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在胜利仪式上的士兵 中国万岁 第二十六节 畅快淋漓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10/


“前进,前进。”曹云剑不断高声鼓励着战士们向前冲锋,把手榴弹投向日军,炸毁他们的机枪和火力点,把他们从房屋内驱赶出来。当兰陵外围的日军阵地相继被我军拿下来之后,我打出了一颗红色信号弹和2颗黄色信号弹,全部担任掩护的坦克一起向前,进行下一阶段的作战,支援步兵清剿城内的守军。

“三点发现日军坦克。”站在坦克车体上的毛玉建大声对我喊道,晚了,日军97式坦克的57毫米炮已经抢先开火了,一个桔子大小的红色光球擦着我的坦克炮塔飞进了虚无的夜空中,在远远的后方爆炸。“穿甲弹。”我喊道,驾驶员纪明鑫立刻向左猛转,我同时利用液压装置转动炮塔,炮长同时调整着炮口的位置,当十字线的中心和日军坦克裸露出来的炮塔对焦的一瞬间,他按下了发射纽,随着炮身的晃动,一枚50毫米穿甲弹准确的命中了日军97式坦克炮塔的正面装甲,火花四溅之后,浓烟从日军坦克的炮塔缝隙向外冒出,然后,舱盖猛然打开,几个日军驾驶员跳出了坦克,被我的机枪纷纷打倒在了坦克周围,而后,随着一声巨响,日军炮塔内的弹药发生了殉爆,炮塔被炸的飞起了2米多高,倒扣在了日军车体上。

日军4辆坦克又从被击毁的坦克后面钻了出来,我身后的5辆三号坦克立刻上前迎战,一场小规模的坦克战爆发了,5辆三号坦克娴熟的把日军坦克分割开来,我在后方用准确的点射支援三号坦克,日军坦克遭到了前后夹击,炮长也不知道应该瞄准那一个,要知道我们虽然是第一次驾驶坦克作战,可是我早就把从德国装甲兵军事学院学到的坦克交战战术交给了他们,并且为了让他们熟练掌握,不知道让他们“吃”了多少坦克燃油。

“轰”,又一辆日军坦克中弹燃起了冲天的大火,日军坦克兵浑身带着火苗跳出了坦克,而后先后倒在了坦克周围,任由身上的火苗乱舞。1111号三号坦克的一个负重轮被日军火炮击中,负重轮飞到了几十米外,好在并没有击穿车体,1113号坦克用两发穿甲弹替它报了仇,把日军坦克打成了一个火烛。我在后方偷施冷箭,又击毁了一辆坦克。最后一辆也不过支撑了2分钟,也被1114号坦克击中,无奈的垂下了炮口。

坦克战的失败注定了日军的失败,他们留在这一地区的汽车纷纷被我军将士击毁,无数的集束手榴弹在日军的反坦克炮和机枪旁边爆炸,把它们连同主人一起炸碎。日军一个掷弹筒小组直到中国军队冲到他们面前的时候还在射击,中国军人用刺刀把他们全部刺成了刺猬,这场战争不允许我们有怜悯,也不可能有怜悯,有了南京大屠杀,这场战争就注定了是一场胜者生存,负者死亡的战争。

坂村联队长简直不敢相信,战斗才开始了2个小时,他的部队仅仅剩下了200多人,3挺机枪和2个掷弹筒了,他的坦克和反坦克炮以及那些贵重的运输卡车居然全部都被中国军队干掉了。

城内的枪声明显的疏松了起来,而且多半集中在了城东,坂村联队长率领着这些残兵决定死守这里的几座房屋,等待援兵的到来。

几名日军被困在了一所大院内,他们不断的向外发射瓦斯弹试图缓解我军的攻势,二排战士立刻用沾水的毛巾捂住了鼻子,继续通过门窗向日军发射复仇的子弹,日军一挺机枪正架在厢房窗户上向外射击,四班长李大打算从北屋窗户跳出去,绕到日军机背后袭击才能打开前进的道路,二排长急忙组织战士们压制日军火力,掩护李大行动,李大精神抖擞的点了点头,带了几颗手榴弹,猛然跳出了北屋的窗户,立刻子弹噼哩啪啦的打到了他的身边,李大并不慌张,他贴着墙根摸到了厢房东墙,趴着来到了窗下,将两颗手榴弹甩进了厢房,机枪立刻不响了,李大心里高兴,正要回身返回,突然日军的机枪又叫了起来,李大的胳膊被子弹击中,他强忍住疼痛,又掏出了4颗手榴弹,拉燃后一起丢进了屋子,把厢房炸得浓烟滚滚,惨叫声一片,就在此时,从屋顶射来的一颗子弹击中了他的头部,李大摇晃了几下,高大的身躯倒在了地上,“班长。”战士们呼喊着冲出了房子,向着房顶上的日军步兵射击,几十颗子弹把日军打成了马蜂窝,尸体滑下了屋顶,李大壮烈牺牲。

二十多个鬼子困守在一座二栋小楼上,他们居高临下不停的用准确的点射压制国军冲锋,进攻的二连弹药不多了,如果等待子弹送来,恐怕等待的是日军的救援或者突围,连长戚庆把排长找到了一起商量如何进攻,1排长心直口快:“商量个啥,一句话,打呗。让鬼子跑了,那牺牲的弟兄们可太冤枉了。”大家都说:“打,趁热打铁,消灭小鬼子。”二排长说道:“我看我们把鬼子占据的小楼点着,不怕鬼子不出来。”戚庆说道:“对,我看行,鬼子一出来,我们就上去拼刺刀,奶奶的,几十个鬼子,我就不信消灭不了。”二排长庄胜文唯恐任务被别人抢走,急忙说道:“就让我们打吧。”戚庆一拳打在庄胜文的胸口上,“奶奶的,你小子要是完不成任务,就他娘的是软蛋。老子等你的好消息,活着回来。”庄胜文揉着胸口小声说道:“连长,我一定会完成任务。”一排、三排把他们的子弹手榴弹全部交给了二排的战士,庄胜文激动的看着大家:“我保证完成任务。”二排的战士们用密集的火力压制楼上的日军机枪,几个战士点燃了柴火捆,奋勇的冲了上去,一捆一捆的柴禾丢进了日军占据的小楼一楼,小楼内立刻浓烟滚滚,火焰升腾,火借风势,呜呜叫着向着楼上蔓延,不一会就连二楼也起火了。日军经受不住烟熏火燎一边咳嗦着,一边冲出了小楼,庄胜文亲自带领二排的战士们迎了上去,顿时,厮打声,喊叫声,呻吟声和刺刀扎入肉体的声音响成了一片,庄胜文一连刺倒了两名日军,身后一名日军端着刺刀刺进了庄胜文的后腰,庄胜文咬牙一用力,“咔嚓”他居然别断了扎在自己腰上的日军刺刀,把自己手中的步枪狠狠的砸到了日军的脑袋上,红的白的脑浆溅了庄胜文一脸,庄胜文前后摇晃了几下,扑倒在了日军的尸体上面。二排的战士们经过了艰苦的肉搏战消灭了全部的日军,一个战士在打扫战场的时候,看见连长戚庆蹲在庄胜文的遗体前,双手捂着脸庞,那泪花止不住的从手指缝里向下滴落。

黑夜中,子弹划出的光亮,从远处看,有些像长着尾巴的小虫子,哧溜哧溜的飞来飞去,其中夹杂着一些大个头的糯米团子状的20毫米炮弹,它们打在日军占据的楼房上,咣咣的爆炸着,打得日军抱头鼠窜。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