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龙山原创]桃子--含羞草

275297清风 收藏 128 809
导读:桃 子 我是一株含羞草 没有花儿的芬芳 只有敏感和忧伤 我是一株含羞草 没有花儿的美丽 却有温柔和善良 别来打扰我的平静 面对伤害 我只能合拢双臂 紧闭我的心灵 不要忽略我的存在 雨过天晴 面对彩虹 我会张开双臂 绽放我的热情 前阵子闲来无事清理了一下书柜,在抽屉不起眼的角落里,找到了一本遗忘了多年的记事本。抹去封面上的浮灰,翻开这浅蓝色的记事本,几首早年写的诗使得许多已尘封多年的往事,如潮水一般涌上了心头。一个叫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我是一株含羞草

没有花儿的芬芳

只有敏感和忧伤


我是一株含羞草

没有花儿的美丽

却有温柔和善良


别来打扰我的平静

面对伤害

我只能合拢双臂

紧闭我的心灵


不要忽略我的存在

雨过天晴

面对彩虹

我会张开双臂

绽放我的热情

前阵子闲来无事清理了一下书柜,在抽屉不起眼的角落里,找到了一本遗忘了多年的记事本。抹去封面上的浮灰,翻开这浅蓝色的记事本,几首早年写的诗使得许多已尘封多年的往事,如潮水一般涌上了心头。一个叫桃子的女孩如浪花一般在记忆的潮水中翻涌,叙说着一段关于含羞草的如烟往事。

桃子是我中学同学,因为姓陶同学们都叫她桃子,顺口也显得格外的亲切。

和桃子相识的时候我从外校转学过来没多长时间,那会儿我不太合群。不管是上学还是放学,总是一个人背着书包静静的来,匆匆的去。课间的时候也是少言寡语,在那个班级里我仿佛是个可有可无的人。

记得是在一次班级组织的拔草活动中,我一个人拿着把小锄头,低着头默默的在一旁清除草地里的杂草。蹲在有说有笑的同学旁边,显得有些孤单。

“别拔这棵草,你知道它叫什么名字吗?”桃子不知什么时候来的我的身边。

突然而至的声音吓了我一跳。抬起头便看到了一张清丽的脸,两个梨涡在嘴角边时隐时现,弯弯的眸子盛满笑意清澈如水,虽然有点陌生却让我感觉到了一种亲近。

没等我开口,桃子便蹲下身来用手触动那株草,“它叫含羞草,你看一碰它,它的叶子就会迅速地合拢,像个害羞的女孩,”她拍着我的肩:“就象小雪同学。”说完便咯咯的笑个不停。

看她那调皮的神情,我便明白了她的用心,她是用这种善意取笑的方式故意逗我开心,想走进我孤单的世界。

从那时起,久违的笑声便又重新回到了我的生活中。我和桃子从相识再到相知,很快便成了形影不离的好友。曾被同学们戏称为一部港台剧中的“美艳双娇”,而我们也象港剧里的那对女主人公一样,度过了人生中那段最美好的少女时光,同样也历经了人生中的起起伏伏。

桃子从小寄住在姑姑家,偶尔回一趟家看望爸爸,用桃子的话说那是她爸爸的家。她极少提及家人,还是从玮那里知道了桃子的爸爸是个导演,妈妈是个舞蹈演员。桃子说她已想不起妈妈的模样,只是听爸爸说她酷似妈妈。

也许是遗传基因的缘故,桃子生性活波调皮,表情丰富且灵动,极具表演天份。每次的校文艺活动,都少不了桃子精彩的演出。桃子也因此倍受大家的欢迎和关注。到现在我仍能记起桃子手拿螺号在舞台上的姿态。

在我印象中桃子的姑姑杨阿姨是个心直口快,喜好都摆在脸上的人。同样和桃子是同学兼好友,因为玮的爸爸是校长,杨阿姨对我和玮的态度截然不同。从她对我的冷淡和对玮的热忱中,我便能感受到桃子的处境。

可生性活泼的桃子并没有寄人篱下的感觉,印象中她总是无忧无虑,一副没心没心肺的模样。面对姑姑的刻薄和势利,她只是淡然地说:“其实姑姑是个好人,刀子嘴豆腐心。”

还是在桃子的一次离家出走才揭开了她的身世之谜。那时有点无助的杨阿姨找到我和玮,伤感地出了她和桃子之间的关系。

原来杨阿姨和桃子的母亲曾是一对非常要好的朋友,她们当时的感情就像我和桃子一样,后来桃子父亲的出现打破了原有的平衡。她们都爱上了那个在她们看来非常优秀的男人。

桃子的父亲选择了桃子的母亲,杨阿姨便黯然神伤地离开了家乡,远远地离开了那块伤心地。

十年后一次偶然的机会杨阿姨来到了家乡,她忍不住来到了那个令她魂思梦绕的地方。没想到杨阿姨看到的却是好友的遗像,还有一个憔悴的男人带着一个瘦弱的女孩。

就这样杨阿姨义无反顾地带着那个失去母亲的小女孩,来到了现在这个地方,代替着逝去的好友照顾着年幼的桃子。

知道了这段故事,便对杨阿姨的印象有了很大的改观。也明白了桃子面对姑姑的严苛所表现出的那种超然态度。在她的内心深处姑姑并不是外人,她早已把杨阿姨当成了自己的亲人,不是母亲的母亲。

只是桃子当初为什么要离家出走至今仍是一个谜,杨阿姨也不清楚什么缘故,桃子事后也一直守口如瓶。现在想来也许只是桃子一时的任性而为。

每年的春天我都会和桃子相约去采蕨菜。那是一种生长在山里的野草,蕨类的一种。春天,初长成的嫩芽可以食用,口感爽滑,味道略有些苦。据说还是防癌的绿色食品因而受到大家的青睐。每年的三四月间都能看到不少人拎着小蓝上山采蕨菜。而采蕨菜却成为我和桃子一种踏青休闲的方式。

记得是在个雨过天晴的午后,我和桃子如约拎着小篮上山去采蕨菜。雨后的山谷中弥漫着一层如梦如烟的白雾,布谷鸟的歌声时高时低回响在耳畔,置身其中如临仙境。

我和桃子呼吸着雨后山谷中清新的空气,一边采摘刚刚冒出泥土的蕨草,一边饶有兴趣地聊我们最爱看的《红楼梦》,当然其中也不忘拌拌嘴,尽情地享受着来自于大自然的那份悠然自得和轻松惬意。

看见我被草丛中窜来窜去的小蜥蜴吓得心惊肉跳的模样,桃子却一脸的幸灾乐祸:“瞧你这胆小如鼠,还真有点像多愁善感的林妹妹呢。”

我也毫不示弱地回敬:“谁像你顽皮如猴,娇憨淘气得如云丫头。”

桃子听后格格地笑道:“幸好我不是温柔贤淑的宝姐姐,不然都爱上了那个感情泛滥成灾的宝哥哥岂不糟糕。”

见我含笑无语,桃子则不依不饶:“如果真有那么一天,我们会怎么样?”

我漫不经心又无不自信地玩笑道:“放心吧,决不会有那么一天,能让‘美艳双娇’同时爱上的人到现在还没有出世呢。”

桃子听后大笑道:“极是,极是!”

说这话的时候我们还不懂什么是爱情,懵懂中觉得爱情应该离我们还很远很远。

高二那年暑期我从老家度假回来,还没来得及收拾好行李,就被桃子迫不及待的拉了出来。一路上桃子都在嗔怪我这个暑假离开她太久太久了。

看着她的眼睛在月光下闪动,散放着异样的光芒,我预感到这个暑假一定有不寻常的事发生在她的身上。果然沉默了良久的桃子按捺不住心中的激动,告诉我她爱上了一个大兵,一个叫辉的男孩。

按捺住我夸张的兴奋后,桃子告诉我他们是在遛冰场里邂逅的。当时桃子不小心摔倒了,辉无声地滑到桃子的身边,伸出了他的手。握住辉的手桃子心中涌起从未有过的悸动,他们的手久久没有松开……

桃子仰着脸,对着月亮微闭着双眸有些沉醉地说道:“他的手很大很有力,也很温暖,被他牵着给我一种特别安全的感觉,再不用担心自己会摔倒了。我当时有种渴望,就是希望这双手能一直这样牵着我走过一生。”

“那我牵着你行不行啊?”我忍不住开起她的玩笑来。

“小雪,你也恋爱吧,你不明白爱上一个人的感觉有多奇妙。”十七岁的桃子闪烁着大眼睛看着我,兴奋却非常认真地对我说。

“爱情究竟是什么样的?难到真的象琼瑶小说中所描写的那样,来了就势不可挡吗?桃子会不会像小说中的女主人公一样,为爱而不顾一切?”我迷茫地看着桃子白皙的脸,因为爱情而泛着迷人的光彩,在月光下格外动人。我的心里莫名地开始泛酸,感觉自己在桃子心中的位置已被那个叫辉的家伙取代了。

没过几天,桃子经不住我一再的要求和威胁加利诱,带着我去了辉所驻的营地。路程不是很远,步行也就一个来小时。

第一次的来到军营,看见门口的哨兵,我和桃子都有种肃穆的感觉。哨兵询问了情况便打了个电话,没过多久一个高大的士兵气喘吁吁跑到我和桃子的身边。他的出现令桃子有些不自在,面色绯红。看到桃子反常的神情我知道这个家伙一定就是辉了。

果然,辉跟哨兵交待了一番便象领着两个小孩一样,把我们带进了军营。在这个陌生而神秘的地方,我和桃子好奇地东张西望,兴奋得像小孩,缠着辉不停地问东问西。辉耐心地回答着我们的问题,带着我们一路参观着。在那军营里我们成了一道奇特的风景,引来不少好奇的目光。

不到一刻钟便来到了辉的营房,打开门一幅未完成的巨幅山水油画便呈现在我们的眼前,那是辉即将参赛的作品。旁边还有几幅已完成的作品,虽然我对绘画是个外行,但从辉的作品中也能感受到他在绘画方面有着较深厚的功底。尤其是那幅《金鱼》,黑色的背景下几尾色彩斑斓的金鱼,就象活的一样悠然自得地在画中游弋着,很是逗人喜爱。

辉拿出画笔让我和桃子在那幅未完成的油画上信笔涂鸦。我和桃子接到命令,就像两个快乐的孩子一样拿起画笔涂得兴起。我拿着巨大的画笔新奇地在画布上涂刷着,尽管自己看起来更象个刷漆匠,但也没影响我奋笔狂书的感觉。

桃子突然在一旁格格地笑起来,“你拿画笔的架势怎么有点象拿着锅铲在炒菜啊。”

我又羞又恼地放下了画笔正准备还嘴,没想到在一旁的辉竟然对桃子说:“她拿画笔的姿势没问题,许多大师也这么拿画笔的。桃子倒是你拿画笔的姿势象小学生握铅笔,有些幼稚。”

辉的肯定让我有些得意,也找到了一点自信。我开始和辉讨论起那幅油画的色调,辉鼓励我尝试着调出自己心中山和水的色彩基调,并与我一起动手在画布上涂抹比试起来。看着画布上被我们涂抹得面目全非,有种酣畅淋漓的感觉,全然忘了被冷落在一旁的桃子。

回来的路上桃子有些沉闷,她没有询问我对辉的感觉,只是幽幽地告诉我辉正在准备考军校,如果考上了辉也许将一去不复返。说这话的时候桃子有点伤感,全然没有往日那满不在乎、没心没肺的模样。爱情让桃子得到了快乐,同时也尝到了忧伤的滋味。她因此变得有点多愁善感,过份的紧张让她对这段感情开始患得患失起来。

路过南河大桥的时候,桃子停下了脚步。她倚着桥栏眺望着远处被夕阳染红了的天空,一脸沉醉,良久才感叹道:“好美的落霞,真想把它放在我的床头,每天起床第一眼就能看到它。”

这句话当时我并没在意,只道是桃子一时的情绪低落而发出的一番感慨,甚至觉得她有那么一点为赋新词强说愁的矫情,在我看来这都是爱情惹的祸。没想到从那以后,桃子竟一发不可收拾地迷上了绘画,她的小屋里从此乱哄哄地堆放着一地的颜料罐和未完成的作品,画得最多的竟是那天的落霞。

看着桃子画画时专注而痴迷的神情,给人一种脱胎换骨的感觉。心里又不禁感叹着,竟然可以在瞬间改变一个人的人生观,放弃她最初的梦想,这究竟是怎样一种精神力量啊?心中不由也对爱情这东西产生出一种莫名的恐慌。对爱情那点朦胧的憧憬也被吓得烟消云散了。

桃子因为情感的分心和对绘画的执着使得她的成绩一落千丈。文理科分班时,桃子不顾家人的反对决绝地报了文科班。这使得我也伤心失落了好一阵子,劝说了她好几次,可是面对桃子的义无返故我也束手无策,只能尊重她的决定,在心里默默祝福她能够早日实现自己新的目标。

在周末的晚上总会习惯性的来到桃子的小屋前。每次看到的都是窗内桃子和辉相依的身影。辉一手拥着桃子一手拿着画笔,专注地画着那幅《落日》,桃子小鸟依人般一脸的沉醉。不忍打扰他们此刻的幸福,窗外的我只有黯然离去。

分班后和桃了已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聚在一起了,偶尔遇上虽然也是手挽着手,却没有了往日的亲昵和无所顾忌。再也看不到操场上桃子那等待我下课时的身影。不知道是因为分班的缘故,还是因为辉,桃子悄悄地远离了我的生活。想起这些失落的情绪便油然而生。

爱情和友情孰轻孰重?这个问题或许在桃子的心中早已有了答案。可是在我心中却是不愿去面对的谜。

高三的暑假很快便结束了,从外婆家回来时,桃子已经到她爸爸家去了。玮在电话里告诉我,桃子送给我和她每人一幅画,让我上她家去拿。

看到画时我惊呆了,桃子送给我的是那幅《落日》,是她和辉相拥着共同完成的作品。我知道这幅画在桃子心中的份量,那是桃子的梦啊,可是现在她却把它送给了我。我想不出她这样做的缘由,抱着画我突然有了想哭的冲动。

后来那《落日》便挂在了我的床前,那天的落霞也时时进入我的梦中。梦境中总会出现桃子倚着桥栏眺望时的那张脸,像风筝一样忽远忽近…

走在新校园的林间小径,感受到陌生的气息。忍不住想起从前校园里的那片山坡那块绿地,想起桃子。临行时没有等到桃子的送别,写给她的信又都石沉大海,心中不免黯然。

还记得吗?朋友

朋友

可否记得那十分钟

我们手牵着手

在校园里漫步


朋友

可否记得那首歌

我们共同编织

唱出我们的心曲


朋友

可否记得那块山坡

我们肩并着肩

互诉内心的秘密


朋友

虽然你我已分离

无论何时何地

我都不会忘记你我的情谊



忘不了的青春


忘不了冬日的暖阳

相约在那个午后

手挽着手伫立在河畔

你说羡慕水中的鱼儿


忘不了春天的山谷

拎着小篮如约而至

笑语回响在山谷

你说鸟儿羡慕我们


忘不了夏季的黄昏

肩并着肩倚桥远望

落霞印红了远处的天空

你说要把它留在梦中


忘不了秋夜的星空

背靠着背仰望繁星

身旁的秋虫低声呢喃

我说我们一定要幸福

这两首诗是写给我和桃子的,却一直没有寄出去而留在了日记本里。虽然现在看来感觉幼稚得可爱,可是当初却是满腔的真挚,不知道桃子看到了会是什么样的感受。

很怀念和桃子在校园漫步,在月下低吟的那段岁月,真的很想再和桃子斗智斗勇地拌拌嘴,不在乎谁输谁赢。多希望这段美好永远伴随着我们,无奈世事的沧桑变幻,命运的变化无常,这些美好的点点滴滴只能停留在记忆的深处,成为一些支离的片段…..


本文内容于 2007-6-20 15:17:49 被275297清风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2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