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流 第一部 钢流滚滚 第十五章 车祸

银月光华 收藏 6 1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26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263/[/size][/URL] 夏争鸣一身德式上校军装,现在他已经是国民革命军装甲机械工程总监,意气风发的他找到了自己施展才华的舞台。 与此同时德国汉斯.冯.塞克特上将来华,向蒋介石提出《中国陆军改革建议书》,全国军队的编遣工作也开始了,以德械化教导师为例,南京政府提出了一个轰轰烈烈的“黄金十年”构想,该构想中于未来十年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63/


夏争鸣一身德式上校军装,现在他已经是国民革命军装甲机械工程总监,意气风发的他找到了自己施展才华的舞台。

与此同时德国汉斯.冯.塞克特上将来华,向蒋介石提出《中国陆军改革建议书》,全国军队的编遣工作也开始了,以德械化教导师为例,南京政府提出了一个轰轰烈烈的“黄金十年”构想,该构想中于未来十年内完成60个德械化师的编遣,虽然此构想并未成为现实,不过在当时却给夏争鸣非常大的希望,这些日子他忙前忙后,满眼都是打造中国新式化陆军的构想。

1933年也是他有生以来最风光的一年,他先受到宋子文的邀请指导税警团机械化部队,后于塞克特访华期间先后两次与这位德国上将亲切交谈,还曾有一次与蒋介石委员长近距离接触。此间他虽名义上隶属于88师,但是却同时任德国顾问团的参谋,他风光了、气派了,可是他却不知道,每天在他来往于南京中华门的路上一直有一双眼睛目送他的车来往。

一辆黑色的福特轿车在大街上飞驰,踌躇满志的夏争鸣正构想着他的未来,以美国“道吉”卡车改装的六轮装甲汽车已初具生产规模,经他设计的另一种四轮装甲汽车也正式投产,另外与德国的军事合作也在紧密的敲击中,他眼前满是精锐的德械化师士气高昂的向前冲锋,大平原上到处是我们的战车,步兵在装甲车的伴随下向敌人的阵地发起冲击,一路打去,打到长城,打到东北……

“嘎——”正在他想入非非之际,一位行人来不及躲避他飞快的车,当他发现时只看到一道抛物线从他车前划出,连惨叫声都没有,他连忙紧急刹车,当他下车看到那人时顿时愣住了。那只是一个妙龄的女学生,她试图站起来,结果除了痛苦的挣扎了两下外,再也没有动,紧接着鲜血从他的口中流出,很快铁青的脸上聚起了痛苦的神情,再接下来,连动也动弹不得。

夏争鸣傻眼了,他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不知道该如何处理,围观的人群骤然聚了起来,他更加茫然失措,警察很快赶到了。

一个大腹便便的警长叼着烟卷晃晃悠悠的走到夏争鸣面前,眯缝着眼挤出两个字:“证件。”

愣了半天的夏争鸣连忙掏出证件递给警长,警长一看两眼瞪时圆睁,惊讶的上下打量着夏争鸣,又仔细的对了对照片马上立正说:“上校先生,你可以走了。”

“啊?”夏争鸣以为听错了。

“对!您可以走了。”这次警长用了敬语。

“但是这……”夏争鸣慌乱的指了指现场。

“我们会处理的。”

夏争鸣头脑一热钻上汽车就开,围观的人群愤愤不平的拦住去路,发动机轰鸣,汽车却动弹不得,一些年轻人甚至开始砸车窗,一个头脑清醒的夏争鸣在愤怒的人群面前居然变得麻木了。

警长微笑着大手一挥唆使警员们用警棍驱赶围观的人群,很快为他打通了一条去路,他慌张的踩油门飞驰而出,就在他起车的一刹那,一个穿着白裙子的姑娘拦住了他的去路。那熟悉的身影让夏争鸣为之一愣,他紧急的踩下了刹车,离她只有一公分的距离,车子嘎然而止。

“让开让开!想找死怎么的?”警长毫不客气的呼喝到。

那姑娘用憎恶的眼神看着夏争鸣,他顿时无地自容。他缓缓的打开车门,对警长摆了摆手,慢慢的走到那姑娘面前,轻声说:“雪惠,你怎么在这?”

自从夏争鸣失去消息后她每天都在打听他的去向,得知他在上海后,她马不停蹄的追到上海,在他原来工作的工厂打听到,他已经来到了南京,又连忙来到南京,得知他取得了重大的成绩,雪惠打心里为他高兴,在医院做护士的她每天守在中华路上目送着夏争鸣的车来去,她不敢去打扰他,怕耽误他的工作,也对他的暧昧有些怀疑,如果不是今天亲眼见到他撞人,她还不会出来,如果不是看到他对伤者置之不故,她也不会拦住他:“还不快去看人。”

夏争鸣对这种“指挥”感到不满意,如果不是韩雪惠突然冲出来,他就可是溜之大吉了,上级也不会知道他出车祸这件事,现在的他最担心的就是他的前程。如果让媒体知道这件事就麻烦了!在国都撞人后溜之大吉可不是一件好玩的事。

“雪惠让开,我有不得己的苦衷!”

“还有什么比人命更重要?”韩雪惠厉声说到。

“如果我的前程被耽误了,可能会有更多人因为装备落后而死于战争。”夏争鸣说的倒是实情,不过在这种场合说这种话有点太牵强。

“你在给自己找理由。”

“这是事实,现在是战争!请听我说……”

“不听!你快点救人!”

“警察会救她的!”

“可你才是肇事者。”

“我以后会给她钱的,可是现在请你让开好吗?”

“钱能代表你的良心吗?”

话到此时,一群记者手持照相机匆匆而来,夏争鸣一见情势不妙,连忙对警长大喊:“把她赶走!”

警长皮笑肉不笑的走过来,向手下人挥挥手,几句警员立刻拉开韩雪惠。雪惠气得大叫:“夏争鸣你……”

夏争鸣头也不回的钻进车里,匆匆开走了,记者连相机还没来得及举起夏争鸣的车就消失在他们的面前。

韩雪惠做梦也想不到,夏争鸣会变成这样,那个在他心中学识丰富,温温而雅的夏争鸣居然在撞完人后只想到自己的前程,居然会利用权利唆使警察驱赶人群,警察把受伤的姑娘抬上车送往医院,并拒绝向记者提供肇事者姓名。

夏争鸣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坐定后他才发现,自己的内衣已经被汗水浸湿了,他连忙脱下衣服,在自己家的浴室里洗了个澡,洗过后他镇静些,想想陈诚长官,想想宋子文部长,他觉得自己不能在这件事上辜负别人对他的期待,况且中国也的确需要他这样的人才,人命虽大,可是有些事更大,况且警察会照顾她的。他又自我安慰了一番,安心的睡觉了,虽然这觉睡实在睡不踏实。

第二天,他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来顾问团驻地时,一位大腹便便的警长正笑眯眯的等着他,当看到是昨天那位帮他解围的警长时,夏争鸣没有在意,下了车同他握了握手,寒暄的说了几句话后,警长说到:“夏先生似乎不是局中人。”

夏争鸣不解其意的问:“此话怎讲?”

“兄弟位低权轻只想在宋部长的财政部谋求一职,不知夏贤弟可否办得到?”

“可是宋部长目前在美国考察,一时很难回来,况且老兄想谋求什么样的职务呢?”

“只要和钱有关,什么职务都行。”

夏争鸣点了点头说:“好吧!我给你看看。”

警长对他的敷衍很不满意,带有威胁性的口气说:“不是看看,而是必须,否则车祸之事一旦爆光对夏贤弟的前程很不利啊。”

夏争鸣这才明白自己被人抓住了把柄,可惜自己这方面经验太少,居然被一个小小的警长威胁了,他连忙学着社交的口吻说:“那是一定,老兄的事就是我的事。”

紧接着两人又打了几句哈哈分开了,夏争鸣却如同负上了重担。

孙德茂,夏争鸣现在想到这个名字就恨得牙根立痒痒,怪不得他肯帮自己,原来是为了给自己寻找一份比现在更肥的肥差,该怎么对付他呢?自己本来就人生地不熟,虽然现在依附着德国顾问,可是对中国的事他们一无所知,帮不上自己的忙,而且不论政府还是军队,他都没有关系,突然让他办这样一件事,他感到束手无策。悔不该当初驾车逃逸,如果听了韩雪惠的话,自己就不会有那么多麻烦了,驾车撞人之事对上级还可以解释,可是逃了就无从解释了。

就在夏争鸣为了此事眉头不展之际,他却不知道韩雪惠哭了一夜,夏争鸣这种无耻的行为彻底毁灭了他的形象,爱意也无从谈起,想想自己辛辛苦苦从北方来到这里,看到的只是他那副嘴脸,她开始相信父亲说的话了,人是会变的,夏争鸣迟早要变成另一种人。

夏争鸣至此还不至于像她想像得那么坏,不过虽然她的误会太深,但是这件事夏争鸣做得的确不光彩,也让韩雪惠对他产生了厌恶,从此那双每天守护他的眼睛也悄然消失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