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乱英雄 第一章 初试身手 第16节

xinyu4520 收藏 1 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295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2953/[/size][/URL] 第16节 张梅答应了会和刘倩一起搬到李响的父亲李亚军给的那套房子里去住,也接受了大家的帮助。在临走的时候,岳恒是把那500元钱给拿了出来,交给了张梅。张梅并不想要这钱,因为他们给自己的帮助已经很多了,再要钱有些不合适了。不过岳恒说帮助同学是应该的,张梅也就不再坚持就收了下来。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53/


第16节

张梅答应了会和刘倩一起搬到李响的父亲李亚军给的那套房子里去住,也接受了大家的帮助。在临走的时候,岳恒是把那500元钱给拿了出来,交给了张梅。张梅并不想要这钱,因为他们给自己的帮助已经很多了,再要钱有些不合适了。不过岳恒说帮助同学是应该的,张梅也就不再坚持就收了下来。

眼看就快中午了,张梅是想打算让岳恒三人在家里吃饭的,不过三人婉拒,也就喝了口水就离开了,刘倩亲自把三人给送到了马路边上,她和岳恒告别时候的眼神让韩晔和张铭都看出了一些名堂。岳恒自然也明白,不过这个时候怎么能谈些儿女私情呢?再说了,岳恒是把刘倩当做自己的妹妹的,对刘倩并没有那方面的想法。刘倩在送三个人走后回到家就痛哭了一阵,哎!希望刘倩能转变过想法,不要影响高考吧!

岳恒在来之前就说了,中午要请他们两个人吃饭,也就来到了平常大家最喜欢去的一家,春日拉面馆。拉面馆不大,但是处在比较好的地段,生意也不错,老板对人也挺好,岳恒他们也经常去,一来二去就熟识了起来。老板是个男的,大约也就40多岁吧!但是鬓角也已经白了许多,看来是很累的。老板叫王治平,结婚了五年,妻子因为一场疾病去世了,给他留下了一个4岁多的女儿。王治平就一个人把女儿给拉扯大了,一直就没有再婚。女儿也很争气,现在在京都的华贸经济学院上大一。说起来比岳恒三人大了一岁。现在学校放假没有课,老板的女儿王晶也就在小拉面馆帮父亲干活。

岳恒三个人来了以后,小面馆就只剩下墙角的一处。王治平在前面招呼客人,看到了岳恒三个人进来了,就走了过去打招呼。

“小岳,你们三个来了!你看,现在到饭点儿了,就坐那里吧!没办法了!一会儿看哪桌客人吃完了,再搬过去。”王治平给三人引到了最后的一处座位。

“王叔,没事儿,我们三个还是老样子。”岳恒靠着墙坐了下来,笑着说。

“好咧!老样子,大碗牛肉面,五分钟。”王治平也笑着说。说完就去了后厨。

岳恒三人也有一搭没一搭的聊了起来。

“这里还真不错,靠着好的地段,客人很多,我看绝对赚钱。”张铭推着眼镜看着门外的车流说。

“你怎么跟李响一个样子了!我看,等咱们毕业也一起开个小店,怎么样?”韩晔推了一把张铭说。

“我看啊!你们两个都一样。如果是我,肯定是拿钱和王叔做股,咱们躲在后面不用干活就拿钱。这多悠哉?”岳恒刚说完,张铭和韩晔就冲他竖起了中指,鄙视。

“你有钱!炒着股票,玩着基金,写着小说,拿出万八千的绝对不是问题,我们呢?我们现在还是孑然一身,吃喝家里呢!”韩晔在桌子底下狠狠的踹了一下岳恒的腿,使得岳恒有好一阵子呲牙咧嘴。

“面来了!大碗牛肉面,慢慢吃!”王治平端着三大碗牛肉面给三人递了上来。

“谢谢王叔!”

本以为吃顿饭能够平静的吃上一顿,但是有些时候有些人就不让人能有这份享受。

三人已经吃了一半的时候,岳恒抬眼看到有个皮肤白嫩而且看似文质彬彬的人带着七八个五大三粗的壮汉闯进了小饭馆,王治平在后面听到前面有动静就赶紧走了出来。岳恒向王治平瞄去,发现王治平的神态突然变得不自然。张铭和韩晔也注意到了动静,想问问王治平发生了什么事情?不过被岳恒拦了下来:“等等,看看怎么回事儿。”然后,掏出手机发了一条短信出去。

“胡哥啊!您看现在是饭点,我这个小饭馆已经没地儿了,要不几位等几分钟?”王治平凑了上去对那个走在最前面,也就是岳恒看上去所谓的文人说。

这个人扫了一眼沉声说:“是人很多啊!不过我就想在这里吃,谁敢管得着我?”一挥手,后面的八个壮汉开始上手轰人了。

“您不能这样啊!我还要做生意呢!您这么做,让以后我怎么做啊!”王治平声音有些哽咽了。

“我可不管你以后怎么办,王治平啊!告诉你,我们老大看上了这个地方了!限你三天以后带着你的宝贝女儿从这里滚开,否则,对不起了!到时候你会看到不想看到的事情。快点儿!把这里的人都轰干净!老子要在这里吃面!”

“胡哥,求求您了,我没有这个饭馆,我就活不下去了!您跟老大说替我说个情吧!求求您了!”王治平说着说着,膝盖已经弯了下去。

“爸!别求他!我们就不搬!你能怎么样我们!”王晶刚才被父亲给按在了后面,不让出来,不过看到父亲要下跪,就再也忍不住了,冲了出来,将即将下跪的父亲拉了起来。

“哟。小妮子,也在呢!你说不搬,是吧!不过这件事儿可不是你能做主的啊!”被称作胡哥的人一脸淫笑的说,还向王晶的脸上动手了过去。王晶哪里会这样让人欺负,一巴掌就扇了过去。“胡哥”被结结实实的扇了一个大耳光,半边脸顿时红了起来。

饭馆里的人除了岳恒三人已经走的干干净净了,一个壮汉过来就要将岳恒几个人轰走。张铭虽然带个眼镜,但是骨子里也有一股子硬气,看着朋友受欺负,就要作势发作。不过岳恒冲他摇了摇头,只见岳恒从桌子上的牙签盒里挑出了两只牙签,放在手里把玩。岳恒已经认出了那个被称作胡哥的人是谁了。在从周霞那里得到的江门集团资料里面就有这个人的资料:胡虎,外号称白面书生,好色阴险,为人凶狠,是江门集团外围的重要成员,虎头帮的三号交椅。岳恒今天得到这么个机会,怎么可能会放过,今天可是教训江门集团人的好时机。

岳恒对这些狗腿子也没有什么好感,只是在等待一个时机。

胡虎被王晶扇了一个大耳光,心里气的不打一处来。而且还看见墙角有三个人占着不走,顿时更加来气。想想自己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气?胡虎揉着自己的左侧的脸颊,狠狠的看着眼前的王晶,再看看墙角的那三个学生模样的人。

“老八!把多余的人都给我轰出去,今天老子要教训教训这个臭女人。”胡虎大声的命令着。

岳恒三人脸色一变,他们都听出来了胡虎这句话的意思。胡虎向王晶扑了过去,三人面前的老八也动了起来。岳恒等的就是这个时候,所谓人不犯我,我不犯人,被岳恒运用到了极致。岳恒暗攒内劲于右手,从桌子下分别向老八和胡虎射去。这绝对是暗器,就算武林高手在这里,都不可能逃脱岳恒这一击,更别说两个普通人了。胡虎和老八的左手背部都被岳恒所施放的牙签所击中,并且牙签从两个人的左手背部穿了出去,可见岳恒的力道有多大。两个人同时痛叫了起来。

张铭和韩晔将岳恒的动作看了个整齐,两人都向岳恒露出了钦佩之色。

“是谁?”胡虎握着左手大声的吼道。而老八则指着岳恒三个人不说话。另外的七个人一下子将已经退到角落的王治平母女和岳恒、张铭、韩晔共五个人给围了起来。

胡虎握着左手走进了圈子,冷眼看着他们说:“是你们谁干的?”看样子他想把刚才的行凶者给吃了。

岳恒端起碗喝了一大口汤说:“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有个人得到了惩罚。也许是神的旨意呢?”岳恒的话语,让被围住的其他四个人轻笑。

“原来是你干的!”胡虎被人笑骂,他现在已经肯定岳恒就是出手的那个人了,因为只有他才可能有这种胆气。胡虎又仔细的看了岳恒几眼,不过越看越觉得眼熟,突然想起了昨天晚上自己帮里的四个被断掉手指的弟兄描述的那个人特征好像和眼前这个人很像。于是试探性的问:“你就是昨天那个断掉我兄弟食指的人?”

他以为岳恒会否认,不过岳恒却又喝了口汤,拿餐巾纸将嘴一抹说:“没有想到,被你看出来了!白面书生!”

胡虎这个时候已经很震惊了,帮里的弟兄功夫不弱,可是在面对这个人时候却无一合之将。而且这个人很轻松的叫出了自己绰号,很显然,眼前这个学生模样的人不简单。起码不是普通学生。

张铭和韩晔包括王治平母女都很惊讶的望着岳恒,岳恒笑着说:“我有朋友在刑警队工作你们又不是不知道,我在那里见过这个人的相片,叫出他的外号不是什么难事儿。我和我父亲练过功夫,断个食指自卫一下也是可以的。呵呵。”岳恒的坦荡让人更加琢磨不透了。

“我不管你是谁,都不要管我们的闲事儿。小心让你吃不了兜着走。”胡虎狠狠的说。但是他又没有多少把握,自己看出来刚才是牙签将自己的手背穿透,有这种功力,恐怕连老大都没有。

“路不平,铲一铲。事不公,管一管。”岳恒哼起了《永乐英雄儿女》的主题歌。“所以我不会不管。他们都是我的朋友,你想跟他们过不去,就是跟我过不去。所以,我劝你放聪明些,否则下场会很难看。”岳恒从来都是把亲人和朋友放在第一位,有人对自己的亲人和朋友不利的话,那那个人就会非常的不利。

“好。算你有种!我们走!”不过胡虎走到门口,向八个人使了眼色。八个人神情顿时一变,从身上抽出了家伙向岳恒他们砍了过去。显然胡虎要致岳恒几个人于死地。在京都的地下帮会中,虎头帮说第二,没人敢说第一。因为的是后面的江门集团,有着这么一个靠山,谁敢动?虎头帮就是京都一霸。警方很想动它,但是由于没有证据,还有的就是上面的某些人给压着,所以就这么放着,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不过警方也不会这么罢休,私下里搞着调查,希望有一天能够将盘踞在京都的一霸给铲除。

就在八个人向岳恒他们砍过去的时候,只听屋顶一阵响声,门口也是一阵的嘈杂。几个身穿黑色特警作战服的人从屋顶凌空而入,再看外面,十几个特警从门口一涌而入。

“不许动!警察!把武器放下,否则开枪了!”特警们大声的呼喝着。在特警的荷枪实弹的威吓下,八个人缓缓的将武器放下。特警一拥而上,将八个人连同胡虎死死的按在冰冷的地上。

京都特警大队队长魏涛提着一把九九式自动步枪从外面走了进来,一挥手,特警们就将几个人从饭馆里给压了出去,扔进了车里。魏涛将黑色的头套摘了下来,冲着岳恒嘿嘿的笑了一下:“原来是你小子!局长一个电话就把我给招了过来,你很厉害!”岳恒和魏涛互相击了一下拳,这一下让魏涛疼的呲牙咧嘴了。

“我哪里有你说的那样子。这几个人是虎头帮的,我怕普通警察干不过来,没办法,只好找你们了。我这可是间接的让你立功,知足吧你!”岳恒笑嘻嘻的说。

“我明天休息,等我电话,找你喝酒去!走了!”魏涛打个招呼上了警车呼啸而去。

岳恒已经快被几个人的目光给杀死了,并且他在接受着韩晔的质问。

“说!你到底有什么我们不知道的?”

“呵呵!现在你们都知道了!我认识公安局局长!成了吧!”岳恒回答完了韩晔的这句话,拉着王治平进了里面的小屋,将门一所,两个人去里面谈入股分红的事情去了。呃。他刚才还说别人的商业细胞很多,殊不知自己的商业细胞比张铭和韩晔两个人加起来的都多。

岳恒的身上到底有多少秘密?可能就只有他自己知道了吧!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