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五一前夕,我因有要事前去北京,为了办事方便,就住在清华大学附近的一家宾馆。这家宾馆的位置刚好与国内几家著名的高校毗邻,其中有北航、北影、北语等,当然稍远一点的有北大。


五月一日的晚上,我想去一家酒吧独自喝酒去。原本是打算去三里屯的,因我很早以前就对三里屯的酒吧心为之向往,有朋友说,那应是国内最好的去出了,故这次来京城也想趁机去感受感受。当我正打算打车去时,我顺便问了一下出租司机哪里有好一点的酒吧时,司机说,附近就有一家好的,这里外国人多,都是留学生。说罢就用手指了指。在他的手指处的不远地方,有一闪着银灰色的一个大五角星标志的酒吧正人进人出。当我说要去三里屯时,司机说,这离那远着呢,打车也要100多元。我想了想也没这必要,于是就去了这酒吧。


我花了100元钱买了一张门票进了去,一个侍应生在我的手背上用一个方章似的东西盖了一下就放我进入了里间。其里人声鼎腾,群衫飘飘、酒香四溢。这酒吧不算大,上下二层,下层是一地下室,里面很多人正疯狂地随着强烈的音乐节奏甩胯扭肩,当然各种肤色的人都有。只是有着黑色和白色皮肤的人占据了中心,他们在一个靠墙搭有一小地的台阶上疯狂地领着舞。


我在吧台买了一瓶啤酒,就靠吧台坐了下来。


几个衣着暴露十分性感的女孩从木楼梯子走了下来,她们的眼光在人头攒动的人群中飘浮着。当然她们的眼光很快在黄色皮肤的脸上飘过,在黑色和白色的脸上就不此不肯停下来,她们向他们抛着媚眼,用英语与他们问好!在舞池里与他们贴身跳着舞,眼里尽是淫荡,肢体全是放荡。那些外国留学生用了一双咸猪手在她们身上尽情摸着,眼光迷离,脚步凌乱。当然在我旁过的一个白鬼此时正搂了一中国女大学生旁若无人地啃着。


只是有一个奇怪的形象就是这些中国大女大学生没有一个对在场的中国男大学生有丝毫的感兴趣,不要说主动与他们交谈,就是有男大学生请她们喝一杯,她们也露出轻蔑的一瞥。但是只要有其他肤色的人那怕是从她们头顶上不经意瞟过,她们也决计不会放过这一千载难遇的机会。给我的感觉是,那就是英磅、美钞哦!


我看到一个女大学生与一个黑鬼跳得累得不行,她的舞伴为此并没有给她买上一杯饮料。这女大学生,自已买了一杯饮料独自喝了起来,那黑鬼转身离去。喝完饮料后,这女大学生似乎又去找他去了。她找了几下没找着,很是失落地靠吧台靠着。有一个女大学生想请一白鬼跳舞,那白鬼友好拒绝了。这女生就此独过儿在吧台要了好几瓶啤酒独饮,她喝醉了,当她的同学把她从吧台拖走的时候。当然这时候也有黑鬼、白鬼搂着女大学生们离开酒吧,打车离去。


走出这酒吧,北京夜间的空气比白天要清新些许。我突地想起今早在坐从城俯路到东直门的轻轨上一个大约6岁的男孩与他的母亲的对话,8220;妈妈,那些来北京的外国人真的很有钱吗?8221;说真的当这小男孩说出这话时,我很惊诧。他的母亲对这小孩是这样说的:8220;你想想,要是他们有钱、有本事还来中国北京干吗?这些都是在他们那儿混不下去了,才来咱北京这儿。8221;这位母亲的回答真是有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