士兵突击 第十九章 第二节

沼泽里的鱼 收藏 12 12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33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336/[/size][/URL] C2:“C2良好。” C3:“C3良好。” 许三多:“C4良好……”他忽然掀开了面罩开始呕吐,周围人两分怜悯十分轻蔑地看着。 C2:“C4没有晕机记录。” 齐桓冷淡地看了一眼:“是吓的。” 机降地点像绝大多数城市的郊野一样,一个平坦的地形,远处矗立着昨晚已经在投影上看过无数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36/


C2:“C2良好。”

C3:“C3良好。”

许三多:“C4良好……”他忽然掀开了面罩开始呕吐,周围人两分怜悯十分轻蔑地看着。

C2:“C4没有晕机记录。”

齐桓冷淡地看了一眼:“是吓的。”

机降地点像绝大多数城市的郊野一样,一个平坦的地形,远处矗立着昨晚已经在投影上看过无数次的厂房。直升机在一个贴地高度上投放下齐桓、许三多和另外两名老A,然后飞向下一个投放点。旋翼下的飞沙走石中,许三多刚来得及看清厂房上升腾的可怖烟柱,耳边就响起齐桓冰冷的声音:“推进,537点会合。”

推进。隐蔽、卧倒、跃起、掩护,接近厂房。

面罩隔绝了外界大部分声音,安静得像在梦里,许三多只能听见自己在面罩里喘气的声音。眼角的余影里闪过一条人影,许三多向侧方举枪。

C2:“C4,是E组。”

起伏的地形上一个和他们同样装束的人举了一下手示意。

他们继续推进。

E组的队尾看着正在地形下消失的C组,那是成才,他听着面具下自己粗重的喘气声,不自主地嘀咕。他在出汗,不光因为闷热也因为紧张,隔着面罩都能看见他汗湿的脸。

三名E组警戒着一处敞开的地井口,成才赶上,他第一眼便看见从井里冒出的浓浓黄烟。

E组:“氢钾化合物。注意防化服不要破裂,两分钟内致死。进。”

那三个连磕巴都没有就消失于浓烟之中了,成才站着,烟被风吹过来,他退了一步,声音低得只有自己能听见:“我从来没有……掉过链子。”

E组:“E4跟上!”

成才闭眼,他冲进了浓烟之中。

工厂外齐桓和队友合力拉开另一个井盖,那里边同样腾出黄白色的烟雾。C3立刻掏出仪器测试了一下。

C3:“含氢钾化合物。浓度致命。”

齐桓:“进。”

C2:“喂喂,C1,拿命玩呀?”

齐桓:“说过是不惜代价,检查服装密封情况。”

他就着台阶走下几步,刚过几米已经看不见人了,消失。

许三多看着那浓得像固体一样的烟雾,耳边只有同队对话的声音。

齐桓:“跟进。”

C2:“希望我的演出服做工优良。”

齐桓有点不耐烦了:“紧跟,推进。”

C2、C3往下走了几步,也消失了。

许三多犹豫,听着自己在面罩里深深喘气的声音。

齐桓:“都跟上了吗?”

许三多踏进烟雾中。

这里完全是另外一个世界,甬道里沉积的烟雾经久不散,即使强光的电筒也无法穿透哪怕三四米的烟雾层,在这里即使是千军万马也只觉得自己是一个人。许三多孤独地走着,枪永恒地保持在一个待击姿势,脚下随时会踢到废砖弃瓦和五花八门的工业废料,这几十年前的防空洞现在更近乎一个废料丢弃地。耳机里那三名队友的交谈伴着静噪一直在响。有时他能看见一点光柱的微光,但见得更多的是浓得分不开的烟雾。

齐桓和C2、C3在这样的环境下依然用轻松的语气开着轻松的玩笑,许三多甚至误以为他们还在基地的下午的楼前喝啤酒。“不要紧张”许三多安慰着自己。

“安静。”C2突然完全换了一种语气,立刻安静下来。“C2位置右侧发现通道,听见异响,完毕。”

齐桓:“断绝光源,全组向C2靠近,完毕。”

整个世界立刻成了伸手不见五指的漆黑,漆黑里沉积着浓稠的毒气,许三多静静地移动,听着自己的呼吸声,也听着送话器里传来的那几个队友的呼吸声。

然后枪声响了,黑暗和烟雾也遮不住弹道的交光,在狭窄的甬道里擦过墙壁的流弹溅射着火星。

许三多卧倒,匍匐着向大致的方向前进,他不敢开枪,怕误伤队友。

然后爆炸,并不是发生在这条甬道里,是从地表的什么地方传来,在这地层之下就像一场突发的地震。甬道在颤抖、摇晃,许三多死死地贴住了地面,灰尘和碎石砸在他的身上,更远处是沉重的坍塌声。当震动停歇后,就成了一片死寂。最让许三多恐惧的是,送话器里完全听不到那几个人的声音,连静噪都断绝了。

许三多:“C1……你们在哪里?”

回应他的是甬道一端的射击,子弹从头上划过,枪声迥异于他们的制式枪械,许三多对枪焰处打了一个点射,射击停止了,他爬起来不辨东西地奔跑,直到撞在一堵墙壁上。这样的环境足以让一个初战者失去所有勇气。

许三多:“在哪里?位置?告诉我位置!”

因密封而失真的声音让他自己听着都害怕,许三多干咽,那个干咽声听起来都响亮得吓人,幸而这时耳机里的静噪又响了一下,那是所有他能抓住的东西。

许三多:“说话!快说话呀!”

齐桓的声音,仍然是冰冷、平静,还带着一些倦意:“C2和C3失去联系。”

许三多:“你在哪里,C1?”

齐桓:“我的防护服破了。”

许三多立刻安静下来,慢慢地反应了一下这意味着什么,然后他的语气接近狂躁。

许三多:“怎么会破?!你在哪?我来救你!”

齐桓:“闭嘴。我能说的话不多了。”

仍是那个被吴哲形容成透骨寒的腔调,许三多安静下来。

齐桓:“你可以撤回,不用承担任何责任。”

许三多:“我带你出去!我来带你回去!”

齐桓:“也可以继续,一个人继续,希望你有记清这里的路线。”

许三多他已经有点哽咽:“我有,昨晚上我都在看资料。”

齐桓:“很好。”

许三多:“继续什么?”

齐桓:“随时通报情况,做能做的事情。”

许三多:“向谁通报,我一个人能做什么?”

静噪,再没人声。

许三多:“C1?你在哪?……C1?说话。……齐桓?齐桓!”

再也没有声音了。

许三多摸着墙壁坐了下来,封闭在与世隔绝的套子里,封闭在黑暗与毒气里,除了自己的呼吸再没有别的声音。

许三多:“齐桓,带我回去……我在跟进,完毕。”

在漆黑中绝望。

防空洞内的另一处,一双被密封的手从冰冷的洞壁上摸过,那是快要抓狂的成才,他已经快站不稳了:“E1!E2!E3!你们在哪?我是E4!我是成才!我的防护服也破啦!在哪?!在哪?!他妈的在哪?!来救我呀!”

他拼命抓挠着喉咙,几乎把头罩都扯了下来,他软倒,坐在地上,两只脚在窒息中紧张地蹬踏,他终于安静下来的时候已经认定自己完了。面罩里的成才像是被水浇过一样,我们似乎是隔着桑拿室的玻璃看着里边的一个人。

然后他睁开眼,看了看,并且深吸了一口防护服里混浊的空气,以确定自己还能呼吸。成才又急切地检查了一遍防护服,发现他的防护服安然无恙,但那无济于事,这样的环境和这样的死寂让他难以忍受,成才声嘶力竭地喊了一声,喊的是打死他也不信会喊出来的三个字:“许三多——”

这里的厂房给人的感觉是介乎废弃和战乱之间,空无一人的车间,锈迹斑斑的铁轨,虽然在室内,四下里飘散着晨雾一样的淡薄雾气。

地盖被掀开,许三多钻出来,第一件事是躲在一个翻倒的车斗后休息,边检查自己的防护服是否完好。实际的体力也许并没耗去太多,但恐惧实在是一件太耗心力的事情。

还好没破。

许三多又开始检查通话器,那东西再没出过声。隔着不敢打开的防护服,那种检查也只能是意思意思。

“我是C4,C组4号,有没有人听见?”无人回应。许三多在面罩里苦笑。

齐桓说通报,向谁通报?通话器再没出过声音。

在这套密封服里被与世隔绝。许三多他开始打量这偌大的空无一人的车间,人在这里渺小得像一个废弃的零件。但是,总得有声音。

喘息已定。他终于决定做回一个好士兵,也就是不去胡思乱想的士兵,他警戒着前往最后的目的地。

许三多:“我在第四车间,我在跟进,完毕。”

从高塔上看去,在厂房间掩映着推进的那个小小人影像一粒微尘。没有别的人了,没有队友,没有敌人,只有致命的雾气淡淡飘过。高塔上的一支枪向那个小小的人影瞄准。

那发子弹从许三多头上飞过,许三多转身,防化服对行动有些阻滞,但他很干净地完成了一个远距点射,然后保持着那个瞄准姿势。

再也没动静了,除了歪在外边的半截枪管,似乎从来不存在一个对他开枪的人。

许三多盯着那支枪,表情有点茫然,完全没意识到刚才也许杀了一个人。难道是昨晚看资料看多了,做了个梦?

瞬然间枪声席卷,枪弹瓢泼,全是冲着他来的。

许三多压低身子,狂奔,子弹在他刚立足的地方溅射着火星,然后形成一条延伸的追击线,对手的枪法同样精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