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61/


红蓝箭头(七)

谢志涛和李成龙蹲在地图旁边,一边研究着熙川附近的公路,一边不时抬头看看对面正在聊的热乎的王大虎和那个人民军的朴团长。

“李胖子!”谢志涛小声的嘟囔着:“你看那个团长是不是你说的那个人民军的团长!?”

“我看象!”李成龙咳嗽了一声“我半路碰上他们的时候大概十几个人,架着他跑。要不是朴栋勋发现他们的时候穿着解放军的军装,我们之间还说不定要交火!刚才聊的时候只听说刚才他们阻击敌人的时候被美国鬼子给收拾了!具体的还没有谈。

“那我们是不是找机会把他留下!不让他们去我娘家?“谢志涛听见李成龙也有同样的判断后几乎用很低的声音说。

“……喏!”李成龙对大炮的意见没有发表看法!只是给谢志涛驽了一下嘴。

“恩?”谢志涛顺着李成龙示意顺方向看了过去!王大虎和朴团长已经边说边笑的往自己这边走呢。

“团长同志!”王大虎笑着对李成龙介绍:“这是我原来的老连长,现在是人民军的团长了!也是我们的老同志啦!”

“呵呵!我们在半路遭遇的时候就已经认识了!原来是我们的老战友啦!”李成龙努力的从脸上挤出一丝笑容。“介绍一下!这是我们利刃团的政委谢志涛同志。”

“谢政委!你好!”因为是同级朴团长并没有给谢志涛敬礼,只是笑着伸出手来要和谢志涛握手。

“你好!朴团长!”谢志涛简单的握了一下手。“听说您在熙川附近刚刚和敌人打了一仗?”

“恩!我们被打下来了!没有顶住!给老部队丢人了!”朴团长沉痛的低下了头。“我们牺牲了三百多名战士!敌人的火力确实太猛烈了!我们只有轻火器!”

“哦?”谢志涛皱了一下眉头。“那么朴团长和我们谈谈敌人的情况吧!”然后把地图让出一个比较方便指点的位置给朴团长。

“好!”朴团长从王大虎的手里接过一根手工卷的烟,然后眯缝着眼睛仔细的在地图上判断了一下位置。

“你们看!熙川城就在这两个大山的中间,是朝鲜北部上去的重镇和交通枢纽。我们撤退经过熙川的时候敌人已经咬上了我们,是李承晚军的8师部队。武器装备不错,机械化程度也很高,我们在大山里绕了几天才算是摆脱了他们的追踪,不过当我们到这个大山的时候本来要继续撤退的!可是上边发来电报,要我们原地阻击敌人,起码要坚持五天,结果我们只坚持了2天多点,敌人的火力很猛!几乎不和你面对面的肉搏,经常是第一次冲锋后就漫天的炮弹飞过来,还有飞机,你说小鬼子当年有几架飞机就很牛气了!和美国鬼子碰上了才知道那飞机多的跟蚂蚱似的。铺天盖地的。

“恩!”李成龙和谢志涛对视了一眼,两个人心里都知道敌人的步炮协同,陆空协同都已经很熟练了。面前这个人民军的团长说的也不为过。

“我们的任务是勘察路线,然后回师部回报情况。”王大虎挠了挠脑袋“原来还打算混进熙川城里看看情况,现在看来没有那个必要了!老连长跟我回去吧!”

“好!正好回去看看老家伙们现在都怎么样了!指导员现在干什么呢?”朴团长笑着答应了王大虎的请求。

“他现在是我们原先那个团的副政委了!”王大虎听朴团长提到了老搭档,笑着回答:“我们现在就出发吧!部队马上要打仗了!老指导员肯定嗷嗷叫了!还记得当年打黑山吗?”

“好吧!我们这就出发!”朴团长站了起来。

“那个朴团长!敌人在熙川城里到底有多少人。”谢志涛听说朴团长要走赶紧起身“留客”!

“应该是两个多团吧!那是我们从熙川里撤出来的时候得到的情报!”

“你确定?”李成龙看见从开始到最后也没有见到这个黑人团的字眼从人家嘴里说出来,甚至开始怀疑自己把他当做那个出假情报的人民军团长可能是错误的。

“当然!”朴团长笑着说,然后拍了拍王大虎的肩膀“走吧!小鬼!”

“好!”王大虎站了起来,摸了摸腰上的驳壳枪。“一排集合!准备回去!”

“是!”

刚才还和小分队的人聊天的战士们马上纷纷站起来整理身上的武器,迅速的围拢到一起,然后几个人就自发的先出发朝北前出警戒去了。唐强和李羽尘也拎起枪接替刚才112师的战友们撤回的警戒位置。

谢志涛和李成龙两个人有点愣神!如果这个团长不是他们要找的团长,那么那个真正的发出假情报的人到底在什么地方?两个人互相看着发愣。就在他们愣神的时候王大虎匆匆的给两个人敬礼之或已经带着朴团长开始出发了!

“唉!要不要,留下几个同志和我们一起去熙川走走!确认一下熙川守敌的情况?“谢志涛看见人家要走,赶紧想把法把人留住。

“不用了!昨天晚上刚刚有我们的侦察员进到熙川城里去过!都是伪军。情况我比较熟悉!我想还是我尽快赶到上级那里去比较好!”

看着王大虎带着朴团长已经走出了30多米,谢志涛还是没有寻思过味。看了看李成龙!

李成龙也一时弄不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情!到底多少个人民军的团长?到底又是哪个团长弄出了一个狗屁黑人团,扬帆说电台里呼叫的那个黑人团的番号到底是怎么回事情。难道黑人团是个什么代号或者行动的名字么?李成龙的脑袋和谢志涛一样迷糊的很。

“李胖子!看来我们没有能挡住你说的那个团长!我们没有找到他!”谢志涛看着那个团长走远的身影,“只能靠曹能他们在志司想办法了!”

“那是唯一的办法了!或者我们到熙川里闹腾一下,拖到29号!”李成龙回头看了看熙川的方向。

正当两个人对黑人团的事情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一个刚刚离开的侦察排战士又跑了回来,跑到李成龙和谢志涛的面前立正、敬礼

“两位首长!我们排长让我回来报告,朴团长说今天参加进攻的敌人里有一部分是美帝国主义的士兵,多以黑人为主,战斗力很不一般,希望你们小心。”

“什么!!!”李成龙和谢志涛几乎叫了起来。最后还是李成龙先镇静了下来。

“敌人的黑人部队大概有多少?”

“那个朝鲜团长说不太清楚!不过参加进攻的大概几百名!他清楚的看见从侧翼包围他们的士兵都是黑色皮肤!所以才想起来提醒你们注意安全!我得回去了!首长再见!”侦察排的战士报告完情况,敬礼过后转身就追王大虎他们去了。

“不行!”谢志涛一把拎起身边的冲锋枪!“李胖子!说啥你也得帮我!不为别的!就为了我娘家不丢人!去把他们追回来!”

“你冷静点!难道追上去你说你是来自另外一个空间?难道你还能朝自己娘家的战友开枪?”

“先抓回来!然后等战役结束了再放回去!希望你们娘家不会就派出一支侦察部队!”

“恩!先控制起来也好!那怕是犯错误!我也得干!”谢志涛同意了李成龙的办法!“陈人芳!康健!”

“到!”

“我们去追……”

正当谢志涛准备带陈人芳和康健去追那个放跑了的人民军团长的时候,天空中突然出来嗡嗡的声音,声音越来越大,也越来越近!

“见鬼!”一直在观察警戒的魏大鹏发飙一样跑了回来“直升飞机!美国鬼子的直升飞机朝我们这边儿过来了!隐蔽!”

“隐蔽!隐蔽!”李成龙赶紧喊了几嗓子!同时自己也戴好钢盔趴到一块石头后边,树林里的叶子已经基本落光了,光秃秃的树枝再密集也只能让高空飞过的战斗机或者侦察机难以发现地面隐蔽的人,可是如果直升飞机低飞过来,那就不是什么好事情了!看见地面上的战斗人员是很容易的!

排长们纷纷找可以隐蔽的地方躲起来,丁建伟和唐强两个人抓起两挺巴祖卡打开保险,分别靠在两棵碗口粗的小树上,黑洞洞的火箭弹筒指向着敌人飞机可能出现的上空。

“唐强!你别着急!看见我开火了!你在打!要是我不动!你别动!听明白没有?”丁建伟脑袋上已经微微的出现了几颗汗珠,扣在扳机上的手指也微微发抖。第一次用这个东西,不知道自己准头怎么样!

“老丁!”唐强有些心慌的看着丁建伟“会不会是敌人的武装直升机?那样我们这几十号人不得跟靶子一样被人打?这山上全是光树枝儿!我们跑都没有地方跑啊!”

“闭嘴!现在老美还没有武装直升机!”丁建伟咽下一口干唾沫!“我估计是一般的侦察直升机或者运输直升机!”

“那要是在直升机上架两挺机枪或者拉了一直升飞机的那个游骑兵我们也不完蛋了?”唐强还是有些害怕敌人的直升飞机。

“乌鸦嘴!”丁建伟懒得再去搭理唐强,活动了活动抗着巴祖卡的肩膀,从瞄准镜里仔细的搜索着。

飞机的螺旋桨声音越来越大,慢慢的出现在山头的那边,在大概100多米的位置徘徊着,似乎有个人探头出来在看着什么?飞机的速度也不是很快,慢吞吞的沿着山梁的延伸方向上飞过。

“老丁!这是个什么样的家伙!”康健慢慢的爬过来,在离丁建伟不远的一堆乱草里停了下来。

“我也不是很清楚!你以为老子是空军吗?”丁建伟有些愤愤不平“老子最多就算是一个给养员!”

“得!还发上脾气了!”康健看见丁建伟发火了!也没有多说什么,抬头看着天上的直升飞机也没有什么办法!“老丁!为什么不敲它一下?!”

“超出射程了!”丁建伟虽然嘴里说着,但是瞄准镜里的十字儿始终没有离开那架哼哼着的直升机。“巴祖卡主要是针对坦克和车辆的!有效射程只有一百米,我还第一次用这个东西!没有把握!打了不暴露目标?”

“操!什么垃圾东西!射程那么低!”康健听见以后骂了一句!慢慢的举起三八步枪,稳稳当当的把伸出直升机的那个人的脑袋套进了准星。

“大家不要怕!那不是武装直升机!那是普通的直升飞机!”就在康健准备瞄准那个人的脑袋开枪的时候,在不远处卧倒着的薛卫东低声喊了一嗓子:“大家注意隐蔽!不要乱跑暴露自己的位置就行了!”

谢志涛想去追那个人民军的团长,听见薛卫东喊那不是武装直升机,便抓起冲锋枪打算去追人,结果被身旁的李成龙死死的按住了。

“老李!李胖子!”谢志涛看见李成龙死死的把自己压住,“你到底要干什么!放开老子!”

“你跑什么!暴露了位置!大家都得死!”李成龙低声吼道:“我知道你现在的心情,但是你现在必须给老子隐蔽好!全队的命弄不好都搭在直升机上。到时候什么也干不了了!”

“你没听见薛卫东说那是普通的直升机吗?怕个屁!”

“这不是演习!不要义气用事!普通的直升机也有自卫武器的。你给老子趴下。”

“妈的!”谢志涛没有办法!只得再次隐蔽好。

似乎天上的直升机飞机的机组人员并没有发现地面的人,从窗户里探出脑袋的人也没有预感到刚才差点有一颗子弹把他的脑袋打开瓢儿!飞机在漫不经心中盘旋了一会!又掉转了机头向南飞去。

地面上刘汉卿在慢慢的调整自己的电台的频率,慢慢的捕捉一切可以的电台讯号或者通话,在飞机即将离开他们上空的时候刘汉卿从电台里听到这样一句对话。

“我是黑人团直升机分队4号机!该地区一切正常!报告完毕!”

刘汉卿忍住呼吸,继续听着对方的通话。

“我是黑人团一营琼斯中士,请继续延规定线路巡逻,及时联系,完毕!”

随着飞机慢慢的飞走,刘汉卿站起来,刚才的通话清楚的让刘汉卿一个单词不落的听进耳朵里,但是番号却让刘汉卿迷糊了起来。

他走到李成龙和谢志涛身边报告了刚才监听到的无线通话内容,同时扬帆也报着一台步谈机走了过来。

两个人交流了刚才各自使用电台和步谈机监听到的内容,完全一致,不同的是扬帆比刘汉卿多听了一句

“琼斯!该死的混蛋!你玩儿够了没有!”

慢慢的分析着刘汉卿和扬帆汇报的通话内容!李成龙和谢志涛一致的同意了一个观点!

熙川城内肯定有美军,而且这个黑人团肯定代表着什么,没准就是哪支美军小分队的代号!!!

丁建伟看见飞机飞远了!放下扛在肩膀上的巴祖卡,松了一口气!擦了擦额头上的汗!

“刚才打一枪就好了!”放下手里高高举着的三八步枪,康健颇为遗憾的嘟囔了一句。

“你那一枪最多打的是个副驾驶,你没看见那个人是在坐舱里探头吗?”薛卫东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土。“妈的!憋屈!要是手里有个趁手的家伙!一炮把它打下来!”

“对了!”丁建伟忽然想起刚才薛卫东低声喊大家注意的内容来:“薛卫东!没有发现啊!你也挺有才啊!那直升飞机都古董级别的了!你还能认出来?来!说说刚才耀武扬威的家伙是什么好东西!”

薛卫东没有搭理丁建伟的提问!而是继续看着天空,仿佛那架直升飞机还会飞回来一样。眼睛上的眉毛慢慢的拧成了一个疙瘩。

“刚才不是骗大家玩吧?”康健笑了笑。“早知道刚才就敲破那个探头的家伙的脑袋!好赖咱也不是第一个打下飞机的中国军人!也得混一个第一个打死美国空军战斗人员的光荣称号吧!哈哈!”

“你还别笑!”薛卫东黑着脸色掉过头看着打着哈哈的丁建伟和康健。“刚才的飞机如果我没有记错资料的话,应该是美国西科斯基飞机公司生产的最早期的直升飞机!型号好象叫S-55型直升机。”

“准确点应该叫HRS-1型直升机,也是在朝鲜战争中比较出色的直升飞机了!”薛卫东刚刚说出飞机的型号的时候,一个声音从他们的身后传了过来。薛卫东回头一看,正是刚才带着区翔去找敌人汽车的刘飞回来了。

“HRS—1型直升飞机。”刘飞看着薛卫东笑了笑!然后接着刚才的话头:“那个是美国西科斯基飞机制造公司生产的一种运输直升机,它装有功率为404千瓦(550马力)的发动机,可载乘员2人及8名全副武装的士兵;最大速度为175公里/小时,航程为450~760公里,主要担负输送部队及物资、向后方送伤员的救护任务。”

“哦!原来是运输直升机!那下次怕他干什么!”康健听薛卫东和刘飞的介绍后笑了笑!为自己刚才的紧张表情算是给个自我解嘲!

“那也不能大意!因为这个时候的直升机已经开始尝试了在上边加装武器装备了。如果这架直升飞机上装上火箭弹或者自卫机枪。人家占着天时可以压着你打!”薛卫东认为康健有些大意了:“我记得上次我在师里参加骨干集训的时候在一本资料上看见过的,二战时期1942年,德国空军曾在Fa-223运输直升机机头前部安装1挺MG15机枪,作为自卫武器。这应该算是武装直升机的祖宗了吧?刘连副?”

“不错! 小薛的记忆不错!”刘飞笑了笑!“1942年德国人最先尝试在直升飞机上安装武器系统,不过同年,美国陆军也进行直升机装载武器的试验,也在1架R-5上安装了1挺20毫米机关炮。但由于直升机的飞行稳定性差,在这种不稳定的平台上射击时,难以实施精度射击。”

“恩!我当时也有印象的!不过好象因为射击效果很糟糕!美国人的空军大为反对!所以停止研究和试验了!”区翔用袖子擦了擦脸上的汗!“那时候我也在骨干集训队的!呵呵!”

“你小子!”刘飞笑了笑朝李成龙和谢志涛的那边走过去。“那时候我作为教官还带过你们呐!哈哈!”

“呵呵!那时候你可不在我们连!你也不是中尉!”薛卫东笑了笑看着走开的刘飞!“1950年,海军陆战队也进行了将火箭炮安装到直升机上打坦克的试验。但因为这种火箭是为时速在460公里以上的战斗机以小角度俯冲发射而设计的,而直升机的最大时速却只有150公里,因此试验终告失败。”

“那个意思就是在朝鲜战争结束之前我们还不能面对铺天盖地的武装直升机袭击!”陈人芳拎着机枪走了过来参加了对刚才那架直升飞机的讨论。

“理论上是!不过什么事情都没有绝对!”区翔笑着看了看黑脸儿的陈人芳。

“喂!你们15军学的东西是多!到底是空降兵!”粱璇带着小英楠也在旁边听的很认真。

“哦!我和区翔都参加过师里组织的骨干集训!集训的时候自己抽时间看的资料而已!”薛卫东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其实我们空降兵也不光是高空空降、低空空降、超低空机降都是要练习的科目的!空降和天气地形都有很大因素。选择什么样的空降方式都有说道的!再说了!就你们陆军集团军里有特种大队啊!我们那里也有特种大队的!”

说完,薛卫东忽然仿佛想起了什么似的!一种很遗憾的表情叹了一口气!不再说什么了!

“是啊!各行有各行该会的东西!”年龄小一岁的区翔也看着薛卫东的表情就知道他在想什么了。“薛大哥当时可以有机会进特种大队集训队的!可是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没有让去集训队报道,骨干集训完事儿就被送回来了?”

“说我干什么!”薛卫东很不自然的笑了笑!“你小子不一样被送回来?”

“我不一样!他们要我再在基层锻炼一年!明年新队员选拔肯定带上我去参加选拔的”区翔笑了笑,然后表情又黯然了下来“明年去选拔集训队!那得是几十年后啦!我都成老头了!这才50年!”

“我说你们两个小子就别念叨以前那些屁股事儿了!”刘飞和李成龙聊着什么。听见了两个空降兵的遗憾和惆怅!“现在好赖也都是上尉军衔了!我要是不到朝鲜来没准年底就是连长了!你们看看人家魏大鹏!哪有那么多罗嗦!”

“呵呵!想当我们一把连长可是要经过考验的!地我们当兵的说了算哦!我们团政委没有人跟你这个外来的和尚说过?”在一块大石头边靠着的魏大鹏听见刘飞拿自己当典型,吭了个声也参加进来。

“你们呐!你们!”刘飞笑了笑不再说什么!转了过继续和李成龙说着什么?两个人在地图上指指点点。

“哈哈!”薛卫东和区翔对着看了一眼笑了起来。

“你们笑什么?”丁建伟和康健一时弄不明白为什么刘飞当不当连长怎么由这些兵说了算?

“以后有机会再说吧!”薛卫东很得意的笑了笑!忽然又突然想起什么,快速的跑到刘飞的身边。“头儿!如果刚才那个HRS—1直升飞机是真的!那么似乎我们面前的敌人不一定是!”

“恩!不错!”刘飞站了起来,“如果是HRS—1的话!那么那种直升机要在51年的时候才能大部分补充到美军作战部队!而且只能充当搜救和运输!现在他出现了!是不是敌人在熙川方向有个相当于美军团级别部门存在,刚才和李成龙碰了一下,加上刘汉卿和扬帆的电台监听,我们判断就是那个代号黑人团的作战部门的!”

“现在再去找那个人民军团长已经来不及了!就是找到了人家也不会相信我们!谁能放着老连长不相信去相信另外一个单位的情报呢?”谢志涛十分懊恼的说着:“你李胖子成心让我们娘家要按着历史的足迹丢回人是不是!你非得把那个混蛋带上来干什么!”

“我!这个!那个!你看!你看你!”李成龙知道大炮现在有情绪也不好说什么!

“老谢啊!没有关系!我们就冲熙川城里一走一过!插到他们南边!随便找个桥梁炸了!断了他奶奶的后路!38军就是在熙川解决不了他们!跟着屁股追也能追上!你放心!”刘飞知道谢志涛的心情。38军的军史上就这么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丢人现眼”。谢志涛想扭转也是好意!

“那就谢谢大家了!”谢志涛拎起冲锋枪。“给曹能发报!”

“是!”刘汉卿打开自己订的小本儿开始记录!

“曹并韩二位同志。

我部以抵达熙川方向,韩8师就在熙川城内,少量美军不足为奇!忘速转告志司!督促38军加快速度,迅速攻占熙川。甚谢甚谢甚谢!“

“是!我马上就发!”刘汉卿知道谢志涛这三个甚谢的意思是把那边的情况都拜托给曹能、韩兴宇两个人了。

“全体集合!准备出发!”刘飞看着身后正在休息的战士们。然后和李成龙点点头!

“谢大炮!从上大学的时候我们两个就是一起的!今天我陪你去熙川走走!说好了!一起进去!一起出来!谁落里边了谁是窝囊废!”李成龙笑着检查自己的武器弹药情况。

“放心!李胖子!”谢志涛知道李成龙能帮着自己的好意!检查了自己武装带上的弹匣是否插稳当以后站了起来。

“首长!总部首长!”康健笑着走到谢志涛的身边,“我们38军这块玉上的唯一一条瑕疵就需要我们两个去抹了!将来军史馆里会有你的照片的!”

“还有心思开玩笑!”谢志涛突然认真了起来。“弟兄们!今天算是我谢志涛的!只要把韩八师拖住或者挡住一天。替我们娘家争取点时间!我大炮给你们鞠躬啦!”

“还有我!”康健也慢慢的弯下了自己的脊梁。“谢谢哥们们啦!我也给大家鞠躬啦!”

一个年轻的上尉军官,另外是一个刚刚进入特种部队的刀坯子。在来朝鲜前在军营宁可吃尽苦头也不低头的两个汉子,两个莫名其妙到了朝鲜战场的中国军人就这样弯下了自己铁一样的脊梁,就为了能让自己的老部队……

“…………”两个弯下去的脊梁对面是一群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中国军爷,或者叫军孙儿们,虽然他们已经自己这一次去了熙川就不知道还能不能出来,但是这并不是38军一支部队的事情,就如同辽宁和北京球迷在俱乐部比赛时对着干!但是在中国和其他国家球队比赛一样站在一起呐喊一样。

谁叫他们都是中国军人!

“别扯那些没有用的!有那个心思就多干点活!有感情去朝高丽棒子们发泄!别在这跟拍电影似的。”同样严肃着站起来的兵们不知道谁喊了一句,算是给颇为伤感的前奏添上一丝略带活跃的音律。

“哈哈!走啊!这次子弹管够!熙川里有的是!有本事自己拿哈!”

兵们纷纷开始检查起自己的装备和弹药,康健和区翔把缴获来的近百件防弹背心发到每个人手里。虽然效果远远比不上凯夫拉,但是有总比没有要好一些!虽然身上背着厚厚的背包已经很沉了,但是为了安全系数大一点,兵们还是不用任何人解释都赶紧把防弹背心穿上。

丁建伟和陈人芳、林雨宏在摆弄着刚刚家伙的巴祖卡火箭筒,虽然刚才丁建伟被王大虎他们抓舌头了,但是那四妹巴祖卡却没有被他们抛弃,也一并带到了这里,可是王大虎走的时候一挺都没有拿!丁建伟发现的时候也有点懊恼为什么不带走一挺回去给军工人员仿造一下!至少可以提前一个月发到部队啊!那样对付敌人的坦克是不是更丰富的手段了。

懊恼归懊恼!丁建伟暗自盘算了一下!反正就是自己不让38军带回去的话!自己的娘家39军也会在二次战役的时候缴获同样的巴祖卡火箭筒和无后坐力炮的!谁干活都是给娘家长脸!管他爷爷干孙子干呢!

“老刘!”装备停当的李成龙站在刘飞的身旁。“就按我们说好的办!说好了熙川南边见!”

“注意安全!实在不行就撤出来,随时保持联系。毕竟是韩国人!打着没有什么意思!”刘飞看看李成龙“我们的目标是揍美国鬼子,上甘岭战役要真的还有那么一天早晚要打的时候!我肯定在15军坑道里给你留个单室房子,产权给你!”

“说准了!都要活下去!你也要注意安全!”李成龙笑了笑,同时用手握拳头捶了捶刘飞的前胸。

小分队收拾停当以后,开始继续延着山路下山,在找到刚才打敌人埋伏的地方,把藏好的两台汽车开出来以后,小分队的战士们纷纷上车。子弹上膛!刺刀出鞘!汽车的发动机沉闷的哼了一会以后启动了。

一直带着耳麦仔细的听着电台通话的扬帆突然让头车里充当司机的谢志涛把车停下。

“怎么了?”谢志涛对扬帆脸上的表情变化太快十分不理解“又出什么情况了?”

“敌人的呼叫内容有大的变化!”扬帆把耳麦摘下来递给谢志涛!

“怎么个变化?”

“韩语通话已经很少了!几乎几十部电台在用英语拼命的明语呼叫,呼叫的内容涉及的最多番号是……”扬帆咬了咬嘴唇。

“黑人团!”谢志涛知道扬帆忧郁的意思了!“是这个番号么?”

“不错!就是这个黑人团。从呼叫的内容上看!这个部队的规模似乎真的有一个团,我甚至听到了要求后勤人员给黑人团一营准备近10万发子弹的要求。平均的基数来计算!应该是加强营的编制所需要的基数了。

“妈的!到底在搞什么名堂!”谢志涛拍了拍脑袋。

“大炮!发现情况了么?”李成龙从另外一辆车的驾驶楼里跳下来跑了过来。

“你也发现了!”

“刘汉卿监听了敌电台通话!内容大多涉及熙川和黑人团的单词!”

“妈的!你说问题在哪!?”谢志涛越想越觉得奇怪!

“黑人团在历史上肯定没有!不过!从这些变化上来看!敌人那边似乎也有人对这个黑人团情有独钟。”李成龙扶着车门看着熙川的方向。

“能是谁?麦克阿瑟?”

“天才晓得!这事儿你得去东京问他!”

“去你的!”

“变化越多越说明我们去熙川走一趟的必需性了!让刘飞按计划行动!我们出发!扬帆注意继续监听和前边的情况!”

“是!”

两辆汽车在短暂的停留后,再次发动,轰鸣着向熙川方向开去。夕阳正在慢慢的落下!

“曹能、韩兴宇!志司那边就靠你们多帮忙了!一定要告诉老总!让老总告诉我们军长开打熙川啊!”谢志涛慢慢的把踩在油门的脚上用足了力气。


大榆洞!第三分队简易宿舍。

拿着谢志涛发回来的电报,曹能和韩兴宇的脑袋再次嗡嗡起来,头疼的一方面是谢志涛发来的电报上通报的情况已经是志司情报里的内容了,志司始也正确的并始终认为熙川只有个韩8师,自己该怎么去提醒啊!那是大炮他们娘家自己弄错的事情啊。

这头疼的第二方面,是因为韩兴宇手里刚刚从志司一个通讯员手里接过来的介绍信和任命通知。

“利刃团第三分队:

经过组织研究决定!滋任命潭轩同志担任分队指导员、楚天成同志担任副指导员…………“


天!新来的两个领导该怎么相处!

曹能和韩兴宇甚至开始懊恼为什么偏偏他们两个受伤留下干这个苦差使!早知道还不如硬跟着刘飞去前线。

“头!”于江跑进来报告“上边派过来的指导员和副指导员到了!”

说是派驻,其实潭轩、楚天成的木屋不过和曹能、韩兴宇的木屋才十几米的距离!四个人见面以后再次热烈的敬礼!握手!那意思以后就一起工作!一个马勺里吃饭的弟兄了!

当四个人四双手依次握在一起的时候,每个人的心思却又是不一样的!

但是韩兴宇却无意中注意到一直在潭轩身后的楚天成脸上有着一丝的肌肉抽动!

是笑?是郁闷!是激动?还是别的?

也许只有楚天成自己才知道!韩兴宇心里想!

“这个人不一般!当然!还包括面前的潭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