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流 第一部 钢流滚滚 第十六章 浴血大刀

银月光华 收藏 8 8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26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263/[/size][/URL] “东北是哪一国的地方!” “是我们中国的!” “东三省被日本占去了,你们痛恨吗?” “十分痛恨!” “我们的国家快要亡了,你们还不警醒吗?你们应当怎么办呢?” “我们早就警醒了,我们一定要团结一致,共同奋斗!” 夏启明队列里随同着战友们大声喊,这是二十九路军的口号,来到这里,他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63/


“东北是哪一国的地方!”

“是我们中国的!”

“东三省被日本占去了,你们痛恨吗?”

“十分痛恨!”

“我们的国家快要亡了,你们还不警醒吗?你们应当怎么办呢?”

“我们早就警醒了,我们一定要团结一致,共同奋斗!”

夏启明队列里随同着战友们大声喊,这是二十九路军的口号,来到这里,他感觉到了不同,喜峰口抗战,因为他学过武术,加上稍习了二十九路军的十八路刀法,在夜袭战中,他一人砍死了13个鬼子,其中5个被砍飞了头颅,按照日本人的说法,至少这五个不能超生了。此役中他得到了所有大刀队员的尊敬,而大刀队队长马广达更是相当器重这位从东北军投过来的汉子。

一支盒子炮,一支大刀,就是这支大刀队典型的写照。马广达手下这五百人均是经过精心训练,队员们所持大刀为4公斤,近身搏击时轻重适度,便于发挥威力,组建这样一支部队的目的就是为了弥补武器装备的不足,谁想这特殊的武器竟成了摧敌之利器,可是马广达回身再看看自己的这群弟兄,仗才打了三个多月,几乎换了一批人。不过这位经他亲手指点破锋八刀的东北军汉子在战场上确实露了脸,练兵带兵也有一套路子,让马广达的心稍稍有些安慰。

1932年4月,因喜峰口久攻不下,日军改变策略,转袭冷口,这给喜峰口的守军带来了不小的压力,一旦冷口失陷,喜峰口守军将会面对腹背受敌的状态,可是此时高层的指挥神经似乎有点失灵,迟迟不做调整部署的打算,马广达是一天三叹,眉头不展。

他登上城楼,望了望远处日军阵地,这几日对面的日军也不老实,经常用炮火骚扰大刀队的阵地,看样子得给他们点教训才行,就在他思考如何教训日本鬼子时对面山角下火光一闪,紧接着炮弹的呼啸声划过。

“卧倒——”马广达马上大喊到,随即一声巨响,这炮弹准确的落在城楼上,一名哨兵当场被炸得四分五裂,血溅到马广达的脸上,那血仿若硫酸一般,带给他火辣辣的刺痛,眼见着兄弟们的血这么流他心里这个恨呐!

“妈的狗日的,非得给你点教训不可。”

这时夏启明跑了上来手握大刀,气势汹汹的对他说:“队长,我带人去跟他们拼了!”

马广达擦了擦脸上的血,摇了摇头说:“仗没这么打的。”

“难道我们就干受气?”

“不!你来!”说着他指了指对面的小山角,“看见没有?”

夏启明点了点头。

“今晚你带五十个兄弟悄悄的摸上去把他们的炮兵给老子干掉就算报了兄弟们的仇。”

夏启明二话没说:“放心吧!”

营房里传来一阵磨大刀的声音,夏启明带了四十发子弹,盒子炮上膛后告诉兄弟们:“都准备完了就马上睡觉,把精神养得足足的,晚上听到爆炸声后,鬼子一定非常混乱,我们还是老规矩胳膊上不缠白布的二话不说就是砍,众兄弟听明白了没有?”

“明白!”众兄弟高声呼喊,这几日鬼子不进攻,一直在用炮轰,兄弟们的劲都憋得足足的准备跟鬼子干一场。

入夜他们带足了炸药,夏启明带着50人的突击小队顺着城墙爬下,两军中间的开阔地上刺鼻的硝烟味还未散去,他们悄悄的摸向鬼子的阵地,深夜静悄悄,他努力辩认着白天马广达所指示的方向,手一挥,后面50人低腰跟随着他,剪开了一道铁丝网后,前面是一道壕沟,他们小心的潜进壕沟。

突然两个鬼子哨兵游动了过来,夏启明连忙示意所有人伏下,自己带了另一个高手悄悄摸了上去,两人用手语示意了一下,一前一后的悄悄接近鬼子,两人抽出大刀,就在二个鬼子哨兵接近后猛的一个恶虎扑食,一人一刀,两个鬼子连叫都没来得及就脑袋搬家了,一抹血喷进了夏启明的嘴里。

“呸!脏的!”夏启明吐了一口,小声说。

解决完两个鬼子哨兵后小队继续前进,终于接近鬼子的炮兵阵地了,帐篷外还有哨兵,粗略数了一下,大概有四五个,再向平地上看,山炮、迫击炮密密麻麻的布了一片,就是这些炮扰得大刀队不得安宁。

夏启明把几个班长集合在一起说:“分三队,一队袭击熟睡的鬼子,一队专砍哨兵,另一队炸炮,缠白布,拿大刀准备。”

队员们麻利的准备好,夏启明小声喊:“上!”

大刀队员们蹑着脚,按照预定的分工悄悄摸上去,离鬼子越近脚步越快,离他们最近的一个鬼子终于发现了队员们的行踪,刚要喊,夏启明上去一刀斜劈,那鬼子应声倒地。

“杀!”砍倒这个鬼子后他大吼一声,50多人猛冲上去,顿时喊杀声震天,仿若千军万马,一时间鬼子被杀了个愣神,当那几个哨兵反应过来时,队员们已经和他们缠斗在一起。

十几个人分别冲南帐篷,有些鬼子兵只穿着尿布,还没来得及起床就魂归故里,一个鬼子几乎是光着屁股扑了过来,看样子像个军官,他指手划脚的大叫,夏启明盯准他上去一刀,他条件反射的用手去挡,结果两支手齐刷刷的被砍掉,痛得他哇哇大叫,夏启明不等他缓过劲又是一刀砍脖那颗硕大的头颅立刻飞上天。

本来火力上占优势的鬼子在这种突然近战中占不到任何便宜,大刀队员们在黑夜里见到不載白布的就砍,刀光挥舞,血肉冲天,鬼哭狼嚎的叫声响彻阵地,等鬼子们清醒过来后,增援部队远远的放枪反击,夏启明大手一挥:“撤!”

十几根导火索同时点燃,大刀队员们丝毫不恋战,打退了身边的鬼子后纷纷撤出战团。

鬼子的增援部队很快尾随至此,可是突然的几声巨响,把冲在最前面的鬼子炸得尸骨无存,连续的爆炸阻断了他们的追击,早上还逞凶扬威的大炮倾刻间变成了废铁,熊熊的火焰烧红了鬼子的阵地,待爆炸结束后鬼子又叽哩哇啦的叫唤着追击,夏启明组织了几个有枪的战士进行火力阻击。

中国军队的阵地上一片漆黑,鬼子找不到目标,而鬼子追兵的背后是映红的火焰,夏启明他们很容易知道鬼子的位置,双方就这样僵持着,鬼子一时间也上不来,待看到大多数人都撤走后,夏启明又放了几枪带着人撤退了。

马广达笑嘻嘻看着归来的大刀队队员们,身上的血污已分不清敌我了,可是兴奋之余,他还是稍稍皱了一下眉头,这次挑出的50名精锐队员,只有20几个回来了,那些兄弟把尸首都丢在了鬼子的阵地上,按照中国人的说法,不能叶落归根就会变成孤魂野鬼。马广达不信鬼,但是他的心里还不是那么好受。

因为这路鬼子不是主攻部队,被端了炮兵阵地后,他们也没有急于报复,但是惨无人道的鬼子把那些大刀队员的尸首挂在了阵地前示威,城墙这一侧的战士们看了两眼冒火,纷纷要求抢回尸首。

“队长!再给我一次机会,让我带人把兄弟们的尸首夺回来!”夏启明恳求着。

“不行!”马广达斩钉截铁的说。

“难道你就让兄弟们在外面做野鬼?”夏启明不甘心的说。

马广达大喊到:“我是不想让更多兄弟做野鬼。”

一贯听话的夏启明这次坐不住了,眼见着跟他一起出生入死的兄弟们被鬼子挂在阵地前耀武扬威,他心中的恨无以言表,圆睁着红红的眼睛愤怒的瞄着鬼子的阵地,回到营房里,他一边磨刀一边想,越想越恨,气得刀一扔大声叹气。

“夏大哥,怎么啦?”一个叫小柱子的兵凑过来问。

“兄弟们的尸首在阵前受辱,我怎么能忍得下这口气?”

小柱子禁不住夏启明这股野火一烧,义愤填膺的大喊:“兄弟们,夏大哥说得对,不能让那些兄弟被鬼子辱了,咱们今晚出去把兄弟们的尸首抢回来。”

十几个兄弟应声而起,夏启明想了想点点头说:“就这么办了,趁夜悄悄的一人背一个兄弟,快去快回。”

“是!”众兄弟应声。

这件事,夏启明私下做了决定,没有通知马广达,凑了二十几个弟兄后,夜晚他们背上大刀悄悄的潜出阵地,慢慢的摸向日军阵地,天空乌云密布,漆黑的原野上唯有大刀队员臂上的白布若隐若现,死难兄弟的身影已经若隐若现,周围一片寂静,并没有发现异常,夏启明低喊了一声:“上!”

二十几个队员一拥而上,直奔死难兄弟的尸首而去,小柱子解下一位兄弟的尸首,尸体刚刚落下,轰的一声爆炸响,他的身体立刻炸得四分五裂,这时大刀队员们才反应过来,鬼子真毒啊,居然在尸首上安炸弹。

夏启明意识到不妙,大喊一声:“兄弟们撤!”

更毒的手段在后面,鬼子的重机枪“嗒嗒嗒……”的响起,随后迫击炮、掷弹筒齐声响了,更多的兄弟在爆炸声中倒下了,鬼子借着爆炸的火光准确的射击,大刀队员们遭到了残酷的屠杀,鬼子们见还击火力很弱,他们很快集体端着刺刀冲了上来。

鬼子叽哩哇啦的冲了上来,至此二十几个弟兄已经伤亡殆尽,还有三个兄弟围在了他身边,他满腔悲愤地大吼一声:“弟兄们!我夏启明对不住你们——”

“夏大哥,什么也不说了,早死也是死,晚死也是死,兄弟们跟鬼子拼了,赚一个是一个。”

夏启明点点头大声说:“好兄弟,跟鬼子拼了。”

四人列成一队手持大刀,大喊一声冲了上去,人数虽少,但是气势上丝毫不输于鬼子,夏启明猛冲上去,两个冲在前头的鬼子被他刷刷两刀解决掉,其他三人也和鬼子缠斗上。鬼子足有一百余人,仗着人多势众端着刺刀哇哇叫着往上冲。

四兄弟列阵大刀横飞,一个鬼子奔着夏启明冲了过来,夏启明大刀一挥,鬼子用枪架住,侧面一个鬼子猛的突刺,危急关头夏启明飞起一脚正踢在鬼子握枪的手上,鬼子吃痛握枪的手一松,夏启明漂亮的两刀左右挥砍又两个鬼子同时毙命。

四人虽然英勇,但在鬼子的围攻下又经牺牲了两人,还有一个兄弟紧跟着他,边打边撤,夏启明人高马大,加上大刀威猛,鬼子一时近不了身,但是力量也渐渐用尽,就在这危急关头,中国一边的阵地上喊杀声震天,一把把雪亮的大刀在夜色中格外醒目。

日本人见中国军队大部队冲了上来,也顾不得追杀夏启明了,急忙收缩兵力,用机枪、迫击炮、掷弹筒进行火力压制,许许多多的大刀队员倒在了冲锋的路上,暗夜是大刀队的战场,近战是大刀队的优长,一百多鬼子的火力终没有压住大刀队的冲锋,数百大刀队员同鬼子缠斗在一起。

就在刚刚交火前,马广达就心绪不宁的在营地巡查,突然发现夏启明这边的二十多个弟兄不在铺上,他才意识到情况不妙,立即集合人马准备接应,没想到鬼子先下手为强,此时他也只好硬着头皮带队冲锋了。

黑夜间,鬼子猛烈的火力盲目射击,但即使这样,混乱中仍有不少大刀队员中弹身亡,马广达一手持枪,一手提刀督战,见见自己人已经冲进战团和鬼子杀在了一起,他的心稍稍放下,试图在混乱中找到夏启明等人,于是一招手,身边的警卫员纷纷跟上,马广达一个剑步冲上去,这是夜袭再平常不过的动作,没想到的是鬼子一发榴弹不偏不斜正好在马广达身边炸响,随着一声爆炸,弹片楔进了马广达的体内,马广达一声惨叫,倒在地上。

“营长!”警卫战士们纷纷护到他身边,连忙抬住他护送着撤离战场。

副营长继续指挥战斗,又和鬼子进行了一番激战后,大刀队杀退了鬼子,全部撤回己方阵地。

夏启明堂堂七尺男儿,此时却跪在马广达的床边痛哭,马广达此时身体极为虚弱,挥挥手示意夏启明离开,夏启明站起来擦擦眼泪说:“营长,你枪毙我吧!”

马广达有气无力的说:“杀你一人……何用之有?死难的兄弟们还能活着回来吗?”

夏启明紧闭上眼睛,试图止住那不争气的眼泪。

马广达用尽气力喊到:“别哭啦!哭哭涕涕像什么样子……此战因你而牺牲了八十个兄弟,从今往后你身上背负了八十个人的血债,你要用鬼子的鲜血来偿还。”

夏启明揉揉眼睛,行了相标准的西北军军礼大声说:“请队长放心,我夏启明对天发誓,有生之年一定亲手杀八十个鬼子替兄弟们报仇!”

马广达环视着大刀队员们说到:“你们都记住了,今后可能我们都会死,但是我不希望白死,要死得值!守土抗敌的任务还没完成,我不许你们倒在冲锋的路上!”说到这儿他又看了看夏启明,“今天破例,今后再有谁不听从命令擅自行动,一经发现杀无赦!”

“杀鬼子、报血债!”众官兵群情激昂。

夏启明心里默念着“八十个……”

(注:马广达此战后带伤操练士兵,不幸创伤复发,不治身亡,被国民政府追认为抗日烈士,曾在北京公祭。)

铁血原创,未经允许所有转载均属非法行为。http://book.tiexue.net/Book/13263/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