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662/


顺利的发射完第一枚霹雳12导弹,荣波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呼吸着氧气罩里清醇的氧气,这让他精神头十足,他看着平显上的敌机位置,调整了一下雷达的扫描角度,锁定下一个目标,他熟练的稳住驾驶杆,打开一半减速板,战机的速度降低到每小时700公里,这样可避免脱离长机掩护。

“你小子还知道刹车,我以为你要单机突防呢。”大队长梁桂一直试图稳住战机,与僚机保持同速飞行,他害怕鬼子把98团的这个王牌击落,这小子以后可有大用,必须在战斗中保护好他。

“FOX1,我正在减速,我们要和F-15遭遇了,是把霹雳12留两发送他们,还是都给P-3,请指示,完毕。”荣波一边忙着‘射火鸡’,一边琢磨着F-15J的威胁程度,他不大相信空军和海军的SU-30MK,全进口的东西不可靠,性能再好,也是根据人家的作战需求设计的,不是根据中国飞行员的需求设计的,用起来怎么也感觉不顺手,尤其是驾驶杆的位置,SU-30的驾驶杆位置偏高,在不使用自动驾驶系统的时候,手臂必须悬空着,握着驾驶杆,胳膊根本不能放在腿上,这个姿势保持时间长了,身体会很不舒服,甚至胳膊会变的僵硬而疼痛。

驾驶歼10的感觉好的多,毕竟这个飞机是最后的三代半战机,人机学设计理念贯彻的十分充足,设计师充分吸取了飞行员的意见,还参照F-16的坐舱设计思想,飞机驾驶杆的握柄部分非常低,长时间飞行的时候可以把小胳膊放在大腿上,这样胳膊一点都不疲劳,感觉很放松,在机舱里驾驶飞机十几个小时也不会很疲劳。

另外SU-30的操作面板设计的很复杂,密集的按钮大小不一样,有的必须用小指按下去,操作起来十分费力气,还不方便操作。歼10的驾驶舱里的按钮的大小几乎一样,飞行员可以用食指控制随后的按钮,想用那个按钮,根本不用先考虑伸出那个手指。

如果没有欧盟的武器禁运,中国海军早就换装几批的阵风M战机,空军可能建立起一支以旋风为主,鹰狮为辅的一线战斗部队,另外幻影肯定能成为海航和空军的通用战机。


还是把歼10玩好了比较实用,这东西能自己造,以后不管大打还是小大,长打还是短打,只有他是唯一的主力战机,也是唯一的两军通用战机,维修保养零件补充都比较容易,霹雳12导弹又便宜又多。

“命令没变,我们还是主攻P-3保护舰队安全,F-15留给蓝鲨,等忙我们完主要工作,在清理那些垃圾,完毕。”大队长梁桂看僚机已经打出去两枚导弹,导弹的攻击目标安全是按照数据链分配的目标飞去,这样空中的几十架飞机可以一起打导弹,而且不会出现几枚导弹攻击一架敌机的情况,基本是一枚导弹锁定一个敌机,这样又不浪费,又能发挥火力密度和速度优势。梁桂熟练的操作自己的战机,在僚机发射了两枚导弹后也向敌机群发射导弹。


F-15J机群为了迁就速度缓慢的P-3,不得不经常改变航线,每当P-3被它们甩到后边的时候,F-15J机群只好做一次O型机动,做一个大角度水平盘旋,绕到P-3C机群的后边,然后缓慢的向前飞去。

中日两军机群接触的一瞬间的时候,正好是F-15J做盘旋的时候,48架F-15J的屁股对着一百公里外的SU-30MK机群,SU-30上的空军飞行员一收油门杆,瞬间打开减速板,然后启动功率强大的N011M雷达,打开R-77导弹的保险,随后几十发R-77密集的发射出去,空中出现了几十道白线,从远看去犹如一条条白蛇,闪电般的扑向F-15J战机。


刚做完盘旋的日军飞行员都听到雷达告警器发出的蜂鸣声,这声音让他们感觉到头疼,E-767上的引导员用无线电频道喊着“解散编队,爬升高度,准备攻击”。

空中护航编队瞬间解散,P-3机群独自向西飞去,几十枚由海航98团的战机发射的霹雳12导弹,P-3C飞机庞大的身躯和笨重的动作,根本不可能靠做什么机动动作摆脱JL10雷达的锁定,所有霹雳12导弹牢牢的盯住目标,P-3C战机上的雷达干扰机启动,锡箔条投放器全速把干扰丝放出去。

霹雳12导弹的主动雷达引导头在距离P-3C机群三十公里的时候就启动自身的雷达,快速识别出干扰丝形成的干扰云,导弹毫不犹豫的向P-3C机群飞过去。


空中爆炸出数十个小礼花,霹雳12导弹的战斗部里的高能炸药把P-3的机身破坏掉。

领航的一架P-3C巡逻机上的机长在遭遇中国机群前一刻,还拿着保温杯喝咖啡,他希望自己精神振奋的投入到歼灭中国舰队的战斗中,可就见一团白色的云在向自己靠近,还没等他反应过来,这团云就靠过来,就听到“砰”的一声,像是渔缸被打碎的一声闷响,P-3的机头就被炸成一团火球。

先是机舱玻璃破碎,把驾驶员和副驾驶员当场炸死,玻璃碎片在强大的炸药爆炸力的推动下,速度被加速的像子弹飞的一样快,玻璃碎片就成了导弹战斗部破片的延伸,飞行员还没被导弹破片打中的时候,玻璃碎片像飞镖一样插进飞行员的脖子里。

机舱玻璃破碎后最可怕的还不是导弹碎片的冲击,而是机舱压力的变化,高空的空气稀薄,空气压力和地面有很大的不同,人的身体一旦受伤,血不会像流水一样流出,血会变成一团稀薄的雾气,血会变成一种半液态的气体。猛烈的饿风吹进失去密闭的机舱里,机舱里的空气变成红色,均匀的半液态血撒进机舱,机舱内的每一样东西都基本被染成红色。

飞行员阵亡后,P-3的四台螺旋桨发动机还正常运行,飞机继续向前飞了一段,破损的机舱里到处是急速的风,驾驶杆逐渐被风吹的偏离位置,驾驶杆被风吹的随便摇晃几下,整个飞机就颤抖起来,没过几十秒,P-3飞机一头栽向大海。


接下来更多的日本飞行员的悲剧开始上演,有的P-3飞机的发动机被导弹炸毁,飞机以机身为轴转动了几下,栽到海里,有的机翼被导弹炸断,飞机像破树叶似的毫无规律的反转摇晃着掉下去。

歼10战机的雷达显示器上,看不到霹雳12导弹爆炸后造成的效果,也看不到敌人死时狰狞的面孔,更听不到他们凄惨的叫喊。雷达显示器上只有目标一个接着一个的消失掉。这便是高科技战争,战斗员互相看不到对手的脸,只能通过传感器了解到敌人的动作和情况,敌人的生和死,都无法知晓。这里发生的就像是沙漠风暴时发生的一样,飞行员像打电子游戏似的消灭掉敌人,但他们肉眼看不到被消灭的目标。


又连续喊了六声“FOX1”的荣波激动不已,机载雷达显示他发射的六枚霹雳12导弹全部命中目标,他默默的对自己说:“再打一架,我就是中国冷战后第一个双料王牌。”

霹雳12导弹上的20多公斤大威力战斗部和精确的国产雷达引导头,成就了荣波的王牌梦,只是他还没击落过空优战斗机,这对一个王牌来说,是个莫大的阴影,这次战斗没让荣波骄傲,而是让他更加努力。


空中的战斗还在继续着,SU-30巨大的AL-31发动机让笨重的SU-30战机比轻巧的美式F-15战机显得动作笨拙,俄国的设计就是如此,总是用某一局部优势确保战机总体优势,因为材料和加工水平的不足,同等战机中,总是俄罗斯飞机显的更笨重,不过大推力发动机让它的机动能力总是强与欧美战机。

SU-30机群还没进入麻雀导弹的射程,就先展开进攻,空中的中国护航机群一口气打出了40多发R-77,这贵如金子的导弹不负重望的干掉了47架F-15J战机。鬼子的F-15J没启动导弹发射程序,就被击落,只有一架F-15J又是放干扰弹又是做猛烈的连续横滚和俯冲才摆脱了一枚R-77导弹的追杀。

因为海航98团的12架歼10战机成功拦截50架P-3C巡逻机,所以参加护航空战的SU-30和A-50见P-3编队消失在雷达屏幕上,也就没继续追杀,他们怕错入日军的空中埋伏圈,就迅速撤离,等后队的歼7和歼8抵达战场的时候,敌人早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