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绕神州路(岳飞) 第七章 万里中原青未了,半篙九江碧无情 2谅解

天边的月 收藏 0 2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107/][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107/[/size][/URL] 2谅解 当日诸人皆就近夜宿于杨么大寨。 岳云征战多时,久未在父亲面前承欢,此次难得一尽孝道。不想推开屋门,一股草药的香气即刻弥漫开来,暗夜无灯,一时什么也看不清楚。 岳飞闭目半卧在床上,已经听到了动静,却并不睁眼:“进来吧。” “阿爹。” “祥祥,今日大帐之中,你未发一言。” “禀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07/


2谅解

当日诸人皆就近夜宿于杨么大寨。

岳云征战多时,久未在父亲面前承欢,此次难得一尽孝道。不想推开屋门,一股草药的香气即刻弥漫开来,暗夜无灯,一时什么也看不清楚。

岳飞闭目半卧在床上,已经听到了动静,却并不睁眼:“进来吧。”

“阿爹。”

“祥祥,今日大帐之中,你未发一言。”

“禀相公,相公与诸参谋成竹在胸,焉有自家置嘴的余地?”

岳飞撑起身子,强自睁开肿胀的双目:“祥祥,你是越发的顽劣了,打量能瞒的过去吗?自家既是阿爹,也是一军的统帅。”

岳云忽然重重一拳捶在床前的几案上,震的药碗颤动不已。“我自诩智计百出,可是这次却万万也没有料到……”语气哽咽,竟是再也说不下去。

“既有战阵,原是要死人的。你也是久经沙场了。”

“可是李益是自家手下战死的第一个。”沉默良久之后,岳云轻轻说道:“却不知最后一个又会是哪个。”

即使已然平静下来,声音空灵毫无悲凄,岳飞依旧可以清晰的感到儿子此刻的痛苦与无奈。他沉默着等待儿子继续。

“自家命他出战,本想是让他荣归故里,谁知却将他送上了黄泉路!”岳云暗影中睁大双眸:“是自家亲手将他的眼皮合拢的,阿爹,当时……”

“委实无可如何,愧疚不已,恨不得死的是自己。”

“的确,只是不知今后又如何?”

“今后?自然是继续在疆场上驰骋拼杀。”看着儿子依旧消沉,岳飞半靠床头,洒脱一笑:“祥祥怎的如此,莫非是怕遭阴司的报应?祥祥,过来。”

见岳云寂然不动,岳飞又一次加重口气:“小子,和你说话呢!”

适才父亲几句轻描淡写的话语,再想到他身上累累的伤痕,岳云一时间竟是伤痛不能自已。


“哪个在自家面前说大话,要领大军横扫幽燕的?”

岳云垂首:“儿子以前无知,此刻唯有惶恐。”

“你个没有志气的,莫非是想找打!”岳飞做势欲打,阵发的头痛和晕眩却使他身子一晃,险些失去重心,岳云慌忙上前扶住。

“没事的。”岳飞一笑:“拿出些男子气概来,回去且睡上一觉。早上自又是浮生一日。”

“是,天色已晚,阿爹早些将息吧。”岳云应道。

“祥祥,自家是在说你。”岳飞斥道。

“下官遵命。”

有些事总要亲身经历,纵是父母也只好袖手,任他慢慢去想去悟,好在徐斌也在岳云麾下。“祥祥,你既已为统领,总不免遇到此类事情。李益既与你亲厚,不妨多给他家一些银钱发送。这话虽然凉薄,然而人死不能复生,也只好如此尽力了。至于其他自家也不强求于你。效仿村夫村妇倒头就睡原是人生一幸。”

岳云勉强一笑,不欲让父亲担心:“自家这就效仿村夫村妇,回去给庙里的和尚多捐些香火,花钱买个平安。”

“似乎不错。”

“难得阿爹夸奖,不如阿爹就把这回的薪俸赏赐尽数拿出,待自家到鄂州盖上一座大庙,也替阿爹娘亲乞福。”

“怎的依旧如此吝啬,你的薪俸却又如何?”

“儿子这么一点点钱钞,如何能与阿爹相比。”

“如何相比?”岳飞沉吟:“祥祥在女子身上的功夫,果真是自家比不上的。”

“阿爹怎的知道此事?”岳云装作气恼:“定是黄丈告的秘,自家要他……”

“什么告密!”岳飞喝道:“做阿爹的还不知自家孩儿的斤两吗?”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