是,是。大王要去哪?”

爆打……

“恩,我想想,先出洞吧!”

狰箭一般的飞出洞去,已前哪怕是抢再大的骨头也没这速度。命苦的狰就这样摊上了个暴君主子……

刚开始,狰还可以嗅着烈山他们的气味寻找三人踪迹,但没多久这种致命的雾气便降临了。佩佩怕狰中毒,不得不驱散了周围三尺的雾气。但这也使狰失去了寻找三人的方法。无奈之下只好沿着那些气味消失前的方向跑去,很快便迷失在了浓浓的雾气之中。

正彷徨间忽见不远处隐隐出现了道道火光,之后更有一只火凤冲天飞去。

佩佩连忙指挥着狰向火光处赶了过去。

******************

佩佩自狰的背上跃了下来,并没有理会满脸惊喜的无伤。径直走到了已变成冰块的赤松子身边,用她那可爱的小小的前爪轻轻碰了碰他的身体,“滋。”的一声寒气瞬间就把她的前爪结上了一层冰凌。

无伤在边上见了连忙喊道:“当心!”

佩佩轻轻摇了摇她的小脑袋,心里闪过一丝惊异:看不出来这小家伙倒有些本事!只怕是刚才用功头,被反噬变成了这番模样!阳极生阴,刚才那只火凤凰竟是他招来的?难怪现在冷的这么历害。笨蛋,用土遁躲入地下不就行了?哦对了,还有这个人类,他不会法术躲不过这雾气。看不出这个愣头愣脑小家伙倒挺有情义的。

想到这佩佩不禁点了点头,她这辈子最恨的便是薄情寡义的混蛋!

接着她又去看看同样变成了冰佗的烈山,发现烈山印堂发黑。果然是中毒的症状,只是中毒不轻,看来还得要司夜才能解的了。

佩佩轻轻一跃,跳上了赤松子身上。那冰冷寒气“滋啦!”一下把她也冻成了冰雕。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