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险的航线完整版 第二部东海战火 第三十一章落空的一板斧

ddtt 收藏 3 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662/


航空自卫队的侦察机先后抵达鱼叉导弹攻击海域。

在指挥中心里等着看中国舰队燃烧着下沉的将军不光是贺屋幸一。不过他更加急切的戴上耳麦,问抵达海战空域的侦察机飞行员:“到底有多少中国军舰的残骸?”

在他估计,东海舰队就二十多艘驱逐舰护卫舰,要一次打沉十几艘,那东海舰队也就失去战斗力,不构成什么威胁。

侦察机飞行员打开机上的照相机,对着海面一通狂拍,还用数据链把照片第一时间传回指挥中心。飞行员因为距离海战区域比较远,肉眼看不见什么东西,无法用语言报告情况,就发回了照片。


贺屋幸一看到传回的图片显示在大屏幕上,他惊呆了,海面上那有什么军舰残骸,只有一些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碎片,没有落水的士兵,连个军舰的影子都没有。

在一旁等着看战绩的参联会主席大岛纯上将一看到这场面,血压顿时升高30点,他涨红着脸,问:“怎么会是这个样子,野田义夫干什么吃的,让他尽快发动第2次打击。佐藤昭在什么位置,他还在西南舰队的旗舰上么,连他也变成饭桶了么?”

指挥中心的参谋军官马上打卫星电话,传达大岛纯上将的命令。

对打仗外行的防卫厅长官额贺福志郎坐在一旁也是惊讶不已,80枚导弹居然什么都没打到,太丢人了吧?采购这些导弹要多少钱呢,一枚几十万美圆,这些钱都打了水漂,这怎么行?

但他不懂行,也就什么也没说,等着看战局的进一步发展。日本为了控制东海,都准备了几十年了,不在乎等着一会。从六十年代末,日本就设计了有防空导弹的驱逐舰,那时候中国的科学家还在讨论能不能把防空导弹放在军舰上。七十年代末,日本有了专门防空驱逐舰(旗风和大刀风级),有了装备了近程防空导弹的携带反潜导弹反潜鱼雷反潜直升机的多用途驱逐舰,80年代日本有了两批共20艘多用途驱逐舰。(初雪级和朝雾级)中国七八十年代有什么?只有装备反舰导弹的驱逐舰,他们的防空靠手摇的高射炮,反潜依然靠火箭和鱼雷,和二战期间的火力体系一样。

九十年代,日本一下造了4艘金刚级防空驱逐舰,中国的神盾到21世纪才下水。日本开始制造第三代多用途驱逐舰(村雨)和第四代多通途驱逐舰(高波级),中国才有了第一代多通途驱逐舰(旅沪级)。日本在技术怎么也比中国强点吧,如果真败下来,日本输不起,更丢不起这么大的人。

在舰队上,日本暂时领先,中国的优势则在空中,无非就是日本的三代半多通途飞机不如中国,实力差距不是很大的,没理由输的。


西北风号导弹艇上,佐藤昭和野田义夫正喝着茶抽着烟等着捞俘虏呢,但数据链传来侦察机拍摄的图片,并接到指挥部的命令,两人都傻了。

佐藤昭上将听到指挥中心的命令之后,拿着茶杯的手直哆嗦,刚才还在议论庆功的事,转眼间局面就变,原来什么都没打着?但西南舰队的2个编队已经距离东海舰队只有一百公里,如果现在解放军潮水般的发射C803导弹,西南舰队全速逃跑都不能生还,这怎么办呢,现在自己处在敌人的火力威胁之下,他差点把茶杯给掉地板上。

野田义夫司令激动的忘了把烟头放进烟灰缸内,手不小心被烟头烫了一下,直接站在那喊:“命令初雪级驱逐舰发射导弹,直升机继续锁定目标提供中继制导,立即执行。

司令官的命令一下,12艘初雪级多用途护卫舰排成一字横队,每艘舰上的8枚鱼叉导弹都发射出去。舰载直升机编队继续用对海搜索雷达锁定目标,准备引导导弹攻击。


担任东海舰队后卫的江湖级护卫舰转向之后,发射两枚防空导弹拦截下来鱼叉导弹,并发射了大量的干扰火箭弹,把攻击友舰的5枚鱼叉导弹给干扰的偏离航向,最后导弹落入海中,对编队内的军舰没构成威胁。

但还由3枚鱼叉导弹向这艘航速慢的护卫舰飞来,副舰长夏平知道刚才发射的干扰火箭弹太多,左舷的火箭发射器内的火箭弹基本全部打光,水兵们正全速装填,但赶不上导弹飞行速度。他又对枪炮长重复了命令,“高炮自动射击。”

护卫舰上的2门AK630炮全部指向左舷外的海面,炮弹已经上膛,现在有自动作战指挥系统控制两门炮进行射击,雷达把捕捉到的目标传给舰上的火控计算机,计算机根据威胁程度,自动引导两门炮向距离军舰最近的两枚导弹开火。


前后甲板的AK630突然开火,把后甲板上的几个水平吓的突然蹲下,大家都双手捂着耳朵,转身抬头看二层甲板上的机关炮,机关炮的6根炮管旋转起来,把炮弹像喷水一样发射出来,炮口的焰火至少有一米长。

这家伙打起来带劲儿,比过去的双37高射炮声音小,射击速度也快了好几倍,水兵们惊恐的看着高速开火的机关炮。

高海站在他们旁边,大声喊:“都给我站起来,你看看你们都像军人么?自己船上的炮开火就把你吓死,一会鬼子军舰炮战的时候,鬼子的76毫米炮还不把你们的屎吓出来,在不站起来我关你们禁闭,简直丢中国军队的脸面。”(初雪级,山云级上有76炮,高月级上是老式的127毫米炮)

水兵们蹲在甲板上捂着耳朵,没听到舰长说什么,他们就看到舰长的脸色很难看,正用两眼愤怒的盯着他们,一个士官没蹲下,看舰长生了气,甩起腿来向每个水兵的屁股踢了一脚,这下水兵们才站起来。


两门绰号‘金属切割机’的AK630炮一下打出去好几百发炮弹,密集的弹雨迎头与导弹相撞,机关炮的炮弹都是近炸引信,在火控雷达精确的引导下,炮弹在导弹前边炸出一片封锁区,两枚鱼叉先后飞入机关炮的火力拦截区内,被炮弹打的凌空爆炸。

站在护卫舰甲板上的舰长高海都能看到反舰导弹爆炸的火焰,不过他转身一看,侧舷甲板上的水兵正在装填干扰火箭,他就估计到干扰弹用完,另外还有导弹漏网,就走到一个自制干扰火箭弹发射箱傍边,用脚踢了一下发射按钮,这自制的干扰火箭发射器一下就发射出40多枚干扰火箭弹。

这些火箭弹不全是自制的,有的是舰上的官兵自制做的,有的是把制式的干扰火箭弹装进自制的发射器中,这样打急了眼来不及给舰上的固定干扰火箭发射器装弹,可以用这些发射器先应急。

40枚干扰火箭弹飞到护卫舰外几公里的空域爆炸,散布出大量的锡箔片。对鱼叉导弹制导雷达来说,这些干扰物形成的雷达反射信号不比护卫舰本身的雷达反射面小,导弹误认为干扰物是目标,一头冲进干扰弹锡箔云中,最后掉进大海里。


“报告副舰长,高炮拦截下两枚导弹。”枪炮长报告。

雷达操作员报告:“低空雷达发现,一枚导弹飞入干扰云中,现在已经没有威胁我舰的导弹。”

夏平长长的出了一口气,他知道这干扰云是怎么回事,这是舰上的那群科技发烧友自己做的,这东西他认为只能当节日里的烟花爆竹玩,没想到效果还不错,真要这枚导弹漏网,护卫舰的侧面就会开出一个小门,搞不好舰毁人亡。

“是你发射的火箭?”夏平问高海。

站在后甲板继续观查海面的高海回答:“是的,我放的礼花弹,效果如何?”

“要没效果现在你早被炸到海里去,第一次导弹攻击结束,你来接替我指挥吧。”夏平说完,摘下头盔,汗水已经把头发全弄湿,头发就像刚洗过似的。他贴身穿的军衬衫已经被汗浸透,像沾了水塑料纸一样紧紧的贴在自己身上,他心里咒骂着没空调的旧护卫舰,坐到副舰长的座位上,稍微喘了口气。


高海穿着一身干爽的军服回到像笼屉似的舰桥内,“大家干的不错,上级肯定会表扬我们的。”

“报告,收到侦察机拍摄的录像,敌舰队第二梯队的12艘驱逐舰发射导弹。”一个参谋军官平淡的汇报声引起的反应像炸雷一样,他继续报告:“根据敌我之间距离计算,预计导弹7分钟后到达。”

高海拿着对讲机下命令:“加速装填干扰弹,把自制的轻便干扰火箭弹发射箱子全部搬到左舷,动作快点。”

这命令可把水兵们忙坏了,那箱式的干扰火箭发射箱一箱子内就是40发火箭弹,一发火箭弹就十几公斤,一次搬一箱子,一个人根本不行,要好几个人一起搬动,负责操作这些装备的水手长指挥着水兵干着力气活。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