士兵突击 第十九章 第四节

沼泽里的鱼 收藏 11 15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33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336/[/size][/URL] 车急刹,许三多抓起车上的小型灭火器跳上了后厢,他开始灭火,当发现那无济于事时便开始用盖布没着火的部分扑打着火的部分。 那真是狼狈,身上的衣服已经着了火,半边脸被熏得漆黑,半拉眉毛也被燎掉。他忽然停住,因为从车后追来的歹徒没有任何人枪击他,没有动作,只有笑声,刚开始是一个,后来是一片,哄堂大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36/


车急刹,许三多抓起车上的小型灭火器跳上了后厢,他开始灭火,当发现那无济于事时便开始用盖布没着火的部分扑打着火的部分。

那真是狼狈,身上的衣服已经着了火,半边脸被熏得漆黑,半拉眉毛也被燎掉。他忽然停住,因为从车后追来的歹徒没有任何人枪击他,没有动作,只有笑声,刚开始是一个,后来是一片,哄堂大笑。

许三多回头,从车上看着围在车下的歹徒,那帮家伙枪倒提着,没一个人不是笑得打战。离许三多最近的一个笑得几乎是一种在地上打滚的架势,一只手指着已经被许三多扑灭一半的火势。

那家伙:“快……快灭!哈哈,笑得我快尿出来了!”

几具灭火器一起喷了过去,那里终于只剩下白烟。许三多跳下车,一步步向那个笑得最狠的家伙走过去,瞪着。

那家伙拿手揉掉许三多身上还冒着的白烟。

那家伙:“你真是……真是太可爱了,三儿。”

许三多伸手扯掉了那家伙的面具,瞪着,齐桓。齐桓终于笑得不大自在。

齐桓:“人手不够。我像好人一样死完,就得来坏人这边打工。”

许三多看着他,然后……

一拳打得齐桓蜷缩在他的脚下。


齐桓驾着车,驶离了那片厂区。许三多仍木然坐在他旁边,不说话,看起来甚至不呼吸。渐离渐远的厂区仍笼罩着烟雾,那当然是无害的,他们也不再戴着面罩。许三多脱下的装备在后座上轻轻晃动。

齐桓的心情好得要命,完全不是那透骨寒的声音,而且话比平时多出十倍:“我来介绍,这里五年前转型没错,不是转型成化工原料集散基地,是什么?给面子猜一下行不,三儿?”

许三多阴沉地看着他。

齐桓:“你看……如果想再给我一下,也是可以考虑的,不过最好先让我停车。”

许三多:“训练基地,城市战训练基地。”

齐桓:“宾果!”他连忙讨好地笑着,可许三多不给面子。

许三多:“新闻是假的,毒气是假的,什么都是假的。我们不想再被耍,可还是被耍得团团转。”

齐桓:“看来你该找心理战小组的麻烦。不过这真的只是一次季度演习,对你们的考核是其中一个部分。”

“考核什么?”

“这部分有人会跟你说。我现在只想说一件事,都是假的,我也是假的。”

“什么意思?”

“我不是你看到的那个虐待狂鸟人,你们叫棺材钉是吧?我恨死他了。”齐桓嘘口大气,“你不知道把这句话说出来我有多痛快。”

可许三多并没有因此而稍见友善。齐桓苦笑,拿起通话器。

齐桓:“我是C1,和C4返回途中……对,受了刺激,我已经挨过揍了,你们要提高警惕……他不错,别给我们调换寝室,完毕。”

许三多在迎车而来的风中蜷坐着,自己的心事被看到的景象化解,他看见坐在工厂外旷野上的一个人,穿着防化服但是没戴面罩,坐在那里发呆。还有三个老A站着,站得离他很远,结果是坐着的那一个在站着的三个人面前显得更加孤寂。

许三多:“成才?”

齐桓:“是E组,E组也完了。”

车驶远,许三多仍回望着旷野上那几个小小的人影。

一个老A在野外的简易营地,帐篷、装备、备战的车辆、直升机起降场——一切和许三多初见的老A一样,各司其职,紧张有序,之前所见的散漫再无踪影。

许三多下车,他仍裹着那块破布,像是刷过一个月的油漆,再在灰土和油渍里打过半天的滚,这让他在一群军人中成为回头率最高的一员。

齐桓:“赏个脸,换掉那块破布好吗?我们要去见人嗳!”

许三多视若无睹,下了车就站在那里不动。

齐桓有些哭笑不得:“那边走,那边。看什么看?没见过战斗英雄吗?”他搂着许三多的肩,许三多也就由着他,两人走向机坪上停着的一架直升机。

暮色下的机舱里已经有些昏暗,C2和C3坐在机舱里。齐桓拥着许三多进来,然后放开许三多,敬礼,他终于严肃起来。

齐桓:“报告,C组已经全部返回。”

前舱的声音:“你们对C4评价怎么样?”

“顽强,独立,关心队友,有责任心,也没忘了光棍劲。总之我喜欢。”

C2:“历次考核中,他是第一个敢脱掉防护服的人。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任何人都会对那套装备产生依赖,行动不便,妨碍视野,而且是个很显眼的靶子。”

C3:“好话都被你们说完了……”他挠挠头,“好吧。我在跟进,完毕。他真的每分钟说一次,我肚子都笑痛了,还有,我们的抚恤金是多少?我也很想知道。”

又一次的哄堂大笑。许三多木立,不管好话坏话,现在他都当做取笑的话。

前舱的声音:“你们认为他完成了任务吗?”

齐桓正色:“谁能完成那个任务呢?至少他面对无法解决的事态想了办法,也尽了力。从来没人做到这个地步,队长。”

许三多因为他最后两个字而抬头。

好久不见的袁朗从前机舱过来,这个袁朗让许三多觉得陌生又觉得熟悉,他更像许三多初见的袁朗,而来老A之后认识的那个袁朗不复存在。

袁朗:“你们可以回去参加演习了,许三多留下。”

那三个敬礼,离开。袁朗打量许三多,对他穿的那身也有些忍俊不禁,但迅速恢复成一个严肃的表情:“坐。”

许三多坐下。

袁朗:“你等我解释,可现在没时间。我就是来接你们回基地,参加明天的评估。”

许三多生硬地回答:“是。”

袁朗:“这个月真累,为了布置对你们的这场骗局。”他嘘了口气,然后坐在许三多身边。

齐桓的车离开,另一辆车擦着他的边停了下来。吴哲和他的同组从车上下来,和许三多不一样,吴哲一副嬉皮笑脸的样子,和他同行的老A则有些沉重。

吴哲:“队长在哪?”

老A没精打采指了指那架直升机,吴哲拍拍他过去。

吴哲进来,和老A一起对袁朗敬了个礼。

袁朗:“G组情况?”

老A一脸苦恼:“前半截大同小异。可他一进战区就穿帮了,这戏再演不下去。”

袁朗看着吴哲:“这怎么说?”

吴哲:“漏洞太多。贮货过万的地方,铁轨锈变了形。那样的污染度一个防毒面罩就够。歹徒是非人类吗?设备一看就是荒废日久,我还发现建国前生产的车床。太多太多。最重要的,您的骗局一直在锻炼我的怀疑精神。”

袁朗看着他,看不出喜怒:“你是兵油子……如果要让你看不出漏洞,那只能是真正的战场了。”

吴哲笑笑:“是的,您钻进死胡同了。无法解决的问题。”

袁朗不理他:“他做到哪一步?”

老A:“距目标五十米时被击毙,没能完成。”

袁朗:“他也经历你怀疑的那些东西,可他就是想把任务完成。”

吴哲看许三多,“他”指的就是许三多,吴哲看许三多时全无方才的戏谑,但转向袁朗时就又带上了笑容。

吴哲:“我很想做他,他也很想做我,可都做不来。我们也没因此不满现状。”

袁朗:“如果你不怀疑,就能离目标再近一点,甚至完成任务。”

吴哲:“信任这种天赋不是人人都能有的。”

袁朗:“怀疑有助思考,用好倒也是桩本事。你是个难管的部下。坐。”

吴哲坐下,而许三多一直欲言又止地看着袁朗。

袁朗:“有话就问。许三多。”

许三多:“我想知道成才他……”

袁朗:“你们真是好朋友。”

许三多:“是啊。”

袁朗:“你让他把你的抚恤金交给你父亲,他则在放弃前的最后一刻叫了你的名字。”

许三多:“成才放弃?他不会!”

袁朗:“我想看你们的自我,一切设计都只为了让你们体会生死关头的自我,只有一个人面对……成才的自我为他做出了选择,他放弃了任务,逃到了远离任务区域的地方,坐着。”

许三多:“坐着?”

袁朗:“坐着,什么也没有做,发呆。”

成才仍坐在厂外那片旷野上,跟许三多远远看见他时一样。枪扔在一边,连那套穿着很难受的防化服都没有换去,只是摘下了面罩。

正如袁朗说的,他一个人坐着,发呆。他的队友们站在远离他的地方,沉默,鄙薄和失望让他们无心说话。

旋翼下的营地森林如沐浴着月色的波涛。直升机飞掠。

成才那天回去就把自己关进了宿舍,直到第二天的评估开始,他拒绝见任何人。他根本没进战场,却成了新兵中间伤得最深的人。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