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巡洋舰 第一章 第三十五章 秘密

富贵不淫 收藏 2 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282/][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282/[/size][/URL] 第三十五章 秘密 看朱柠急切的样子,郑寅卖起了关子道:“我有一个条件,你要是想跟我去完成这件机密的任务,就必须不能问我究竟是什么任务!如果我告诉你,就没有任何机密而言了。再说了,燕王殿下一再嘱咐我千万不能向外人说,告诉你我就要掉脑袋。” “哼哼,你不告诉我一样要掉脑袋。”朱柠眉毛拧了起来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82/


第三十五章 秘密

看朱柠急切的样子,郑寅卖起了关子道:“我有一个条件,你要是想跟我去完成这件机密的任务,就必须不能问我究竟是什么任务!如果我告诉你,就没有任何机密而言了。再说了,燕王殿下一再嘱咐我千万不能向外人说,告诉你我就要掉脑袋。”

“哼哼,你不告诉我一样要掉脑袋。”朱柠眉毛拧了起来。

郑寅双手一摊道:“告诉你是死,不告诉你也是死,反正是个死,还不如死在你的手里,俗话说死在美人手里,死了都是美死的。”也不知道他这俗话是从哪里学来的。

看到来硬的不行,朱柠满脸堆起笑容,对郑寅道:“那就算啦,我不问了,我跟着你,你去哪里我就去哪里。”平宁公主心想,只要我跟着你,你的事情我就掌握了,有什么危害允炆侄儿的,立即传话给他,不就得了。

“很好。”郑寅知道她已上套儿,便开心的道:“公主殿下且等我两日,我还有一些私事要办,三天后我们就去燕京。”

“怎么,这两天的事你不想让我知道?”

“是呀,这两天的事是私事儿,你干嘛要知道?”

“私事儿我也要知道,不然我就去告诉父皇,说你是个假宦官,说你欺负我。”朱柠来了宁脾气。

郑寅这下可就左右为难了,让她跟着吧,这两天的事儿还真有点棘手,不让她跟着,还真怕这丫头片子告了密。他把公主跟着的利弊和不跟着的利弊权衡了半天,终于下定决心,道:“那好吧,这两天的事你可以跟着,但是丹儿和柳儿就绝对不能跟着了,不然的话我就算死,也不让你跟着。而且,这两日你要女扮男装,不然还是那句话,我就算死,也不让你跟着。”

一听还要女扮男装,朱柠的双眼都放光了,好刺激啊,只有戏文里才有的事情,就要发生在自己——一个高贵的公主身上,她怎么能不兴奋?

次日上午,郑寅带着女扮男装的公主来到了风华楼,然后进了沁芳轩,有几个涂脂抹粉的名伎立刻涌了进来,和郑寅打情骂俏,公主在一边,也有两个女人围了上去,却被公主很是不耐烦的一把推开,两个妓女很不理解地斜了她两眼,心说这样俊俏的小伙子还真是不多见,只是这个男人不喜欢女人,难道他喜欢男人不成?

郑寅把身边的女人也一把推开道:“快去快去,老爷我还有事,下次再来一定叫你们就是。”

女人们知趣的走了,剩下了公主和郑寅,公主道:“你们男人真是有艳福,这样的阵势我们女人就享受不到了。”

“谁说的?你不是可以享受我吗?”郑寅一脸坏笑。公主刚要把桌子上面的杯子掷向郑寅,就见门帘一挑,进来了一个十分怪异的男人。

这男人一头短发,也没有发髻,身穿灰色英雄大氅,足踏软底云靴,双手抱在怀中,怀中有一支黑黢黢的怪模怪样的棍子。

王景弘看到屋内还坐着一个生人,此人生得眉清目秀,十分秀丽,仔细一看,便知道是女扮男装了。

“who?”他问道。

“少来这些哩个隆,不是外人,尽管说就行。”郑寅笑骂道。

“看到你留下来,我就有底了,小乙姐也来了,你们夫妻这么多天没见面了,我也不藏着了,赶紧叫她进来。”王景弘道。郑寅一听丁小乙在这儿,很是高兴,可是心里又有点惆怅,他不知道自己今后该怎么向她说明自己和丹儿的关系。

公主则瞪大了眼睛,心说,怎么这个宦官还有自己的妻子?真是怪事接着怪事,整的她都蒙了。

门帘再次挑开,进来了一个青年女子,这个女子一看就又是一个奇怪的女孩子。很漂亮也有一种京师和燕京人都没有的气质。她的头发也很短,当时的女人是没有这样短的头发的。再有一个特别的事情就是,那个女孩子进来后,似乎根本没有看到自己和先前进来的怪异男人,而是上前抱住马三宝就亲吻了起来。那种专注,那种神情,好像在场的人都不存在似的。

公主的心里泛起了阵阵酸意,是呀,一个女孩子,还没有经历过男女亲泽。看到这样的场面,叫她怎能害羞?

她和王景弘都扭过身子,不再看人家亲热。王景弘看着她道:“嗨,你是谁?”

公主瞪了他一眼,没有答话,她是不会随便和人说话的,毕竟是公主的身份嘛。

王景弘看他不理自己,只好讪讪得不再言语。

丁小乙对郑寅这个坏小子的思念是那样的深,刚刚定情,就远远分离,那种失落,那种寂寞,那种无奈,是一个无处诉说的人很难承受的。所以当她见到郑寅的时候就完全的爆发了,现在就是把珠穆朗玛峰搬来,也堵不住她喷薄的情欲之火了。

良久,两人这才分开,郑寅使劲拥抱了丁小乙一下,道:“小乙,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我的好朋友朱柠。这是我的未婚妻丁小乙。”郑寅做了介绍。

却见公主没有看丁小乙,反而看着他道:“那丹儿算三宝的什么人呢?”

丁小乙何等聪明,立刻就知道了事情的一部分,她看着郑寅,问道:“丹儿是谁?”

“丹儿嘛,丹儿她是一个宫女。”郑寅后悔带着公主来这里了,这件事他还没有想好,也没有预备好将要说的瞎话。这个时候揭了老底,可如何是好?

“她跟你什么关系?”丁小乙步步紧逼。

“我,我,我……”郑寅一时说不出来了。

“丹儿是我的宫女,关你什么事儿?你要这样追问人家?”公主转向丁小乙大声道,其实是故意气她。

“是你的宫女,就是你的宫女吧,你叫嚷做什么?我问的是郑……啊马三宝和她有什么关系?”丁小乙也大声回敬道。

郑寅一看情形就要失控,连忙道:“两位别闹了,现在最关键的不是丹儿,而是如何救出你们俩来?”

“谁要你救?我这就回去,再也不来见你,死在蓝玉府倒也省事,省得你还要费事救我。”丁小乙觉得天旋地转,自己深爱的男人,在短短二十几天时间里,竟然有了新欢。这丹儿是谁,还用他亲口说出来吗?

公主看她要走,心中很是解气,哼了一声道:“你走啊,恕不远送。”

郑寅真想扇她一个耳光,可是最终还是忍住了。他一把扯住丁小乙道:“小乙,别生气了,事情的来龙去脉,我会跟你好好说,没有你想的那样严重。眼下咱们身处这异乡异地,就应该团结起来,不要再闹了。朱柠,你少说一句话也死不了。”他没好气的对公主道。

公主嘴一撅,生气得不说话了。王景弘在一边冷眼旁观,知道郑寅这小子肯定是从此掉进大观园,再想脱身难上难了。但是此时确实也不是解决这些男女问题的时间,他对丁小乙道:“小乙姐,等我们脱离了险境再来理论也不迟。马公公,你说一说你的计划吧。”

郑寅又多情的看了一眼丁小乙,丁小乙看他望向自己,立刻赌气的转身,不再理他。

“我认为,这次脱险,必须完成两个任务,第一就是把你们救出来,第二就是让你们从此消失。只有这样,才能使明年的大屠杀,不落到我们头上。”郑寅说出了第一点计划。

公主在一边根本不知道他在说什么,只好眨巴着眼睛继续听。

王景弘听了,茅塞顿开,他一拍大腿道:“是呀,只要我们消失了,不就没事了?”

“消失也不能简单的消失,那样的话,现在我们就走,岂不就算完事了?只是这样,我们还会遭到通缉,估计就算到了天涯海角,也难逃皇上的手心。”郑寅接着道。

“要说也是,其实就是要走,我们也不可能一下子就走了,楼下还有蓝玉的人紧盯着呢。”王景弘道。

“所以我们就要演一场戏,那就是蓝玉府中失火的游戏,这样就会给人们制造一个假象,你们两个已经死了,人烧焦了,再也找不到了。”郑寅接着道。

公主听着越来越兴奋,还要杀人,还要火烧蓝玉府,真是够刺激了,她很不喜欢那个蓝玉,这个家伙总是趾高气扬,看谁都不顺眼,好像我们家的江山是他打下来的似的,记得父皇有一次还跟她说呢,蓝玉这个人不得不防啊。这次要把他家翻个底儿朝天,真是再好不过了。

她认真的听着,这时郑寅突然转过身来:“朱柠,有件事要求你了,不知道你肯不肯帮忙。”

“你说吧,也要看看我能不能帮啊?”公主道。

“其实很简单,就是给我找两个该死的恶人来,一个是男的一个是女的,行不行?”

“没问题,这件事包在我身上了。”朱柠爽快的答应了,她倒不是为了救人,要只是为救眼前这个女人,她是绝不会答应的。她之所以答应,一是因为这是马三宝提出来的,二是这件事越来越扑朔迷离起来,所以她一定要跟到底。第三,当然是这件事对于她来说,确实不难。找好人不好找,但是找坏人却极为好找,因为监狱里就有的是。

王景弘对眼前这个女人也刮目相看了,他很喜欢这样直白的人,行就是行,不行就是不行,绝不拖泥带水。他对郑寅道:“这位朱老弟罩的面儿够宽啊?”

“呵呵,你不知道的事情多了。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嘛。”郑寅笑道:“那好,事不宜迟,我们今天晚上就动手。事情要这样这样……”

朱柠已经完全的参与进来,还时不时叽叽喳喳的出个主意,只是丁小乙却一直再也没有说话,她的心在痛!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