禽兽江湖——《飞鸟奇侠传》 第六十一章 第六十一章 挑拔离间

妙心幻玉 收藏 0 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182/][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182/[/size][/URL] 花筱莹霍地站起身,一抬手便朝吉福马脸上掴去。但是,落下时却只是在他脸上轻轻一拍,随后转怒为笑,道:“我总是舍不得打长得英俊的男人。”她顿了顿,“第五长醉与他师父不同,他有太多的牵挂。” “所以你就利用这一点。” “吉公子,我的势力遍布全天下,上至大国高官,下至武林帮派,就连附属国里都有我的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82/


花筱莹霍地站起身,一抬手便朝吉福马脸上掴去。但是,落下时却只是在他脸上轻轻一拍,随后转怒为笑,道:“我总是舍不得打长得英俊的男人。”她顿了顿,“第五长醉与他师父不同,他有太多的牵挂。”

“所以你就利用这一点。”

“吉公子,我的势力遍布全天下,上至大国高官,下至武林帮派,就连附属国里都有我的人。你想我还有办不成的事吗?”

吉福马笑道:“你的人恐怕都是些美人吧,利用美色控制有权势的人。”

“不错,对付男人,美色往往很有效。”

“对我却没有用,无论她是隐玉还是绿罗。”

“但你还是上了绿罗的当。”花筱莹笑盈盈地看着他。

吉福马轻轻叹了口气,道:“老马也有失前蹄的时候。”

花筱莹咯咯娇笑,道:“你却是一匹福马。”

吉福马忽然收起笑脸,正色道:“花夫人,你这一招对我不管用。”

“哦?”

“开始我还真以为是第五长醉来救走隐玉,不过,听完你说的话后,我才明白,那只不过是你精心安排的一场对话,意在使我和第五长醉之间产生感情罅隙。”

“哦?”花筱莹歪着脑袋看着他。

“有劲敌在附近,他们怎么可能如此悠闲地聊天?又偏偏聊那些话题?深海玄铁?若真是深海玄铁,一柄短刀怎会将它斩断?”

“说下去。”花筱莹显出极大的兴趣。

“就算隐玉真觉得我不怎么样,她也不会傻到在第五长醉面前如此说我,她知道我们是兄弟,再白痴也不会挑拨兄弟间的感情,更何况在这种时候。”

花筱莹嗯了一声。

吉福马接着道:“她故意说我心里藏着秘密,就是让我产生第五长醉有可能对我不信任的感觉。所以,他们绝不是真的第五长醉和隐玉。”

花筱莹掩口大笑,道:“吉公子果然聪明。”

“真的隐玉在哪儿?”

“看来我没猜错,你真的喜欢隐玉。”花筱莹得意地笑着,她又重新坐回床边,“吉公子,如果你同意,我保你娶隐玉为妻,等找到宝藏,也会分一半给你。请你三思。”

吉福马一声冷笑,并不答话。

花筱莹接着道:“若是第五长醉得到宝藏,他必将回到丰蜀国,夺回国王之位,到时候,权力、金钱与美人全都是他的,而你什么也得不到,最后还得向他俯首称臣,你真的心甘情愿给他当一辈子奴才吗?”

吉福马的一双眸子已露出愤怒之色,不禁喝道:“只有你这种人才能做出背信弃义之事!”

花筱莹并不脑怒,仍是微笑着,道:“拥有宝藏,富可敌国,以第五长醉的雄心,定不愿只做附属国的国王,等他雄霸天下的时候,你就更是他最大的奴才了。”

吉福马已愤怒得青筋暴跳,厉声喝道:“老巫婆!少在此胡说八道!”

花筱莹银牙紧咬,双眸中闪出寒光,一挥手,吉福马脸上顿时现出五个手指印,她同时恶声道:“我最忌讳把‘老’字用在我身上,无论他的脸有多英俊,都照打不误。”

吉福马冷冷一笑,道:“你心里有病,你极度变态!”

花筱莹霍地站起身,快步走到门口,却突然停住,转回身冷冷地道:“劝你仔细想想我说的话,跟我合作,不仅可以娶隐玉为妻,更可得到一半的宝藏,最主要的是不用给你那好兄弟第五长醉俯首称臣当奴才了!”说完转身轻飘飘走出阁楼。

吉福马躺在床上,心情久久不能平静,额头上已是密密一层汗珠。

花筱莹恶毒的话语在他耳边回荡,震得耳膜生疼。他真想跳起来冲到她面前,将这个变态的老女人活活掐死。

但他却偏偏动不了,连抬起一根小手指的力气都没有。

他大睁着眼睛,床幔上刺绣的鸳鸯戏水图总是不合时宜地映入眼帘,割得他的双眼似乎要流出血来。

良久,他重重地叹了口气,将眼皮合上,强迫自己平静下来。

过了一会儿,他忽然感到有人轻步顺着楼梯走上来。

他睁开眼睛,却见绿罗已站在他面前。

吉福马一见她,不禁怒气重起,喝道:“你是来看笑话的?还是像你主子一样强迫我娶你?”

绿罗紧咬着嘴唇,面颊苍白得几近透明。

良久,才轻声道:“吉公子……对不起……”

“出去!”

绿罗一抖,手中拿的小瓶子差点掉在地上,颤声道:“真的对不起……”

吉福马瞟了她一眼,冷声道:“别在我面前表演你哭的技巧了。”

绿罗的嘴唇都快咬出血了,双手紧紧握着小瓶子,强忍着不哭出声。

吉福马闭上眼睛不再答理她。

绿罗站了一会儿,像是下定决心一样走到床边坐下。随后打开瓶盖用食指勾出一块透明的药膏,轻轻涂抹在吉福马被掴出五指印的脸上。

吉福马猛然睁开眼睛,厉声喝道:“别碰我,滚开。”

绿罗并没有滚开,而是将透明的药膏抹均,之后轻声道:“吉公子,我知道你瞧不起我,我也不指望你能瞧得起我,我本就是个低贱的奴婢。”

她顿了顿,接着道:“为了弥补我犯下的过错,我从夫人那里偷来解药。”她从衣袖里拿出另一个白玉小瓶。

吉福马冷哼一声,道:“这又是花筱莹安排你做的吧?”

“不是,不是。真是我偷来的。”绿罗急忙解释。

吉福马瞪她一眼。

绿罗道:“隐玉已经不在末水竹居了,具体在哪我也不清楚。”

“你就编吧。”

绿罗咬了咬嘴唇,泪眼朦胧地望着他,之后打开白玉瓶的盖子放在吉福马鼻子下。

吉福马立即感到一阵清香扑鼻,渐渐地身体似乎有了点力气。

过了一会儿,他试着提起一口真气,果然气脉畅通,他猛然坐起身。

绿罗轻声道:“这瓶解药你拿着,每隔一个时辰便闻一次,直至瓶中无味。”

吉福马接过白玉瓶看了看,道:“无论你是何居心,还是要感谢你为我解毒。”他下得床来,活动活动已僵硬的四肢,随后扭回头看着她道:“请你转告你主子,休想在我身上打主意。”说完头也不回地大步向门口走去。

当他刚到门口时,突听绿罗轻声道:“吉公子,我是真心的,请原谅我犯的错……”

话音未落,她的手中已多出一柄短刀,狠狠向自己的胸口刺去。

吉福马实在没想到绿罗会自杀,当他回身阻止时,短刀已经刺破肌肤。

然而,恰在此时,“叮”的一声脆响,短刀突被一颗晶亮的圆珠击飞,深深扎进床框。

吉福马嘴角浮上一丝微笑,他看着短刀上那颗小圆珠慢慢向下滑落,滴在木地板上,形成一片小小的水渍,宛如一朵盛开的绒花。

那是一滴小酒珠。

若说这世上有谁能用一小滴酒击飞武器,那个人一定是第五长醉。

吉福马长长地舒了口气,再看绿罗时,她已瘫坐在地上,面颊苍白得几近透明,胸前渗出丝丝鲜血。

他道:“绿罗,你实在不必如此。”

绿罗抬眼凝视着他,喃喃地道:“我偷了夫人的解药,她不会放过我,她会让我生不如死。”

吉福马一皱眉,看着她那幅可怜的样子,心里不禁软了下来,随即蹲在她面前,道:“是长醉让我原谅你的。”

“什么?”绿罗不解地看着他。

吉福马笑了笑,温和地道:“长醉告诉我,你是真心救我的,他那一滴酒完全可以在你出刀之前将它击飞,但他却偏偏在你刚刺破皮肤的一瞬间出手。所以,他是在告诉我,让我原谅你。”

“你真的原谅我?”绿罗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起来吧,我带你走。”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