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ze=14] 告别了新兵连,我们在老兵们热情的欢迎下走进了老连队,望着周围那么多的老兵,我们有点迷茫。在新兵连的时候,我们是清一色的新兵,彼此都是细细的一条杠,而在这里,各个级别的军衔让我目瞪口呆,无法分别哪个是最老的兵,所以我们见到只要不是一条细杠的老兵就清一色的喊“班长”。

没有了新兵连的紧迫感,却无端的产生了紧张感,每天和老兵们一起吃住、一起训练,我们都小心翼翼的,每天都要早起,轻轻的整理完内务,就拿起扫帚打扫我们的卫生区,那段时间每天早晨都能见到另外几个一同下连队的新战友,也都在打扫自己班的卫生区,偶尔也凑到一块悄悄的说一说各自的情况。每天出操后,早饭前这段时间是最忙的,因为我们还要收拾班里的卫生,有的时候老兵也帮我们,但更多的是我们自觉的完成一切。最难的是在训练场上,老兵能轻松的完成各个训练任务,而我们却要揭尽全力,生怕自己的失误引起班长的训斥,拖了全班的后腿。在新兵连,有新兵班长的督促,而在这里一切全靠我们自己。那个时候还没有大礼拜,我们每周都训练整五天,周六的上午要组织政治学习,周日不出操,可推迟一个小时起床,每天晚饭后可以自由活动,但必须在点名前回到各班。在每周的班会上,班长都要总结一周的工作,并评出好同志一名,好同志名额大都是我们新兵的,那个时候以被评为好同志为荣,每一天都在这种紧张忙碌中度过。

转眼就到了年底,老兵们要复员了,这是我们第一次送老兵走,淡淡的忧伤中也在为自己即将成为老兵而暗暗激动。我们都舍不得老兵走,毕竟这一年他们教会了我们太多的东西,也正是因为有了他们,我们在新兵变老兵的路上才走的平坦、自如。谢谢这些不知再什么时候见面的老兵、谢谢他们。(当时并不知道他们是以什么样的心情走的,两年以后,自己真正要走才体会到那种刻骨铭心的舍不得)

老兵们走了,我们也都自认为自己也是老兵了,我们双肩上的一道杠变成了两道杠。老兵班长退伍了,原来的副班长成了我们新一任的班长,而我也成了协助班长工作的副班长。老兵连的第一个春节,过的很开心,也很多彩,毕竟比新兵的时候自由多了。但却没有在新兵连过年那么刻骨铭心,那么另人难忘。这个春节依旧有点想家,那天会完餐,我们几个老乡坐在一起,点燃一支烟,静静的坐着.尽管没有人哭,但想家的愁绪飘荡在没个人的脸上。谁说老兵不想家,只不过是想的更深沉而已。

又是一个春暖花开的季节,我也和班长领回了三个带着细细的一条杠的新兵,看着他们举措不安的样子,还有那紧张的眼神,让我们想起一年前的自己,我忍不住帮他们收拾好被子,告诉他们做这做那,看着他们感激的目光,我也为自己成为一个老兵而自豪。这一年不像第一年,训练场上我们追求的是精益求精,生活里我们探讨最多的是自己有什么打算,在班务会上我们也为本周的好同志加上一些自己的评语。这年,营区要拆掉老房子,盖新楼房,我们要在建设营区工作中充当一回民工。赶在楼房动工以前,我们要自己拆掉自己现在的营房,开始班长分配任务的时候,并没有想的太多,以为只是参加劳动,可看着班长严峻的表情我这个副班长心里也暗暗吃劲。果然,在劳动场上,军人特有的荣誉感在排与排、班与班的竞争中发挥的淋漓尽致。每个班都以提前完成任务,又接到新的任务为荣。在国庆节前夕,我们住进了新营房,那一天,连里举行了联欢会,联欢后会餐。连长特批给每个人一瓶啤酒,并承诺年底为个别班级和个人请功。我们都特别的激动,毕竟这也是一份劳动后的成果,不知是连长的这句话,还是那难得的一瓶啤酒的反应,我们感觉有点醉了。

在军营有一个最能显示团队力量的活动,那就是拉歌,特别是在大型集中开会的时候,连与连之间展开,当过兵的人知道,没当过兵的人也可以想像,部队里的小伙子都是喊口号出身,五音全的基本没几个,但唱起部队的歌来,那真是没有一个含糊的。各连值班排长把各连的队伍带到大礼堂,开会前,每个连都要唱一支歌,这个时候每个连都会亮开嗓门用最洪亮的声音唱完这首歌。这个时候各连的活跃份子都跑步走到自己的连队面前,开始拉歌的前奏“大伙说,X连唱的好不好”

下面回答“好”

“再来一个要不要?”

“要”

这时候被挑战的连队还没有反应过来,这个战士又开始喊“让你唱,你就唱”

下面附合“扭扭怩怩不像样”

“像什么?”

“像个大姑娘”

随后被挑战的连队终于站起一个人指挥这个连队唱一首歌。要说这个时候,选择唱什么歌是决对的关键,因为他开始唱歌,挑战的连队会马上选择一首歌进行对唱,如果选择的是比较慢的歌曲,就很容易被对方带进去,跑调是不可避免的了。军人就是这样,无论是在火热的训练场上,还是在休闲的对抗中,都千方百计的发挥一个集体的团结的力量。

“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又一个伤感的日子来到了,“老兵复员”这是一个每年都要提起的话题,这年的老兵复员使我们这些两年兵增添了几许责任感,因为老兵们一走,我们就是一个真正的老兵了。班长走的那天,紧紧的拉住我的手,嘱咐最多的不是分别的不舍,而是一种责任的移交,从他的眼光中我读到的是相信、责任。“班长,你放心的走吧,这里有我。”

这个春节过得也有些悲壮,在年三十的晚上,排长接到连里的任务,从排里挑选五名骨干去共建单位执勤,我在这其中,这个春节是我这一辈子也无法忘记的春节,在万家团圆的日子里,我们握着钢枪,巡逻在共建单位的库房外,一丝不苟的执行着自己的任务。

新兵下连前,我被任命为这个班的新一任班长,授予现役军人中士军衔,三月底,我像前任班长一样从新兵连带回两个带着细细的一条杠的新兵,看着他们那一张稚嫩的脸,我没有太多的感慨,只是希望他们能在这个集体中尽快的成为一名合格的军人。在简单的欢迎仪式后,我命令他们抓紧时间整理内务,尽快的适应新环境,我终于理解了当初班长话里的内含:有了新鲜血液的注入,虽然是件好事,但要容入这个像铁拳一样的集体还是需要太多的努力的。做为班长,一个兵头将尾,想要带好一个集体,负出的心血与努力是一定要比普通的士兵多一份的,不记得是谁说过这样一句话:“班长——军中之母”。

这年的八月,我有了第一次探家的机会,那种归心似箭的感觉让我至今难忘,简单的向副班长做了交待,拿上几套换洗的衣服,登上回家的列车。两年多了,从来没像今天这样轻松,这么自在,两年前离家的情景又一次浮上脑海,为了给家里一个惊喜,我事先并没有把探家的消息告诉家里。当踏上故乡那片土地,太多的变化让我欣慰,整齐宽阔的马路一改以前破落不堪的样子,平空间好像多了许多高楼。来到家门前,我迟迟没有推门,我不敢想像父母见到我的样子,这两年多的时间,毕竟有很多改变,曾经那个年少不拘的少年,已经成长为今天共和国卫士中的一员,妈妈见到我竟然愣了足有一分钟,随后紧紧抱住我,我感觉到妈妈哭了,就连一向严历的老爸站在一旁看着我,竟然也有一些语无伦次。

探家的感觉真好,每天都有亲朋好友来看我,儿时的伙伴、高中的同学;每个人都有几分变化,也许这就是成长的经历吧,我也第一次在妈妈面前很自然的点燃一根烟;饭桌上举起一杯酒和老爸一饮而尽。

快乐的日子总是觉得很快,三个星期的时间,一晃就过去了,我又该回部队了,松弛了20多天的那根弦,在走进军营的那一刻又紧紧的崩了起来。

九月,我接受一项任务,给来军营军训的大学生军训,阳光下,我带着他们一丝不苟的练习,严肃认真的做每一个动作,他们不时的问我这、问我那。我真的很羡慕他们,毕竟他们才是当之无愧的“时代骄子”他们每个人都经过十年的寒窗苦读才能走进那个充满希望的大学校园。军营对他们来说很神秘,可他们是否知道,我们也曾经那么强烈的向往大学。

时间过得真快,复员的日子离我越来越近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