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刺 第一章 新兵蛋子 第8节 有枪更比无枪苦

韭菜煎鸡蛋 收藏 17 16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41/


第8节 有枪更比无枪苦


连长徐平布置了下一阶段的训练内容,一个月的射击、投弹训练。从明天开始将结合枪支进行训练,因为从他们佩带上军衔的那一刻起,他们真正的成为了一名军人。

军人,如果连枪都不会玩,那还能叫什么军人?所以他们要进行有枪训练,包括射击,战术等等。

看着一个个班长从大卡车的车箱里将一支一支的枪取出来,架好,这些新兵终于看到了真正的枪,真正用于作战的枪,跟电视上大大的不一样的枪。

这是81-1型冲锋枪,黝黑的枪管,宽厚的枪身,这是用来战争的枪,用来杀人的枪,装上子弹他们就能成为生命的主宰。

81-1的射击精度好,动作可靠,质量轻,枪身短,结构简单紧凑,携行方便,机动性好,火力猛,寿命长,一枪多用。可实施单、连发射击,用30发弹匣供弹,固定的枪榴弹发射具能用空包弹发射60毫米反坦克枪榴弹,也可用实弹发射40毫米枪榴弹系列是我国自行研制的作战利器。

李开勇面对手上的枪显得非常的平静,他甚至还低低的骂了一句,什么玩意都是736部队淘汰下来的货,人家部队装备的都是最新的95式了,淘汰下来的货就拿来糊弄我们,这王牌师的特遇就是TMD不一样。

新兵们一个个显得非常的兴奋,枪啊,这是枪啊,可不是电视上跟小孩子过家家玩的那种假枪,这是真枪,装上子弹拉开保险就能结束敌人生命的利器,军人最好的伙伴。

当他们拿起枪的那一刻,他们忘记了前面一个月那魔鬼般的训练,忘了疲劳,完全沉寂在喜悦之中。张景新看到这些新兵脸上露出的那笑容,仿佛看到了自己刚入伍的那时候,那天当他第一次握着手中的枪的时候,他也跟他们现在一样兴奋一样激动,那种第一次摸枪的感觉就如同第一次谈恋爱一样,太美了,让人一辈子都能记在心里。随即他的眼中露出一丝丝的怜悯,这还真跟第一次谈恋爱一样,结局都是痛苦的,而他清楚的知道,有枪以后的训练,将是多么的残酷。

教官在讲台上将一支崭新的冲锋枪拆卸成一个个的零件,并详细的向新兵们介绍着各部件的名称,作用,相关的参数,一面讲解,又一面与其他的部件结合,一上午就在这拆枪与组合枪的时间里度过了,这是枪支训练的第一课,熟悉枪支的构造,了解每个部件的作用,掌握枪支的相关数据,以及携带枪支的动作规范,这是为了战士们更好的利用枪支的基础……

三天以后当这些新兵们已经熟练到在十秒种之内就能将一大堆的零件组合成一把枪的时候,他们这一阶段熟悉枪支的训练正式结束了,他们又开始了射击训练,开头的科目是跪姿瞄准,然后噩梦开始了。

训练如同队列训练一样从定型开始,新兵们一排一排的右膝着地,跪在地上,左手成支架撑在左膝,枪托顶紧肩窝,睢准前方。

那个动作非常简单,但是洪明知道在部队越简单的动作带来的往往就是最大的痛苦,他现在就感觉到非常的痛苦,就这样一个非常简单的动作,不仅让洪明痛苦,全连的人都痛苦不已,一个小时以后,手上这支仅仅3.5公斤重的枪,仿佛是几十斤重的东西一样,简直是重的让人受不了。

跪在地上的三排新兵看着下面那块训练场,已经休息了大半天的一排二排的战士,心里那个羡慕啊,不由得悔恨异常,为什么自己这么命衰,会被分到三排这个不是人呆的排。

手上的酸痛,还能忍受一下,最让人受不了的是,跪在地上的右脚,那个半弯的右脚,经过起初的酸、痛、胀,现在已经失去了知觉,现在感觉就是麻,酸麻酸麻的,那像那个脚不是自己的一样……

2个半小时的时候,班长叫了停,喊起立的时候,除了俞伟,没有一个人能站起来,其他人看到有人能站起来,都愣了一下,然后他们看到一张冰冷冷的脸,一张看着就能让人感到寒气的脸,所有人都释然了,他们都知道这个家伙是个变态,跟正常人严重不一样的变态。

杨天照看着站在地上的右脚,前脚掌翅的老高老高,落不下去,大脑丝毫控制不到那半个脚掌,他现在很痛苦,非常的痛苦,然后排长下达了一个让他更加痛苦的命令。

周桂联看着下面一个个酸的满脸发青的新兵,然后又看看一只只翅的老高老高的脚掌,他知道这个是正常反应,当然不是正常人的俞伟不在其中,于是他下达了一个多少年一直沿用下来的命令,“用你们的枪托给我狠狠的砸你们的脚掌”。

所有人愣掉了,靠,7斤重的枪狠狠的砸,那还不痛死,但是他们还是一个个苦着个脸,开始用枪托砸起了脚,部队的命令是不可违抗的,哪怕你知道这是个错的命令,哪怕就是这个命令严重影响到你的生命安全,你都来不得丝毫的犹豫,这就是军令,命令是不可违抗的,当然你不把自己当军人不执行命令也无所谓,你将会受到不把自己当军人的惩罚,虽然他们还不知道那惩罚是什么,但是想都不用想就知道很严重,非常非常的严重,这也是部队铁的纪律的由来。

然而想像中的疼痛并没有传过来,一点反应都没有。对,就是一点反应都没有,还是原来那条酸酸的腿,却感觉不到被砸的疼痛,于是一个个翅的老高老高的脚掌被砸平了,过了半个多小时,整条腿的酸麻过去了,然后他们感觉到了脚上的疼痛,痛彻心扉的痛……

由于新兵连是一个临时改建的,并没有枪械库来存放枪支弹药,所以只能是早上运来,晚上运走,拉回仓库保管,时间到了下午3点半,全连开始停止训练,对枪支进行保养,清除枪支身上的泥土灰尘,用塞子捅一捅枪管,再给枪的全身上一下油,对手中的枪进行一次全面的保养。

洪明听着连值班员那声停止训练的哨声,真想在脑前划个十字说声阿门,痛苦啊,太痛苦了,枪支的定型训练,实在比队列的定型要痛苦上好几倍,原因就是要保持那支7斤重的枪不晃动!虽然他知道下面是体能训练,但是体能训练再累也比这定型训练爽啊。

全连的人一个个以班为单位领着油和布保养起了枪,训练场边到处是一堆一堆的小团体,一排的一个新兵边擦枪边抱怨着,训练完了还要搞这玩意,真辛苦。由于这小子隔着三排的人比较近,3排不少人都听见了这句话,顿时一道道目光如同怪物一般的盯着这个家伙,“这小子真TM生在福中不知福,要是让他到我们排来呆上一个星期,他就会知道,没有什么事比坐在地上擦枪更休闲了”。

第二天的定型训练继续,周桂联可不管你那只脚现在还酸不酸,在他的眼里,只有一件事,那就是训练,不停的训练,不断的训练才能达到他的要求,他的标准。开玩笑,就这些个新兵蛋子,比连队老兵那训练量可差远了。当然他讲的是其他的三个班,至于9班,现在的训练都已经超过连队的老兵了。

早上的训练使得所有的人又享受了一下冰火两重天的味道,高高翘起的前脚掌在一阵“咚咚咚……”枪托的重砸之下,渐渐的贴近了地面,然后一阵阵的胀痛传入了大脑。

当下午站在队列前面的周桂联宣布继续定型的时候,三排的几个新兵痛苦的呻吟了起来。四个班长瞬间便盯上了自己班的几个人。周桂联也听到了呻吟的声音,他疑惑的问着新兵们“难道这样训练你们受不了?”“是”这次更多的人加入了行列。

“受不了,可以说嘛,你们不说,我又怎么知道你们受不了,如果你们说了,我不早就给你更换了嘛……”虽然周桂联刚才的话如同老太婆的裹脚布一般的又长又臭,但还是让新兵们兴奋了一阵。

但是好景不长,趴在地上卧姿定型的新兵终于发现,又被周桂联这个老王八蛋给耍了,事实也证明,在部队只要是定型,那绝对没有好果子吃。洪明看着弯着的胳膊没法伸直,差点就哭了出来,来张景新的帮助下,好不容易才给拉直。

于是一个星期的魔鬼训练开始了,上午跪姿定型,下午卧姿,时不时的还来个立姿,立姿的那罪还真不是人受的,还好部队现在对立姿的射击不做要求,让他们逃过一大劫。

一个星期后,忍受着无限痛苦的新兵们又换了一个科目,刺刀搏杀,枪管套上了刺刀,长长的刺刀,可以穿透1个人的枪刺,在排长的教导下进行刺杀,他们的动作整齐划一,整天都在不停的刺,收,刺,收。

俞伟看到了刺刀,他感到了这刺刀的锋利,感到了刺刀的杀意,感到了刺刀穿透敌人带来的快感,他想到了刺刀穿透林勇那王八蛋的身体带来的兴奋,所以他疯狂了,他疯狂的刺,不停的刺,他要努力的掌握控制刺刀的技巧,他要努力的使他的这一刺达到力量的最大化,在他不停的训练下,渐渐的他能感觉到小腹那股能量能透过手臂传入刺刀,他明显的能感觉到,他可以让刺的速度更快,非常的快,这一刻他坚信,照这样练下去,他能很快赶的上林龙给他一脚的速度。

然而其他人并不像俞伟这么兴奋,整天的刺,收,刺,收,让他们感觉非常的无聊,手臂非常的酸痛,但是他们还得不停的刺,因为排长还没有命令他们停。但他们感觉这么辛苦的活,已经是甜蜜而幸福的了,相对于整天惨无人道的定型训练,他们情愿练练刺刀,最起码这玩意,还能让你不断的动动!不用再跪着或趴着当木头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