士兵突击 第十九章 第五节

沼泽里的鱼 收藏 11 18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33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336/[/size][/URL] 这次选拔的最终结果,将在第二天的会议中确定下来。铁路、袁朗几个基地的指挥官员占据了会议桌的一面,面前放着大量遍于翻查的文字和电脑资料。 吴哲进来,敬礼,坐下。 许三多在办公楼外等待着,和他一起等待的还有其他这次选拔出的新人,没有成才。许三多惴惴地看着那扇紧闭的宿舍门。这次评估,这次评估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36/


这次选拔的最终结果,将在第二天的会议中确定下来。铁路、袁朗几个基地的指挥官员占据了会议桌的一面,面前放着大量遍于翻查的文字和电脑资料。

吴哲进来,敬礼,坐下。

许三多在办公楼外等待着,和他一起等待的还有其他这次选拔出的新人,没有成才。许三多惴惴地看着那扇紧闭的宿舍门。这次评估,这次评估是忽然宣布的,但似乎做了大量准备,许三多他们都不知道要评估什么。

吴哲面对着那几位基地的主官,并不主动开口,一副不卑不亢的架势。

铁路看袁朗,毕竟他是最了解这几个新丁的人,袁朗点头。

铁路:“各方面都没有异议吗?”

袁朗叹了口气,他对吴哲似乎并不是太满意。

袁朗:“吴哲,希望你的不拘一格能多用在推陈出新上,而不是破坏规则上。”

吴哲:“谢谢提醒。”

袁朗再没说什么,那么这就算通过了,铁路换成了一种极正式的负责人口气,作为基地总长,他对吴哲这种高学历家伙极有好感。

铁路:“那么吴哲同志,在四个多月的相互了解中,我们深信你是我们需要的人才,并且希望你能成为特种兵作战大队的一分子。我们相信你的才能在这里有施展的天地,我们也会尽可能地为你创造这片天地。”

吴哲看着他们,重点是看着袁朗,看不出他有什么惊喜,这有点无礼。

吴哲:“都没有异议?”

铁路尽量平和地应对着这种无礼的问话:“没有。”

吴哲:“那么,我有异议。”

连同铁路在内的军官几乎有点震惊,袁朗忽然打起了精神,似乎一件他一直在期待的事情终于发生。

吴哲一直在等着这一天,他坚持到现在是因为不要输,可也不会把自己交给一个已经让他失望的地方。

吴哲对着几位主官开火了,他显然已经忍了很久:“我的异议会以书面形式呈交,并且希望能上送更高一级部门。我会详细陈述对这支部队失去热情的理由,我无法面对这样的主官,嘴上甚至跑到了二十一世纪中叶,然后一通手机电话,一顿饭吃得整月不见踪影,顺便我想请示在本基地使用个人无线通讯器材是否严重违规?我也无法信任这样的战友,以违规和践踏他人为特权,成为老兵资格的炫耀。最重要的一点,我现在是少校。”

那几位主官被他数落得多少有点难堪,袁朗则很有兴趣地听着,也看着。

袁朗:“少校怎么啦?”

吴哲非常明显地看着袁朗的中校军衔,并且有意让人知道他在看着什么。

吴哲:“少校离中校也就一步之遥。我得趁着还有理想的时候维护理想,不能为了这一步之遥幻灭了我的理想。”

袁朗:“好。他向着铁路,现在我可以说了,我没有异议,他略显轻浮,但心里稳重,我要他。”

吴哲:“我也补充一句,很多人擅长评论别人,可对着镜子也看不见自己,这也是我不想留下的理由。”

铁路:“吴哲同志,你这已经不是异议,而是指控了。你明白吗?”

吴哲:“非常明白。”

铁路只好向着袁朗苦笑:“自己收拾吧。你是会喜欢他,你总会要些很有个性的部下。”

袁朗向吴哲:“那么你最大的反感是我践踏了他人的理想与希望,对吧?”

“是的。”

“那么你想象中的战场是什么样子呢?吴哲。如果你也认为军人最终是要面对不论哪种形态的战场?”

吴哲忽然有些语塞,袁朗问了一个他无法一下说清的问题。

“这问题很大,而且和我们谈的好像没有关联。”

袁朗并不准备放弃:“是地上跑着战车,天上飞着和平鸽,枪林弹雨时一边响着优美的旋律,一边歌唱主人公的希望与理想吗?”

吴哲有些愠怒:“当然不是。什么主人公和平鸽的,像部烂电影。”

袁朗:“嗯,谁也不是主人公,一个炮营的齐射都让我觉得自己的渺小,个人意志微不足道。那么吴哲,战场是由得理想与希望飞翔的地方吗?”

吴哲开始觉得不对味:“这种话您说过,我认为是借口。而且你使用了归谬法,我个人认为最不道德的辩论法。”

袁朗:“好,让辩论滚蛋。昨天的演习你认为最出色的是谁?”

吴哲:“是许三多,当然是他。”

袁朗:“为什么?”

吴哲:“他在最绝望的情况下尽了最大努力……”他哑住了,并且意识到自己又要被人抓住把柄。

“在最绝望的情况下,在完全失去了希望和理想的情况下。”袁朗笑了笑。吴哲在想着反击对方的办法,而袁朗根本不用想,他想过太久。

袁朗:“我不会践踏你们的希望与理想,说真的,那是我最珍惜的部分,我看中你们的第一要素。但是我希望你们在没有这些东西时也能生存,在更加真实和残酷的环境里也能生存。我敬佩的一位老军人说,他费尽心血但不敢妄谈胜利,他只想部下在战争中能少死几个。他说,这是军人的人道。”

吴哲现在不是在想如何反驳,而是在思考。

袁朗:“这句话送给你。从少校到中校确实只一步之遥,尤其你这样年青,但我想给你的一步之遥加上点沉重的东西。”

吴哲:“我还是不能信服。”他看着袁朗和那几个已经拿他头痛的军官,“我以为我长于辩论,原来你更长于辩论,但这种人都有个通病,太相信自己的舌头,太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袁朗苦笑,伴着苦笑一串钥匙扔了过来,吴哲下意识接住。

袁朗:“你现在就可以去检查我的办公室,我的个人无线通讯器材在右上第一个抽屉,别失望,因为它没卡没电池,就是为了让你们失望的道具。顺便问一下,你怕辛苦吗?”

吴哲老实不客气地把钥匙收了:“得看什么事。”

袁朗:“这星期你查岗吧,全基地的任何角落,如果发现任何违纪现象,你可以直接呈报大队长铁路。”

吴哲:“也包括您吗?”

袁朗笑笑:“也包括他。”他指指铁路。

吴哲:“是。我现在可以……去查您的办公室了吗?过时怕会有假。”

铁路苦笑。

袁朗:“可以。”

吴哲:“一个星期的查岗不说明什么,我能查一个月吗?”

袁朗:“随时吧。只要你还在A大队期间,如果发现有任何违纪现象,你可以直接呈报大队长。这不叫越级。”

吴哲想了想,终于庄重地行了个军礼:“是!中校!”

他出去。铁路看着袁朗苦笑:“他都不叫你队长,干吗给自己挑这么难管的部下?”

袁朗根本没回答这个问题,他显得很兴奋,因为刚发现一个优秀的部下:“我喜欢他以下三点:其一,刚才表现出来的原则。其二,乐观和希望。其三,他和许三多这样的农村兵也是朋友,他不会毁于就他很容易产生的优越感。”

现在敬礼之后坐下的是许三多。铁路看看袁朗,又看许三多,对一个表现如此出色的士兵他能说什么。

铁路:“我没有异议。”

袁朗:“许三多,你昨天反差大得让我们惊讶。”

许三多:“报告,什么反差?”

袁朗挠挠头,他面对的家伙有时会很愚钝:“在和你的队友一起时,你几乎不知道该迈哪条腿。然后你相信你的队友都已经牺牲了,你开始选择自己的行动,那种独立和大胆又让我们惊讶。”

许三多看起来很沮丧:“我没能完成任务。”

袁朗:“那根本不是能单兵完成的任务。而且我昨晚做了个数据模拟,你的行动使主目标被引爆的几率减少到百分之十四点七,是有效行为。”

许三多还是没精打采:“那就好。”

袁朗:“许三多,别人是你的障碍吗?还是你太介意别人了?”

许三多:“没有吧。”

袁朗有些不知何以为继,许三多委靡得让他感觉陌生,他也只好草草收场:“许三多,愿意留在特种兵作战大队吗?”

“愿意。”

袁朗看铁路,铁路只好草草打了个钩:“你去吧。出去的时候叫成才进来。”

许三多:“是。”

袁朗:“许三多?”许三多在门边站住,看着袁朗。

“你病了吗?还是……没恢复过来?”

“没有。”

“去吧,注意休息。”

许三多委靡地走出去。

我也不知道怎么了,费那么大劲走上这条路,忽如其来,一夜之间,心愿达成,却一片茫然。

许三多出来,第一眼就找见成才。成才呼吸,挺胸,尽量让自己军仪十足,然后推门。

许三多:“成才别泄气。不放弃,不抛弃。”

成才根本无心听他,将许三多伸过来的手也甩在背后,他握着门把深深吸了口气,推开,去独自面对他的命运。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国产军事战争模拟 新增南极洲地图 核武参战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