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56/


第二天是个好天气。一早醒来,铁蛋的心情就特别的好。当每个战士都开始训练的时候,铁蛋却找到了连长,主动要求去巡逻。看着这么勤快的铁蛋,连长几乎有点儿不相信自己的眼睛。这小子,平时一遇到巡逻的时候就耍赖偷懒,今天怎么回事啊。连长抬头看了看天,没错啊,太阳是打东边出来的啊,没有升错方向,看来这小子刚刚当上官,有点儿积极求上进的意思了。他立马同意了铁蛋的要求,这小子的积极性可是不能打击的,要不然,保不定他连出去打猎都会变得没劲了呢。没有了这个后勤部长,八路军的日子可是不好过的啊。

铁蛋身上背着那杆三八大盖,踏着轻松的脚步,朝着营地外走进,身后跟着的是连队的另外两个愣头青,跟他同组的虎头和大嘴。虎头长得人如其名,虎头虎脑的,个头比铁蛋还要高,身强力壮的,一脸的憨厚相。大嘴则是连队有名的快嘴,牙尖嘴利得很,吵起架来一个顶三,打起嘴仗来,在连队里还没有对手呢,因此得了这么一个绰号。他们都是刚刚参军没有多久的,仅仅是比铁蛋早了那么十几天而已。在昨天的处决鬼子的过程中,他们两个,是看完了全程的几个人中的一个,对铁蛋可是佩服得紧呢。更关键的是,铁蛋是全连最后一个进来的人,可人家已经打死了八个鬼子了,而他们两个呢,至今还是白丁呢。他们也跟铁蛋一样,把昨天处决的那三个鬼子,十分不地道地记在铁蛋的成绩上了。

大嘴边走边问:“铁蛋哥,你干吗非要领这个巡逻的任务呢,呆营地里多舒服啊。”他们两个的年龄也不知道是不是比铁蛋大,可是打昨天开始,他们俩就管铁蛋叫哥了。

“你傻啊你。呆营地里训练有什么意思呢。老子八岁就开始打枪了,那些什么三点一线的,老早就会了啊,再训练有什么用呢。说老实话,连里面枪法比咱好的人,不多呢,我训练个头啊。趁巡逻的机会,出去兜兜风,看看风景,保不定还能碰到个把鬼子呢,要是人数少的话,咱顺便把他们干掉了,这比呆营地里舒服呢。”

大嘴赞到:“铁蛋哥就是铁蛋哥,想的就是周到。不过,铁蛋哥,你不参加训练可以,我们可是不行啊。我们背上的这杆枪,也是昨天刚刚到手的,都还没有摸热呢,不训练,怎么行啊。”

铁蛋想了想,也是:“那好,下午你们就好好地去训练。要知道,我现在是你们的小组长了,你们得给我训练好了,可不能给我丢脸啊。”

连谈边说,不知不觉中已经走了一个多小时了。铁蛋抬头一看,离前天战斗的地方也只不过两三百米了。太阳已经升得老高,铁蛋算了算,在这儿呆个一个小时左右,就可以回去了,估计回去正好吃午饭。

正想着停下来歇一歇,突然间,三个人听到了一阵急促的枪声。铁蛋一惊,连忙带着两个人,以最快的速度,猫着腰,朝着前天的战场跑去。枪声是从那里发出来的,估计那里会有一点儿状况。

到了河东岸的时候,铁蛋他们放慢了脚步,静悄悄地躲藏在一丛大树下,这才伸出头来朝那边望去。一看,铁蛋他们三个不禁倒抽了一口冷气。

在前天的战场上,原来横七竖八躺着的七十多个鬼子,已经被野狗撕咬得狼籍不堪,而且一般都是残缺不全的,断胳膊断脚的撒得到处都是。在那一堆尸体的中央,站着十二个鬼子,正用手中的三八大盖,驱赶着不断上前的野狗,他们的前面,已经躺着十几只野狗的尸体,估计刚才那阵枪声,就是鬼子射击野狗发出来的。铁蛋凭着对野狗的了解,知道得挺清楚的,在西岸的草丛里,一定藏着大批的野狗,正虎视眈眈地看着那十二个鬼子,随时准备向这穿着狗皮军装的十二个骚扰了它们进餐的畜生发动进攻。

铁蛋当机立断,对两个组员说到:“虎头,你身强力壮的,你得以最快的速度跑回营地,把连长他们叫来,这十二个鬼子,可是送上门来的美味啊,不能错过。大嘴,你也跟虎头一起走,走半路的时候停下来,仔细观察,一旦鬼子遁虎头的踪迹追了过去,你得想办法给连长他们报警。”

大嘴连忙问到:“铁蛋哥,那你呢?”

“我得在这儿盯着点儿。这儿离营地有个十里路程,按虎头的速度,完全可以在一个小时之内跑回去的,再加上连长集合人马,小跑到这儿,估计得有个两个小时多一点儿,我得在这儿拖住这伙小鬼子,不能让他们跑了。”

“铁蛋哥,就你一个人,行么,让虎头一个人回去,我跟你在一起好吗?”

“好你的头啊,你的枪可是昨天刚刚弄到手的,你会打枪吗,别在这儿碍手碍脚的。不会有事情的,我可是八岁起就开始玩枪啊,连里面枪法比我好的人不多了。而且,我对这里的地形熟得很,就算打不过,咱跑还怕跑不过啊。这么多个小鬼子呆在那儿,不打,可惜了。”

大嘴还想着辨论一番,可是铁蛋用这几天刚刚学到的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一句就把他们两个打发走了,现在铁蛋可是小组长啊,别的人不能管,管他们两个,正正好,说这句话,也算不太托大了吧。

两个人走了以后,铁蛋这才把注意力再次放到了鬼子身上。果然,不出铁蛋所料,鬼子的后面,一只较大的野狗,正慢慢地朝着那十二个畜生逼了过去。当那只野狗一个纵身,扑向一个鬼子的时候,那个鬼子的反应挺快的,抬起手来就是一枪,野狗应声倒下。铁蛋点了点头,这个开枪的鬼子,是一个老手,警惕性挺高的,野狗是从他的后面发动进攻的,而且走跑时无声无息,他能够及时转过头来,而且能够迅速的开枪,可见是在枪林弹雨中混过的。就是他了,杀他一个,等于杀死了好几个新兵呢。这几天天天跟着老战士们聊天,铁蛋对战斗已经有了一定的认识了。

他努力地趴下身子,端起了三八大盖,瞄准了那个鬼子的脑袋。他做得很慢,很是认真,他得找到一个好机会,力求一击就中。准星在那个鬼子的脑袋上转了好几回,可是仍然找不到机会,那个鬼子老是在动,而听老战士说,三八大盖这玩意儿,除非打中了要害,否则不会打死鬼子,顶多打个半死而已。最佳的要害,当然是那个鬼子的脑袋了。

又有一只野狗偷偷地跑到鬼子的旁边,不过被发现了。那个鬼子端起了枪,正在瞄准呢,这可是一个好机会,他的脑袋不会再动来动去了。铁蛋毫不犹豫地扣响了扳机。一声枪响,铁蛋十分清楚地看到,鬼子的狗头上冒出了一道血泉,他扔掉了枪,仰天慢慢地倒了下来。铁蛋不由得握紧了拳头,差点儿就高兴地跳了起来,哈,咱又杀了一个鬼子了。

剩下的十一个鬼子立刻反应了过来。这时候就可以看见鬼子士兵素质的不同了。五个鬼子以最快的速度,卧倒在地上,并且立刻端起了枪。可是另外六个鬼子,则是把头转向了枪响的地方,有点儿手忙脚乱的样子。铁蛋立刻就判断出来了,那站着的六个鬼子,应该是没有经过战阵的新兵了,就跟昨天被自己砍了脑袋的那个小小鬼子差不多吧。这么好的机会,铁蛋如果错过了,那实在是对不起自己了。他的枪,又瞄准了一个正茫茫然地朝这边看的鬼子,又是一声枪响,那个鬼子心不甘情不愿地倒下了。

铁蛋一放完第二枪,根本就不看结果,立刻趴在地上手脚并用地朝着旁边二十米处的一块大石头爬了过去,他知道得很,用不了几秒钟,他原来呆的那地方就得承受好几十发子弹了。果然,他还没有爬到地头,一阵枪响,把自己原来呆的那大树打得扑扑乱响。铁蛋不由得有些得意,这几天天天向老战士请教战场上保命的经验,看来是没有白费功夫了,那可是老战士们用鲜血和性命换来的宝贵经验啊。

当铁蛋爬到石头后面的时候,枪声已经停止了。这是一块半人左右高的石头,河东岸多的是,单单这块石头的旁边就有十几块,可是河西岸却几乎没有,这也是当初连长在这儿伏击的原因之一吧。铁蛋调整了一下枪的位置,利用石头旁边的几丛青草,伸出头来观察鬼子的动向。河岸边已经没有站着的鬼子了,那五个新兵估计也在老兵的责骂下趴了下来。铁蛋一动不动地看着对方,心里不由得泛起了一股熟悉的感觉,这种情景,以前自己也多次经历过了,特别是遇到那些凶狠的野猪或者是老狼的时候,最最需要的就是自己的冷静了。鬼子那边也是没有任何动静,趴在那儿,尽量减少露出的正面。不过,铁蛋倒是高兴得很,如果一直这样下去,用不子多久,连长他们就要来了,这里可是狗儿山八路军的地盘,鬼子心里肯定明白得很,他们不会一直傻呆在那儿的。而且,铁蛋知道那些野狗的习性,它们对食物的追求欲望比起狼来还要强烈得多,刚才的这一阵枪声把它们吓得躲入草丛中去了,可是它们不会一直躲藏在里面的。

双方就这样一直互相看了十几分钟。铁蛋虽说只有一个人,可是他呆在暗处,鬼子根本就弄不清楚东岸到底有多少人,火力如何,也不敢轻举妄动。再说了,鬼子现在处于极易受到攻击的地方,当然要十分的小心了。不过,鬼子想要小心,有些东西可是不想让他们小心的。野狗虽说只是一种让人看不起的喜欢吃腐肉的动物,可是聪明得很,它们知道,不把那些穿着狗皮军装的东西赶走,它们就别想着好好地享受一下那么多的腐肉了。果然,有三只野狗悄悄地从草丛里钻了出来,朝着鬼子逼了过去。鬼子正把全部心神放在对面的八路军身上,根本就没有感觉到,就算是感觉到了,他们也不敢轻易地动弹,一动,对面的子弹就过来了。

一只野狗扑到了一个鬼子的身上,朝着他的脑袋咬了过去,那个鬼子大叫了一声,下意识地站了起来,举起了刺刀,正要捅向野狗的时候,又是一声枪响,铁蛋没有浪费这一次机会。

鬼子判断了一下,知道这样子不行,他们等于是受到了两面夹击呢。他们躺在地上,放了几枪,赶跑了野狗,震住了后面大批想要跟上来的野狗后,四个鬼子朝大石头不断地开枪掩护,另外五个鬼子,发一声喊,朝着大石头冲了过来。他们也猜到了,估计八路军只有一个人,要不然每一次都只是放一枪而已。不过,这个人可不是好惹的,放了三枪,要了三个鬼子的命,而且枪枪击中要害,只能采取这种方法跟那个开冷枪的八路硬干了。

当鬼子的枪打在石头上的时候,铁蛋已经不在那儿了,这一回鬼子全神贯注的,可不能打了两枪才换一个地方。铁蛋现在正在离那大石头约十米远的一块石头后面,他发现了鬼子的意图,真要让鬼子冲了上来,他的小命就保不住了。铁蛋冷静地放下了枪,从腰上取下了一枚手雷。这东西,铁蛋以前没有用过,不过怎么用,铁蛋倒是知道的,全是从老战士那儿学来的。他拉响了手雷,然后猛地冒出头来,朝着冲上来的离他还有五十米左右的鬼子扔了过去。以前没有扔过,不过这跟以前扔石头砸羊好象也没有多大区别吧。铁蛋不愧是放羊出身的,手雷砸的那叫准啊,正好砸在一个鬼子的脑袋上,直接就爆炸了。五个鬼子立刻倒在了地上,一股股的污血流了出来,不深的河水,立刻就红了一片了。铁蛋高兴得很,这回应该是超水平发挥吧,竟然砸到了鬼子的头盔上去了,除了说明他的技术好之外,还说明他的运气好呢,就算以前砸羊,也很少有过这么准的啊。不过,铁蛋可是不能确定那五个鬼子到底死了几个,空中开花,应该会威力更大一点吧,保不定全部炸死了呢。就算没有炸死,也够鬼子们受的了,那河水虽说不深,可是今天也有个半米左右,受了伤,或者是晕了过去,早晚也是个淹死鬼,正好回他们的老家了。要是河水没有这么深的话,鬼子的冲锋就会容易得多了,他的手雷也就发挥不了这么大的威力了。

手雷扔出的瞬间,铁蛋就趴在地上,然后爬到另外的一块大石头后面去了,现在,他唯一的优势只有一个,他有着足够的隐蔽的地方,而鬼子却只能傻乎乎地趴在河岸边,隐蔽的地方也够小,顶多只能遮盖住他们的小脑袋而已。再次伸出头后,铁蛋看着剩下的五个鬼子,正翘着屁股,尽最大的努力把头压得低低的,不禁笑了起来,看那个样子,象极了那丑得半死的癞蛤蟆。不过,铁蛋也明白得很,那剩下的五个人,可全部都是老兵。想一想就知道了。刚才的那五个倒霉鬼,看见手雷朝他们飞过去的时候,竟然还是傻乎乎地往前冲呢,要是老兵,根本就不用考虑,立马卧倒在水里了,那里会让自己的手雷砸头上去了呢。

形势又回到了刚才的那个对峙的样子了。五个鬼子好象商量了一下,其中的两个,趴在地上转了个圈,把屁股朝向铁蛋这边,手里拿着枪,专心地对付起后面的那些野狗,其余的三个,全神贯注地端着枪,看着河的东岸。对付野狗的两个鬼子,时不时地开上一枪,打死了好几只企图扑上来的野狗,整个战场上,就剩下那对付野狗的枪声和野狗被击中时的惨叫声了。

铁蛋估摸了一下,鬼子离自己大概有个七八十米的距离。他对自己的手劲很是自信,要想把手雷扔到那个距离,应该不是一件难事。可是铁蛋明白得很,要想扔到那么远的地方,自己得有一个较大的动作,那样自己的上半身就将暴露无遗,虽然只有个一两秒的时间,可是就这一点儿时间,足够鬼子来上一回射击了。铁蛋可不想拿自己的小命开玩笑,他还想着尽最大可能保住性命,争取多杀几个鬼子呢,来日方长么。他才不急呢,估计再过两个小时,连长他们就要来了,就看鬼子能不能撑到两个小时之后了。现在,从某种意义上说,自己可是占尽了优势了,没必要放弃这种优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