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长篇历史悬疑小说<大河汤汤>第27章

大河汤汤 收藏 0 70

第二十七章 地狱中的Satan


仲夏夜的雨声,隨着草间的风,刮进了屋里。一阵凉意袭来,崔立人打了一个寒噤,把半坐的身子缩进了被子里。

一道闪电,从窗外射进来,把熟睡中的人脸照得惨白。有的人张着嘴,艰难而急剧地喘息着,象是正在被恶魔追赶;有的人龇着牙,仿佛要一口咬死仇敌,以解心头之恨;有的人咧着嘴,不知他在梦中是哭,还是在笑。

崔立人惶恐地闭上眼,把身子又往下缩了缩。“咣当!”一声让人心惊肉跳的炸雷从门缝砸进来,几乎把他的魂灵震出了壳!同屋的人,有的被震醒,突然惊坐起来,用矇眬而惊骇的眼睛向门口看了看,又钻进了被窝;有的翻了一个身,说着含混不清的梦呓。

崔立人恍忽看到,自己的身躯被雷电的烈焰烧成了缕缕青烟,升上天空,变成片片白云,在苍冥中飘来荡去。他看到尘世间一片凋敝和凄楚,到处充斥着野蛮与凶残;太阳躲在月亮的后面,射出不祥的暗光。他猛然听到,军号奏响,战斗的号角嘹亮,喊声冲天,震裂了地狱的穹宇。须臾,他看到:

“在幽冥之中又升起

无数面鲜艳的旌旗,

在空中飘荡、飞舞。

密如丛林的长矛和盾牌,

高高举起;还有无数金盔,

密密匝匝地出现在眼前。”

雨,渐渐地停了;风,慢慢地止了;天,也微微地亮了。

“早晨好!”崔立人起床了。

“早晨好!”曹奇峰也下了床。

“昨晚的雨好大啊!”宋涛用一盆水在洗脸,“昨天,孙宏民师傅到处找你,奇峰。”

“哦,我去找他。可能有什么事情。”曹奇峰匆匆洗漱后,朝孙宏民的住处走去。

孙阿姨正好开门出来倒水,看到曹奇峰朝她走来,热情地招呼道:“怎么好几天没见到你,到哪里去啦?”

“我出去玩了几天……”奇峰进了屋。

“快来,让我好找你。”老孙头把一只刚烤好的馒头递给奇峰,又把一缸子茯茶放在他面前。

“什么事啊?孙师傅。”

“我的技术改革方案批下来了。”

“那好啊!咱们就动手吧!”奇峰吃着烤馒头,喝着热茶。

“有几台机器要重新设计。”老孙头说。

“那好办,找崔立人。”曹奇峰拉着孙宏民往崔立人的设计室走去。

当他们来到设计室的门前时,只听屋里的崔立人正在对宋涛讲课:“什么叫无限?这个概念对一般人来说,是很难理解的。人们会说,宇宙中的天体是很多的,数也数不过来。但是它再多,也总有一个尽头呀!”

“有一个成语,叫‘恒河沙数’ ,只是说恒河里的沙粒多得无法计算,但它总还是有一个总数呀!”宋涛不解地说。

曹奇峰和孙宏民悄悄进了屋,坐在一条长凳上。崔立人继续讲他的课:

“我们在孩提时代,常听人说这样一个故事:‘从前有座山,山上有座庙,庙里有一个老和尚和一个小和尚。老和尚对小和尚说:从前有座山,山上有座庙,庙里……”,这个故事就这么几句话,很简单,但它可以没完没了地讲下去,这就叫‘无限’!”崔立人问宋涛:“这样讲,你明白吗?”

宋涛摇摇头,说:“这只是大人们讲来哄小孩的故事,它并不是数学意义上的无限”。

“这么跟你说吧,”崔立人用粉笔和直尺在黑板上划了两条平行线,“这两条平行线,我们可任意把它们延长,让它们在某一点相交。这一点就在无限远的地方。这就叫无限。”

“可是,老师,在微分几何的世界里,两条平行线是可能相交的呀!”

“对!你说的没错。”崔立人用板擦抹去了黑板上的两条平行线,用圆规画了一个圆。他说:“这是一个圆。可是,人类至今无法正确计算出它的面积究竟有多大。奇峰先生在三年前对此就曾发表过惊世骇俗的见解。他认为,问题出在π上,因为它是无理数,而宇宙中所有的天体都是圆的,于是得出结论说:‘整个宇宙全是无理数!’对此结论,本人实在不敢恭维!”

“老师,那么您的观点是……”宋涛问。

“敝人以为,宇宙中所有的天体都是圆的,虽然人类至今尚不能正确地计算出它们的体积,但它们却都是大自然中存在的实体,比如地球,它分明就在我们的脚下。存在就是真理!至于为什么人类至今不能对它进行正确的计算,问题不在地球本身……”崔立人停下来,找香烟。

宋涛赶快把一只香烟递了过去,“啪”的一声,用打火机把烟点着。崔立人连吸几口烟,若有所思地沉吟道:“问题出在我们的计算方法上!倘若我们能找到另外一种方法,问题也许就会迎刃而解……”

“天才与疯子之间,只有一步之遥!”曹奇峰鼓掌。

“今天二位来,有何见教?”崔立人问,“奇峰先生又有什么创见,讲来听听?”

“孙师傅的改革方案被批准了,有的机器、设备要重新设计、制造……”奇峰说。

孙宏民乘机把《改革方案》递了过去。

崔立人一边看《方案》,一边说“你们看,所有的机器、设备,除了圆的,就是方的。这说明,圆的和方的,是我们日常所遇到的最基本的两种几何图形。我们的锅、碗、瓢、勺,都是圆的;而桌、椅、板凳都是方的。可是,我们却无法精确地制造出一个2平方米的方形物体,也制造不出一个3平方米的准确的圆形物体。因为我们面临着两个无法逾越的障碍——边长 和圆周率π。我们即使用计算机运算到小数点后两百万位,那也无济于事。因为,在小数点后的第10位,就已经是原子尺寸了,已经没有可操作性了。”崔立人把那份《改革方案》往孙宏民面前的桌子上一扔,“对不起了,孙师傅,你的机器我设计不出来,无能为力了。”

崔立人的一席话,把大家逗得哈哈大笑。

这时,设计室的门口已经挤满了人,有就业职工,也有正在服刑的劳改犯。他们热烈地鼓着掌,纷纷议论道:“瞧人家崔工,大学生,就是有学问!”有人高声喊:“崔师傅,给大伙儿再讲一课!”接着,又是一阵热烈的掌声。宋涛走到门口,高声道:“今天讲课到此结束!请大家干活去吧!”

崔立人把那份《改革方案》重新拿起来,坐到他的位子上。他的面前是一个绘图架,上面夹着一张未完成的设计图纸。

曹奇峰悄声对宋涛说:“我们不打扰了。”

宋涛对孙宏民低声道:“好,三天以后再来听消息。”

在往车间的路上,他们迎面遇上管理生产的政府干部苏人杰。

“怎么样,你们的《改革方案》?”苏人杰问。

“我们刚才同崔立人研究了新机器的设计问题。”曹奇峰说,“苏队长,我们是不是要成立一个技术革新领导小组?”

“好啊,组长由孙宏民担任,你和崔立人担任副组长,再把各道工序的组长找来当组员。你们先开一个会,把你们的《改革方案》向大家说清楚。”苏人杰关照道,“一定要集思广益,群策群力!”

这次技术革新的关键问题有两个方面,一是皮革化工工艺的除旧布新和化工原料的调整配置;二是机器设备的另起炉灶和操作技术的改弦更张。

皮革化工工艺方面,孙宏民对自己毕生的经验进行了系统的、分门别类的总结;曹奇峰找来了许多皮革化工方面的专著以及国内外有关的最新报导。这些资料中,许多都是英文和俄文的原版著作。

“曹奇峰是我们皮革厂的才子!在车间里给他腾出一间专用办公室!”厂长特地到车间来,向中队干部下了指示。

在这间技术革新办公室里,此时正在进行着一场热烈的讨论。曹奇峰眉宇轩昂地说:“世界是物质的。物质可分为生物与非生物两大范畴。生物又可分为动物与植物两大类。在坐的各位,就属于动物这一类。由于我们比其他动物更聪明,所以自命为‘人类’,以示区别,表明我们和其他动物不一样。”

“奇峰先生,我有一个问题要向您请教。”宋涛插言道。

“请讲!”

“我们和动物有什么本质的区别呢?”

“能提出这种问题的,只有人,而其他动物则不会!”曹奇峰妙语解颐。

大家热烈鼓掌,有人高喊:“我们从来没听见一条狗在问:‘我们狗儿和人类有什么本质的区别呢?’,你们说,是不是啊?”

大家又是鼓掌,又是哄笑。热闹一阵过后,曹奇峰继续说道:“无论是非生物,还是生物;无论是动物,还是植物;无论是你,还是他,都有着一个共同点……”

“奇峰先生,您等一等,让大伙儿猜一猜,我们和一头猪有什么共同点。”宋涛机巧地说。

“我说,我说,”王少华用大手抹了一下嘴,“要照我说,我们和一头猪的共同点就是好吃懒做,不想干活,尽想吃好的!”

“哈,哈,哈”一阵哄笑。

“那么,你和他,又有什么共同点呢?”宋涛指着钱万山和马仁山说。

“有”钱万山说,“咱俩的共同点就是——做梦娶媳妇,尽想好事!”

大家又是一阵热火朝天的戏笑、打闹。

孙宏民让大伙儿高兴一阵过后说:“请大家休息一会,我们还是听奇峰往下说。”

曹奇峰端起大茶缸,喝了一口茶说:“世界上所有的物质,都是由一百多种元素构成的。”

“等等,请奇峰说清楚,我们人类至今,已经发现多少种元素?”崔立人两眼直勾勾地盯住曹奇峰

“据我所知,第110号化学元素的符号是Ds,它的拉丁文命名是Darmstadtium,它是由德国科学家西古德•霍夫曼等人在德国达姆施塔特这个地方发现的。”曹奇峰殚见洽闻地说。

崔立人起立、鼓掌,与曹奇峰握手:“奇峰先生才识过人,名不虚传,兄弟佩服!”

大家一片赞叹声,掌声如雷!

“请先生继续讲!”宋涛求知若渴地说。

曹奇峰接着讲道:“世界上所有的物质都是由这一百多种元素组合而成的,它们既可组成非生物,也可组成生物。这就是说,元素既可以形成非生命现象,也可以形成生命现象。那么,这其中的奥秘是什么呢?”

“请奇峰先生停一下。我要问一问大家,有谁知道,这其中的奥秘是什么?”崔立人说。

“我知道,”马仁山自以为是地说,“上帝赋予我们灵魂,我们就有了生命;如果把灵魂拿走了,我们就没命了,只剩下了躯壳!”

“你这是迷信!不是科学”王少华反驳说。

“我是迷信?那你说说科学!”马仁山把脖梗儿挺了起来。

“科学,我说不上。反正,你那是迷信!”王少华直摇头。

“科学,就得讲究实验,要用实验来证明。”马仁山理直气壮地说。

“你等等,你刚才所讲的,能用实验来证明吗?”宋涛用嘲笑的口吻问。

“能!当然能!”马仁山拍着胸脯。

“那好,你做个实验让我们看看!”王少华戏弄他。

“那行,你等着!”马仁山站起来,满屋寻找着。大家惊奇地看着他,不知他要干什么。他突然从门背后拿出一把八磅的铁鎯头,抓在手中掂了掂,自语道:“只要一下,问题就解决了。”他转过身,把鎯头藏在身后,对王少华说:“少华,听令!立正!向前一步走!”王少华向前迈了一步。马仁山又命令道:“你把头伸过来!”王少华就把剃得光溜溜的脑袋伸了过去。只见马仁山举起八磅的铁鎯头,要朝王少华的光头上砸去,直吓得王少华向后倒退了三步,惊骇万状地喊道:“你想干啥?”

“做实验呀!我一鎯头砸在你的光头上,你的灵魂就被我砸出了壳,你就没命了!你不是说这是迷信吗?”马仁山故意把那铁鎯头高高地举在空中。

大家笑得前仰后合,拍桌子打板凳,抃踊抃舞,雀跃不止。

“好了,好了,大家坐下!”崔立人伸着双手,向下按了两下。

待大家安静后,曹奇峰继续讲道:“有一位哲人曾经说过,‘生命是蛋白体的存在方式,这种存在方式本質上就在于蛋白体的化学组成部分的不断的自我更新。’现代生物学指出,作为生命现象的物质基础蛋白质,它的成份无非是N(氮)、H(氢)、C(碳)、O(氧)四种元素。这四种元素既可构成非生物,也可构成生物,形成生命现象。这其中的奥秘就在于那位哲人所说的‘存在方式’,即排列组合的方式不同。也就是说,用这四种元素按这种方式排列组合,它就是非生物;而按另外一种方式排列组合,它就有了生命现象。”

“所以,另外一位哲学家黑格尔说过一句让一般人很难懂的话,”崔立人说,“这句话是这样的:‘方法是任何事物所不能抗拒的一种绝对的、唯一的、最高的、无限的力量。’黑格尔把方法的威力提高到了‘不能抗拒的’、‘绝对的’、‘唯一的’、‘最高的’和‘无限的’程度。黑格尔是天才的哲学家!”

“说得好!说得好!你这样讲,我们大伙儿还是听得懂的。你这才叫科学!有人要用八磅铁鎯头砸我脑袋,那能叫科学?”王少华用手摸着自己的光头说。

大家又是一阵哈哈大笑。

曹奇峰等大家笑过之后,继续说道:“药物学家通过化学元素的优化组合,发明了各种灵丹妙药;医生通过药物的优化组合,开出了妙手回春的祖传秘方;建筑师通过建筑材料的优化组合,创造出古埃及的金字塔、中国的万里长城、巴黎的铁塔和现代摩天大楼;音乐家通过音符的优化组合,创作出不朽的《黄河颂》和《国际歌》;画家通过画具、颜料、线条的优化组合,创作出《蒙娜丽莎》、《清明上河图》等稀世珍品;舞蹈家通过肢体语言的优化组合,创作出《天鹅湖》和《霓裳羽衣舞》;企业家通过各种要素的优化组合,可以使企业经济效益倍增;发明家通过各种材料的优化组合,制造出汽车、飞机、轮船、火箭、人造卫星。一句话,人间的一切奇迹都是人类使用优化组合的方法,把各种要素不断地重新组合在一起而创造出来的。也就是说,人类的一切活动只干了一件事:优化组合。除了优化组合,人类还能干什么呢?”

“讲得好!”崔立人赞叹道,“真是金玉之论,令人茅塞顿开!”

孙宏民趁热打铁地说:“我们这次技术革新,就是要从几个方面搞一次优化组合。首先,我们要把过去的劣化组合统统革除掉,要彻底地进行一次自我更新。在技术人员、化工原料、工艺流程、引进最新技术以及机器设备等方面,都要重新调整,重新组合。我们这次技术革新得到了厂部的大力支持,在车间政府干部的具体领导下,通过各位的共同努力,我相信,我们的技术革新一定会取得良好的成绩!”

马仁山接着热情洋溢地表示:“我相信,我们的技术革新一定会取得成功!因为,我们具备了最重要的一个条件:人才济济!有了这么多人才,还怕办不成事情吗?在现代企业里,人才是最重要的资源!”

“人才?谁是人才?”崔立人霍地站了起来,“马师傅,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监狱!劳改队!在坐的各位,都是被专政的对象,地狱中的Satan!魔鬼,懂吗?你别忘了自己的身份!你也是人才?笑话!”

“立人,冷静!”孙宏民劝慰道,“俗话说,到哪个山头就唱哪个歌,命运越是不公,就越是需要冷静,切忌浮躁!”

宋涛递给崔立人一支香烟,用打火机替他点燃,好言安慰道:“崔工,你的心情,大家都理解,请泰然处之吧。”

曹奇峰对崔立人笑道:“当心啊,天才与疯子之间只有一步之遥!超越真理一步,即为谬论!人类的DNA同黑猩猩的DNA之间的差别,只有百分之一!”

崔立人闻言,哈哈笑道:“我只是和马仁山师傅开了一个玩笑,纯属笑谈,纯属笑谈,请各位不必当真。”

“散会!”孙宏民站起来,“走,立人,到我家去;奇峰,走。你阿姨今天给你们吃上海炒年糕。”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