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冀南人家(2)——断臂的先祖母

出其东门 收藏 24 207
导读: [B]本篇所有文字均为纪实,并非虚构。谨以此文纪念那些逝去的爱我的亲人和一位未曾谋面的先辈。 农历的乡间十月,是最美好的季节。丰收的庄稼已经归仓。风轻云淡,天高地远,农人结束了一年的劳作,富足又闲暇,正是谈婚论嫁的好时光。 咸丰某年,在冀南平原的XX河畔,一个姑娘怀着对未来的幸福憧憬出嫁了。花轿一路颠簸,来到一张灯结彩的院落前,迎亲的喜乐欢快的吹着,新娘缓缓的出了花轿。揭开红盖头,人们都惊呆了:农家也能娶如此佳人!新娘的容貌究竟怎样,现在的我无从得知。但是当年的十里八乡无人不

[B]本篇所有文字均为纪实,并非虚构。谨以此文纪念那些逝去的爱我的亲人和一位未曾谋面的先辈。


农历的乡间十月,是最美好的季节。丰收的庄稼已经归仓。风轻云淡,天高地远,农人结束了一年的劳作,富足又闲暇,正是谈婚论嫁的好时光。

咸丰某年,在冀南平原的XX河畔,一个姑娘怀着对未来的幸福憧憬出嫁了。花轿一路颠簸,来到一张灯结彩的院落前,迎亲的喜乐欢快的吹着,新娘缓缓的出了花轿。揭开红盖头,人们都惊呆了:农家也能娶如此佳人!新娘的容貌究竟怎样,现在的我无从得知。但是当年的十里八乡无人不知XX家娶了一个俊媳妇。

这个俊媳妇就是我爷爷的奶奶。

爷爷的奶奶我该怎么称呼,我不太懂。为了方便叙述,我就称为先祖母吧,不管这个称呼是否正确。那当然就把我爷爷的爷爷称为先祖父。

我先祖母出身书香,不但俊俏且识文断字,通晓事理。先祖父得此佳妇,自是呵护备至,小夫妻相敬如宾,乡人谁不羡慕?

1861年,烽火骤起,战乱打破了我先祖父母宁静的幸福生活。有一天,太平军突袭村庄。人们慌乱中四散而逃。我先祖父背上背着年幼的儿女,手拉心爱的妻子,踉踉跄跄。可怜我先祖母多年裹成的小脚,和许多人一样都没有逃出。

虽然和众多村妇挤在一起,穿着灰旧的衣服,先祖母那与众不同的气质还是穿透了人群,让太平军士惊慕不已。一位头领拉过我的先祖母,说:跟我走吧,我给你荣华富贵,我们太平天国马上要做朝廷。先祖母断然拒绝。头领举起寒光闪闪的钢刀,威吓道:不走,就砍断你的臂膀。我先祖母平静的一笑:砍吧,我死也不会跟土匪走的。

刀光闪处,鲜血如注。殷红的热土如一地艳丽的落花,凄婉而壮烈,映着我先祖母苍白冷艳的面庞、先祖父悲痛欲绝仇恨的泪。时间定格在那个血色黄昏。

当爷爷对我们讲起他的祖母,我曾经怀疑过这件事的真实。我以为太平军只是在南方,是不应该打到河北境内的。后来我专门查了县志。在《兵事》一章,有这样的记载:咸丰十一年(1861年)秋,太平军占县内X庄。同年,黑旗军宋景诗占县内该庄。还有同治二年,太平天国军在境内的记载。

从此,无论历史上对于太平天国的起义多么称颂,我是不肯附和的。因为他们的战刀上曾流过我曾祖母无辜的热血。

先祖母的事迹传遍了乡里,官府后来为她立了“贞节烈女”的牌坊。我曾在她的墓前仔细的寻找过——断壁残垣,了无踪迹。历经战乱和一次次的破四旧,只剩下荒凉的土冢。前日回家,又从我家祖坟经过,看到我先祖母的墓,有枯草孑然而立,正是残阳似血的时候,遥远的天边望见了起伏的连山。我的心莫名的悲凉。

常想原本性格平和的我,为什么发起脾气来总是很凛冽。原来我的血脉里流着我的先祖母的刚烈的血。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8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