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153/


美军司令部。

福克斯中将握着毫无反应的步话机,一拳重重锤在桌上。斯特劳少将正拿着另一个步话机下达着命令。

“中将,我已经下令韦尔斯少校率布赛耶和赛马沃的两个装甲中队前往支援,只是这一带风沙太大,直升机无法进入。不过我已经调动巴士拉的十架F16对萨勒曼进行空中支援。巴格达的加中加油机也随时待命。一旦萨勒曼的人敢应战,只有死路一条。放心吧,我们会为马丁少校报仇的。”

福克斯中将摇了摇头说道:“马丁少校可能还活着,以韩晋的性格,他是断然不敢将战争升级的。只是我到现在都想不明白,韩晋到底是怎样打败马丁少校的两个中队的。难道真的有真主显灵?”

“就算他真主保佑,侥幸逃出了萨勒曼城,我们在前往舍拜凯的路上还有两道关卡,我就不信他韩晋真有翅膀,可以飞过去。”斯特劳少将雄心勃勃地说道。

福克斯中将轻轻说道:“我还是要提醒你那句话,跟中国人作战,没有什么不可能发生的。你必须要在战前作好一切最坏的打算,这样你才能在输了以后不至于输得太惨。命令韦尔斯少校占领萨勒曼城后,火速追击前往舍拜凯的韩晋等人,我担心两道关卡也可能挡不住他们。”

斯特劳少将正想再说什么,但想到福克斯中将一再强调“和中国人作战没有什么不可能的”这句话时,就不再开口了,只是在心中默念着:“一定要抓住韩晋!”



与此同时,萨勒曼城。

韩晋心中如释重负,他对亚提尔提醒道:“快走吧,我们现在处境还相当危险。一旦美军通讯中断,他们的支援部队肯定会大批赶到。”韩晋抬看了看天,说道:“风沙很大,美军直升机不会来,但战斗机会马上到,不过没有地面部队定位不敢高空轰炸的。幕萨里德,想办法通知萨勒曼城的百姓,一旦美军支援部队到达,迅速各自回家。”

幕萨里德点了点头,骑着骆驼向前奔去。

韩晋又对威尔玛说道:“你也想办法通知萨勒曼城的百姓,如果他们在舍拜凯有亲人的,必须到舍拜凯探望亲人。”

这时,一个雄浑的声音在萨勒曼城中响起:“各位萨勒曼城的父老乡亲,你们下午好,我是幕萨里德。”

亚提尔等人循声望去,幕萨里德爬上了美军的一辆布雷得利装甲车车顶,手里拿着马丁少校的无线话筒,正向萨勒曼城的百姓喊着话。

人群之中一阵少男少女的嘘声。原来,伊拉克所有部落的首领都要求自己的部落成员取一个小名,取的名字都是亚提尔、幕萨里德、谢罗特、威尔玛的名字,但谁都没见过他们本人,只在民间流传着他们在巴士拉的英雄事迹。而今天,居然看见传说中高大神勇的幕萨里德如此清晰地出现在自己面前,怎不令幕萨里德的一些fans们倾倒。

不知是谁带头喊了一句:“幕萨里德我爱你,就像老鼠爱大米!”一时间萨勒曼城的百姓几乎都齐声拍着巴掌打着节奏喊了起来:“幕萨里德我爱你,就像老鼠爱大米!幕萨里德我爱你,就像老鼠爱大米!”

幕萨里德此时倒很冷静,他知道时间每拖长一分钟,自己的人危险就多一分,于是幕萨里德在话筒中大声喊道:“各位兄弟姐妹父老乡亲,现在我们的处境还很危险,美军的援军很快就会到来,我们必须马上离开。美军步兵到来的时候,请你们务必马上回到自己的家中,不要和美军发生冲突,你们的生命将是伊拉克最宝贵的财富。”

幕萨里德见威尔玛在装甲车旁骑着骆驼向他招手,并做了一个话筒说话的手势,会意地弯下腰把话筒递给了威尔玛。威尔玛说话相当简洁明确,简洁得让韩晋等人目瞪口呆。

“通知,通知,请有亲朋在舍拜凯的人迅速前往舍拜凯。”

人群之中顿时一阵翕动。

韩晋等人骑着骆驼走到幕萨里德和威尔玛身旁:“走吧!”

幕萨里德将话筒放在装甲车车顶,从车顶跳上自己的骆驼,对亚提尔等人颇有感触地说道:“这美国的音响就是好,嗓门大,声音失真小,带重低音,还带环绕立体声。真好!”

众人在穿过人群的时候,人群纷纷自动让开一条道,鼓着掌欢送着亚提尔等人,亚提尔也和所有人一一行礼。

谢罗特还一边走一边向两边做着自我介绍:“在下谢罗特,现年三十二,孤身一人,五官端正,品性优良,身体健康,……”

还没等谢罗特说完,幕萨里德狠狠地踢了一脚谢罗特骆驼的屁股,那骆驼便一路飞奔出城。

萨乌经过马丁少校的时候,拍了拍马丁少校的肩道:“不要太灰心,也不要太难过,失败是成功的妈,下次再努力争取吧!”

众人一路飞奔到萨勒曼城的郊区,亚提尔做了一个手势,众人便勒住骆驼停下。

“把手中的家伙丢掉吧!”亚提尔说着一甩手,将手中的手雷扔了出去,手雷在沙漠中升起了一团烟雾。

其他人也跟着手一扬,将自己手中的手雷扔在了空旷的沙漠上。

亚提尔见韩晋还握着手雷在发愣,对韩晋说道:“韩先生,手雷可以丢了。”

韩晋尴尬地点了点头:“我知道,不过,我的手指,伸不直了。”

谢罗特把骆驼一夹,走过来说道:“看我武器专家的。”说着就从腰间拔出一枚手雷,拔下防爆钉,将手雷扔了出去。然后,用取下的防爆钉插进了韩晋的手雷之中。“好了,不会再爆炸了。”

韩晋说道:“我不能一辈子都拿着这枚手雷吧!”说着就左手扳自己的右手手指,但怎么也扳不动。

谢罗特见韩晋急得满脸通红,也过来扳韩晋的手指,但一样也是纹丝不动。

谢罗特也急了,对后面的随从人员喊道:“喂,把我的老虎钳拿来。”这话听得韩晋毛骨悚然。

这时,亚提尔冲韩晋喊道:“韩先生,你的鹰眼子弹掉了,接着。”说着就一枚子弹扔了过来。

韩晋连忙用手去接,手雷顿时脱手而出,被谢罗特在空中接住。

韩晋接住一看,接住的并不是什么鹰眼子弹,而是一枚普通的手枪子弹,往胸前一摸,那枚鹰眼子弹还好好地在自己的内衣口袋里。所有人都哈哈大笑走起来。

亚提尔对谢罗特说道:“看见没,这一颗子弹就比你的老虎钳强。”

韩晋连忙岔开话题:“请大家听好了,现在我们脚下的路通往舍拜凯。目前风沙强度较大,美军的侦察机不能低空跟踪,但从萨勒曼城的情况来看,美军是有备而来,那么这条路的前面肯定有美军关卡。但我们无法回头了,只能混在前往舍拜凯的萨勒曼城居民中前进,走一步算一步了。好,都把自己的武器处理掉,谢罗特,你在路上埋几颗地雷。”

于是所有人都在路边沙堆里刨了一个坑,将自己的武器埋好,谢罗特则带着几个随从在公路上很专业地挖了几个坑,伪装了几颗地雷。

亚提尔皱着眉头对韩晋说道:“韩先生,这条公路是萨勒曼城和舍拜凯的唯一通道,我们埋这么多地雷可能会炸到舍拜凯或者萨勒曼城的百姓,这……”

韩晋点了点头说道:“你说得对。”然后韩晋大声冲谢罗特喊道:“谢罗特,在你埋雷区域的前后竖两个告示牌,写上这么一句话,‘前方地段有地雷,请绕道行走!’”

亚提尔哭笑不得:“韩先生,你要是竖这么两个告示牌,美军还会往地雷上踩吗?美军可不是傻子。”

韩晋也笑道:“唉,说不定美军到了这儿真的就智商低下了呢?”

亚提尔见韩晋执意要埋雷竖牌,也不再多说什么了。

亚提尔对众人说道:“都自己给自己化个装,免得让美国鬼子一眼认出来了。”亚提尔又对韩晋说道:“韩先生,也请你让威尔玛替你化化妆,我想美军手中可能到处是您的照片了。”

韩晋看了威尔玛一眼,说道:“她技术怎么样?”

威尔玛笑道:“试试就知道了。”说着就打开一个包裹,拿出一些颜料胶水之类的东西在韩晋脸上涂了起来。

亚提尔对韩晋解释道:“我们的战士为了躲避美军的追捕,有时候需要化点妆,以免被美军一眼认出,所以,我们的战士个个都懂一点化妆技巧。生存需要嘛。”

不一会儿,威尔玛就笑着对韩晋说道:“韩先生,好了。”说完拿过一面小镜子让韩晋照照。

韩晋向镜子里看了一眼,确实一眼认不出自己了,只是觉得眼熟,但越看越像自己。他抬头看了其他人一眼,其他人和自己一样,也都只是加深或加淡了肤色,粘了点假眉毛假胡子什么的,猛一看,还的确有三分面生了。

威尔玛笑着问道:“怎么样,韩先生,感觉满意吧。”

韩晋说道:“你必须在我的多打一个痣。”

“为什么?”威尔玛问道。

“我怕混到人群里找不到自己了,做个记号好。”韩晋正说着,络腮胡子掉了一半,挂在了脸上。

亚提尔瞪了威尔玛一眼,严厉地批评道:“怎么搞的,这要是在美军面前出了问题怎么办?”

威尔玛解释道:“我用的是进口胶水,粘得不是很紧,不过不伤皮肤的,过几分钟后,只要韩先生不用手拉,这胡子是绝对不会掉的。”

韩晋替威尔玛解围道:“不伤皮肤好,不伤皮肤好。”说完用手将胡子按在自己的脸上。

众人在做好一系列的准备工作之后,继续向舍拜凯前进。

在这条公路上,一些伊拉克人走到谢罗特的埋雷区域,看了看亚提尔等人留下的告示牌,向着告示牌行了个礼,从沙漠中绕过这一区域,继续向着舍拜凯走着。


亚提尔等人前进了不到半个小时,众人都看到在前方出现了黑压的人,美军在公路两侧的沙漠上布置了数公里长的铁丝网,众人都知道,又一场较量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